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絲絲想了想,方才道:「我也做不了什麼決定,現在葯魂的意識已經清醒,我們還是去問問他的意見吧,畢竟身體是他自己的身體我們是不能隨意做主的。而且,這隻麒麟前肢溫度這麼高,我們也移動不了。」

眾人圍在葯魂身旁,一人一句搶著把情況告訴了葯魂,其實對於葯魂,大家心裡是感激的,如果不是他用奇招殺了那隻神獸,只怕現在都他們這一幫人全做了那隻凶獸體內的腹中餐。

了解了具體的情況后,葯魂不驚不懼不疑不惑,緩緩道:「你們說麒麟前肢的秘聞我也曾在族學藥典裡面看過,如果完成稼接,身體對於新移植來的東西沒有什麼排斥的話,那麼我這斷臂的麻煩就算是解決了。所以,你們把我抬過去,幫我稼接上去。」

聽聞葯魂如是說,眾人臉上反而出現驚愕之色,因為如果受傷的他們,當有人前來告訴他們要移植稼接一隻妖獸的臂膀到自己身上,他們一定會以為出這個主意的人腦袋有什麼問題,如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又怎麼會想到讓妖獸的手臂來充當人的手臂。

就算稼接之後可以和以前的手臂一樣,但只要想到自己身上有一倍分是妖獸,恐怕心裡也會很難接受。

無極大陸,人族和獸族之間從來沒有和平時期可言,人不殺獸,獸也會食人,武者和妖獸之間的仇恨更是大到驚人,人可以殺獸取走妖丹和魂丹補益自己,而妖獸也可以吞下人的肉身和修為來強壯獸身以及提升體內元氣。

正是由於這種利益的驅使,才使得人族和妖獸之間的仇恨會越來越大,幾乎沒有把仇恨化解掉的可能。

所以,在這種歷史環境下,如果有人身上有一部分器官來自於妖獸,就算他自己不以為然,恐怕其他人類都會把他當妖人來看。

這是由於這些原因,當葯魂滿口答應要稼接那麒麟的前肢時站在一旁的其他人臉上才會有那種愕然出現。

因為當他們面臨這種選擇時,一吞始他們一定是拒絕的。

見葯魂都選擇稼接那麒麟前肢到自已身上,其他人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畢竟這是葯魂自已的抉擇,而且按葯奇偉的說法那麒麟前肢稼接到身上會有奇妙的變化,他們也都很好奇事實會不會如葯奇偉所說的那樣。

幾個少年把葯魂抬到那麒麟的斷肢處。葯魂望了望那地面上的麒麟前腳,撤除銅晶體和火斑虎王附體后的他能從那條前肢上感受到一股股灼燙氣息撲面而來,讓他的臉如同沐浴在火焰之中。

「好個神獸的前肢,果然非比尋常。」葯魂面沉如水,心中不住的暗贊道。

唐絲絲道:「奇偉兄,稼接的步驟是怎麼回事?」 葯奇偉想了想:「麒麟是神獸,只需要把那斷肢和葯魂的斷臂接在一起,他們二者就會自動接在一起,不過那種撕心裂肺的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得了的。至於以後的融合問題,只能靠葯魂自己解決了,其他人幫不了忙。而由誰來稼接,雖然我很想幫上一點忙,不過你們也看到我的手了,摸了一下就燙出了血泡,若是由我來托著那神獸前肢來稼接,恐怕稼接還沒有結束我的雙手都要被燃成灰燼。由我來推行一個人的話,我建議由葯菲兒來完成這稼接,她的本命火焰已經升級為地火,而這麒麟前肢里的麒麟魂火由於沒有人來主導已經內縮,所以憑葯菲兒三角狂犀火焰的強橫,這麒麟前肢是燙不傷她的。」

