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骨境界,這對於普通的天才來說,已經算的上逆天的天驕了,根本無法超越,是註定要成爲雄霸一方的人物。

“我這算不得什麼,難道你們忘了在聖院,那名斬殺了大周皇族的至尊天驕嗎?那樣的少年,纔是真正的天才,而我們,不過只是稍微有些天賦的普通人罷了。” 這一切都太可怕了,羣山萬壑之間,古樹藤林中,無數的白玉石頭在閃動的光芒,宛若神石一般,周圍羣獸嘶吼,萬獸奔騰,無數的天才少年被野獸所撕裂,隕落在這方小世界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世界的大門,無法打開!”夜央老者面色蒼白,在他的周圍,幾名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渾身發光,嘗試着打開小世界的大門。

“在小世界的內部,有人逆行打開大門,我們順行而開,根本毫無辦法。”一名老者,渾身道紋交織,神曦奔騰,宛若一頭太古神獅一般,生命力旺盛,臉色頓時一變,向着夜央老人這邊望來。

“但願這些孩子們能夠無事,不要盡數死亡。”另一名老者嘆息。

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原本的考覈內容都盡數掌控在他們手中,而如今卻是無法控制局面。

“吼!”

一身巨吼,只見一頭渾身發光,背生羽翼,頭頂懸浮着一道神環的異獸在這方世界中走出,它的下頜下,有着一隻眼睛,微微睜開之間,可以看到一道銀色的閃電劃過,能夠毀滅一切。

“殺!”

一羣少年,在古藤林中大叫,向着這頭異獸殺來,無數的道紋閃爍,神曦噴發,這些都是頂尖的天才,在這場災難到如今,活下來的都是煉體境極境巔峯的少年天驕,亦或是煉骨境的天才。

他們都是來自於大勢力中的天驕,同輩之間,少有敵手,到了這裏,原本雙方敵視的少年,都放下了這一切,同心協力,對抗山中異獸暴動。

“嗖!嗖!”

一道仙芒閃過,這是一根潔白如玉的骨,骨中有神禽的虛影在咆哮、嘶吼,向着異獸斬殺而來。

“嘭!嘭!”

異獸強大,雙臂伸出,頓時一股神芒散發而出,它向前跨出一步,雙眼宛若黑洞一般,懾人心魂,被神芒覆蓋的雙臂揮動而出,一拳對了上去。

“咔嚓!”

骨斷裂的聲音傳來,隨後只見那頭異獸,宛若從地獄中走出的蓋世魔王一般,竟然毫無無損,而那根晶瑩剔透,宛若白玉的骨卻是斷裂了開來。

“噗!”

骨在一瞬間斷裂開來,那名骨的擁有者,也在這一瞬間噴涌出一大口鮮血,足足有幾尺之高,而後跪了下去,雙眼中盡是不敢與憤怒。

煉骨境中,骨若斷裂,便證明着修士一生都無法再次擁有第二根骨,止步在這個境界。

這名少年雙眼頓時暗淡,宛若對人生失去了希望一般,搖了搖頭,從地上站了起來,向着古藤林深處走去。

“墨家弟子,斬殺我族的人,已經足夠多了,無盡的歲月中,竟然再次進來一批,不過如今的我們,可不是曾經的我們了,你們這些可惡的人類,都該死!”異獸面部猙獰,惡狠狠的盯着這幾名少年天才。

無盡的歲月中,墨家露面也只有千年而已,但在這頭異獸的口中,似乎墨家早在無數的歲月之前,便已經成立、存在,只是未走入世人的面前。

“你該死!!” 另一名少年憤憤不平,一拳轟擊了上來,他的速度很快,化作了一道殘影留在原地,緊接着便出現在異獸的身後,他的拳頭表面隱約有着流光在轉動,十分強大。

這是即將步入煉骨境界的表現,也證實了這名少年天才的憤怒,只見他的拳頭閃動流光,向着這頭異獸的頭顱砸落而下。

“咔嚓!!”

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少年的身體開始迅速的龜裂,如同石化了一般,竟然就這麼化作了一堆碎肉,看上十分噁心。

“不!”一名青年雙眼絲潤,但卻是無可奈何,眼睜睜的看着少年死去。

異獸眼神冰冷,朝着剩下的幾人望去,它的眼神中,有着絲絲嘲諷,而後輕聲說道:“人族嗎?還不是世界的霸主,待這小世界被我們攻破,定然會去征服外面的世界。”

“你們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爲什麼要攻擊我們。”那名青年男子,神色疑重,皺着眉頭問道。

“我?我們?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存在,是神的代言人,我們的皇,更是比肩神靈的人,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們征服世間的每一寸土地。”

“你…你們的皇?神的代言人?”青年頓時震驚了,這一切都太可怕了,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會開口說話的異獸,這已經令他驚歎了,但那皇的消息,頓時再次令人驚的下巴掉了一地。

