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炎也沒有去管男子,第一傾炎和男子素不相識,傾炎不可能信任他,不過男子給傾炎的東西倒是一個好東西。

“看來那個光精靈還不錯啊,居然把探寶指南針都送給你了,這探寶指南針可是一個好東西啊!”

“光精靈?那是什麼?”

“額…我忘了告訴你了,光精靈並不是人類,雖然和人類很像,但是並不是人類,和暗精靈一樣的,都屬於精靈族的,和亡靈族是死對頭,不過暗精靈是屬於黑夜的,光精靈是屬於白天的,暗精靈在黑夜的實力會發揮到一個巔峯的狀態,就連光精靈都不是對手,但是相反的,光精靈在白天實力會打到一個巔峯的狀態,暗精靈不是對手。”

“不過這兩個種族之前並沒有因爲兩個精靈族的分派不同而鬧彆扭,而且當初這兩個精靈種族在古代的時候還被神族重用,不過這兩個種族在大神大鬧神界的時候都神祕的消失了,這次居然在這裏見到了光精靈而且還送了你一個這麼好的東西,看來這地下花園沒有白來啊!”

“我怎麼感覺你像是百科全書啊?”

“額…是吧!”

傾心終於說話了。

“這玩意怎麼用啊?”傾炎拿起那個手心大小一樣的指南針說道“這個嘛,這個探寶指南針是一個好東西,你看着啊,你把能力注入到裏面,他的那個紅色的指針就會轉動,紅色指針指的地方就是有寶物的地方!”

傾心有點興奮,因爲傾炎拿到了這個探寶指南針,那麼傾炎的尋寶速度至少會提升幾倍不止,而且還會更加的方便簡潔,所以傾心說這個是好東西。

“果然是一個很好的寶物!”傾炎把能力注入到探寶指南針裏,指南針立刻就轉動了,而且指南針的紅色指針指着傾炎頭頂的方向,不過傾炎頭頂的方向是金剛,傾炎只能繞回去了。

傾炎剛剛走出大門,地面上就立刻長出了一刻巨大的植物,這植物和先前的不同,這個植物有一個碩大的腦袋,而且嘴裏還吐着一個一個的骨頭,朝着傾炎砸來。

傾炎面對襲來的骨頭,一腳踹回去,並且和傾心縱身一跳,跳到了植物的頭頂,不過這植物也真的是一根筋,只會朝着面前盲目的攻擊,就連傾炎在它頭頂都不知道,不過這也正好,傾炎和傾炎利用這個植物,直接跳到了密室上面的一個密室,不過和之前的密室一樣的,到處都是一些奇怪的植物,路上還有不少的妖草,不過都被傾炎一一燒掉了。

傾炎順利的來到了樓梯面前,不過剛剛到樓梯面前又冒出來十幾個亡靈骷髏又把傾炎和傾心包圍了。

“又是這些煩人的骨頭!”傾炎有點不耐煩的撓了撓頭,說道“額…雖然數量多但是容易對付,一起幹掉吧!”

傾炎手中的紅色火焰開始聚集,轟…一道大型的火柱從傾炎的面前沖天而起,一個亡靈直接被火焰給轟死,傾炎藉着火柱的幅增,帶着紅色火焰的拳頭一下就打死了幾隻亡靈,傾心也蜷縮成一個球形,帶着紅色火焰朝着剩下的亡靈衝去,不到幾秒,亡靈全部撲街。

傾炎和傾心解決完了亡靈,一刻也沒有耽擱,迅速的來到了密室的門口,一拳打爆了大門,來到了一個寶玉面前。

“這個就是寶玉嗎?好漂亮的感覺啊!”傾炎看着懸在空中的土黃色寶玉不禁說道,在傾炎面前的這個寶玉,雖然說是土黃色的,但是卻散發這漂亮的光輝,一點也沒有泥土的難看,反倒是有一種別樣的美,而且在這個球形寶玉的中心還有一個“土”字。

“等等!別動,這裏有陷阱!”傾炎剛剛想要去拿走大地寶玉,突然被傾心的這一嘶吼給嘶吼蒙了,傾炎頓時停下了動作,但是傾炎已經觸碰到了陷阱,從地面衝出了一隻怪獸!

