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之,噠爾雨那種把醜惡展現的淋漓盡致的女人,柳狐玥還覺得玩起來暢快些。

而噠爾媼這種女人,說白一點,都無法愉快的玩耍了。

噠爾媼垂下了頭,然後從自個的兜里拿出了一袋的藥丸,遞給柳狐玥:「你若是覺得我跟著你,很礙眼,那就帶上這個吧,這是我為鳳公子親自研製的葯,可以解屍毒,可是因為材料有限,我只給鳳公子煉了二十顆,鳳公子這樣的久積成疾的毒,必須服上一萬顆這種丹藥,我敢保證鳳公子體內的毒,服足了一萬顆丹藥,就會解開的。」

柳狐玥看了看噠爾媼手裡拿著的丹藥。

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她聽櫻櫻說過,鳳逸軒體內的毒又複發了。

而這個女人,此時此刻的舉動,卻又讓她狠不下心來。

她伸手扯過了噠爾媼手裡的藥丸,再將金寶寶給放了出來。

金寶寶是這幾隻魔獸中比較隨意的魔獸。

也是比較溫馴的一隻。

「金寶寶,你帶上了這個女人。」柳狐玥冷漠的說了一句話后,便讓烈火追上鳳逸軒。

噠爾媼則坐在金寶寶的背上。

她望著柳狐玥離去的背影,終於鬆了一口氣。

總算得到了柳狐玥肯定,不然,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灰灰跑的很快,鳳逸軒一直追它追到了分叉口才停下來。

