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寂滅一出,你也會爆體而亡的。”其餘坐鎮者聽到暗魔老頭的話語,紛紛叫道。

“此子今日不死,他日必成我天煞的心腹大患,難道你們想一起死在他的手裏嗎?”暗魔老頭眼紅欲裂的狂喝道。

“寂滅”看着蕭逸的腳步越來越近,暗魔老頭一聲大喝準備滅殺蕭逸。

聽到暗魔老頭的話語,其餘七人眼中也凝重的催動自己的力量,幫助暗魔老頭。

只看八人頭頂上方的南鬥八星圖再次閃亮了起來,一道驚天的星芒瞬間注入暗魔老頭的體內,只見暗魔老頭虛白的臉色瞬間紅亮起來,一道道裂痕也在暗魔老頭身體之上爆裂開來,大片的鮮血不斷從暗魔老頭身上飛射而出。

“今天你必死,寂滅!”只聽暗魔老頭一聲大喝,雙掌成圓一道滔天的星芒出現在暗魔老頭的手中,隨着這股星芒的出現,只看暗魔老頭的雙手瞬間爆炸開來化成一絲血霧。

“砰”的一聲,暗魔老頭的身體也經受不住這股力量爆炸開,一道人形的血霧瞬間融合在這道星光之中朝蕭逸紅轟擊而去,而此時其餘的七人也終於身體脫力的倒在了地上。

只看這道星芒發出隆隆的巨響,整幢大廈不斷搖動,彷彿就要破碎開來。

而此時的蕭逸面對這道恐怖的攻擊,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危及性命的感覺,連思索的時間都沒有,只看這道恐怖的星光瞬間轟擊在蕭逸的身體之上。

“轟”這道恐怖的星光終於爆發開來,只看以二十層大廳爲首,下面的十九層瞬間塌陷了下來,整幢大廈瞬間墜落而下。

而丁香大廈外面的市民看到這個景象,都驚恐的尖叫出聲,紛紛如鳥散般的逃離而去。 二十層大廳之內,只看到處都是塌陷的牆石斷壁,而七位坐鎮者睜大雙眼看向蕭逸倒地的方向,眼中的神色更是顯的無比緊張。

只看此時的蕭逸渾身無一完好之地,大量的鮮血不斷從身體中滲出,身體更是完全裂開,裏面的骨骼和血肉更是清晰的呈現在七位坐鎮者的眼中。

“死,死了。”一位坐鎮者看到蕭逸悽慘的景象,不經舒了一口氣說道。

“他。他。他沒死,你們快看。”只見其中一位坐鎮者驚恐的指向蕭逸。

只看此時的蕭逸驟然間睜開雙眼,努力的動了動自己的身體,蕭逸直感覺一種無力感在心底升起,顯然這是有史以來受的最重的一次傷。

“他現在就吊着最後一口氣,咱們一起上前滅殺此人。”一位坐鎮者陰厲的說道。

聽到此人說出此話,七位坐鎮者掙扎的爬起身來,而後互相攙扶着朝蕭逸而去。

感覺到七人逐漸朝自己逼近,蕭逸用盡全身的力氣艱難的坐了起來,身體的移動更是讓身上的裂痕擴散開來,鮮血如泉般的噴灑而出。

蕭逸的動作頓時讓七人停下腳步,有些緊張的看向蕭逸,深怕蕭逸還有再戰之力滅殺自己等人。

“他現在是強弩之末,我來殺了他。”只看一位坐鎮者臉色陰沉的說出此話,隨後拿起一把藍光閃閃的匕首朝蕭逸而去。

其餘六人看到此人的動作後全部停下身形,靜等着蕭逸死在此人手中。

坐起身來的蕭逸看到此人離自己越來越近,一股死亡的威脅感在蕭逸心底升起,竭力的想要站起身來,但是虛弱的感覺充斥着蕭逸的全身,顯然蕭逸受的傷十分嚴重,連站起身來的力氣都不復存在。

