他當然不好意思說,其實自己說的是想去接溫柔,和你半毛錢關係沒有,只好乾笑了一聲,過去幫舒瑾將行李箱了拉到她的房間。

等葉乘風再出來的時候,見舒瑾正半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微微閉著眼睛,見葉乘風出來后,這才道,「對了,柔柔的奶奶怎麼樣了?」

「什麼?」葉乘風一時沒明白舒瑾的話,詫異地看著舒瑾,「什麼柔柔的奶奶?怎麼回事?」

舒瑾也是一臉詫異地看著葉乘風,隨即朝葉乘風道,「你看你這個房東做的,房客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居然一點都不知道?一點都不關愛房客,完全不合格!」

葉乘風嘟囔一聲,「我這個房東做的,連一毛錢的房錢都沒看過,還不夠合格?」說著連忙坐到舒瑾的對面,「溫柔的奶奶出事了?」

舒瑾坐直了身子,指使葉乘風道,「你先給我倒杯水去,我下飛機就趕回來,中途連杯水都沒喝呢……」

她話音剛落,葉乘風已經端著水放到她手裡了,繼續問道,「溫柔的奶奶到底怎麼了?」

舒瑾喝了一口水后,這才道,「你和柔柔不是在一個學校上班的么?而且又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柔柔沒和你說嗎?」

葉乘風搖了搖頭,繼續看著舒瑾,「舒大小姐,你能不能直接說什麼事?」

舒瑾又喝了一口水后,這才和葉乘風道,「她奶奶腿上長了一個腫瘤,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她那天給我電話的時候,我剛好趕著去開會!」

葉乘風立刻又拿起電話給溫柔打了一通電話,還是沒人接,立刻站起身來,朝舒瑾道,「她奶奶住在哪家醫院?我們過去看看!」

說完拉著舒瑾就往門外走,舒瑾連聲說,你再著急也等我換身衣服啊。

葉乘風連聲和舒瑾道,「沒人和你說過么?你穿空姐制服的時候,是你最有魅力的時候!」

舒瑾聞言頓時來了精神,說了句是么,剛準備整理一下衣冠儀容呢,就被葉乘風拽出了房門。

在去醫院的路上,葉乘風一邊開車一邊問舒瑾詳情。

舒瑾說那天自己就要開會了,所以電話里只是聽到溫柔說她奶奶腿上查出了腫瘤,好像手術費不便宜,其他也沒來得及說,自己就去開會了。

葉乘風喃喃說了一句,你在香港,她打電話給你做什麼?我明明就在鹽海,怎麼不給我電話?

舒瑾笑道,「說明柔柔還沒正式把你當成朋友呢!」說著她臉色頓時一動,立刻道,「哎呀,我那天因為著急,所以沒太注意,柔柔電話里一共就幾句話,說了好幾次手術費不便宜!」

葉乘風心下一動,立刻朝舒瑾道,「她是不是準備和你借錢啊?」

舒瑾搖了搖頭,「不知道啊,當時我著急去開會,和她說開完會再給她回電話,但是開完會後,我因為被飛機乘客投訴,又被空乘長訓斥了當眾訓斥了幾句,所以之後就忘記了!」

葉乘風沒有再說話,立刻加快了車速趕赴醫院,在葉乘風找停車位的時候,舒瑾不停的給溫柔打電話。

等葉乘風將車子停好的時候,溫柔的電話也總算接通了,舒瑾連忙說自己和葉乘風已經到醫院了,問她在哪。

舒瑾和葉乘風簡單的說了幾句后,便去住院部找溫柔了,很快到了住院部的走廊,多遠葉乘風就看到溫柔就坐在走廊一側的凳子上。

舒瑾快步走了過去,握著溫柔的手,「奶奶沒什麼事了吧?」

葉乘風緩步走過去的時候,注意到溫柔的臉色已經很是憔悴了,憔悴的讓人有些心疼。

溫柔朝舒瑾搖了搖頭后,這才道,「暫時沒有什麼問題,院方讓先住院,之後會安排手術!」

舒瑾連聲和溫柔說抱歉,那天是要開會,所以沒太注意這事,隨即問溫柔,「***手術費用是不是夠了?」

溫柔點了點頭,朝舒瑾道,「我已經籌好了,暫時沒有什麼問題!」

舒瑾從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溫柔,「柔柔,你知道我平時余不下多少錢,我都買名牌包包和衣服了,這卡里還有三萬多塊,你先拿著,還有需要的話,我再想辦法!」

溫柔卻朝舒瑾一笑,「真夠了,瑾瑾,有你這心意就夠了!」

舒瑾卻滿臉不信地道,「那天你在電話里不是說手術費好像不便宜么?」

溫柔淡淡一笑,「是不便宜……」沒等舒瑾再問,她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我把西城的房子賣了!」

