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法風遁忍術用出后,那少年沒有停下,他的雙手還在結印。

「仙法·火遁·烈火流!」

只見少年口中吐出一片汪洋,烈火的汪洋!

這無盡烈火快速沒入已經變大的龍捲風中,一瞬間,風助火勢、火助風威,滔天風火席捲,風火之聲大作!

「仙法·組合忍術·龍捲風火滅!」

是組合忍術,威力達到了高級術層次的風火組合仙術,龍捲風火滅。

雖然村子的高級術需要貢獻才能得到,但人家家族傳承的術,總不能也強制不能學習吧。

更何況這少年的組合忍術還不是秘術和傳承的術,是兩個中級術組合而成,並不違背村子的規定。

一時間,火勢滔天!

即便在隔了很遠的地方,也能感受到那撲面的熾熱。

這個術,範圍廣、威力大,普通忍者根本躲避不了! 當然,白衣人雖然沒有猜到龍家老太會出手救治龍婉芬,但是,如此好的機會他卻也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那邊,龍家老太剛剛全力開始救治龍婉芬,這邊,白衣人的身影已經鬼魅一般的飛快移動出去,只不過,他的方向卻不是龍家老太那邊。

而是曲雲和龍靈兒所在的地方。

東南王的埋伏自然不可能僅有三人,實際上,真正的埋伏是由這白衣人作為主要動手武力,率領一群東南王麾下的高手,然後,曲雲和龍靈兒那邊又是一批高手。

這樣兩撥人配合起來,一道對那龍婉芬等進行埋伏。

當然,對於龍綰兒知之甚深的東南王甚至設下了第三道陷阱,這也是為何龍綰兒和龍家老太來的這般晚的原因。

第三道陷阱阻攔了這兩個人,甚至將前來支援的所有龍家高手,這也是為何龍綰兒和龍家老太出現的時候僅有兩人的原因。

被第三道埋伏阻攔的時候,龍綰兒已經猜到了東南王估計是算到了她會反過來設陷阱。

所以,當時龍綰兒立即請求龍家老太暫時拋下那些龍家高手先來救援龍婉芬,然而,不曾想便是如此也晚了一步。

此時,白衣人看著龍家老太救治龍婉芬,而那些龍婉芬的護衛龍家高手都圍在三人周圍。

他似乎並不打算靠著自己的武力去搶攻這樣的保護圈,而是直接來到了曲雲和龍靈兒這邊。

「你們兩人率領麾下人馬去攻打那龍家家主和龍家老怪物周圍的高手,殺散那些護衛,為我直接出手擊殺龍家老怪物贏得機會。」

白衣人極為傲然的朝著曲雲和龍靈兒命令道。

這個命令一出,曲雲和龍靈兒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若單單是那些所謂的高手護衛還無所謂,但是,龍綰兒此時卻也在那裡。

這個白衣人讓他們帶著麾下高手殺過去,這簡直是讓他們去送命。

要知道,龍家之所以落到眼下的地步,多半都是因為曲雲的關係,此時,曲雲若是殺過去,幾乎可以肯定龍綰兒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一定會首先消滅了曲雲。