拿着匕首的坐鎮者終於來到蕭逸的身前,看着蕭逸殘破不堪的身體,此人臉上露出嗜血的光芒,隨後狂聲大笑,“給我去死吧。”只看此人說完此話,擡起手中的匕首就朝蕭逸的心臟扎去。

“噗”只看此人手中的匕首毫無阻隔的刺入了蕭逸的心房,隨後迅速的把刀抽了出來,只看蕭逸心口的位置,一道滾燙的鮮血一下飛射而出,隨後“砰”的一聲栽倒在地。

“呼”其餘六人看到這個場景頓時鬆了一口氣,顯然被匕首刺入心口,蕭逸必死無疑。

而此時的蕭逸被對方用匕首刺入心臟,意識也隨之飄忽起來,生命的氣息更是在漸漸的淡去,我要死了嗎?蕭逸自問道。

一直以來蕭逸都是靠着紅色隕石躲過了一次又一次殺劫,可是這次意識海中的紅色隕石卻半天沒有動靜,蕭逸用着微弱的意識溝通着紅色隕石希望能再造生機,可惜紅色隕石一點反應都沒有,爲什麼,爲什麼?我真要死在此地?蕭逸不斷的對意識海中的紅色隕石狂聲問道。

而這時一股隱晦的信息從紅色隕石的內部傳達到了蕭逸虛弱的意識當中,看到這股信息,蕭逸頓時呆立在當場。

原來紅色隕石被撞落在地球,而後不得已進入蕭逸的身體,前幾次幫助蕭逸只不過是爲了在地球積蓄能量,只等蕭逸身死後,紅色隕石能再次迴歸宇宙,繼續進化成第二個生命星球,現在能量已經足夠,紅色隕石又怎會幫主蕭逸再次重生呢!

知道了紅色隕石的意圖,蕭逸明白了自己這次真的是危在旦夕,感覺到意識漸漸的正在消散,顯然在過不一會自己就會真正徹底的死亡。

一幕幕的回憶在蕭逸的意識中閃過。

父母的多年的期盼,和尊尊的教誨,弟弟那無助的眼神,“小逸,家裏不能沒有你!”父母眼喊熱淚的表情。

“哥,你答應過我,會送我去燕京大學,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諾言啊。”弟弟哭泣着看着自己。

畫面再閃,李媚自己第一個女人,“你死了!我怎麼辦?”

“我等你來找我哦。”藍夢癡癡的笑着。

“大哥哥,你可是要請我去你家裏,親自品嚐你的廚藝的哦”蕭瀟調皮的笑道。

“逸子,兄弟還等着你回來好好喝上幾杯呢。”李強狂放的大笑着。

家人,愛人,朋友的畫面不斷在蕭逸的意識中閃過,看着他們歡笑與悲傷的面容,蕭逸的意識癡癡的看着一幕幕畫面,而那二十層大廳當中本已生機斷絕的面容上也留下了一行清澈的淚水。

“我怎能死?我不能死!爲了他們,爲了我需要守護的一切,我要活下去!”

這股無聲的吶喊如暴雷一般響徹在蕭逸的意識海內,只見蕭逸那即將散去的意識光芒大亮,而此時散落在二十層地面上的青鋒劍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一道彷彿要刺破天穹一般的劍意從劍身上散發而出,只看青鋒劍化成一股白光瞬間沒入蕭逸眉心之處。

七位剛要離開的坐鎮者看到這驚異的一幕頓時愣在原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此時蕭逸的意識海內,青鋒劍化作一股白光飛快的融入到蕭逸的意識當中,只見蕭逸整個意識瞬間強大起來,彷彿一把絕世殺劍要掃滅一切阻隔一般。

“爲了我守護的人,殺!”只看蕭逸的意識光芒大放,一股璀璨的劍意自蕭逸的意識中散發而出,朝意識海內懸浮的紅色隕石而去。

一股股紅色物質自紅色隕石體內散發而出,不斷阻隔着蕭逸意識的逼近,顯然紅色隕石也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味道。