這怪獸長的和一個蜥蜴一樣,但是和蜥蜴不一樣的是,這個怪獸可以雙腳直立行走,而且身上還披着鎧甲,而且手中還拿着一把生鏽了的大劍,和一個威風凜凜的騎士一樣,只不過氣息並不強大,可能是因爲月圓之夜的原因,這個怪獸的實力被削弱了很多。 “這是一個什麼怪物?看起來好像是生前一個很強的戰士啊?”傾炎看着面前這個蜥蜴戰士說道。

“這應該也是被城主殺死,然後肉體被煉化,並且融入到陣法當中的一個屬於巨蜥蜴族的一個比較強悍的戰士吧!”

“不過可惜的是,這個強大的蜥蜴戰士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識,現在完全就是靠着燃燒肉體的能量來戰鬥的,而且實力早就大不如前,而且這個強大的蜥蜴戰士現在只是一個傀儡,只聽從城主的最初命令,守護者這個寶玉!”

“我們的運氣還不錯,雖然路上中了不少的亡靈陷阱,而且現在還遇上了這個大的一個蜥蜴戰士,不過能遇到寶玉就是走大運了,不過我估摸着這個地下花只有這麼一塊寶玉,我想魔都的城主不會傻到在同一個地點存放好幾塊能力寶玉!”

傾心對着傾炎說道,之所以傾心會這麼優哉遊哉的和傾炎閒聊是因爲面前的這個蜥蜴戰士不僅實力大不如前,而且這個蜥蜴戰士到現在還沒有甦醒的意識,只是被傾炎觸碰了機關出現了而已。

不過傾心想,就算這個蜥蜴戰士現在甦醒了,傾心也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幹掉這個蜥蜴人,雖然傾心不太喜歡麻煩的事情,但是打敗了這個蜥蜴人戰士就可以獲得大地寶玉,這怎麼能讓傾心不動心呢,打敗一個蜥蜴戰士就可以獲得一個寶玉,這是一筆只賺不賠的大買賣。

“吼!”就在傾心和傾炎說話的時候這個蜥蜴戰士居然毫無徵兆的甦醒了而且還發出了一陣巨大的咆哮。

“哈,這怪物甦醒啦!好!那我就幹掉這個蜥蜴人再來取走寶玉!”傾炎看到突然甦醒的蜥蜴戰士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還有一種莫名的激動,因爲傾炎很想看看傳說中的能力寶玉是什麼樣子的。

“吼!”蜥蜴戰士再次發出一聲沉悶的咆哮,揮動着生鏽的大劍朝着傾炎和傾心就是一劍劈下去,傾炎和傾心朝着後面一條,完美的躲過了這蜥蜴戰士的一擊。

傾炎一落地手中的紅色火焰就燃燒起來,雙手託着紅色的火焰朝着蜥蜴人戰士衝過去,雙手朝着蜥蜴戰士的肚子就是一下推過去,在傾炎推到蜥蜴人戰士的一瞬間,傾炎手中的紅色火焰在蜥蜴人戰士的肚子上爆炸開,紅色的火焰直接包圍了蜥蜴人戰士。

“吼!”蜥蜴人再次發出大聲的咆哮,彷彿絲毫沒有感覺到傾炎攻擊自己的疼痛再次揮動手中生鏽的大劍朝着傾炎砍過去。

“烈彈!”傾炎朝着蜥蜴人戰士的頭上一躍,躲過了蜥蜴人朝着傾炎劈過來的一劍,並且還在蜥蜴人戰士的背後給了蜥蜴人戰士一擊烈彈。

蜥蜴人戰士的後背直接給烈彈打了一個大窟窿,而且還在滴着血,不過蜥蜴人戰士感覺不到疼痛,依然盲目的揮動着大劍朝着傾炎一劍砍過去,傾炎再次朝着背後一躍,發出一次暗燒,蜥蜴人再次受到了打擊。

“這個傢伙真耐打啊!肚子都被打了這麼大的一個窟窿了還不死,還有行動的能力啊!”

“這下看你死不死!炎神烈彈!”傾炎大喝一聲,手朝從下往上朝着空中一拳打過去,地上直冒紅色的火柱,不過這火柱相比傾炎之前的炎神烈彈,不僅威力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就連火焰也不會到處亂轟了,現在的炎神烈彈可以自動尋找目標進行攻擊!

蜥蜴人戰士在傾炎的炎神烈彈的火焰下,消失殆盡!