「你是想我死嗎。」

曲雲不悅的看向白衣人,「龍綰兒多恨我,要是看到我出現在她的面前,想來定是會毫不猶豫的給我來上一下,難道你覺得我能夠扛得住龍綰兒一下。」

龍靈兒的身影微微一動,也站在了曲雲的身邊,兩人的手已經握住比翼劍的劍柄。

這白衣人的實力固然非同小可,但是,兩人卻也絕不是甘願束手就擒的性格,若是被逼到極致,兩人哪怕是死都會和這白衣人拚死一戰。

同心決讓曲雲和龍靈兒心靈相通,所以,之前白衣人對曲雲有敵意,龍靈兒亦是第一時間感覺到。

此刻,再聽到白衣人這樣的命令,兩人卻是已經打定主意,絕對不會聽從這個白衣人的吩咐。

「你們兩人的實力雖然還不到破虛鏡,但是,卻已經有了破虛鏡的戰鬥力,在這裡,除去你們,難道還有別人能夠牽制一下龍綰兒嗎。」

白衣人目光冷冷的看向曲雲和龍靈兒。「我只解釋一遍,下次你們若是再疑惑我的命令,哪怕王爺再看重你們,都絕對不可能從我手上保住你們的命。」

極為冰冷的話語,白衣人目光已經轉向龍綰兒所在的那邊,在龍綰兒身邊則是為龍婉芬療傷的龍家老太。

「我們的時間不多,那龍家的老怪物實力還在我之上,真要動手我不敵她,所以,要想傷她就必須在她替龍婉芬療傷結束之前,而你們則需要幫我牽制龍綰兒至少半盞茶的時間。」

半盞茶,這不是一個很長的時間,但是,若是高手對決的話,這又不是一個很短的時間。

曲雲和龍靈兒的眉頭微微皺起,半盞茶的時間,他們自認如果拚命還是能夠牽制一下龍綰兒的,但是,如果到時候這白衣人拖延一下時間,那他們二人怕是就得交代了。

然而,這會兒這白衣人的話語又是極為正確的,在場的似乎也只有他們二人能夠暫時的稍微牽制一下龍綰兒,若是他們不去牽制的話,其餘的那些東南王麾下的高手對於空玩兒確實是沒有絲毫的辦法的。

微微猶豫了一下,曲雲終於和龍靈兒一道朝著白衣人點點頭,兩人也明白話說到這一步只怕也是由不得他們不同意,若是他們實在不同意的話,只怕白衣人就會以他們二人拒絕服從指令為借口直接就幹掉兩人,曲雲和龍靈兒雖然不害怕和人拚命,但是兩人卻也不想因為這樣的借口被迫和眼前這個實力也不知道究竟多強的傢伙拚命。

「好,我們就為你牽制龍綰兒半盞茶的時間,但願你能夠在半盞茶的時間內解決龍家老太。」

曲雲終於狠狠的點點頭,心中卻也是同時放棄了繼續追隨東南王的打算,待到龍家完蛋,他便會帶著龍靈兒一道離開東南區域。

想來東南王不至於因為這點事情而滿世界的追殺他。

剛平定龍家,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東南王的事情定然不少,一時半會怕都沒有時間去理會他們。

說完這話,曲雲和龍靈兒立即率領那些麾下的高手朝著龍家老太救治龍婉芬的那邊而去,此時,看起來救治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龍家老太的頭頂上冒出了濃密的白色煙霧。

曲雲和龍靈兒的速度驀然間一快。

而在龍家那些高手中間,龍綰兒看著曲雲和龍靈兒的身影出現,臉色卻是微微的露出一絲喜色。

此時是什麼情況,龍綰兒比任何人都清楚,龍家已經處在全面的下風,接下來怕是就等著東南王的那些手下收割勝利的果實,這個時候似乎是實在沒有什麼冒險的需要。

那麼,此時曲雲和龍靈兒冒險衝上來自然不可能是兩人自己吃飽撐著。

如同龍家老太所言一般無二,很顯然,曲雲和龍靈兒在東南王的陣營過的並不多麼滋潤,眼下的情況分明就是有人想要他們死的證據。 偌大的演武場上,正邪雙方正相互對峙,雖說正道衆人皆是各派掌門,但邪派勝在人數衆多,而正道各派弟子卻因爲被各派掌門吩咐沒有跟來,從而導致邪派在人數上具有壓倒性的優勢。

段辰天沒想到他們會來幫自己,因此底氣也足了些。只見段辰天沉聲說道:“你們膽子好大,竟敢闖入華山派,真是找死。”對面那黃厲卻陰笑道:“呵呵,好大的口氣,如今你一絲力氣都沒有了吧,哪來的膽量敢這麼說話。”