葯魂正想寬慰葯菲兒不用強迫自己,葯族多產煉藥師,救醫治人的醫師寥寥可數,葯菲兒不懂其中的路數,操作起來怕是心裡會有恐懼。

但出人意料的是葯莫兒沒有一點抵觸心理,淡然道:「能給葯魂接臂,那是我的榮幸,不就是托著那麒麟前腳到斷臂處嗎?這有什麼難道。」

不知底細的人聽到葯菲兒的話都會以為這是一件多麼輕巧的事,那麒麟前腳才多重,幼獸臂膀,就算它有三十斤,葯菲兒想要挪動一還不就是如同抱起一個嬰孩一般。

但是見識過麒麟之威和那麒麟魂火強橫的人心裡都不由得為葯菲兒緊捏一把汗,這個工作一個操作不甚被那前肢內暗藏的魂火反噬,到時想要甩掉恐怕就有些不易了,說不定頃刻間稼接的人就會被那火焰燒成灰飛。

難度不比闖入一個全是先天境組成的獵殺團還要全身而退簡單。

「那好。你用三角狂犀火焰包裹住雙手,就樣就能完全杜絕那火焰對你身子造成傷害。」葯奇偉雖然也有這方面的顧慮,不過也對葯菲兒的三角狂犀火焰頗有信心,再說葯族的本命火焰也是魂火,對於麒麟前肢裡面的暗藏的魂火里的精神攻擊能有一定的抵抗效果,如果換作一般的旁人怕就算有能力零距離接觸神獸軀體,被那魂火中的精神攻擊衝撞到靈魂,只怕當時能成功的完成稼接,日後也會留下暗傷。

聞言,葯菲兒輕點螓首,沖葯魂笑了笑,一副淡然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旋即只見她周身氣息翻湧,魂力湧入經脈之中,很快兩團橙色火焰出現在她雙手之上,將那兩隻小巧的玉手團團包裹起來。

那橙色魂火幾近透明,透過那魂火能見到葯菲兒欺霜賽雪的嫩白肌膚。

「我來了,你配合一下。」葯菲兒輕抿紅唇望了一眼地上那隻看上去有些猙獰恐怖的獸臂,輕聲道。

她看若無事,其實旁人能從她那輕聲的話語中聽出一絲淡淡的緊張,神獸的手臂,不是誰都能摸上一把的。

唐絲絲蹲下,用雙手撐住葯魂背,讓他整個人坐立起來,如此,葯菲兒才能更方便的操作。

葯菲兒竟是跪坐下來,顯然她不想有任何的失誤,如果接錯了,搞不好接好的手臂也會如那沒有種好的小樹一樣歪歪扭扭的生長。這樣一來,反倒是幫了倒忙了。

輕輕吸了一口氣,葯菲兒雙手略有些顫巍巍的伸向那不時有玫瑰時氣芒吞吐的麒麟前肢。

當葯菲兒雙手裹有那橙色火焰的緩緩的接近那跳路有玫瑰色氣芒的魂火麒麟前肢時,那玫瑰色的氣芒竟是陡然的一跳,和葯菲兒手上的三角狂犀本命火焰接觸,那一瞬間,噗的一聲炸響,而後火星爆散開來。

這一幕讓周圍所有人的眼眸驟然縮成了一條線,心也隨著那些爆散出來的火星跳到了嗓子眼處。

「好嚇人。」葯月突然說了一句並用手輕撫挺動不已的胸膛。

「噓……」唐絲絲俏麗的面容微微皺起,一根玉指豎在了嘴邊,示意葯月不要說話。

「哦……」葯月輕輕喃了一聲,旋即輕抿殷紅雙唇,不敢再說話。

不知為何,葯月的臉嫣紅一片,而她望向唐絲絲的眼神里竟是有一點敬畏,她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按常理來說,她才是葯族嫡系,而唐絲絲只是家大業大的旁系分支,不應該會給她帶來這麼多的壓力。

心裡微微悸動,葯月把視線移開,地面的發出的熱浪直愣愣的扑打在她臉上,讓她臉部的血液開始沸騰。

心中的恐懼止不住的泛,她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不止是她,很多人都是向後退出一段距離,不是不想近距離用身體行為來支持葯魂,而是他們心底泛出來的恐懼讓他們不敢靠得太近,這種來自內心深深的恐懼讓他們做出這種看似很沒有同族情誼行為。

其實他們不是不知道若三角狂犀和那麒麟魂火接觸產生爆炸,以他們退開的這幾丈距離還是擋不住那種恐怖的爆炸,但他們就是止不住這種恐懼。因為之前葯魂的血火躥入魂火麒麟體內后產生的爆炸現在想來都還讓他們心有餘悸。

