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一切后,傲爽便和傲天豪退出了萬鱷之源,至於「風雲」則是回到了自己的空間內,當然了,臨走之時也問傲爽索要了一些恢復靈魂之力的靈草和丹藥,以及一億下品靈石,傲爽倒也是爽快,沒有任何猶豫地便交給了他。

對方既然已經將本命魂印交到了自己的父親傲天豪手中,那麼諒它也不敢翻起什麼風浪來了。

而一億靈石,就連作為傲家家主的傲天豪,看到那如同山脈一般堆成幾十丈高的下品靈石,也是不由一陣瞠目結舌,而對於傲爽的這份豪爽,傲天豪心裡也是直犯嘀咕,自己兒子身上的秘密還真是不少啊…… 宴爾稍有驚惶,很快鎮定,知道房間里來了不速之客,定了定神,運力於臂,一伸手,內力外射,便點燃了璧上一盞宮燈。

房間里除了他,再無他人,覆蓋瓦礫之下,是守差甲和幾個錦衣衛的屍身。

「廢物。」宴爾對著幾具屍身啐一口。

屋裡動靜過大,驚動了旁屋的林寶塘,帶著人衝進屋來,高聲問:「宴爾大人,發生了什麼事?」隨之看到屋內的幾具屍身,有的大半個身體埋在一遍瓦礫之中。

林寶塘迅速退後幾步,口中高聲呼喝:「保護太保大人安全,包圍整個布莊。」

寶塘布莊即刻在天羅地網之中。

「把這幾具屍體拖出去。」林寶塘命道。

「慢!」宴爾還惦記守差甲手中的那隻金釵,慢慢走向那堆廢礫,拂動闊達的袖口,那廢礫自動分開兩邊,露出守差甲的身體,宴爾眼裡瞬間露出驚懼的光芒,他身子微顫,因為他看見守差甲的右手消融不見了。

宴爾清楚地記得正是這隻手要把貓眼金釵遞給他。

「識妖劍!」

一道電光宛如游蛇嗤的一聲閃現!

「走!」宴爾輕喝。

那道劍光得主子指令,圍繞屋內穿梭遊走,在廢礫中繞過幾圈后,電光消失,又是嗤的一聲細響,那道電光錚的化為一柄長劍,柔軟如柳,妖嬈如蛇纏在宴爾腰腹……

識妖劍刺探失敗。

還有識妖劍識別不了的妖?

還是此妖逃得太快,沒在房內?此妖賊在自己眼皮底下,能如此迅速地攫取眩瞳貓眼?其修行內力絕不在自己之下。

宴爾眼裡露出一層恐怖的底灰色……

「不可能!」

林寶塘恭謹問:「宴爾大人,怎麼了?」

「手,他的手!」宴爾指著那堆廢礫:「給我找!」

林寶塘走近守差甲,彎腰下,在瓦礫里翻了翻,道:「是被瓦礫砸斷埋在廢墟里了吧。」他雖然迷惑宴爾為什麼要對守差甲的手感到恐懼,又不敢問,隨即命令下面的人:「快翻,找他的手。」

一堆人在廢礫里翻了幾十遍,可是連一根手指也沒有找到。

「找!」

「找!」

「找!」

宴爾竭嘶底里狂叫,那恐怖至極的叫聲穿過深夜,直透雲霄,杳杳消失在天際。

……布莊瀰漫在一遍蕭殺戾氣之中。

「大人,沒找到手!」林寶塘辦事不利,背脊虛汗一遍。

宴爾要找的不是那隻消失的手,是那突然神秘消失的眩瞳貓眼金釵。

「九皇子重墨!」

「什麼?」林寶塘一臉迷惑,對著那守差甲的屍身看了看,確實就是他手下一聽差,哪裡是九皇子重墨。他忽然恍然大悟,「哦,宴爾大人是說重墨來過這裡了?」

「他已經搶了我的東西,你現在才反應來不及了。」宴爾怒抽長劍,對著林寶塘呼的一劍砍殺過來,來勢極猛,那林寶塘也不知道是嚇痴了還是迫於宴爾淫威不敢動,怔怔地盯著那一流飛星,疾馳向自己的面門砍過來,林寶塘眼睛一閉……那鋒利的劍片在毫釐之間忽然硬生生停住,刀鋒稍偏,耳邊一聲呼嘯,他耳鬢邊一縷長發連同半隻耳朵便染血飛舞空中。

「大人饒命!」林寶塘噗的跪下去。

「蠢材,壞我大事。」宴爾一掌扇在林寶塘臉上,林寶塘的臉立即腫了半邊。

宴爾隨之命令下去:「全城戒嚴,搜捕重墨!」 第九百三十一章還真他娘的是個驚喜!