說完,擡頭看了看衆人,高聲說道:“上次東方世家的傳位大典沒能將你們一網打盡,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沒等段辰天說話,一旁的玄素師太便上前一步,大怒道:“邪派妖孽,休得放肆,這裏豈是你們撒野的地方。”

那黃厲見狀,卻是不屑的嗤笑道:“就憑你們這幫臭魚爛蝦,還想教訓我們?真是癡人說夢。”玄素師太一時氣急,便要殺那黃厲,還好被身邊衆人攔住,否則非出亂子不可。

段辰天見狀,開口說道:“你們來這裏不會就是爲了呈口舌之快吧。”黃厲冷哼一聲,恨聲說道:“牙尖嘴利,我倒要看看,一會你還敢不敢再這麼說話。”只見其說完,便伸手向前一擺,只見邪派衆人頓時朝正道一方衝去。

正道衆人沒想到邪派竟會說打就打,急忙倉促迎戰,一時間竟落了下風。而段辰天趁人羣混亂,將夏清雪抱起便預逃離,可人羣中卻有一雙陰狠毒辣的雙眸正盯着他,見段辰天要逃走,忙直奔而去。

段辰天正要帶着夏清雪逃離此地,沒想到身後一陣勁風襲來,段辰天急忙倉促躲閃,一個踉蹌摔到在一旁,而夏清雪也滾到了另一側。勉強起身望向來人,才發現來人卻是陰魂。

只見陰魂如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段辰天,朝他緩緩走來。段辰天見狀,不由一陣苦笑,暗道今天算是栽在這裏了。想罷,便出聲說道:“沒想到我竟會死在這裏。”說完便是一臉苦澀與不甘。

那陰魂卻一臉獰笑道:“呵呵,沒想到吧,你也會有今天。實話與你說了吧,我們老早便已經注意到你了,只是沒想到你成長的這麼快,連我們都不是你的對手,其實說到底還是我們輕敵了,但是沒關係,現在你還不是栽到我們的手裏。”

段辰天見狀,出聲說道:“也就是說,在東方世家的傳位大典上,你們才發現我的實力,但在那之前我似乎與你們並無瓜葛,你們爲何會對我感興趣?”

陰魂冷哼一聲,一想到此事便氣不打一處來。於是沒好氣的說道:“當然,自從你遇到黃厲之後我們便開始注意到你了,從你進東方世家,在從東方世家到南宮世家,一切都在我們洞察之中。”

陰魂頓了一下,接着說道:“原本是想在傳位大典上,將你們一併剷除,卻沒相當你的武功增長的如此之快,因爲你這個變故,導致我們那次行動失敗,今天正好,我們新仇舊恨就能在此一筆勾銷了,哈哈哈…”

段辰天暗自點了點頭,原來自己早就被他們給盯上了,怪不得自己總是能遇到他們。想罷,便又問道:“我還有一個問題。”陰魂看着眼前已是滿身血跡的少年,得意的說道:“趕緊問吧,問完我便送你上路。”

段辰天深呼了一口氣,出聲問道:“幻瑩姐到底在哪?”陰魂聽完,不禁哈哈大笑道:“都死到臨頭了還惦記那個賤人。也罷,我便告訴你,她現在就在我們手裏,不過你已經沒有機會見到她了。”說完提手便是向段辰天抓去。

段辰天見狀,雙眼緩緩緊閉,靜靜等待着這個致命一擊。就在此刻,一聲厲喝傳入段辰天的耳中:“休得傷人。”好熟悉的聲音,段辰天猛地睜眼望去,頓時大喜,只見自己面前站着兩位男子。

只聽段辰天驚喜的說道:“陌兄,蔣兄弟,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原來來人正是陌無情與蔣鳴。二人並沒有回答段辰天,而是看着面前勃然大怒的陰魂。

只見陌無情看着陰魂說道:“我說,你竟敢打我家老大,有沒有問過我啊。”那陰魂不想節外生枝,於是強忍住怒火問道:“你是‘****’陌無情?”那陌無情一臉得意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正是小爺我。”

