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落座,我忽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喲,陳驍?你也能來得起這種地方消費啊?可別到時候吃完了沒錢付被人留在這裏啊”

是肖一山。

我看着他這副囂張的模樣,就像在看一隻小丑。

“周大小姐,你怎麼就是不長記性呢?還非得跟這破司機在一起,不如跟了我,我還可以讓我爸拿出一點資金拯救周氏集團,你看怎麼樣?”

肖一山說着就舔了舔脣角,猥瑣的模樣,讓我眉頭一皺。

現在,周舒是我名義上的妻子。

“肖一山!”

葉倩倩惱怒般的拉了一下肖一山的袖子,“你不是說只會愛我一個人嗎?”

“哈,好好好,寶貝,是我錯了。”

肖一山說着就捏了一把葉倩倩的臉。

我冷眼的看着葉倩倩一副嬌羞的模樣。

真是虛假。

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不會提醒葉倩倩。

“肖一山,不用你幫忙了!”

就在這時,周舒站到了我的身前,“實話告訴你們,現在周氏集團已經度過了難關,所以,肖一山,你跟我說話的時候注意着點,你要是再敢得罪我,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周舒語氣強硬。

肖一山震驚了,“怎麼可能?!誰能拿得出錢,填補你們公司的那個大漏洞!”

“當然是齊周!”

周舒昂揚着下巴,“肖一山,沒想到吧?你們集團在齊式面前,那就是一隻螻蟻!”

“齊周怎麼可能會把這錢拿出來給你們填補漏洞?”肖一山臉色難看,“你們公司的漏洞能不能填補是一回事,要是填補不了,這錢等於是打了水漂,齊周不可能會幫周氏!”

“信不信是你的事。”周舒冷哼一聲,坐回了位置上。

我沒有說話,也不打算解釋。

雖然現在計劃書與合約都在我的手裏,不過,我並不喜歡高調,也不喜歡吸引人的注意力。

肖一山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嘴裏不停的唸叨着周舒在騙他。

葉倩倩眼神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沒有看她。

因爲沒必要。

這世界上的女人不少,想要錢的女人更不少。

只要我說出了身份,到時候朝我身上撲的女人只會多不會少。

只是在部隊裏面,我就已經形成了低調的習慣,而且我厭惡麻煩。

做一個窮小子也是能最快辨別身邊人真心的做法。

“陳驍,是不是你讓周舒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我沒說話,葉倩倩卻不肯放過我。

她看着我滿臉的指責,好像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你以爲呢?”

我擡頭看向葉倩倩,“以爲誰都跟你一樣,是個爲了錢可以出賣尊嚴以及肉體的人?”

我的話好像瞬間激怒了葉倩倩。

她兩步上前擡起手,高高的揚了起來,下一秒就要落到我的身上。

但是,我不會再讓葉倩倩對我動手。

我捏住了她的手腕,眼中冷光乍現,

“葉倩倩,以前我喜歡你,所以你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都能給你摘下來,你就是我心裏的女神,可是你忘了我不喜歡你的時候,你在我眼裏連條狗都不如,所以不要再挑戰我的底線。”

“你他媽是個什麼玩意兒!”

肖一山動了。

他一把抄起了凳子,朝我腦袋砸來。

我下意識的用另外一隻手臂擋住了凳子。

但是,凳子砸到了手臂上,我瞬間就疼的皺起了眉頭。

“陳驍,你父母不過就是個殺人犯,連帶着你一輩子都只能是個生活在社會裏的蛆蟲!老子告訴你,給我乖乖的聽話,我就能放任你活着,不然,老子分分鐘讓人搞死你!”

“你可以試試。”我擡起頭面無表情的看着肖一山。

我的確低調,但是這並不代表,肖一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踩在我的頭上撒野。 “操!”

肖一山叫罵一聲,又舉起了凳子朝我頭上砸來。

在部隊的這些年,躲避攻擊物,早就已經是我習以爲常的訓練。

所以肖一山的凳子在砸來的,那麼一瞬間,我就推後了一步凳子順勢砸在了旁邊的桌上。

不過這響聲驚動了服務員,幾個服務員上來看着這滿地的狼藉,蒼白臉色開口,

“肖,肖大少!”

服務員一眼認出了肖一山,顫顫巍巍的抖着。

肖一山瞬間就笑出聲來,指着我,就對着服務員說道,

“你們竹居不是說什麼是高雅的地方嗎?怎麼這種殺人犯的兒子也能過來,要是沒錢付,難道你們服務員承擔損失?”

服務員臉色一變,看向了我。

“先生,請您出示可以證明您資產的憑證,纔可以在我們這一邊消費,不然……”

“不然你們就要把我趕出去?”

我挑了挑眉頭,忍耐度一再降低。

我之前倒也一直來諸暨,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條規定。

不過看這些服務員的態度,顯然就是在害怕肖一山。

“抱歉,先生,我們是在按規矩辦事,請您不要爲難我們。”

“到底是誰在爲難誰!”

周舒看不過去了,擋在我的面前就罵道,

“你們現在這分明是偏幫肖一山這個人渣!你們好歹也是竹居里面的服務員,這麼做難道就不怕到時候被舉報嗎?!”

“舉報?”

肖一山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威脅着說道,

“周大小姐,別老是爲這個窮小子出頭,就算是周氏集團暫時得救了又怎麼樣,你可別忘了,要是得罪了我,我一樣讓你吃不了兜着走,你可不是那個風光的周大小姐了!”

周舒面色一白。

她說不出來可以反駁的話。

肖一山以前不敢對她動手,是因爲還不知道周氏集團的事情。

現在周氏集團剛拿到了資金,如果現在把資金投入了漏洞還可以拯救,但是肖一山要是在這個時候動手,只怕周氏集團又要遭受一波重創。

“先生,如果您不能出示資產證明,那很抱歉,您不能在我們這裏用餐。”

竹居的服務員微微的仰着頭看着我。

看起來優越感十足啊。

我覺得有些好笑。

雖然是竹居的服務員,但是卻把自己當成了高雅的人。

我忽然記起來之前陪着齊周過來竹居的時候,曾經得到了老闆贈送的一張會員卡。

也許這個時候可以派上用場。

一張會員卡而已,應該不會引起太大的影響。

“我有會員卡,在竹居里應該可以使用吧?”

“哈,會員卡?”

肖一山瞬間就笑出聲來,“陳驍,你就不要打腫臉充胖子了,我告訴你竹居會員那可是直接擁有私人包間的,就連老子現在都拿不到足狙的會員,就憑你一個破司機能拿得到? 疼夫攻略:我的凶萌寶藏妻 別在這裏引人笑話了,趕緊滾蛋吧!”

旁邊的服務員也附和道,

“先生,現在在我們竹居的會員僅僅只有三位,您這撒謊也要找點好的藉口吧……”

服務員說着就暗暗的笑了起來。

原來竹居會員居然只有三位?

那我現在拿出來豈不是相當於就要引起一大波人的注意力了?

我猶豫了。

這種高調並不是我想要的。

“怎麼?拿不出來了吧?”

肖一山雙臂環抱在一起,不屑的打量着我,

“陳驍,你不過就是一個司機而已,不要再繼續這樣打腫臉充胖子了,你快離開吧,不然到時候要是鬧得太難看就沒辦法收尾了。”

葉倩倩看似好意的提醒我。

但是我知道,葉倩倩只是想要從我的身上尋找優越感而已。

畢竟這裏肖一山與周舒兩個人的身份太高,葉倩倩能夠壓下去的也就只有我一個人。

“0539。”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