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哪怕是龍潭虎穴,也要闖一闖,走!” 我拔出軍刀,閃身進了這道門。

胖子他倆也把武器準備好,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我們剛走進來,背後的門就自動關閉了,看來是再想出去就困難了,我冥冥中感覺,總有個人再操控着一切,而且這個人,就在這巨塔裏。

“操,又玩兒這一手,看來想出去,得另找出路了。”胖子罵了一句。

“不管了,先往裏面走走看。”我邊從包裏一邊掏出手電筒一邊說道。

我還以爲走進來會是一個大廳或者寬敞的屋子,誰知道,裏面竟然只是一個方形的甬道。 甬道內沒有燈,黑漆漆的,我用手電筒警惕的向四周照了照,四周都是那種不知名的金屬牆,甬道一直延伸到裏面,一眼望不到頭。

“走吧,這裏暫時是安全的。” 說完我便向裏面走去。

沿着漆黑的甬道往裏走,走了大概幾分鐘的時間,甬道突然向右邊拐了,又走了沒多久,前面竟然出現了亮光,我連忙關掉手電,示意大家別出聲,然後慢慢的向亮光處靠攏,終於,我們走出了甬道,眼前的情景讓我們目瞪口呆。

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空間上方是錐形的,有幾百米的高度,難道說我們進入了那些高聳的巨塔內部?這些巨塔的內部牆體,散發着柔和的光芒,我靠近看了看,就像是儲存能量的光牆一樣,以我的知識來看,這絕對不是人類能掌握的技術,我倒是沒怎麼感覺恐懼,倒是非常好奇,到底是誰能擁有這麼高級的技術。

看了一下四周也沒什麼東西,而且前方又出現了一個甬道不知通向哪裏,我和胖子打了個招呼,就又鑽入了另一個甬道。 這邊的通道不再黑暗,牆壁和外面的空間一樣,閃爍着柔和的白光,沿着甬道走了沒多久,有兩個岔口出現在了前方。

我忽然想起叔木華身上還有地圖呢,如果這樣漫無目的的走下去,肯定會迷路,而且前方可能有未知的危險。

於是我轉過身跟叔木華說:“老伯,你不是有地圖嗎?看看有沒有這裏的標識。”

叔木華把地圖拿了出來,低頭看了半天,然後遞給我說:“你看看,好像沒有這裏的地圖,上面標記的應該都是塔羣裏的通道。”

我結果圖紙看了一下,果然,按照圖紙上畫的,中間有一條寬道,應該是進入塔城的那一條主幹道,寬道兩邊是密密麻麻的通道,而在主幹道的盡頭,是一個方塊的圖形,方塊上畫着一個歎號,難道是表示危險的意思?

我把圖紙還給了叔木華,然後嘆了口氣,“確實沒有這裏的地形圖。”

“要什麼圖啊,胖爺我進過的地洞多了去了,選一個,走吧!”胖子滿不在乎的說道。

“別吹牛,這裏跟以前的洞可不一樣,以前咱用兵工鏟能挖出去,這裏你挖一挖試試?”我撇撇嘴說道。

胖子拿軍刀往牆壁上又戳了兩下,果然,這牆還是那麼堅硬,再說我們也沒有兵工鏟,要想挖洞出去,是絕對不可能的,胖子罵了一句:“他孃的!真硬,要能弄下一塊兒帶出去,我估計也值不少錢。”

“你妹的,什麼時候也忘不了錢。”我鄙視的看着胖子說。

“不過這些建築看上去像是一些高科技的建築,而且咱們進來的門都是一些自動化技術,我估計這裏肯定會有一個控制中心,只要找到那個控制中心,一切都搞明白了。”我隨後又推測到。

“媽的,真讓我找到那個搞鬼的人,我弄死他!”胖子惡狠狠的說道。

“行了,別說那麼多了,咱們選哪條路?”

“走這邊。”胖子拿着軍刀往右邊一指。

“爲什麼?”

“因爲這邊離我近。”胖子說完就鑽了進去。

我被胖子這句話噎的差點背過氣去,搖了搖頭,就跟了上去,一邊的叔木華也笑呵呵的跟了上來,“小天,不用擔心,如果前面走不通,大不了再走回來。”叔木華笑着說。

“走回來?誰知道要走多遠?萬一裏面好多岔口,怎麼記得住路?”

“岔口再多,有我們地下城的岔口多?”