“呼,真是一個難纏的傢伙啊!”傾炎摸了摸額頭的汗說道“嗯,這蜥蜴人是比較難打,而且還被亡靈化了,感覺不到疼的,的確很難對付!”傾炎在一旁終於過來了說道。

“快把那個大地寶玉收起來!”傾心在高興傾炎成長很快的同時還不忘提醒傾炎大地寶玉的事情。

在傾炎的眼裏,傾心不僅是一個很好的一個老師,還是一個對自己很好的一個朋友,總是能在關鍵時候幫助自己,在自己遇到困難挫折的時候安慰自己,所以傾炎很尊重傾心。

“這就是大地寶玉,看起來還不錯,我能進行吞噬嗎?”傾炎拿起大地寶玉,看起來不大,只有一個巴掌那麼大,但是卻散發的不凡的氣息,裏面有一股很強的大地屬性能量在流動,傾炎敢肯定,如果大地屬性的修煉者吞噬了這個大地寶玉,實力絕對會是一個質的飛越!

“不行,這個屬性的寶玉不屬於你!不過也不是說就沒有任何用處了,到時候你還可以把這個大地寶玉拿到別的地方去換錢,這估計這至少可以換幾萬個金幣不止呢!與其被別人拿走還不如給自己呢,說不定哪天你留給別人的大地寶玉別人會利用大地寶玉來對付你也說不定。”

“好吧!拿我就收下這塊大地寶玉了!”傾炎想了想也是,與其給別人到不如給自己呢,如果哪天自己留下的寶玉給別人利用來對付自己,那不就操蛋了?

“這裏應該沒有什麼東西了吧?我們回去吧!”傾炎把大地寶玉放入了儲物袋對着傾心說道,傾心點了點頭準備回到魔都上面去,因爲傾炎的探寶指南針已經沒有感知到寶物的地點了。

“該死的,又是這羣陰魂不散的亡靈!”傾炎和傾心縱身一躍,脫離了底下花園的暗道入口,但是傾炎和傾心剛剛跳出來就又有一大羣亡靈,這不禁讓傾炎有點不耐煩。

“哼哼哼…這可真是巧啊!”就在傾炎正準備和傾心準備幹掉這些亡靈進入魔都內部的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傾炎一愣,隨即就緊張了起來,因爲這個聲音傾炎再清楚不過,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修夜!

只見修夜就在傾炎頭上十五米高的一個臺階上,手插在口袋冷漠的看着傾炎和傾心,修夜突然縱身而下,一個血色的爪印朝着那一羣亡靈就是一天殘爪尺過去,一大羣亡靈瞬間死傷過半,修夜一落地,亡靈正想要攻擊,但是修夜又是一個天殘爪尺一下去,短短几秒,幾十只亡靈,全軍覆沒!

修夜他比以前——更加強大了!

PS;嗯,鮮花數有點少哦! “啊!是…是你,怎麼會?”傾炎看到修夜兩三下就幹掉了這麼多的亡靈不由的吃了一驚,而且傾炎怎麼也想不到,修夜居然就是降龍和淨武殿口中所說的另外一個神器!

“嘁…接下來,就是你了!用你的血來祭奠朽貓的死吧!”修夜冷笑了一聲,對於傾炎,修夜早就想殺掉傾炎很久了,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自從傾炎被降龍帶走之後,修夜就再也沒有見到傾炎,自然而然的就一直沒有機會殺掉傾炎。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說什麼我估計也沒有用了吧!盡力而爲吧!”傾心嘆了一口氣,傾炎不知道修夜爲什麼這麼想殺自己,而且這個念頭修夜絕對不是一兩天就形成的,看修夜的那個樣子是想殺自己很久了,自己也沒有做過什麼錯事吧,難道說是上次把修夜給殺了?

傾炎在心中苦笑,上一次是傾炎奉傾家族族長也就是傾炎的父親傾州的命令纔去殺修夜的,但是沒有想到傾炎不但沒有殺掉修夜,還惹上了修夜這麼一個大殺神,傾心也會意了,顯然也沒有想到修夜會這麼想殺傾炎,看來這兩個人真的是冤家路窄啊,這麼大的魔都都可以遇上。

“傾炎你要小心,這次我會配合你,這個傢伙非常非常強,你一個人就算開啓了爆發能力也不太可能穩贏,就算我參加了也未必打的過面前的這個人,一切小心!”

