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消息倒是挺靈通的嘛!”秦洛挑着眉毛說道。

“那是……本小姐是無所不知的!”陸秀秀頓時一臉地得意。

“曹衛青一會是不是也會出現?”秦洛這時開口問道。

“嘻嘻,秦洛哥哥,我發現你挺聰明的!該不會是我姐告訴你的吧?”陸秀秀嬉笑了一聲,隨即一臉狐疑地問道。

“算是吧。我聽你姐說,曹衛青在追求你?”秦洛笑着問道。

“別跟我提那個噁心的傢伙,我看着他就心煩。偏偏這個傢伙臉皮又賊厚!”陸秀秀撅着小嘴,一臉不滿地嬌哼道。

“要不然我幫你揍他一頓出出氣?”秦洛試探着問道。

“真的假的?對了,我好像聽說,你在鳳台軒曾經就教訓過曹衛青,是不是真的?”陸秀秀突然就想起了什麼,頓時大感興趣地問道。

“沒錯,當時他非要找我的茬,結果被我狠狠地修理了一頓!”秦洛點頭承認道。

“那你今天再幫我收拾他!”陸秀秀揮着小粉拳,惡狠狠地說道。

“理由呢?他不主動招惹我,我還真找不到藉口出手!”秦洛不由得苦笑道。

“這樣算理由麼?”陸秀秀聞言,卻是雙手挽住了秦洛的胳膊,整個上半身就朝着秦洛靠了過來。

“我說陸小姐,我還在考車,你是打算跟我一起車毀人亡麼?”秦洛頓時苦笑着提醒道。

“不是你說要一個理由麼?”陸秀秀這才鬆開了秦洛,笑嘻嘻地吐了吐可愛的小舌頭。

“我發現曹衛青喜歡上你,也是挺悲劇的!”秦洛不由得替曹衛青默哀了。

“咦,你說他喜歡我,只會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那感覺太噁心了!”陸秀秀聞言,頓時一臉惡寒地表情。

“至於那麼誇張麼?那如果是我喜歡你呢?”秦洛感興趣地問道。

“那我可以考慮給你一個追求我的機會哦!”陸秀秀聞言,卻是拋了一個媚眼給秦洛。

兩個人說笑間,車子已經開到了燕京飯店的停車場。

第二次來燕京飯店,秦洛已經算是輕車熟路了。

車子停好之後,秦洛就和陸秀秀從車上走了下來。

後者很自然的就挽住了秦洛的胳膊。

感受着胳膊上傳來的驚人彈性,秦洛雙眼不自覺地往陸秀秀那寬鬆的T恤就望了過去。心說小丫頭看不出來,身材還挺有料的嘛?

“秦洛哥哥,是不是很舒服啊?”陸秀秀卻是一臉狡黠地問道。

“額……被發現了麼?會不會很尷尬?”秦洛摸着鼻子自語道。

“我都聽到了,你臉皮還真夠厚的!”陸秀秀不由得掩嘴嬌笑道。

“拜託,你這個樣子,很難讓我心如止水啊!而且不用這麼親密吧?”秦洛有些哭笑不得地提醒道。

“不這樣,我怎麼能讓你找到一個藉口,幫我收拾那個可惡的傢伙啊?”陸秀秀卻是一臉認真地說道。

秦洛苦笑着搖搖頭,也只能樂得繼續享受這曖昧的肢體接觸了。

反正吃虧的又不是他。

譚家菜,有一百多年的歷史。

也是燕京飯店的文化底蘊之一。

譚家菜最出名的,自然是官府菜系,據說都是當年達官顯貴才能吃得到的珍饈美味。

不過秦洛對此倒是抱着懷疑的態度。

沒辦法,誰讓他自認廚藝天下第一呢?

這譚家菜,難道能有自己做的菜好吃麼?

想到這裏,秦洛突然有了一個怪異的想法。

或者做一頓飯給陸秀秀吃的話,有可能就吧這丫頭給徹底征服了呢!

到底要不要做呢?

跟着陸秀秀坐着電梯上了七樓,便是燕京飯店的譚家廳。

一般正常的營業時間,要到六點之後,不過顯然這丫頭的同學當中有比較有能量的,在非營業時間就能夠提前進入用餐。

錯開了高峯時段,上菜的速度自然也會快不少。

這或許就是有權利或者有人脈的好處吧?

不出所料的,秦洛剛剛跟陸秀秀來到了廳門口,就看到了曹衛青的身影。

而曹衛青在看到秦洛之後,整個人就愣住了。

但很快,他就看到陸秀秀正一臉親暱地挽着秦洛的胳膊,那小鳥依人的模樣,頓時氣得曹衛青渾身直髮抖。

“秦洛……又是這個該死的混蛋!爲什麼每一次都是他!”曹衛青捏緊了拳頭,不禁咬牙切齒地在心中咒罵道。

看着曹衛青那鐵青的臉色,陸秀秀卻是沒忍住笑了出來。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他不泡我我泡他

“人生何處不相逢,曹大少爺,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秦洛帶着陸秀秀走到了曹衛青跟前,笑眯眯地說道。

“秀秀,你怎麼會跟他在一起?這小子就是一個花花公子,身邊的女人都湊好幾桌麻將了!你可別被他給騙了!”曹衛青卻是沒搭理秦洛,而是一臉‘痛心疾首’的對着陸秀秀提醒道。