“破!”只看蕭逸的意識一聲大喝,整個意識化成一柄巨大的白色殺劍朝一層層阻隔自己的紅色物質而去。

“噗噗噗”蕭逸穿越重重阻隔,終於來到紅色隕石的近前。

“這是我的身體,給我消散吧。”在無停留,蕭逸整個意識轟然一聲的撞向紅色隕石。

“不要殺我,我可以繼續幫助你。”從紅色隕石中傳來一股哀求的信息想要蕭逸停止下來。

“晚了!既然發現你的意圖,從此就有你沒我!”蕭逸狂喝道,隨後整個意識如一把利劍一般的狠狠刺入紅色隕石體內。 “咔嚓”碎裂聲響起,只看意識海內的紅色隕石身上出現一道大大的裂痕,而後裂痕瞬間蔓延開來,只聽“砰”的一聲,整個紅色隕石爆裂開來,一股無窮無盡的生命氣息融入到蕭逸的意識和身體當中,只看蕭逸的意識吸收這股能量瞬間壯大起來,不一會蕭逸的意識就飽和起來,而這無窮無盡的生命力量沒有了發泄口,瞬間在蕭逸的體內亂竄。

只看蕭逸本以生機斷絕的身體瞬間被這股紅色的生命力量全部修復完成,但是紅色隕石可是蘊含了整整一顆星球的生命能量,蕭逸小小的身體又怎麼能容下這種龐大的力量!

眼看着再這麼繼續發展下去,自己的身體就要爆碎開來,蕭逸心中也是大急,本已絕境逆生,但沒想到又要因爲這股力量徹底的死去。

而就在蕭逸焦急的時候,蕭逸只感覺體內突然出現無數個漩渦開始吸收這些生命能量,感覺到這種變化,蕭逸頓時精神一振,連忙仔細的看去,只見無數個細胞正在瘋狂的吸收這些能量,彷彿像一個無底洞一般。

看到這個景象蕭逸想起一句話來,人體是一個微型的宇宙,光細胞就有六百萬億個,人體的潛能是永無止境的。

過了不一會只看蕭逸身體裏的生命能量終於被這六百萬億枚細胞所吸收,隨後靜靜的潛伏下去,只等待着蕭逸自己一點點開發出這些生命能量。

感覺到身體終於回覆平靜,一股勃勃生機更是從身體上散發而出,蕭逸的意識也瞬間迴歸到身體之中。

而此時二十層大廳當中的七位坐鎮者看到蕭逸身體上裂痕迅速合攏,一股強大的生命氣息更是散發而,七人頓時都感覺到大事不好,互相凝重的使了個眼色,七人就要馬上離開此地。

而此時蕭逸也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只看蕭逸雙眼開合間彷彿有電芒在閃爍,感覺到七人要逃離的意圖,蕭逸有些陰厲害的話語落在七人的耳中,“蕭爺允許你們走了嘛?”

聽到蕭逸話語中的寒意,只看七位坐鎮者的額頭上浮現出絲絲冷汗,身子更是不聽使喚的定在原地。

只看七人臉色驚恐的慢慢轉過身來,臉上的笑容比哭都難看的說道:“我、我們只是馬前小卒,殺你的命令也是首領下的,您就放過我們吧!” 狂探 有些顫抖的話語從衆人嘴中吐出。

“放了你們?那我這身傷不是白受了?”只看渾身上下沾滿血污的蕭逸眼放寒光的說道。

“兄弟們!跟他拼了。”看到蕭逸不會放過自己等人,其中一位坐鎮者厲聲的說道。

“一起上,橫豎都是一死,咱們跟他拼了。”又有一位坐鎮者大聲的喊出此話。

“拼了?你們有拼的資格嗎?都給我死。”