傾心對着傾炎說道,傾炎點了點頭,朝着 修夜飛出一個紅色的暗燒,修夜冷笑一聲,手中飛出一個紫色的暗燒,然而傾炎沒有想到的是修夜右手剛剛打出暗燒左手居然再一次使用了暗燒,這就是二段暗燒,沒有想到修夜這半年不僅沒有變弱,反而更加強大了,因爲修夜可以釋放二次暗燒,至少二次暗燒傾炎自己做不到。

“嘁,你也就這點本事麼?看來這半年你算是白活了!”修夜冷笑了一聲,手變成爪的形狀,朝着衝過來的傾炎一抓過去,但是傾炎一拳打在了修夜的爪子上面,傾炎頓時感覺自己打到了鋼鐵。

“死!勾風!”修夜藉着傾炎打過來的拳頭,破解了傾炎的一擊,用勾風把傾炎拉到背後,朝着傾炎的背後就是一肘擊過去,就在傾炎被修夜攻擊的時候傾心消失了。

“死吧!”修夜冷笑了一聲,接下來修夜頭要朝着地上一扣,地上就會冒出紫色的火柱,傾炎如果被打倒,必然會受傷,但是修夜頭剛剛扣在地上的時候傾心突然冒出來,一口咬着傾炎把傾炎拉開了修夜火柱的攻擊,範圍,修夜的火柱,沒有打到傾炎。

“爆發能力!”傾炎和傾心來到了離着修夜幾米的地方開啓了爆發能力,傾炎如果再不開啓爆發能力,這次就真的有可能被修夜給留在這裏了。

“嘁,真是有趣,你也激發的爆發能力?”修夜冷笑了一聲,右手揮動,一個灰色的氣浪朝着傾炎席捲而去,但是傾炎一瞬間就閃過了修夜的這一次,來到了修夜面前,修夜正想防守,但是傾炎膝蓋朝着修夜的雙手一腳踢過去,修夜居然被破防了。

“罪罰!”傾炎趁着修夜分神的片刻,雙手被紅色的火焰包裹,朝着修夜的身上就是三圈過去,最後一拳打到修夜下巴,修夜被一拳打到天上,傾炎在修夜落地的一瞬間朝着修夜一腳踹過去,但是修夜似乎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有趣,影襲!”修夜站起來冷笑了一聲,使用了影襲,修夜瞬間就來到了傾炎的面前,傾炎只覺得自己面前只有修夜的幻影,但是每一次傾炎都受到了實質性的傷害,也就是說這都是真實的傷害。

“啊!”傾炎慘叫一聲,只覺的胸口好像要被撕裂了一樣,這是影襲的最後一式“焰華!”在影襲結束後,修夜利用影襲的餘波接焰華,但是焰華纔到了第二式也就是第三式紫色火柱要爆開的時候傾炎居然再次被傾心給救了,傾炎再次躲過了修夜的致命一擊!

“傾心!一起上!”傾炎剛剛和傾心落地,就用眼神交流,一人一犬朝着修夜一起攻擊過去,傾心從地面消失,在修夜頭頂形成一個火球朝着修夜滾過去,修夜下意識防守,但是被來到面前的傾炎找到了破綻,一腳踹到了肚子,傾炎一隻手掐着修夜的脖子,把修夜叼在空中,紅色的火焰在傾炎的手中爆炸開來,修夜居然被紅色的火焰炸傷了。

“嘁,陪你認真玩玩!”修夜摸了摸嘴角了血痕跡,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這不禁讓傾炎有點頭皮發麻。

修夜一下從手中再次飛出兩朵暗燒,傾炎用紅色的暗燒抵消了一次,但是還有一次卻落空了,傾炎被修夜的暗燒一下子打翻在地上,修夜瞬間閃到了倒地傾炎的面前,頭朝着地上一扣,紫色的火柱從地面衝出來。

但是傾炎開啓了爆發能力之後反應的很快,身子一側,修夜的紫色火柱只燒掉了傾炎的一點衣角,傾炎和修夜兩人手中的火焰同時燃燒起來,兩個人的火焰如同旋風一樣的在空中交織,絢麗無比,這兩個人如果配合一起攻擊一個人的話,那麼這兩個人幾乎是無懈可擊,可惜啊,這兩個人是仇人。

傾炎和修夜的腳同時朝着對方一蹬,兩人再次在空中分開,同時兩個人的火焰也消失了。

“嘁,不和你玩了,真的是浪費我的時間!死吧!”修夜到地面上之後皺了皺眉頭,發現傾炎的實力居然也很強,在傾炎開啓了爆發能力的這幾分鐘裏修夜居然沒有佔到一點便宜,於是修夜有點不耐煩了。