直到現在他們都還以為那種恐怖的爆炸是那血火和麒麟魂火接觸產生的,除了葯菲兒和唐絲絲外,沒有一人猜到葯魂體內藏有地火,更沒有人知道紅鸞精晶火的底細。

哧哧——

火焰變成小型氣浪把附近空間衝刺微微扭曲,空間氣溫陡然升了起來,這種恐怖的接觸

讓四周少年少女額頭熱汗直冒。

葯菲兒面容被火光印得黃紅交錯,她那俏麗的面容上沒有一點表情,看上去竟有一絲猙獰之色,大家都知道這不是平時的葯菲兒,而是她緊張嚴肅到極致時才表現出來的異於常人的表情。

所有人都為葯菲兒捏了一把火。

終於,透明的橙色火焰終於是沒入那玫瑰色的氣芒之中,這玫瑰色的氣芒只是內縮於麒麟前肢里的麒麟魂火散出來的氣體而已,雖然氣溫極高灼燙不已,卻不到麒麟魂火真實威力的百分之一。

而葯菲兒之所以會如此認真謹慎,甚至緊張到手都有有一點微微發顫,那是因為他看到了紅鸞精晶火和那麒麟魂火融合在一起合產生的驚天爆炸,如不是如此,她憑藉三角狂犀的強橫,根本不會畏懼這等火焰散出來的氣芒。

小手明確摸到魂火麒麟那略有些灼燙的斷肢,葯菲兒喉嚨微微一動,心裡擔心的事沒有發生,她不禁吐出一口濁氣。溜圓的眼珠動了動,旋即望向葯奇偉,似乎想聽聽葯奇偉有什麼看法。

「燙嗎?」葯奇偉問了句似乎和現在的情形沒有多大關係的話。

葯菲兒神色一滯,輕聲道:「有一點,不過那麒麟魂火應該已經沒入麒麟前肢的內部,我能透靈魂力量感應到這條斷肢內部魂火的靈魂力量,因為麒麟魂火和我的三角狂犀火焰都是魂火,這應該是魂火之間的感應吧。這斷肢上熱量很少,這一點火灼燙就像是把手放入熱火一樣,對我造不成任何傷害,而且我的三角狂犀魂火也沒有用出最大的防禦力量,所以沒事,不用擔心我。」說完葯菲兒用清澈的目光望著葯奇偉,似乎在等葯奇偉的安排。

其他人聽聞葯菲兒的話,心裡都是一滯,地火就是地火,地火包裹手掌和那恐怖的麒麟前肢接觸只是有放入熱水的感覺,這要是普通人來接觸,只怕立馬燒成火焰人。

明眼人可以看到葯菲兒手掌和麒麟前肢接觸后,麒麟前肢的再度向地面里凹陷了一些,因為火焰的威力越來越強,那些強橫無比的火焰已經將土壤燒化,緩緩的沉入地下。

葯奇偉眼底掠過一抹驚訝之色,不過旋即還是鎮定下來,其實他知道就算以他的實力接觸那麒麟斷腳也不會立馬被燒化,而是有一定機會將那前斷稼接到葯魂的斷臂處,只是接完后他的雙手怕是會被燙成焦碳一般。「只要把那的前肢對準接在葯菲的斷臂處就行了,麒麟斷肢里的血管肌肉骨骼和經絡會和葯魂的自動接續在一起,不過……」

葯奇偉欲言又止讓唐絲絲和葯菲兒等人眼中都是閃過一絲異色。唐絲絲立馬問道:「不過什麼……」

「只前我也只是猜測這隻手臂骨是魂骨,並且裡面有存儲魂火,現在有了菲兒的驗證,這魂火竟真的在裡面。這麒麟魂火已經達到地火層次,這火焰若是進入葯魂體內,恐怕葯魂想要輕鬆吸收這地火不是易事,畢竟葯魂沒有本命火命,對火焰的抗性不強。我只是擔心這地火躥入葯魂體內會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而且若他的身體和這麒麟前肢的契合度不高,那地火會長年累月的灼燒他的身子,讓他痛苦不堪,除非他能真正將這隻臂骨化為自已身體的一部分,這隻臂骨是魂骨,以魂骨的強悍不會抵抗不了魂火的灼燒。」葯奇一口氣說完自己心中的的擔心和畏懼。