只看蕭逸的話語如寒風一般的刮過衆人的身體,只看蕭逸眉心處一道耀眼的白光閃過,而後迅速朝當先要跟自己拼命的兩人而去。

“噗噗”只看當先說出要拼命的兩人,瞬間被這道白光一劃而過,只見兩位坐鎮者還沒有反應過來,驀然的直感覺腰間一涼,隨後上身與下身被斷裂成兩段,大股的鮮血不斷在腰腹之間噴灑而出。

“嘶”其餘五人看到兩人的下場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只看其中一位坐鎮者“撲通”一聲的向蕭逸跪了下去。

“蕭爺,您放了我吧,我以後給您做牛做馬,您就放了我吧。”只看這位坐鎮者在死亡的面前,什麼尊嚴也都不顧了,不斷的磕頭如搗蒜一般懇求蕭逸別殺自己。

“放過你也不是不可以,先說說二十一層以上的情況,讓我看看你的忠心。”蕭逸略有所思的說道。

“是是,二十一層以上是……。”只看跪倒在地的坐鎮者剛要說話,而此時其餘四位坐鎮者一聲暴喝,“你不要命了,敢泄漏組織的祕密?首領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四人說出此話,跪倒在地的坐鎮者想起天煞首領的可怕,不由的打了個寒顫,本已脫口而出的話語硬是收了回去。

“找死!”看到四位坐鎮者的阻止,蕭逸眼中寒光一閃而過,隨後一道冷冽的白光從眉心再次射出,朝四人斬殺而去。

“噗噗噗噗”只看四位坐鎮者睜大了雙眼看着這道白光從自己腰腹間劃過,卻連閃躲的力氣都沒有。

“首、首領,不會,不會放過你的,你永遠不知道他的可怕!”只看其中一位坐鎮者用最後的力氣說出此話,隨後四人“撲通”一聲栽倒在地就此斃命。

聽到對方臨死前的話語,蕭逸不屑的冷笑了下,自己把紅色隕石這潛在的威脅除掉後,身體經過紅色物質的再次滋養,已經達到了一種非常可怕的程度,而且青鋒劍也顯露出原形,化作一道劍意融合進自己的意識當中,讓自己的意識力暴增十倍,意識攻擊更是犀利異常,身體裏600萬億枚細胞更是包含了龐大的生命能量,一個小小的天煞首領,現在蕭逸怎麼會看在眼裏,寬廣的世界正在等待着蕭逸,而天煞只不過是蕭逸人生中的一個過客而已。

“你可以繼續說了。”蕭逸有些迫人的目光看向這個跪倒在地的坐鎮者。

雖然恐懼天煞首領,但看到幾位同伴的慘死,跪倒在地的坐鎮者心中更是一寒,現在自己的小命就在對方手中,爲了現在不至於慘死,跪倒在地的坐鎮者馬上開口說道:“二十一層到三十層是曾經爲天煞立過汗馬功勞老怪物,各個都比我們這種坐鎮者強十倍,三十一層是整幢大廈的監控室,三十二層就是天煞首領所在的地方。”

聽到對方的話語,蕭逸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期身上前一掌打在對方太陽穴之上,“砰”的一聲,只看跪倒在地的坐鎮者被蕭逸這一擊,打的七竅出血,顯然是活不成了。

“你,你不守信用,我、我都說了,爲、爲什麼還要殺我?”強撐着最後一口氣,栽倒在地的坐鎮者眼懷怨恨和不甘向蕭逸問道。

看着對方那怨恨和不甘的眼神,蕭逸淡淡的說道:“沒有爲什麼,因爲蕭爺想殺你,就這麼簡單。”

“你、你不得、不得好死……。”只看此人睜大了雙眼,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

“能殺我的人,至今還沒有出生!希望你下輩子能做個好人!”