我聽完一愣,叔木華說道有道理,地下城的岔口我可是見識到了,看來叔木華還有記路的本事,“那你可記好了,走丟了就全靠你了。”

叔木華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說道:“放心吧。”

就這樣,我們被胖子帶着走着,而且前面果然被我說中了,時不時的出現一個岔口,胖子也不再和我們商量,只是任性的隨便選一個離他近的岔口鑽了進去。

我也懶得跟他爭執,胖子本來就不老實,上次就是因爲他在後面磨磨唧唧的,纔會被鏡像胖子偷襲打暈,這樣讓他帶隊更好,而且他聽覺,觀察力都比較敏捷,有什麼危險能及時發現。

就這樣走了沒多久,突然胖子不走了,我跟的太緊,差點撞到他的身上,我推了胖子一下,說道:“搞什麼鬼啊。”

“你聽,有聲音。”胖子表情嚴肅的說道。

我側着耳朵往前聽了一下,果然有微微的呵斥聲傳來,像是有人在打鬥。

“還走不走?”胖子問道。

“走,萬一是咱們的同伴呢。” 我揮了一下手,就向前走去。

胖子和叔木華也緊跟着我走了過來,打鬥聲越來越近,我連忙加快了腳步,終於,我出了甬道口,來到了一個稍微大點的空間內。

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的女子正在和兩個古裝男子打鬥,這兩個男子身材魁梧,手裏都拿着一把大刀,女子左右躲閃,嬌喝連連,明顯已經體力不支了。

終於,一個不留神,被其中一個男子的大刀割破了小腿,那女的悶哼一聲,倒在了一邊,我這才注意到,眼前的女子竟然是謝欣怡,我顧不得太多,大喊一聲,就衝了上去。

在這甬道了轉了這麼半天,我都給憋壞了,加上欣怡又受了傷,我滿腔鬱悶全部發泄了出來,那兩個人雖然身材魁梧,但是不知道跟謝欣怡打鬥了多久,體能肯定下降不少,加上我的衝勁兒比較猛,一時間,我以一敵二,竟然不落下風,這時候,胖子也加入了戰團,有的胖子的加入,我更是如虎添翼,趁其中一個人一個走神,一腳把他手中的鋼刀踢飛。

另外一個人,一看同伴鋼刀被踢飛,心裏也是發慌,被胖子一腳踢在了肋部,慘叫一聲,倒在一邊,剩下的這個人一看不敵我們,轉身就跑,突然間,兩個人的胸口處,噗噗響了兩下,隨後,他們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們走過去一看,兩人的胸口已經炸開了拳頭一樣大洞,七竅都流出了鮮血,我們再一探鼻息,早已沒有了呼吸,我和胖子面面相覷。

“怎麼回事?死了?”胖子奇怪的說。

“肯定是胸口的****,把他們弄死了。”我皺着眉頭說道。

“媽的,誰幹的?“胖子警惕的看着四周。

“等會兒再說,先看看欣怡怎麼樣。”我擺擺手,向謝欣怡走了過去。

這時候,叔木華已經幫她包紮好傷口,謝欣怡頭髮凌亂,衣服也撕破了一塊口子,她見到我悽慘的一笑,“大侄子,你可算來救我了。”

我連忙從包裏拿出一瓶水遞給她,“傷的怎麼樣?先喝口水吧。”

“一點皮外傷,我已經給她上了藥,包紮好了。”叔木華在一邊說道。

響了兩下,隨後,他們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們走過去一看,兩人的胸口已經炸開了拳頭一樣大洞,七竅都流出了鮮血,我們再一探鼻息,早已沒有了呼吸,我和胖子面面相覷。

“怎麼回事?死了?”胖子奇怪的說。

“肯定是胸口的****,把他們弄死了。”我皺着眉頭說道。

“媽的,誰幹的?“胖子警惕的看着四周。

“等會兒再說,先看看欣怡怎麼樣。”我擺擺手,向謝欣怡走了過去。

這時候,叔木華已經幫她包紮好傷口,謝欣怡頭髮凌亂,衣服也撕破了一塊口子,她見到我悽慘的一笑,“大侄子,你可算來救我了。”

我連忙從包裏拿出一瓶水遞給她,“傷的怎麼樣?先喝口水吧。”

“一點皮外傷,我已經給她上了藥,包紮好了。”叔木華在一邊說道。

謝欣怡喝了幾口水,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髮,這才問我:“怎麼就你們倆?我爸爸他們呢?這位老伯是誰?”謝欣怡有點怪異的看着叔木華,看來是叔木華的樣子讓她有點吃驚。

“我們跟二爺他們走散了,這位是沙漠裏的智者,叔木華老伯,我們的事,回頭再跟你講,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皺着眉頭問。 “我們在營地等了你們兩天,還是沒有見你們回來,我想你們可能出事了,於是就想撥打衛星電話求救,誰知道這時候夏琪發現,離營地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座古城,我想你們可能是進入了這古城,所以纔沒按約定回來,於是,我就跟夏琪帶足了食物和水,進入了這個古城,臨走的時候,還給你們留了張字條,如果你們沒有進入古城,回到營地以後,也會知道我們的行蹤。”謝欣怡說道。

“二爺我們遇到了沙暴,被迫躲了一天,後來由於一場誤會,被沙漠裏的土著人給抓了,然後就跟二爺他們失散了,這位是叔木華老伯,土著人的法師。”我指着叔木華說道。

“沙漠裏還有土著人?不過你們的樣子蠻奇怪的。”謝欣怡瞪大眼睛看着叔木華,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跟他們的生存環境有關係,回頭我再跟你說,後來你們怎麼樣了?怎麼就你一個人,夏琪呢?”