想到地火的燃燒,饒是他體內的本命火焰已經無限接近於地火,他的心都是微微一顫。 淬體境後期能讓地火煅身當然是好事,進入先天境后可以隨意的修鍊一些攻擊和防禦很強橫的體術,不過也要在淬骨期忍受得下來那種痛苦才行。

淬體境地火煅體,只怕只有練武狂人才做得出來這種事。

骨頭強悍了,內臟強悍了,只怕已被那地火燒得體無完膚。

其他人聽聞葯奇偉的議論,眼中都是掠過一抹驚懼之色,葯魂只有木屬性武魂,沒有火焰,他的身體經得起地火煅身嗎?

這時葯同和葯雲都用奇異的目光望著葯奇偉,這兩人心中都止不住的冒出一個想法:原來這葯奇偉才是這幫人中最為兇悍陰厲之人,想用地火來燒死葯魂!

想來也有些道理,如果沒有葯魂,以葯意對葯奇偉的看中定是事事和葯意商量,而不是和葯魂商量出了某個結果就讓葯意去執行。

葯魂,在躁狂霧蜂群中救出同隊的十人,獸潮之中和葯菲兒衝到最前面斬殺群獸,而後又和葯意組成二人隊伍前去破壞魔族的傳送陣,恐怕這時葯奇偉心中就生出了疙瘩,若是葯意倚重他,為何會單點葯魂陪他去執行任務而不是要他葯奇偉陪同,而後葯魂又帶領大家衝到頂峰採下星光幽火草,斬殺五個先天境魔小隊長,再到現在斬殺神獸魂火麒麟!

平凡的葯魂做出平時比他優秀數倍的優秀分堂子弟做不出的事,如果說一般人心裡還沒有一點忌憚和忌妒的話,怎麼都說不過去,如果沒有葯魂,葯菲兒的火焰升不了地火,這幫人之中恐怕只有葯奇偉最搶風頭,因為他在小比時取得最好的成績而且元氣修為也是最高。

想到這裡,葯同和葯雲嘴角竟有一絲詭秘的笑容滲漏出來,但旋即葯雲嘴角的陰笑陡然收住,他驀地想到若是葯魂被那地火燒死,只怕吃下肚子里的毒丹解藥也得不到了,他現在還忘不了葯魂告訴他毒丹只有他才有時的恐怖表情,如果葯魂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恐怕他也活不成了……

想到這裡葯雲心中隱隱的希望葯魂接下那麒麟前肢后不會有生命危險。

而葯同則是不同,他希望歷練結束后好好待見葯奇偉一番,因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種道理葯同還是懂的。

多一個人對付葯魂那麼距離凄慘的日子也不會再遠了。

葯奇偉當然不知葯同葯雲心中所想,只是眼中流露出淡淡的顧忌和擔憂。

當然這種情緒沒有逃過唐絲絲的捕捉,當他聽到葯奇偉提到麒麟斷肢中地火的傷害時心中還是泛起了漣漪,因為斷肢稼接是葯奇偉提出來的,若是他有什麼歹心,只怕會對受傷的葯魂造成二次傷害。

不過見葯奇偉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擔憂的眼神時,心中的顧忌也是一消而逝。

聽聞葯奇偉的話,葯菲兒也不再猶豫,雙手使勁一抬把魂火麒麟的前肢抬了起來。

轟哧——

只是這輕輕的一下,熱浪向四方掃蕩而出,離得最近的葯魂和唐絲絲都被氣浪直拂面頰,其他人也不好受,臉上如被火焰烤了一下一般,因為他們沒有任何遲疑的躲開。只留下唐絲絲在葯魂身後默默支撐著他。

「我來了,葯魂,你小心一點。」葯菲兒又說了一句最初說過的話,見得葯魂微微點頭之後,她緩緩的抬著前肢靠近葯魂左手斷臂處。

左手一指,一道橙色氣芒從葯菲兒左手飛出,那道氣芒轉瞬間飛射至葯魂斷臂處,火焰騰的灼燒起來。

只一下便是把葯魂斷臂處的那點襤褸衣衫燒盡,而後露出了觸目驚心的血肉和白骨。

整隻手臂齊生生的斷掉,血管已停止流血,不過眾人都能看出那紅白相間的肌肉肉束是那麼的強健,可見葯魂淬體境中花了太多的時間去打熬全身的氣力,否則肌肉束怎麼會強健到這種地步。