“人族,我們一定會把你們屠殺個乾淨,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殺。”那頭異獸繼續說道,而後身體化作一道虛影,向着幾名少年撲殺而來。

此刻,古樹藤林深處極爲危險,但是唐川與沐風並沒有就此退走,而是選擇繼續前進。

“我見過類似於這些玉石上符文一樣的石頭,並且這些玉石,都有着一股微弱的生命力,似乎這些玉石都是活的,擁有生命。”唐川猜測,對着沐風說道。

山林間羣獸嘶吼,又向前走了十幾裏,唐川與沐風看到了不少屍骨與碎肉,草木也難以完全掩蓋這些已經被撕碎的天才少年隕落的痕跡。

“咚!”

就在這時,古樹藤林深處沉悶的聲音再次響起。

唐川與沐風頓時感覺心中一顫,像是有什麼東西抓了他們心臟一下,一陣劇痛。

兩人的體質遠超過常人,依然有不適的感覺,踉蹌後退了幾步才穩定住身形,臉色一陣發白,皆感覺有些驚懼。

“到底是什麼東西….”沐風臉色蒼白,向着古樹藤林的深處悄悄望去。

“你有沒有覺察到,這種沉悶的聲響,間隔越來越短暫了。”

不僅如此,兩人還感覺到了一股無比磅礴的生命氣息自古樹藤林深處傳來。

“大哥,你怎麼看?”沐風問道。

唐川搖了搖頭,道:“我有一種很荒謬的想法,我覺得似乎是有什麼逆天的生靈要在這古樹藤林深處誕生了。”

沐風頓時露出吃驚的神色,道:“你該不會是想說,那沉悶的聲響是它出生的瞬間所造成的吧!”而後心虛的拍了拍胸口。

此刻,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天空中繁星點點。

兩人再次前行了數裏,不知不覺間來到一處沼澤前方,這裏寸草不生,黑色的沼澤在冒着一個個氣泡,而後破裂開來。

在夜色中,這裏透發着一股神祕的氣息,有淡淡的黑霧在繚繞。

“這是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彷彿是地獄一般,有着無上的危機與莫名的兇獸出沒。”沐風有些不滿的嘀咕着,他這時感覺有些飢渴,想摘些野果子充飢都不能。

他剛說完這些話,突然被一股巨力撞在身體上,踉踉蹌蹌,撲通一聲,摔倒在黑暗中。

唐川瞠目結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沐風蹭的一聲跳了起來,回頭觀看,頓時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快速後退。

只見在那前方,一頭宛若小山的異獸躺在那裏,黑色的毛髮散發着詭異的光芒,這是一頭說不上來名字的奇怪巨獸,巨獸胸口上下起伏,有規律的上下跳動着。

“這……這是什麼東西?”沐風感覺有些發毛,一頭莫名的巨獸出現在他的眼前,這無論是誰遇到,都會感覺到震驚於害怕。

唐川也驚疑不定,他剛纔沒有看到巨獸是如何出現的。

他們不斷向四外打量,這裏古樹參天,除了樹藤外,什麼也沒有。

但越是如此,越讓人感覺心中難安,這裏是一方小世界,誰知道這片小世界在墨家之前,到底被什麼人所掌控着。

天色越來越黑,星光暗淡,廢墟周圍一片漆黑,有淡淡的霧氣在繚繞。

“怎麼有些怪異,似乎這沼澤有些不對勁。”沐風有些害怕,渾身冒冷汗,道:“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

“我也有同感,這裏的確有些不對頭。”唐川覺得有些不妙,此地不宜久留。

“嘩啦!”

就在這時,只見一頭龐大無比的獸頭從沼澤中冒了出來,獸頭約有一塊大青石般大小,在獸頭雙眼之間的眉心中,只見一個橫穿頭顱的黑洞出現在那裏,黑色的血液在流淌,緩慢的滴入沼澤中。

“我的天,這究竟是什麼鬼地方,與考覈有毛關係?幾天了,連什麼狗屁焚精的影子都沒看到,甚至連第一城都還未達到。”沐風咒罵,這一切都太不科學了,令他心中極其不爽。

“嗡!”

就在這時,那偌大的獸頭此時此刻竟然開始發光,而後有着雪白色的光芒激射而出,這是一塊宛若白玉的石頭碎片,但卻是光芒極爲強大,從獸頭中飛出之後,竟然在空中飛舞,似乎在尋找什麼目標一般。

“嗡!”