“那你旁邊這位應該便是蔣鳴了吧。”陰魂看向蔣鳴問道。蔣鳴點了點頭,卻並沒有答話。陰魂見狀,沉聲說道:“二位莫要插手此事,陰魂定當感激不盡。”陌無情故作沉思了片刻,突然開口說道:“這可不行,行走江湖,義字當頭。我已經認他當我的老大,我就定要保他周全。”

一旁段辰天聽得不禁忍俊不禁。而蔣鳴的回答卻徹底讓陰魂崩潰,只聽他淡淡的問道:“你有美酒嗎?”陰魂以爲自己沒聽明白,不禁問道:“什麼?”蔣鳴回答道:“只要你能拿出美酒,我便保證不插手此事。”

陰魂聽得差點崩潰,陌無情的理由他還可以勉強接受,但蔣鳴的這個要求卻讓他想要破口大罵,可眼前不容他如此,只要繼續忍氣吞聲,開口說道:“我來的匆忙,只要蔣少俠不插手此事,日後定當將美酒雙手奉上。”

誰知蔣鳴卻搖了搖頭說道:“那可不行,沒有美酒就免談。”陰魂聽完不禁怒火沖天,於是恨聲說道:“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接招。”說罷便要強行殺了段辰天。

蔣、陌二人見陰魂朝段辰天衝去,急忙出手阻攔。只見三人很快便打鬥在了一起,由於陰魂武功比蔣、陌二人高,因此並沒有落入下風,反而還隱隱佔着上風。

而另一邊,正邪雙方正斗的如火如荼,只見明空禪師正與那姬苓芸打在了一起,玄素師太則是與黃厲鬥在了一起,而吳墨軒則是對上了紅鈺,其餘衆人要麼一對一,要麼以一敵二。此時的演武場上,已是大亂,到處都是打鬥場景,好不慘烈……

(作者:新人新書,求推薦,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所有人一顆心都提起,死死盯著下方的戰鬥,生怕錯過哪怕一眼的畫面。

封也全神貫注看著下方,目光死死盯著神見晉川。

面對這樣的攻擊,神見晉川既然沒有選擇第一時間離開攻擊範圍,那他肯定有把握抵擋。

而抵擋的話,只要對方的攻擊沒有打到自己,都能算抵擋。

至於你是擋住攻擊,還是轉移攻擊,亦或者是……消融攻擊,就看你自己的手段了!

從神見晉川這一次的戰鬥來看,他絕對會使用塵遁!

因為明明擁有碾壓對手的實力,他卻沒有全力以赴快速解決戰鬥。

而且,剛才他完全可以使用影分身去打斷敵人的仙術,卻也沒有那樣做。

所以,這個傢伙一開始就想著在人們面前使用塵遁。

理由?少年心性!

來了!

看見神見晉川抬起的雙手,封知道馬上就能見識到傳說中的塵遁。

「塵遁·原界剝離之術!」

一團微白的光芒自神見晉川手中出現,隨後猛然綻放!

風火以至,鋪天蓋地!

然而,卻在接觸到那微白光芒的瞬間消融。

就彷彿冰雪落入火燒,就像棉花糖落入河流。

那可怕的風火,轉瞬消融。

一片真空中,神見晉川衝出,快速攻向少年。

而那少年見狀根本不慫,仙人模式下,增強的可不僅是忍術,還有體術!

兩人碰撞,來了一場體術對決。

然而沒有進入仙人模式的神見晉川,也只能和那少年戰個旗鼓相當。

「仙法·火遁·大火球之術!」

嘴中巨大的火球吐出,少年正準備繼續進攻,卻突然感到身體一陣虛弱。

是仙人模式,他的仙人模式狀態就要結束了。

而就在少年愣神之間,一隻拳頭已經變成了巨大的岩石。

轟!!!

破碎聲響起,巨大的岩石拳頭狠狠捶在地上,將大地轟擊的龜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