將「風雲」的事情解決后,傲天豪又叮囑了傲爽一番,什麼『殺氣收斂一些,不要隨意表露自身的情緒』『不要總讓我和你娘擔心你』,甚至連『見到心儀的女孩就要勇敢一些,不要走爹的老路』之類的都整出來了。

對此,傲爽只能無奈地點頭稱是,其實傲天豪雖然如此說,但傲爽也知道,他的意思就是,在絕大部分事情上,自己拿主意就行,但是在婚事上,自己必須麻利點……

縱然傲爽尋常之時的作風雷厲風行,兇狠起來也是個狠角色,但在感情上面,他真是如同一張白紙,雖然在地球上當殺手時也曾不止一次地和女人發生關係,畢竟為了任何,有時候確實需要犧牲色相,但基本上都是為了任何和單純的洩慾,真讓他和一個女孩談感情,當時他就得麻在那裡。

就像伊靈心,兩人的情意根本不用多說,傲爽要是想要,恐怕伊靈心早就給他了,但他似乎根本就沒有特意在這種事情上糾結過,完全是跟著感覺走,致使伊靈心現在還是個黃花大閨女。

至於和成嫣然在湖水中的那次邂逅,可以說完全就是情感的爆發了,知道了成嫣然的經歷后,傲爽的心中升起了無盡的憐惜,最後……最後兩人就在湖水中,度過了『快樂』的一夜……

那可以說是傲爽最『勇敢』的一次了,現在想想,他都不知道如果再讓自己回到當時那場景,自己還敢不敢那麼做,但這並不是說他有些後悔,只是……有些事情……實在有些難以啟齒……

徑自思索了半天,當傲爽想得滿面通紅之時,他終於發現,自己的父親一直在暗中觀察著自己的神色,不由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轉過了頭后,輕聲問道。

「咳……對了,爹,靈心呢?」

哼!這個臭小子,半天就憋出這點尿來,還不如當年的我呢!

傲天豪撇了撇嘴,本以為經過自己的一番訴說,自己的兒子能夠開點竅,別像以前似的,說別的事還好,只要一談起兒女之情,話都說不利索,就跟眼前這般情景一摸一樣。

「她和綠兒因為擔心你,整整十天都沒好好休息,已經被夢怡強行拉走了,現在應該正在你母親的閨房內,爽兒啊,不是爹說你,那個叫靈心的丫頭,多好的姑娘啊,你怎麼就不下點大力量呢?咱傲家雖不說是什麼大家族,但爹肯定會帶著你去上門提親,爽兒?爽兒?你聽沒聽我說話?」

就當傲天豪苦口婆心『諄諄教誨』傲爽之際,他卻是發現後者此時一副震驚不已地神情,身軀微微顫抖,傻愣愣地站在了原地,好似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一般。

「爽兒……你怎麼了?怎麼正說著話呢,好端端地愣住了呢還?又進入參悟狀態了?」

見傲爽似乎根本沒聽到自己在說話,傲天豪大感詫異,伸出右手在傲爽的眼前晃了晃……

「爹……」

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傲爽直愣愣地看了看傲天豪,隨後一屁股坐在了樺木桌旁邊的圓椅上,別說是傲天豪了,恐怕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見到過傲爽露出這副神情……

呆坐在圓椅上,傲爽雙手捂著臉,似乎也不想讓傲天豪看到自己的神情一般,一邊捂住的同時,還揉動了一番,其力量之大,甚至將臉部都揉出了紅色,半響之後才停止下來。

「爹……你等會……等我一會給你個驚喜……」

說完之後,傲爽的身形隨之緩緩消失,據傲天豪猜測,應該是進入了萬鱷之源內。

殘王的特工寵妃 「臭小子,老爹的話還沒跟你說完呢,不過……驚喜?什麼驚喜?」

傲爽消失之後,傲天豪倒是並沒走,而是坐在了他剛剛坐著的圓椅上。

……

奇異的空間內,傲爽看著站在自己身前,近在咫尺的成嫣然,神情激動不已,眉頭抖動了半響才說出一句話來:「嫣然……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我……我……」

「傲郎……是真的……」

成嫣然點了點頭,神情也是莫名不已,蓮藕般的玉手撫了撫自己小腹偏上一些的位置:「這裡確實有一個小生命存在……我……我都能感覺到他的動作……還有……一種對你的呼喚……」

成嫣然……有了……

這就是剛才她對傲爽說的話,這也就是為什麼,剛才傲爽會表現出一副極端震驚的神情,傲天豪後來對他說的話,他根本就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完全是處於了一種震驚的狀態下。

「就說沒戴套套……可這中標率……也忒高了點吧!」

震驚之下,傲爽似乎說話都變得有些語無倫次起來,顫巍巍地伸出右手,輕輕撫摸著剛才成嫣然撫摸過的地方,他也感覺到了,一種生命的氣息,還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傲郎……你說什麼套套……還有中標率?」

粉眉微蹙,對於傲爽所說,成嫣然實在聽不明白,不會是傲郎不喜歡這個孩子吧,眼神之內驀然升騰起一絲絲淚光,神情也是變得人見尤憐:「傲郎……你不喜歡這個孩子嗎?」

「怎麼可能?!」

傲爽頓時一聲驚呼,自己怎麼可能不喜歡自己的兒子,而接下來當他看到成嫣然那一副淚眼婆沙的摸樣時,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她是誤會了,自己只是因為吃驚而已,並不是說對這個孩子有任何的不喜歡。

想到這裡,他連忙解釋道:「嫣然,你沒發現我是太震驚了么,我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不過既然這個小生命已經孕育出,我……我必須給你一個名分啊!」

名分?