“喂,曹大少爺,我跟你也不是很熟,你當面說我壞話,是當我不存在麼?”秦洛聞言,頓時雙眉一挑,不滿地說道。

“好像他說的沒錯,你的確是個花花公子。老實說,你到底有幾個女人了?”陸秀秀不由得輕笑道。

“額……也就七八個吧?”秦洛是一臉還嫌不夠多的樣子。

“你聽聽,他自己都承認了!秀秀,跟這種人在一起,你會吃虧的。”曹衛青聞言,自然不會放棄這麼個補刀的機會,還在心裏暗罵着秦洛就是個傻叉。

“包括我了麼?”陸秀秀卻是一臉認真地問道,壓根就把曹衛青給無視了。

“算吧?”秦洛不確定地回了一句。

“你要是敢不算上我,看本小姐怎麼收拾你!”陸秀秀聞言,卻是俏臉一沉,沒好氣地嬌嗔道。

“算算……必須算。老婆大人,我們進去吧,別讓你同學們久等了!”秦洛忙不迭地點頭,然後摟緊了陸秀秀的腰身,繞過了一臉懵逼的曹衛青就朝着包廂走了過去。

曹衛青一臉的懵逼,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被秦洛和陸秀秀聯手給耍了!

“陸秀秀,你個賤人!您可便宜秦洛那個花心大少也不答應我!你給老子等着!”曹衛青不由得咬牙切齒。

當秦洛摟着陸秀秀進入到指定包廂的時候,已經坐在包廂當中的人就集體懵逼了。

不管是男女,都用詫異地目光注視着無比親密的兩人,就好像是見了鬼一般。

“大家好,老同學們,好久不見了!”陸秀秀一臉微笑地對着衆人打了個招呼。

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秀秀,這是你男朋友?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過?不介紹一下麼?”有個穿着粉色連衣裙的女孩立馬就站起了身來,一臉好奇地問道。

“介紹什麼?這不是秦洛麼?”有一個男同學立馬就將秦洛給認了出來。

“你認識我?”秦洛不由得苦笑起來。

看來太出名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袁鵬,你說他就是那個在張家和夏家訂婚宴上搶親的那個秦洛?”另外一個男同學不由得詫異道。

“沒錯!如果你們平時看點新聞,也應該能夠認得出他!”那個叫袁鵬的青年點頭確定道。

“那你不是夏家那個夏冰的男朋友麼?怎麼又跟秀秀在一起了?”第一個開口的女孩就更加詫異了。

顯然,這幫同學的身份背景還都不一般,都聽說了秦洛搶親的事情。

到底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陸秀秀的這幫同學也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啊!

“或許是是個人魅力太大了吧?”秦洛摸着鼻子,一臉無辜地解釋道。

“我說你們怎麼全都在說秦洛,把我給遺忘了麼?”陸秀秀拉着秦洛在那個女孩身邊的空位置上就坐了下來,有些不滿地問道。

“秀秀,你們不會真是男女朋友吧?”那女孩立馬拉着陸秀秀的小手問道。

“趙雅婷,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我配不上秦洛,還是秦洛配不上我?”陸秀秀有些不滿地質問道。

“我就是關心你嘛。這位秦大少爺最近名頭太大了,我們只是沒想到他居然會跟你有關係!”趙雅婷有些尷尬地解釋道。

“秀秀,你沒看到曹少麼?”就在這個時候,對面有一個戴着眼鏡的小寸頭臉色難看地問道。

“李波,曹衛青又是你叫來的吧?我們同學聚會,你叫一個外人幹嘛?”陸秀秀聞言,更是一臉不滿地質問道。

“話可不能這麼說,大家都是一個圈子裏的人,低頭不見擡頭見的。再說了,曹少是頂尖家族的大少,我這不也是爲了介紹給同學們,以後也能多個朋友,多個靠山麼?”李波立馬替自己辯解道。

實際上在座的有幾個不知道他的心思?無非就是想替曹衛青和陸秀秀牽線搭橋罷了。

“就是,你不是也帶了一個外人來麼?”另一個叫周坤的,明顯跟李波是一夥的,不由得嗆聲道。

“什麼叫外人?秦洛是我男朋友!你們要是不歡迎,大不了我們一起走好了!”陸秀秀聞言,拉着秦洛就站起了身子。

李波和周坤立馬就變了臉色,將陸秀秀給氣走了,這可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啊!

“行了,你們都少說兩句!好不容易同學們都聚在一起,走什麼呀?趕緊坐下!”趙雅婷拉住了陸秀秀,就瞪了李波和周坤一眼。

“不好意思啊秀秀,我們只是沒想到你突然間就有男朋友了,實在是太意外了!”李波一臉尷尬地解釋了一句。

“有什麼好意外的?我陸秀秀談個戀愛,難道還得跟你們報備一下?”陸秀秀不以爲然地翻了個白眼。

“咳咳……我說,你們好像對我有很大意見?”秦洛這時輕咳了一聲,有些好奇地問道。

“你說呢?不聲不響的就把我們的班花給泡走了,何止是有意見?”趙雅婷一臉好奇地打量着秦洛,嘴裏半開着玩笑地說道。

她是想緩解尷尬的氣氛,不過那幫男同學顯然沒那個意思,他們一個個看着秦洛的目光,多少都帶着一絲異樣的仇視或是冷漠。

“我沒想泡她來着!”秦洛很是誠實地解釋道。

“啊?”趙雅婷詫異地瞪大了眼睛,不明白秦洛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的確不太合適秀秀,不光是夏家那個,你原本就有一個當明星的未婚妻,身邊還有不少其他女人!”袁鵬不置可否地開口說道。

“本小姐就喜歡他,就看上他了不行麼?他是沒想泡我,我泡他啊!”陸秀秀卻是不以爲然地輕哼道。

“秀秀,你瘋了?”趙雅婷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

這話也是陸秀秀能夠說的出來的?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就在這個時候,曹衛青一臉微笑,滿面春風地出現在了包廂門口。

“曹少!”

“曹少怎麼纔來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