這樣的強壯的肌肉他們也曾見過,就在這次水雲澗歷練中,那些被他們斬殺的妖獸露出來的肌肉里才會看得到如此強壯的肌肉。

看到葯魂裸露出來的肌肉束,眾人不覺頭皮一麻,但那強悍無比的肌肉束又讓他們暗暗咂舌不已,和他們一樣年齡的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橫的肉身。

不少人立馬想到了葯魂修鍊的銅電晶體,認真一想也只有那種能將閃電聚於身體之上的怪異體術才能淬鍊出這樣強壯的肉身。

但他們哪裡想得到葯魂從小泡了多少次血葯浴,以及於那些藥力從最初躥入體內會帶來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得到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有;他們哪裡知道葯魂擊冒了巨大的風險殺饕餮冰蛟最後才取得了一點未激活的龍血;他們哪裡知道葯魂為了取得紅鸞精晶火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如果沒有地火龍血淬練身子那種撕裂般的痛苦哪裡又來如此強悍的身子。

如果沒有這麼強悍的肉身,又如何拿得動三千斤的極重劍去和那神獸攖鋒?

哧哧——

魂火麒麟前肢和葯魂斷臂剛一接觸,從那介面處便是閃出電光般的火花,那火花將附近空間燒得扭曲不止,而後緩緩升起白霧般的氣體,周圍的人立馬無法清晰的看到交接處的具體情兌。

葯魂的意識已經清晰了一半,這一下接觸的巨痛讓他意識完全清醒過來。一瞬間,那斷臂處的血管和經脈彷彿和那麒麟前肢完全的連接在了一起。

巨痛之後,葯魂只覺得那裡再沒有了任何感覺,因為那續接處已經完全麻痹了,而他能感覺到體內的元氣和血液正在向那裡瘋狂的涌動過去。

接續處有紅色火焰爆散而出,隨著那紅色火焰爆散出來還有刺眼的紅光。

接續處原本有血液噴濺而出,慢慢地那些血跡被火焰燒騰出血氣,裊裊升起。

「啊!」葯魂忽覺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傳來。麒麟前肢內的血液和他的血液混合在一起,衝進了他原有的血管之中。

那些麒麟血溫度極高,瘋狂的升灼他原本的血液。

葯魂猛的從唐絲絲的懷抱里跳起,身子縱向高空,到了這時,他體內的血液已經沸騰起來。

「吼!」一道異獸般的吼叫聲從葯魂嗓子里傳出。

只見他雙腿在空中猛的一疊,整個身子倒立起來,然後極速旋轉著向地面砸去。

唐絲絲嚇出半身汗,葯魂這樣頭朝地直直的掉落下去,以他淬體境八重的身體,背部和脊柱將會受到嚴重的傷害,最嚴重的情況就是終身都不能再修鍊武技。

身形微動,唐絲絲就要衝過去摟住葯魂。這時一旁閃出一道嬌巧身影,這人正是葯菲兒,直接拉住了她,道:「你不要命了,那麒麟魂火是地火,會燒死你的!」

唐絲絲還想掙脫,卻發現一向看上去都小巧玲瓏的葯菲兒的氣力是那麼的大,任她怎麼掙脫都是無用。

而在這時,葯魂的左臂在一片紅光的覆蓋下已然一拳轟入地下。

砰——

一拳之下,山峰竟是搖動起來,熱氣飛舞,眾人站立不穩,左搖右晃,卻發現腳下地面被他們踩出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縫,而當他們把目光放在那裂縫上向那源頭看去,那些裂縫竟是從數十丈開外的葯魂處傳出。

葯魂整去左臂沒入地下,整條手臂灼燒起來,那玫瑰色的火焰看上去異常的妖艷,就像是一把玫瑰花燒灼而成一般。

已經看不清楚火焰包裹下的手臂形狀,不過看不見也好,那隻麒麟獸爪異常恐怖,五趾鋒利,彷彿無堅不摧,這一幫少年少女看過的人無不頭皮發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