成嫣然從未想到過這些問題,如今仆宗早就跟隨著遠古大戰而隕滅,她也再不是什麼少宗主,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女而已,踏破輪迴重生之後,她也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便懷上了傲爽的孩子。

「傲郎,我不需要什麼名分,我只希望,你不要忘了我……」

不得不說,成嫣然的心智還沒有完全的覺醒,很多記憶中的東西根本都沒有想起來,她只記得一件事,將自己喚醒的人就是傲爽,自己的一生,也在同時託付給了他。

傻丫頭……

傲爽怎能不知道其中的端倪,深吸了一口氣后,柔情地將成嫣然攬入了自己的懷中,他現在也有些恨起自己來,別的事情上都能雷厲風行,怎麼就在感情上跟塊木頭似的。

傲天豪在傲爽的小屋內整整等待了一晚的時間,直到第二天一大早,傲爽才從成嫣然的空間內走出來,一夜未睡的他,神情間不僅沒有任何的萎靡,反而越發的神采奕奕……

見到傲爽,傲天豪倒是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之意了,連忙問道:「爽兒,你說告訴我個驚喜,到底是什麼啊?」

「爹,你要當爺爺了……」

傲天豪先是一愣,雙眼在不到十秒的時間內連眨了數百次,顯然他根本都沒弄明白,傲爽到底在說什麼,或是說他的話,到底想表達一個怎樣的意思。

看到傲天豪也是愣在了那裡,傲爽卻是笑了出來:「哈哈!爹,你跟我剛剛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一摸一樣!」

直到這時,傲天豪才徹底納過悶來,聲音顫抖地道:「爽兒……這……這還真他娘的是個驚喜!」

……

這章,算是一個過度章節吧。

說下更新問題,小雪整整沉寂了兩個月,每天都是一更,說實話也真是沒辦法,這陣子不是結婚的就是幹啥的,一直都沒能閑下來,而明天就是十一月了,一眨眼,算下來一年又快到頭了。

而截至2014年10月31日,《魔舞日月》已經連續更新了467天,字數也達到了270w+,不知道朋友們怎麼看,對於第一次寫小說的我來說,真是感覺自己並不是很坑。

這幾天,也翻回去看了看自己剛開始碼字時更新的章節,確實感覺不一樣,文字上生澀拗口不說,有的段落甚至讀下來都不通順,哎,也沒辦法,誰叫我也是第一次寫小說呢,大家多理解下吧……

最後,再次說一下更新問題,恢復正常更新,也就是每日兩更,其實小雪不是不想爆發,只是有時候沒有動力,愣在電腦前,哪怕手放在鍵盤上都不知道敲什麼字合適,這個『動力』,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對了,《魔舞日月》這本書的主站是在17k,我發現很多朋友都是在別的站看,這樣的話,很容易出現什麼斷章和錯字的問題,甚至連重複章節都上了==

特此,在下有一個呼籲,支持正版,打擊盜版!

看正版小說,一個月花不上10塊錢,10塊錢,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就如同走在陽光大道上一樣,為人也是光明磊落,行得正,坐得直,發大財,艷遇多,誰見誰都叫大哥!

看盜版小說就不一樣了,明明是很重要的章節,還出現什麼錯字、斷章和重複章節的情況,別說看著不舒心,我看著都著急,走道都能自己的左腳絆到自己的右腳,喝水塞牙縫,放~屁崩後腳跟,打個炮勁兒使大了tt都容易漏個眼兒……

綜上所述,這就是看正版小說和盜版小說的區別!

哈哈,閑話不多說了,希望朋友們多多支持一下小雪,富裕的捧個錢場,不願意花錢的捧個人場,來17k,給哥們評論評論,砸砸貴賓票,蓋蓋章,體會一下當『壕』的感覺!

有時候瀏覽頁,看人家的小說沒更新多少,可貴賓票和蓋章都不少了,《魔舞日月》怎麼就不行呢,難道是我沒好好經營的緣故?錯在我身,痛在朋友們的心啊,所以我思前想後,還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您評論,您蓋章,您砸貴賓票,我爆更,敢玩就敢鬧,敢摸就敢……

o(n_n)o 眩瞳貓眼金釵被重墨獲取,帶著張碧極和疊嶂在林寶塘布網之前,已經攜了小黃仙全身而退。

重墨三人回到畢月軒,雖然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一瞬,重墨和張碧極仍然氣息沉穩,只是疊嶂因為他的過失,導致計劃破敗還露了行跡。

「殿下,疊嶂無用,壞了計劃,沒能探得濃彩小姐和紅妝在布莊更多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