葉乘風站在一側沒有說話,這時朝值班醫生的辦公室走過去。

值班醫生正在辦公室里看資料,見葉乘風進門后,抬頭問道,「有什麼事么?」

葉乘風立刻掏出香煙朝醫生遞了過去,「大夫,我想問一下,咱院里不是收了一個腿上長腫瘤的病人么?她現在是什麼情況?」

醫生沒接香煙,看了葉乘風一眼,問道,「是有這麼一個病人,但是情況我不是已經和病人家屬都說清楚了么?」

葉乘風立刻坐到醫生辦公桌對面,朝醫生一笑,「是這樣的,我是病人的孫女婿,一直在外地,今天剛趕回來,但是呢,我老婆和我奶奶可能怕我擔心,所以不和我說實情啊!」

醫生猶豫了一下,這才朝葉乘風道,「你***腫瘤已經屬於晚期了,但是發現的還算不是太遲,經過手術后,應該可以切除腫瘤!」

葉乘風一邊聽著一邊點頭,這時問醫生道,「是不是切除了就沒事了?」

醫生看了一眼葉乘風后道,「手術如果成功的話,切除腫瘤,遏制癌細胞擴散是應該沒有問題的,現在關鍵問題是,你***腫瘤是長在膝蓋處的,如果切除的話,可能就要連膝蓋骨一起拿掉!」

葉乘風心中不禁一動,立刻道,「如果拿掉膝蓋,豈不是以後都不能走路了?」

醫生朝葉乘風道,「其實還是可以植入人工膝蓋的,到時候只要患者堅持做一段時間康復鍛煉,以後走路還是可以的!」

葉乘風這才放心地點了點頭,又問道,「那這需要多少錢?」

醫生說切除腫瘤的費用不貴,只要幾萬塊就可以了,就算加上切除膝蓋的費用加起來也不到十萬,其他的費用就是一些防止癌細胞擴散的葯,七七八八加起來十五萬左右能搞定,關鍵是換膝蓋的費用。

葉乘風連忙又問換膝蓋要多少錢,醫生說,人工膝蓋的手術費用並不貴,關鍵是人工膝蓋的費用,而且人工膝蓋有好幾種,最便宜的是大約八萬塊,但是換上以後,走路的時候,會有明顯的長短腿。

再往上一個檔次就是十五萬左右的,之後有三十萬、五十萬和八十萬的幾款,五十萬以上的都是進口的產品,而且對人體沒有什麼害處。

醫生還和葉乘風說,「你老婆不是已經選了十五萬的那款了么?」

葉乘風心中一動,難怪溫柔要賣房子了,光是一個假膝蓋骨都要十五萬,而且還不是最好的。

想著他立刻問醫生道,「十五萬那款有沒有什麼後遺症、長短腿之類的?」

醫生朝葉乘風道,「十五萬的那款是國產的,目前為止也是國內患者使用最多的,已經算不錯了,不過有沒有後遺症,還不敢保證,畢竟每個病人的康復情況都不一樣!」

葉乘風立刻又道,「那進口的是不是保證不會長短腿或者留有後遺症?」

醫生笑著朝葉乘風道,「我只能這麼和你說,越貴的效果越好!」

葉乘風點了點頭,朝醫生道,「就換八十萬那款的!」

醫生聞言一愕,詫異地看著葉乘風良久,「你考慮清楚了?要不要和你老婆商量一下?」

葉乘風起身道,「不用商量了,就換這款!」

醫生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畢竟溫柔在和自己談這件事的時候,似乎很在意價錢問題。

他不禁多看了葉乘風幾眼,剛要說話,葉乘風直接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到醫生面前,「手術所有費用,我一次性付了,就這麼決定了!」

醫生一聽這話,立刻拿起卡,起身和葉乘風道,「麻煩你跟我去刷一下卡!」

本來醫生還半信半疑,同樣的兩口子,老婆為錢愁眉苦臉的,男人怎麼這麼闊氣。

但是等葉乘風刷了卡付了錢后,醫生才徹底相信,連態度也變得更加熱情起來了。 葉乘風再回到病房的時候,溫柔和舒瑾正站在病房的門口,舒瑾一見葉乘風來了,立刻埋怨道,「你去哪了?不是說好了來看***么?怎麼又亂跑?」

溫柔則是看了一眼葉乘風,並沒有說什麼,這時朝舒瑾和葉乘風道,「好了,大家都挺忙的,你們也看過奶奶了,天也不早了,還是回去休息吧?」

舒瑾則是一臉擔心地看著溫柔說,看你憔悴的樣子怪叫人心疼了,反正我最近也不飛,今晚就我留下來陪奶奶,你還是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葉乘風也走去附和道,「是啊,看你黑眼圈都明顯了,讓舒瑾在這幫你值夜班吧,你回明睡一覺,明天睡醒了再回來換舒瑾!」

溫柔則搖了搖頭,說舒瑾也剛下飛機,而且她白天要上課,舒瑾只好說,那白天她過來換溫柔。

葉乘風則和溫柔說,你夜裡要在醫院看護,白天還要上班,這樣下去,身體怎麼吃得消?