只看蕭逸淡淡的說完此話,腳踩着有些破爛不堪的地板,朝前往二十一層的樓梯走去。 來到二十層樓梯口處,看着前往第二十一層的樓梯早已斷裂開來,破敗不堪的景象盡落蕭逸的眼底,顯然剛纔的一場大戰讓整幢大廈損毀不堪。

看着去路以斷,蕭逸無所謂的笑了笑,隨後擡腳用力朝地面一跺,整個身子如炮彈一般的直線上升,“砰”的一聲,二十一層的地板瞬間被蕭逸撞的碎裂開來,而蕭逸的人已經站在了二十一層大廳之中。

剛到達二十一層的大廳,一股危險的信號驀然間在蕭逸心底升起,而這時一道犀利的白光帶着點滴的寒芒迅速向蕭逸的咽喉划來。

“鏘”的一聲,彷彿金鐵交割一般的聲音響起,只看這一抹寒光瞬間切割在蕭逸的脖頸之處,一道火星也在蕭逸脖頸之處綻放而出。

“嘶”一道倒抽冷氣的聲音響起,只看一道鬼魅般的黑影瞬間遠去,而後消失在了二十一層的大廳之中。

“刺客?”蕭逸有些狐疑的聲音響起,想到剛纔對方那一擊,蕭逸也不經對此人暗殺技巧有些佩服起來,也幸虧是自己這副身體,換成任何人剛纔那一擊絕對是必死無疑。

看到二十一層大廳內一個人影都沒有,空曠的大廳中寂靜的有些可怕,蕭逸眉頭不經皺了皺,一股被人注視着的感覺充斥在蕭逸的內心當中,顯然剛纔那個刺客並沒有就此離去,而是接着等待着對蕭逸一擊必殺的機會。

感覺到此人的意圖,蕭逸嘴角不經勾起一抹笑容,隨後意識力瞬間擴散在整個二十一層的大廳當中,只看一個隱蔽的角落中,一股細微不可察的呼吸不斷上下起伏,這股氣息更是把這片微小的空間帶起一片漣漪。

“給我出來吧。”蕭逸一聲輕喝,隨後只看蕭逸身形如電一般朝這股氣息而去。

只看蕭逸一拳朝這股氣息大力的擊打了下去,只看這微小的空間被蕭逸這一拳擊去,拳頭與空氣的摩擦聲不斷暴起,而後發出聲聲巨響。

隱藏在角落裏的刺客感受到這股巨力頓時大驚,也不在隱藏身形,瞬間身形如鬼魅一般的飄了開去。

“轟”的一聲,只看蕭逸的拳頭頓時砸在了刺客所隱藏的角落裏,只看一個巨大的坑洞頓時出現在蕭逸的眼前。

感覺到刺客躲閃開去,蕭逸略有興致的轉過身來朝此人看去,略微顯的有些瘦弱的身形和平凡的面貌呈現在蕭逸的眼中,如果讓蕭逸形容眼前男子的有什麼出奇的地方,那就是平凡普通,這種人扔到人羣裏,你絲毫也不會注意到此人,正因爲這種人的平凡普通,也註定此人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刺客。

“果然厲害,想來那些坐鎮者都死在你的手裏了吧,他們幾人施展南鬥八方陣都沒有殺了你,反而讓整幢大廈塌陷了一半,不得不說你有資格踏足天煞總部。”

聽到眼前刺客的話語,蕭逸略帶深意的看向此人,隨後說道:“跟着我吧,我很欣賞你刺殺的手段。”

“嗯?真不知你是無知還是狂妄!想我跟着你?好,只要你能打的我心服口服,並打敗天煞首領,跟着你也不無不可,想當初進入天煞,就是因爲一紙賭約,五十年來我一直鎮守於此,能不能讓我跟着你,就全看你的本事了。”

只看此人說完此話,身子頓時消失在蕭逸的眼前,彷彿融入了空氣當中,讓人無跡可尋。

“你這招對我沒用。”

“有沒有用試過才知道!”只聽四周傳來刺客的一聲大喝,隨後只看一道寒光瞬間出現在蕭逸雙眼之上,顯然此人知道蕭逸身體宛如金剛,直接朝人體最薄弱的眼睛下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