白玉碎片震動,兩道雪白的光芒分別朝着唐川兩人橫掃而來。

“趴下!”唐川大叫,瞬間趴在了地上。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傳來,只見沐風雙眼裂開,兩顆眼球滾落而出,摔落至地面,頓時被摔成了一灘血泥。

那道光芒的速度太快了沐風的動作慢了一步,最終被光芒掃到了雙眼,眼球滾落而出,毫無疑問,這輩子,沐風將活在黑暗的世界中,從此失去了光明。 悽慘的叫聲,伴隨着兩行鮮血從沐風的臉頰滑落而下,滴落至地面。

“沐風!”唐川大叫,他實在沒有想到,沐風竟然會慢了一步,最終卻是落得了雙眼失明的下場。

“嗚嗚……”沐風蹲在地面抽泣,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根本沒有絲毫徵兆,那白玉碎片就這麼射出兩道光芒,向着兩人橫掃而來。

“嗡!”

那塊雪白的白玉碎片在空中上下漂浮着,通體發亮,宛若一顆夜明珠掛在空中一般,又是兩道神芒橫掃而過,向着唐川掃來。

唐川見狀,急忙蹲了下去,而後貼着地面橫移而出,猛地向着向前一躍而起,向着那塊白玉碎片抓去。

“嗖!”等一聲,唐川的手還未觸及到玉石碎片,那塊玉石碎片便在空中橫移而過,向着蹲在地面的沐風衝去。

“噗!”那塊玉石碎片就這麼鑽入了沐風的眉心,沒有留下絲毫痕跡。

“沐風!”唐川大吼,那白玉碎片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唐川根本追不上,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那白玉碎片進入沐風的眉心中。

“嗡!”

突然,沐風的雙眼發光,緊接着是一雙空洞,宛若白玉的雙瞳出現在了那原本盡是鮮血的雙眼中,這無疑是令人震驚的,而唐川更是被嚇得嘴張的老大。

這一切都來的太快了,就這麼衝入沐風的眉心,唐川回過神,急忙跑到沐風的身前,道:“你沒事吧!那塊白玉碎石進入你的眉心了,難道你沒感覺?”

看着沐風雙眼中的白玉雙瞳,唐川頓時有些膽顫,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懼怕,那雙眸子實在是太詭異了,不由得,唐川后退了幾步。

“怎麼回事,我明明已經看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只見沐風一臉驚奇的看着唐川,他能夠清晰的看到在唐川的胸口處,有着幾根金黃色的骨頭,於此同時,在唐川的丹田上方,一個黑色的山洞垂落出無數的道紋,在山洞的下方,是三根金色的骨,在骨的內部,有着三條龍影在咆哮。

“你怎麼了,莫非你能看見了?”看着那雙雪白的眸子,唐川有些驚訝,但那雙眸子卻又是實在詭異,讓他有些心驚膽顫。

“不,我能看見了,但是卻又看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沐風搖了搖頭道。

他能夠看到,在這片世界的空中,有着無數的符號在跳動,甚至能夠看到某種莫名的大道規律在唐川的身邊遊動。

“你的身體有殘缺,靈魂更是缺少了一半,胸口中的那個翡翠葫蘆非同一般。”

這一刻,沐風一眼便看穿了唐川的一切祕密,甚至是聖光之翼。

“你…”唐川震驚了,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原本雙眼失明的沐風,此時竟然能夠看到他體內的一切情況,就連聖光之翼都被發現了。

“在你的體內,一身骨,並非先天,而是後來移植接上的,就連你的魂,都缺少了一般,甚至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你的體內,隱藏着一股強大的道紋力量,但卻又無法被髮掘出來。”

最終,沐風的眸子被遮了起來,這種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令唐川有些震驚,如此一來,他在沐風的眼前,便沒有絲毫祕密可言。

兩人再次向着古樹藤林深處奔走了十多裏,卻是依然如舊,整個古樹藤林,白色玉石密佈,若不是沐風的雙眼能夠看破這周圍的一切,兩人指不定還能夠來到這裏。

然而,這裏並不寧靜,縷縷霧靄蒸騰而起,山景物模糊不清,彷彿一片混沌, 兇獸的嘶吼聲突然止住了,死一般的寧寂。

只見一個龐大的身影浮現,繚繞着濃重的霧氣,看不清真身,可它散發出的懾人氣息卻震動了天上地下,羣山萬壑都在搖動,飛禽走獸皆趴伏在地,戰戰兢兢,向這裏叩首。

它頂天立地,高也不知多少裏,聳入雲層,對眸子碧幽幽,像是兩個湖泊嵌在天穹上,直徑足有數裏,這樣的碧眸實在巨的嚇人,且殺氣驚天!

很難想象這是什麼生物?其軀不知有多麼巨與磅礴,若是傳到外界去,定會震撼四方。

“人族,你們的第一城,即將被我攻破,等着我的復仇吧!”它發出低沉的聲音,沉悶的如同驚雷般,震的羣山都要快崩塌了,遠方古樹藤林中的無盡兇禽猛獸都簌簌顫抖。

很難想象,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唐川兩人面面相視,轉身逃離這這裏,那位巨大的身影,實在是太可怕了,令兩人不得不往回走。

“嗷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