“糟了,他要放大殺招了!快去攻擊他,使他被迫終止殺招!”傾心見到修夜不太對勁,瞬間就明白了修夜這是真的不耐煩了,修夜要開始放殺招了,如果修夜的殺招擊中傾炎,那麼傾炎一定會受傷,於是對着傾炎喊道。

傾炎和傾心同時朝着修夜衝過去,修夜冷笑了一聲,就憑這兩個還想阻止修夜使用殺招?不過修夜並不打算使用全力來,因爲修夜突然覺的如果這麼快的就幹掉傾炎似乎有點不妥,如果被絃音空中說的那個殿下發現,那修夜不是有麻煩了?

PS;感謝 March914665692 打賞的一貴賓票! “給我停下來吧!”傾炎和傾心同時朝着修夜的正面和後面攻擊修夜,修夜冷笑了一聲;“血殺!”

修夜瞬間高高躍起,手臂揮動一下,四顧罡風朝着四面八方攻擊,傾心和傾炎在空中沒有防備,被修夜的血殺正面擊中,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嘎…好厲害的殺招,這和我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怎麼辦?”傾炎抹了抹嘴角的血跡,說道。

“沒有辦法了,想要幹掉他是不可能的了,不過保命應該還是可以的,畢竟我不相信殿下會這麼讓炎煌劍的繼承人就這麼死掉!”

就在傾心說話的時候,修夜已經衝到了傾炎的面前,傾炎見到修夜露出了空擋,剛剛防守完修夜的攻擊,瞬間對着修夜展開了攻擊,傾炎朝着修夜的肚子、肩膀都是一拳打過去,最後朝着修夜的下巴一拳頭,修夜被打飛到空中,不過被咯血出來,顯然還是沒有傷到修夜很多。

但是修夜被傾炎打到天上的時候傾炎並沒有離開原地,而是站在原地,等修夜落下來的時候再次朝着修夜的肚子一拳頭過去,修夜再次被傾炎一拳打飛,不過傾炎不能再打修夜了,因爲修夜這個時候已經落地,如果這個時候傾炎還攻擊修夜的話,那麼傾炎就很有可能還沒有打到修夜,反過來還很有可能會被修夜反殺。

“你的確比以前更強了,而且你還激發了爆發能力,不過你的爆發能力還不夠看!”

修夜對着傾炎冷笑了一聲,傾炎的攻擊對於修夜來說不能說是微乎其微,多少還是可以造成傷害的,畢竟傾炎的實力還是擺在那裏的,如果多被傾炎攻擊幾下修夜自己也說不準撐不撐得住。

“廢話少說!接招!暗燒!”傾炎實在想不出來除了和修夜硬碰硬還有什麼招式可以對付修夜了,於是傾炎硬着頭皮使用暗燒。

“嘁,雕蟲小技!暗燒!暗燒!”修夜冷笑一聲,傾炎連二段暗燒都釋放不出來還怎麼和自己對抗?修夜一連喊出兩次暗燒,左手和右手相續飛出一次暗燒,第一次暗燒就抵消了傾炎的暗燒,傾炎下意識防守住了修夜的第二次暗燒,但是修夜衝過來的爪直接破掉了傾炎的防守,還給了傾炎兩拳,雖然力道不大。

就在修夜想再給傾炎一拳頭的時候,傾心突然衝過來,阻擋了修夜的一次攻擊,修夜被迫退了回去。

“再來!”傾炎和傾心眼神相對了一下,現在只有兩個人配合才能打的過修夜了,因爲修夜的強大已經徹底超出了傾炎的想象,當然,傾心也沒有想到修夜居然可以成長的這麼快,甚至可以說是恐怖。

傾心朝着修夜撲殺過去,修夜一腳把傾心給踹開,傾炎乘機使用了一次烈彈,烈彈正好擊中修夜,傾心再一次從修夜的底下衝上來,朝着修夜的身上往地上一頭撞過去,修夜一撞到地上,地上就爆發出紅色的火焰。