舒瑾則立刻和葉乘風說,反正你也沒什麼事,不如我白天值班,你晚上過來值班。

本來葉乘風也想如此,但是答應了鄢晚疇明天要陪他去一趟海濱市,而且可能要待幾天,所以只好說自己有事。

舒瑾一臉失望,溫柔也連聲說不用了,自己還撐得住。

葉乘風則立刻道,「都不要爭了,請一個專門的看護吧,也沒多少錢!」

一提到錢,溫柔就皺了一下眉頭,這幾天用錢就和流水一樣,哪裡還有什麼閑錢請看護。

葉乘風看的出溫柔的難處,立刻道,「看護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你們就不用操心了!」

他說完就又走向護士站,去詢問看護的事情去了,舒瑾見狀朝溫柔道,「你也別擔心,葉乘風應該能搞定,這個時候不是心疼錢的時候,***病最要緊!」

溫柔只好點了點頭,心想著以後有錢了再慢慢還葉乘風就是了。

這個時候值班醫生走了過來,進病房幫溫柔的奶奶查了一下各項指標。

溫柔不禁詫異道,「一個小時前不是查過么?怎麼又要查了?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奶奶也一臉的擔心,躺在病床上朝溫柔道,「柔柔,奶奶老了,反正也是遲早的事,我看我還是出院吧!」

舒瑾立刻朝奶奶說,「奶奶,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柔柔她從小沒有父母,是您把她帶大的,現在您有病了,柔柔不問您,還有誰問您?您就放心的看病吧!」

奶奶還是道,「有這片小心就夠了,奶奶自己知道自己的事,都一把歲數了,就不糟踐錢了,奶奶也沒什麼留給你的,這些錢你還是留著自己做嫁妝吧!」

溫柔過去握住***手,「奶奶,你就不要多想了,您就只管看病就是了,等您好了,就和我一起住,我不讓你再一個人在鄉下了!」

奶奶還欲說什麼,醫生在一旁朝奶奶道,「老人家,您好福氣啊,有這麼孝順的孫女和孫女婿,您就放心治病吧,手術的費用,您孫女婿已經一次性付清了!」

奶奶都聽的一頭霧水,詫異地看著溫柔,「柔柔,你有男朋友了?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啊?」

溫柔也滿臉詫異地朝醫生道,「大夫,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孫女婿?」

醫生則笑著和溫柔道,「你老公是怕你擔心錢,所以沒和你說,剛才他去我辦公室問了一些***病情,我如實和他說了,他還讓我們一定要給奶奶用最好的葯和最好的器材呢!」

他說著還朝奶奶笑道,「老人家,你有這樣的孫女婿,真是好福氣啊!」

舒瑾也是一臉詫異,這時突然想到了什麼,剛才自己明明是和葉乘風一起來的,但是自己和溫柔說話的時候,葉乘風突然不見了,醫生口中的孫女婿該不會是他吧?

溫柔則是拉著醫生走出了病房,低聲道,「醫生,到底什麼情況?」

醫生也是滿臉詫異地道,「你老公剛才一次性付了一百萬的費用,讓我們給你奶奶一定要換最好的人工膝蓋!」

溫柔聞言一愕,怔怔地看著醫生,剛想說我還沒結婚啊。

而這個時候,醫生見葉乘風走了過來,立刻和葉乘風道,「先生,我看還是你自己親自和你老婆解釋一下吧!」

醫生說完轉身就走了,葉乘風則愕然地站在原地,暗想剛才忘記和醫生說不要和溫柔他們說了,沒想到自己一大意,醫生還就說了。

溫柔頓時明白了過來,原來是葉乘風,她立刻朝葉乘風道,「你為什麼……」

葉乘風沒等溫柔說完,立刻一笑,「剛才我如果不說是你老公,醫生不願意透露***病情給我,所以……」

病房內的奶奶這時也正在問舒瑾,「瑾瑾啊,柔柔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舒瑾乾笑兩聲,「奶奶,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您一會還是問柔柔吧!」

奶奶這時看向病房外,見門口的葉乘風正站在那裡,立刻朝舒瑾道,「瑾瑾,我要下床……」

舒瑾連忙扶著奶奶下床坐在輪椅上,「奶奶,您這是要去哪啊!」

奶奶立刻讓舒瑾推著輪椅到門口,剛到門口就聽到葉乘風道,「十幾萬那種人工膝蓋不是很好,而且以後走路可能有長短腳的現象,八十萬的這種不會有後遺症和長短腳……」

奶奶其實並不是太清楚自己的病情,也不知道自己的病已經害的她孫女賣了房子,聽到這裡立刻朝門口的溫柔道,「柔柔,什麼人工膝蓋?又是十五萬又是八十萬的?」

溫柔聞言一愕,連忙回身朝奶奶道,「奶奶,您怎麼下床了,趕緊上床吧!」

奶奶又問了溫柔一聲,「我這個病是不是要八十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