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銀行的斜對面,是一個有着幾百平米的大型娛樂城,裏面擺放着的各式各樣的水族館遊戲機不下於20臺。最裏面還有一間半封閉的小屋子,這個裏面玩的都最大的,有專門的人在外面把守。

最右邊靠窗戶坐着的是一個扎着小辮的年輕男子,長得和依雲有幾分相像,應該就是她那個賭鬼大哥。

看來他們還沒有幹起來,估計是在等人,或則正在等環宇的老闆出現。洛小天向着大門徑直走了過去,還沒有跨過玻璃門,就被門前兩個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輕人攔了下來。

“幹什麼的?穿的破啦吧唧的,這是你該來的地方嗎,走遠點!小心我咔咔了你!”那個長着滿臉痘痘的鷹眼男,用一口不太流利的燕京方言話對着洛小天說道。

洛小天知道他們是放哨的,也知道他看着自己一副窮酸樣,瞧不起自己,隨即掏出了一塊金幣,在他們眼前晃了晃,樂呵呵說道:“今天撿了些寶,你還想攔着我去花了它不成?回頭哥贏錢了,請你們吃飯啊!"

兩人看着洛小天手上的金幣,隨即看了看他鼓鼓的口袋,瞬時眉開眼笑起來,唯唯諾諾說道:“歡飲光臨環宇大世界,大哥您請進!”

未完待續。。。 暖夜娛樂,某處辦公室。

蘇鄰看着唐境虎略顯敬畏的眼神,微微一笑。

他未來是整個人族的領袖,什麼厲害的手下沒管過?區區一個唐境虎,雖然辦事能力不差,但還不值得他另眼相看。

不過能收下這樣一個手下,對此時的他來說,確實有不小的幫助。

蘇鄰不在乎暖夜娛樂那點的股份,他在乎的是唐境虎在北辰的消息渠道。

昨夜他覺醒【英雄膽】後,整個人彷彿變成了吞噬靈氣的怪獸,神識海中的【暴獸饕餮】也異常興奮,就像吃貨遇到吃貨,捶打着自己的身體,想要吞天噬地。

但這對蘇鄰來說卻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他重生歸來,這都市之中靈氣尚未復甦,本就讓他的境界如同烏龜爬爬,此時又增添了一個“吞靈氣大戶”,這讓他很吃不消。

所以此時他最想要的,便是尋找富含靈氣的珍寶或靈草。

如果是之前的他,也只能拜託夏家幫忙。但如此一來便欠了夏家的人情,以後平等合作的立場很難保持。

如此看來,昨夜唐境虎犯到蘇鄰手上,對蘇鄰來說真是個不錯的結果。

“唐老闆,你可知這北辰市中,什麼地方能找到靈奇之物?”

唐境虎聞言一怔,仔細詢問了蘇鄰的需求,想了想說道:“像小蘇先生所需的這些東西,普通商鋪中是找不到的,就算有些商販打着販賣上古遺寶的幌子,大多也是假的。”

蘇鄰聞言瞧了唐境虎一眼,笑道:“你既這樣說,當是知道什麼地方販賣貨真價實的靈寶?”

唐境虎眼中閃過一抹異色,有些佩服地說道:“瞞不過小蘇先生法眼,我兒司銳與你相爭,當真是自討苦吃。”

蘇鄰滿不在乎地笑道:“好了,都過去了,不要再提。”

唐境虎聞言鬆了口氣,但沒有表現在臉上。

儘管他已與蘇鄰和解,但他對蘇鄰的性格並不熟悉,很擔心蘇鄰對之前發生的衝突耿耿於懷,所以剛剛那句話也是在試探蘇鄰的態度。

既然蘇鄰如此不在意,那便是真的不將過去一點小矛盾放在心上。

唐境虎言語更加恭敬:

“後天北辰有一場拍賣會,這拍賣會乃是一神祕勢力所經營,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在南江各大城市舉辦。”

“有資格參與拍賣會的人,大都是有權有勢的大人物,他們不止一次想想探尋這位神祕勢力的信息,卻都無功而返。”

“最爲重要的是,這拍賣會上會拍出各種神祕珍奇的物件,價值不菲。有的確實是寶物,有的卻也如凡物土塊,具體能拍到什麼樣的東西,既看眼光,也看運氣。”

“而這拍賣會上的拍賣品,正是符合小蘇先生所需之物!”

蘇鄰聞言陷入了回憶,這拍賣會他上一世也有所耳聞。

聽說這場拍賣會上有人花了大價錢買了一件異寶,最後卻化爲飛灰一文不值。

有的物品外表普通,導致流拍,最後落到一個普通人手上,這個普通人卻憑藉這東西一飛沖天,成爲北辰赫赫有名的強者,之後人們才意識到那物品的珍貴。

上一世蘇鄰沒有資格參與這拍賣會,不過重生歸來的他,已然地位超凡。

而且他的眼光遠超當代,自然不能輕易錯過這場拍賣會。

“這拍賣會正是我所需,我會參加。”

唐境虎聞絃歌知雅意,笑道:“能幫上小蘇先生自然最好,參加這拍賣會需要特定的邀請函,不過小蘇先生你不需要擔心,一切交給唐某人便是。”

蘇鄰聞眼滿意點頭:“那便多謝唐老闆了。”

唐境虎笑道:“小蘇先生總是叫我‘唐老闆’也太生分了,如果你不見外,以後見面稱我一聲‘唐老哥’便是。”

唐境虎絲毫不介意蘇鄰是自己兒子的同學,只想着儘量拉近二人的關係。

蘇鄰自無不可,笑着點頭答應。

……

蘇鄰告別唐境虎後,回到孫氏武館。

此時孫老仍然老神在在地守在大廳中,雖然武館人不多,他也自得其樂。

蘇鄰同孫老打了聲招呼,便再次進入練武室。

儘管【英雄膽】是個吞靈氣大戶,但在練武過程中它的好處也體現出來。

擁有了這【英雄膽】,蘇鄰渾身氣力彷彿無盡,已經可以初步調動四大神魂配合神魂武藝進行戰鬥了。

之前他使出神魂武藝,還只是徒具其型。

此時溝通四大神魂,蘇鄰身上真的附着了一絲神魂之力,彷彿成了那龍象、兇獸、魔神、麒麟,一身武藝已非凡俗。

同時蘇鄰感覺到,自覺醒了【英雄膽】後,自己的神識海彷彿有了一根定海神針,此時再也不怕四大神魂從中搗亂了。

這也意味着……

他可以隨意調戲四大神魂了!