“我們進來以後,就發現了這些高塔,高塔外面有個自動門,我們走進以後,它就自動打開了,但是進來以後,就沒有辦法再出去了,後來就進入了這裏,這裏面跟迷宮一樣,我和夏琪都被困了好幾天了,食物都快吃完了。”

“後來呢?”我不僅着急的追問道。

“就在不久前,我們也不知道觸動了什麼機關,地面突然出現了一個打開的空間,夏琪掉入了裏面,我想救她已經來不及了,她掉進去以後,那個空間就關閉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謝欣怡有點憂心的說道。

“等等,這麼說,你跟夏琪一直沒離開過這裏?”我有點疑惑的問道。

謝欣怡點了點頭,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胖子笑着說:“怎麼樣?我說咱們碰見的那個有可能不是本尊吧。”

“你們在說什麼啊?你倆見過夏琪?”謝欣怡有點奇怪的問道。

“我們在外面見過夏琪。”我慢吞吞的說道。

“什麼?不可能,我一直跟她在一起的,分開也就一會兒的功夫。”謝欣怡瞪着大眼說道。

我聽謝欣怡這麼說,便放下心來,看來我在外面遇見的夏琪並不是本人,而可能是鏡像人,我沒有跟謝欣怡解釋,而是問道:“你有沒有在裏面遇到喪屍?”

“額..什麼喪屍?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這麼說這裏面沒有喪屍了,那我就放心了。”我自言自語的說。

“哎!你搞什麼鬼啊,給我點吃的吧,我都餓了半天了,我們的食物昨天晚上就吃光了。”謝欣怡看着我說道,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我從揹包裏拿出一個軍用罐頭,還有一個饢給她,謝欣怡接過軍用罐頭看了看。

“軍用罐頭?哪搞來的?”

“你先吃,我慢慢跟你講。”

我隨後就把我們的遭遇前前後後的說了一遍,直聽的謝欣怡目瞪口呆。

“什麼?這裏有鏡像人?還有喪屍?” 謝欣怡聽我講到龍城的遭遇時,不由得放慢的咀嚼的速度,她擦了一下嘴角的餅渣,一副吃驚的樣子。

“你們算是幸運的,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只是被困在了這裏。” 我頓了一下,突然又指着地上的兩個人問道:“他們是從哪裏來的?怎麼會穿這麼奇怪的衣服?”

謝欣怡吃完最後一塊餅,然後又喝了一口水,這才說道:“飽了,我見夏琪掉入那個空間,實在沒有辦法打開它,於是就接着往前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其它的機關,我無意間走到了這裏,正好碰見這兩個人,這倆人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上來就要跟我拼命,多虧了你們及時趕到,要不,我可真得交代在這裏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這是一個密閉的空間,如果那兩個人不是從別的地方來到這裏的,那就是這裏有暗門。

“胖哥,你眼神好,找找這裏有沒有暗門”我對胖子說道。

“暗門?你是說這倆人是從暗門裏出來的?“胖子有點疑惑的問道。

“我只是懷疑,他們從外面進來的可能性比較低,我估計他們不像是外來人,而是這裏面的人,要不也不會被殺人滅口。”我指着他們胸口的大洞說道。

“嗯,有人是不想我們知道他們的祕密,我找找看。”胖子點點頭,就向一面牆體走去。

“大家都找找,看看有什麼線索。”我說了一句,也向一面牆走去。

整個牆面都平滑無比,很難看出有什麼機關,這時候,一邊的謝欣怡突然喊道:“你們來這裏看看。”

我們都圍了過去,“你們看這裏跟別處是不是有點不一樣?”謝欣怡說道。

我湊過去一看,確實是這裏有一個小方塊像是鑲嵌在上面的。

“會不會是機關啊?”胖子在一旁說道,說完就用手按了上去。

這時候,牆面咔嚓一下,凸出來一個幾十公分的把手,像是開關一樣,胖子試着往外拽了拽,但是怎麼拉也拉不動,胖子憋的臉通紅。

我拉了一下胖子說:“讓我來試試。”

胖子閃在了一邊,我看了看牆體,如果是一道門的話,肯定不會輕易被拉開的,而且這把手,有點像一個螺栓,我試着用了向下擰了一下,結果還真的擰動了,等到把手擰的跟原來的位置垂直的時候,把手的下面,一個八十公分左右的方塊彈了出來,然後向上翻開,露出一個可以鑽進去的大洞。

“我靠,又來這個,鑽不鑽?”胖子撇着嘴問道。

自從我們進入這龍城以來,我就感覺我們的每一步都好像被人操控一樣,什麼事都被人牽着鼻子走,可是我們又別無選擇。

“沒得選了,也許從這裏能找到控制室呢?”我皺着眉頭說。

“我覺得可以進去,這兩個人拼命死守這裏,那這個地方肯定很重要。”謝欣怡在一邊說道。

“好,我先進,如果沒有危險你們再進來。”我說了一句,就率先鑽了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