“夠了!”修夜冷哼了一聲,修夜身邊火焰的威壓開始迅速上升,傾炎皺了皺眉頭感覺不對勁,朝着修夜一拳過去,想要阻止修夜。

但是傾炎才跑了一半的距離修夜的雙手朝着修夜的胸口一撕,修夜的面前的大地就爆發出了紫色的火焰,把傾炎給籠罩了,傾炎被紫色的火焰包圍的不能動彈,什麼也看不見。

“暗焰凝杯!”修夜在紫色的火焰還沒有消失的時候,手中的紫色暗焰開始聚集,修夜右手一揮,地上就衝出一道一道的火柱,每一道火柱至少都有十米高半徑超過一米,傾炎就這個樣子被修夜的暗焰凝杯正面擊中,不過所幸的是傾炎還死不了。

“呃哈哈哈!”修夜狂笑一聲,手中的紫色暗焰朝着傾炎撲殺而去,傾炎想要動身防守,但是突然發現,自己行動不了了,傾炎的手腳好像被鐵鏈捆住了一樣,動彈不得。

修夜帶着狂笑和紫色的暗焰一把就把傾炎給按在地上,隨即又把傾炎一把扔了起來,修夜雙手的火焰如同旋風一樣的把傾炎攻擊到空中還旋轉了好幾圈隨着修夜雙手一揮,傾炎被修夜一把扔到地上,傾炎落地的同時地面上還爆炸出紫色的火焰。

“哼…太弱了!”修夜落地的時候吐了一口血,顯然,修夜也受傷了,只不過沒有傾炎那麼嚴重而已。

“你說什麼?”傾炎心裏一驚,這修夜好像只受到了一點傷,但是根本沒有傷到人家的筋骨,而且修夜的體力似乎還有很多啊,傾炎自己的體力都快消耗光了,這是什麼怪物啊?

“我說你太弱了!”修夜那帥氣的面孔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冷意,和之前的不同,之前的頂多算是冷意識,現在修夜就是真正的冷殺意了。

“地凝杯!”修夜手中的火焰燃燒起來,朝着地上一按,傾炎的腳下瞬間出現了一道紫色的火柱,傾炎再次被修夜的火焰給定住了,動彈不得。

“啊哈哈哈!影襲!”修夜再次瘋狂大笑起來,使用了影襲瞬間拉開了時空來到了傾炎面前,傾炎毫無防備的承受了修夜的一次影襲,當然,還遠遠沒有結束,影襲最後一式剛剛結束,修夜就接了焰華,隨着焰華最後一式的結束,傾炎真的快不行了,如果修夜再攻擊下去可能就真的會死在修夜的手上。

修夜手一揮,傾炎被修夜拉倒面前,雙手想要撕了傾炎,傾炎這次是不可能承受的了修夜的這一擊,如果傾炎被修夜這一擊擊中,傾炎必死無疑。

當然,傾炎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死,就在修夜要撕了傾炎的時候,傾心從後面一把就把傾炎給拉了回來,修夜的攻擊再次落空。

“哼…呵呵…哈哈哈!現在的你居然需要一隻狗才能活命,這樣殺掉你真的是太無趣了!在被我殺掉之前,你就給我好好的或者吧!”修夜狂笑起來,對着傾炎毫不留情的諷刺道,現在的傾炎虛弱的很,可以說是如果一個亡靈隨便攻擊傾炎一下,傾炎可能都承受不了。

“老哥!出來吧!不要在一邊看戲了!”就在修夜狂笑的時候傾心突然對着一旁的草叢說道。

“呵呵呵,沒有想到啊!隱藏的這麼深,還是被老弟你看出來了!”隨着一陣笑聲傳來,從草叢裏走出了一個身影。

淨武殿;哈!粉絲榜上終於有了一個粉絲!而且貴賓席裏也有了一個貴賓票,雖然只有一張,但是殿下在這裏感謝粉絲榜上的那一位粉絲!謝謝你!殿下不會忘記你的! 隨着一陣笑聲漸漸消失,一個和傾心一樣的身影走了出來,黑色的皮毛帶有一些藍色的皮毛,這就是絃音。

“老哥,你從剛剛一開始就一直蹲在草叢裏面吧!”傾心似乎有點怒氣,可能是因爲傾炎和修夜打鬥的時候絃音沒有出來幫忙。

“是啊,我一直在看着你們。”絃音的眼睛眯起來,似乎已經知道了傾心的意思但還是不冷不熱的說道。

“老哥啊,難道你已經忘記了我們的使命了嗎?”傾心有點不滿的朝着絃音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