他停留在了三條分叉口前,望著面前的三道門,而這三道門各散發出三種不同的顏色。

最左邊的是藍色,中間是黃-色,最右邊的則是紅色。

小櫻櫻指著紅色的路口說:「爹爹,灰灰會不會跑那邊去了。」 鳳逸軒看向最左邊的那個入口,沉沉的說:「我們從這裡去。」

「可是,娘親還沒來。」小櫻櫻回頭看向他們來時的那條路。

鳳逸軒回頭看了看:「那就等等你娘親。」

「娘親來了。」鳳天賜指著遠處的盡頭,鳳逸軒與小櫻櫻再一次同時的看向那條通道的盡頭,就見烈火帶著柳狐玥與噠爾媼一起往這邊走來。

小櫻櫻好奇的驚呼了一聲:「娘親怎麼把那個女人也一起帶來了。」

鳳天賜回頭看了眼小櫻櫻,自然是明白了什麼,但是卻什麼也沒說。

而鳳逸軒在看到柳狐玥身後的噠爾媼后,眉頭不由的緊緊一蹙,心裡卻悶悶的,為柳狐玥的做法而感到鬱悶。

柳狐玥到來,烈火停在鳳逸軒的身旁,她問:「你們怎麼停在這兒。」

小櫻櫻回頭指著面前的那三條通道說:「灰灰不知道往哪個通道去了,爹爹說我們去左邊的那條通道哦。」

柳狐玥看了看左邊的那條通道,就在她也準備往左邊那條通道而去時,最右邊的那條通道突然傳來了嗷嗷的大叫之聲。

眾人紛紛看向右邊的那條通道。

「是右邊的。」 武神至尊 鳳天賜道。

「而且還是小灰灰的聲音。」小冥櫻道。

小灰灰的低嗚聲從右邊的那條通道傳來后,那條通道又傳齣子一道嗷嗷的獸吼之聲。

接著,裡頭就響起了群獸群鳴的聲音。

「嗷嗷——」

「嗷嗷嗚——」

「嗷嗷嗷嗷嗚——」

小灰灰每叫一聲,其它的魔獸便會立刻應聲。

柳狐玥拍了拍烈火說:「烈火,往右邊的方向去,你們幾個快點跟上。」

烈火以最快的速度通往右邊的通道。

鳳逸軒左右夾帶著兩個孩子尾隨著。

噠爾媼時不時的回頭看向鳳逸軒,擔心的問:「鳳公子沒有自己的魔獸嗎?」

柳狐玥側了側頭,知道噠爾媼這樣問她是什麼意思:「他根本不需要魔獸。」

以他的速度,他哪裡需要魔獸,他只是放慢了腳步跟在她身後罷了。

「可是,他還帶著兩個孩子。」噠爾媼說。

柳狐玥輕笑:「再給他綁上兩個孩子,他一樣生龍活虎,你太小看了。」

噠爾媼聽后,也就沒話回她。

「主人,越往裡面去,溫度越高,我怕那個人類會受不了,要不把她扔了吧。」烈火感應到了裡面的溫度很有可能超出倉的想像。

而噠爾媼是一個凡人,毫無修為,恐怕會受不了。

柳狐玥眉頭皺了皺,回頭看看噠爾媼,知道這樣扔掉她很不厚道,可是裡面的溫度的確會很高,而且,就算她用精神力量幫她渡上一層防禦圈,她也不一定受得了。

「這位姑娘,你也聽到我的契約獸在說什麼了,裡面的火元素可能並不是你能想像的,你確定你還要跟我進去送死嗎?」柳狐玥問。

噠爾媼搖頭說:「不,我要進去。」

「很好,既然你想進去送死,我也不再攔你,坐好了,烈火,一口氣衝進去。」 她和三個孩子都有奇特的能力,她並不需要擔心,倒是這個噠爾媼她沒想到她連死都不怕。

烈火沒有再猶豫,一口氣就往裡頭衝去,正如烈火所說,裡面的火元素越來越濃烈,就連烈火這個火屬性的魔獸都覺得這火元素炙人的很,它時不時的問柳狐玥。

「主人,你還行嗎?」

「我當然行。」

柳狐玥回頭看看身後的女人,在受到她的精神空間籠罩之下,她身後坐著的女人並沒有她想像中的那麼脆弱。

只是看起來有些虛,熱汗濕了她的衣服。

烈火拐了一個彎,就看到了火元素散發之地。

一隻龐大的鳳凰蹲在一座神墓穴上,小灰灰蹲在鳳凰的面前,對著鳳凰嗷嗷的叫。

小灰灰每叫一下,鳳凰就會仰天長叫,而鳳凰四周的魔獸也會跟著大叫起來。

看起來小灰灰是鳳凰們失去已久的孩子,鳳凰充滿了母性的低頭蹭了蹭小灰灰的肚子。

小灰灰感受到了鳳凰的愛意,也抱住了鳳凰的嘴巴,低下頭,用自己毛茸茸的身子蹭了蹭。

而其餘的魔獸紛紛朝小灰灰跪拝。

看得柳狐玥咋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

她家灰灰怎麼會跟神鳳在一塊兒?

而且看起來好像還很神秘的樣子。

這時,小灰灰回過頭來,對著柳狐玥嗷嗷叫。

柳狐玥從烈火身上跳了下來,抱著小黎君往小灰灰那兒走去,問:「灰灰,難道它是你家親戚。」

「嗷嗷——」小灰灰伸手指著鳳凰,蹦蹦跳跳的表達著自己的意思。

柳狐玥看出一點點它的比劃:「你是說,它認識你。」

小灰灰點點頭。

「而你也認識它。」

小灰灰依舊點頭。

「那你跟它是什麼關係?」柳狐玥心情備顯激動了起來。

一直在猜疑著這隻小灰灰會是什麼東西,而眼前這隻鳳凰卻讓柳狐玥懷疑小灰灰會不會是天神的後裔。

因為鳳凰可是天神的神物啊。

「它是我的孩子。」這時,一道女子的聲音自鳳凰的嘴裡傳來。

柳狐玥一驚,猛的抬頭看向龐大的鳳凰,卻發現鳳凰也在看著她,她震驚的問:「是你在跟我說話嗎?你說你是它的孩子,為什麼你們的長相差那麼多。」

鳳凰聽后,眼淚從它那雙寶紅色的雙眼裡落了下來:「我不想它再回到天神界,像我一樣世世代代守著這神墓,所以將它孩子生在凡塵,不錄入神界,它沒有得到天神界神光的洗禮,是不會化成火鳳的。」

「這麼說,這是你們鳳凰的原形。」柳狐玥低頭看看小灰灰。

小灰灰耳朵拉聳了下來。

怎麼感覺你看我的眼神帶著一種嫌棄,我這樣的原形不可愛嗎?