“【釋迦龍象】,你就是個鐵憨憨,有勇無謀!”

“【兇獸饕餮】,什麼兇獸,你就是個大吃貨,整天就知道無腦吃!”

“【甲作魔神】,你算什麼魔神,頂多是個愛惡作劇的小鬼!”

“【太極麒麟】,呵,傲嬌販子罷了!”

四大神魂聽得蘇鄰這一聲聲挑釁,再次集體暴動,試圖動盪蘇鄰的神識海。

可在【英雄膽】的壓制下,蘇鄰的神識海固若金湯。

此時蘇鄰得意一笑。

“怎麼樣,這次沒轍了吧!”

說完,蘇鄰嬉笑的表情漸漸淡了下來,他悠然地看向窗外的雲天。

也只有面對這四大神魂時,他纔會露出這種孩童般玩笑天性。

這就如同……當初他們五大真仙互相鬥嘴。

蘇鄰臉上露出一絲緬懷。

“諸位道友,雖然此時我還不知你們身在何處。”

“但我必會一步一步變強,登頂華國之巔,傲立這星明大陸。”

“到時候,我定會將四位道友一一找出,爲你們護道一程!”

四大神魂感受着蘇鄰的心情,微微嘶吼,似乎在迴應蘇鄰的思念。

……

當天下午,蘇鄰在練武室苦修,突然接到了葉良東的電話。

蘇鄰有些無奈,心想葉叔該不會又要邀請自己去他家做客吧?

可當接起電話後,葉良東卻與蘇鄰聊起了拍賣會的事,這拍賣會與之前唐境虎提到的是同一場。

一番交談,蘇鄰瞭解到,原來是韓梅提出想帶他去這拍賣會,讓他見見北辰的衆多名流。

蘇鄰聞言笑笑,他對結識所謂名流的想法一點也沒有。

不過他本就要去這拍賣會的,此時接到葉叔的邀請,也兩不相誤,於是欣然答應。

最後葉良東有些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小鄰,你可要加油啊,你韓姨現在對你感官不錯。”

這句話讓蘇鄰有些啼笑皆非,看來他們已經從葉小涼嘴裏聽到自己的些許事蹟,只能點頭稱是。

可他們卻不知,這些事蹟,只是蘇鄰的冰山一角罷了。 嘆息片刻,清罕也隨著清鳶的腳步走了出去。

真擔心主人知道后的後果會是什麼。

清罕又是在後悔,自己為何要如此多事,發現這樣讓自己苦惱又無能為力的事情。

原本清鳶還在他面前偽裝成高興的樣子,現在可好了,直接把悲慘的一面展現在他眼前,讓他這個原本心軟的人如何招架的了。

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

自從那句調侃的話,就是清罕的「死期」的開始。

一抹紫色身影,迅速出現在眼前,讓正忙碌著選藥材的雲梓墨一個發愣,遠遠的望著那個深深望著自己的男子,嘴角悄然露出一抹笑意。

真的是她。

確定住是雲梓墨之後,陌冷容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她面前,雙眸眸光晃動,似是十分激動的望著雲梓墨。

「真的是你」,陌冷容沒有想到在她知道了是自己講她害的這麼慘之後,還肯來霧影閣,還肯見他,看到她這樣安然的站在自己面前,陌冷容擔憂的心才終於肯放下來。

雲梓墨點點頭,「嗯,真的是我,我安然的回來了」

「那……」,陌冷容剛想說什麼,卻被雲梓墨給打斷了,「我們去裡面說吧!」

眼神示意了一下四周盯著他們看的目光,陌冷容一個點頭,隨著雲梓墨走向了霧影閣的內室。

門被關上后,陌冷容一個箭步來到雲梓墨身邊,雙目盯著她身上再也移不開視線了,「有沒有受傷?」

只見雲梓墨搖搖頭,「我什麼事都沒有,只是對於神界滅我族的事情,心裡還存有一些疑惑,想要調查一下」

「前段時間,五界的動蕩是不是跟你有關?」

「嗯」,雲梓墨毫不猶豫的承認,「差點危害到凡界,還好有紫道仙子出手,才不有讓我釀成大禍」

「紫道閑人!」,這四字好像劇烈一樣轟炸在陌冷容心中。

這人他知道,可是神界的仙人吶!法力無窮,雲梓墨擾亂神界,紫道仙子沒有同那幫神人穿一個褲襠,著實讓陌冷容驚訝還有虛驚。

好還是這樣,否則雲梓墨惹怒了仙人的話,就算有巫族力量護體,也會被滅的粉身碎骨。

「紫道閑人怎麼會幫助你?」,神仙二字不離,在合理的推斷和事情發展上,紫道仙子若是出手,也必然是幫助神人,不過聽剛剛雲梓墨那話,似是也幫了她了。

「此時說來話長」,其實就連雲梓墨自己也沒搞明白,就算紫道仙子對自己印象不錯,也不至於叛離天庭來幫助自己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