「對。」鳳凰充滿著母愛的看著小灰灰,隨後低下頭,將小灰灰叼了起來,然後甩到了自己的頭頂上。

小灰灰坐在鳳凰的頭頂,雙手抱住了鳳凰頭頂上的那一個鳳冠,滿臉喜意的蹭了蹭它的母親。

「可是我想不透一件事。」柳狐玥眉頭又皺緊…… 「我收養小灰灰那會兒,它還是一顆蛋,而且,它從從離開過我,你就算是它的母親,又怎麼能一眼認定她就是自己的孩子。」

鳳凰聽后,對柳狐玥的質疑一點也不驚訝。

鳳凰將小灰灰給放了下來,然後用爪子把小灰灰給拎了起來,再將小灰灰那圓滾滾的身子給翻了過來,然後用嘴,把小灰灰肚皮底下的一搓毛啄下來,小灰灰嗷嗷的叫了一聲,然後一抹金色的光芒就從小灰灰有肚子底下散發出來。

柳狐玥好奇的走近去看,就見小灰灰的肚皮上印著一個鳳凰形的胎記。

「這是我在生下它的時候,往鳳凰蛋里烙上了印記,為的就是日後我方便去尋找它,沒想到它竟然自己先來找我。」鳳凰用一口唾液,將小灰灰肚皮上的那一搓毛給粘了回去。

小灰灰的肚皮看起來又完完整整。

「當然,灰灰為何會自己跑來認我,那是一個來自於母親跟孩子的共鳴,我們鳳凰族就算沒有見過自己的孩子,可也能憑著感覺尋到自己的親人,只要自己的親人在方圓百里之內,哪怕是孩子也可以尋找到自己的母親,這個孩子的念想很強大,所以,才能很準確的找到我。」鳳凰低頭看著在自己腳邊蹲著的小灰灰,心裡有萬般不舍,可是又不得不將小灰灰推開,若是將它留在身邊,小灰灰必定得回天神去,鳳凰族歷代被天神定為守護獸,它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天神的犧牲品。

雖然鳳凰在歷史上受到了崇尚的榮譽,可卻用了辛酸的淚換來。

她要讓自己的孩子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

「這位姑娘,既然我的孩子與你有緣,那就請你繼續幫我照顧我的孩子,這是鳳凰石,可以激勵它身上的鳳凰血,但是,不會化為原形。」鳳凰從嘴裡吐出了一塊火紅色的鳳凰石,丟到了小灰灰的面前。

小灰灰盯著那顆鳳凰石看了看,眨了眨眼,隨後便抱起了鳳凰石,仔細的端倪了好一會兒后,便張開了嘴巴,狠狠的啃了一下。

「咔嚓,咔嚓——」三兩下那顆鳳凰石就被小灰灰給啃光了。

小灰灰的身體被一層火紅色的光芒給渡上,原本是灰灰的毛髮,瞬間化成了像鳳凰那種火紅色的毛髮。

耳朵也被收聾了起來,再不是那頭小耳朵長身子圓的小灰灰,而是一隻更滾更萌人的小圓球!

小灰灰抬起了爪子,拉了拉自己的耳朵,它有一種習慣,就是動不動的扯一扯那一對長長大大的耳朵,可是現在耳朵扯不到了,小灰灰還挺不習慣的。

因此仰頭對著柳狐玥嗚嗚的幾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