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廣天徹底火了!

但牛壁還沒裝成,就被精靈跳過去,一巴掌直接扇飛了!而且一次打服,直接暈了!“跟姑奶奶裝13! 妻手遮天 你還沒資格!”精靈很拽的呵呵兩句,慢悠悠在所有人驚愕的眼神中,回到了原來的椅子上。

連程百強楚江龍都看的目瞪口呆!

精靈雖小,但功夫已然進了化勁!不過就是火候尚淺,但放在東海市也是一頂一的高手了!

“楚舵主,我看還是你親自出手吧,這個小丫頭好像是血孃的人,咱們還是別惹了,至於姓霍的,今天如果在這裏少個胳膊少個腿,程某人和你一起承擔責任,五湖囂張這麼久了,也該難受一次了!”

程百強說完,楚江龍陰冷一笑點了下頭,而精靈的眼神已經不快的看向了兩人!她這個年齡,對友情這玩意,可是極爲看重的,在她看來,霍東是自己的人,就要護着,誰也不能動他!

而霍東則佯裝驚恐的看着一切,似乎被嚇呆了!

眨眼間楚江龍已經接過了一把砍山刀,再沒言語舉刀就朝前橫劈而下!勁力很爆!速度就如霹靂!衆人瞬間就像是被一種殺機掐住了喉嚨,竟有種窒息感!臉上誇張的表情還沒停下,又變得更加誇張了!

這刀,竟然沒劈向霍東!

嘭的一聲,紅木的飯桌,直接爆裂,碎成了兩半!楚江龍身子躍起,刀刃就像是遊走的蟒蛇,緊追而上,剎那間再次橫砍向了小泉純二郎!不過對方功夫也不弱,關鍵時候,身子柔若麪筋的向後彎去,兩腳繃緊,就如鏟子,朝楚江龍胸前戳去!

兩個腳尖就如判官筆!竟與刀刃撞擊,吭吭連響兩聲!

隨即小泉純二郎一個旋子身子立直了,而楚江龍卻是連退三步才站穩!握刀的虎口更是疼的發顫!這人的功夫,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似乎是那個傳說境界的人!直直看着此人,楚江龍少見的感到了一種頭皮發緊的感覺!竟然有了後怕!

也不知誰大喊了一聲!三十名馬仔一起朝小泉純二郎砍去!

噌噌噌的刀刃,就像是無數閃電!亮的白花花一片!別說是人了,就是石像也要砍成粉末了!但沒過三四秒,卻是瞬息間便有五六人慘叫中被砸飛!其餘人趕緊躲避開來,中間空地上小泉純二郎陰柔的站立着!在他兩個手腕上,竟然各自套着七八個手指粗的赤色鋼環!手臂的肌肉鼓起之後,鋼環緊緊湊在一起,就如穿了鋼袖子!

方纔連天的刀刃,就是被這些緊湊的鋼環直接擋住了。

“不知好歹!也罷,今天就都殺了,直接搶寶!”

小泉純二郎冷哼一聲,驀然朝圍在身邊的馬仔殺去!雖是單槍匹馬,卻是披靡無敵!精悍的馬仔在他眼前,都沒一合之力!就如被鐮刀割過的麥子,一茬茬的倒下!

慘叫不斷,令人發毛!

短短一分鐘不到,廝打就結束了!小泉純二郎冷笑着站在了楚江龍的對面,眼神冰冷挑釁!

地上剛被驚醒的孫廣天,一瞅這清醒,直接裝死再次悄悄趴地上了!現場站着的幾個人都被小泉純二郎的手段驚呆了!雖然都是江湖上混的風生水起的人物,但這麼彪悍的人,也是少見!程百強的後背都溼透了!他現在的情況很尷尬!一邊是楚江龍朝他望來的仇視眼神,一邊是小泉純二郎懷疑的眼神。

夾在中間,兩邊不是人了!

都懷疑是他,出賣了自己!

“你這小子,竟然沒被我控制,還反過來想要設計殺害我?真是奇怪了。”

小泉純二郎盯住了霍東道。

“可能因爲我的命挺硬吧。”

霍東輕佻的道。

“那我不介意殺了你,看看你到底有什麼門道!”

小泉純二郎道!在他犀利的眼神看來,霍東完全沒有突破化勁的境界,也就是暗勁境界的人!這個層次想要反抗自己,就如蜉蝣撼樹!言畢,人如霹靂,直接殺來!

快的就如刀鋒!

霍東還沒來得及躲開,人就到了近前!瓜子出手,眨眼就被擊出!關鍵時候還是精靈捏住桌上兩根銅筷子,剎那與小泉純二郎對在一起!三秒不到兩人便分開了!精靈踉蹌飛出,腳在牆上踹了一下,落在了地上,嘴角掛血!

而小泉純二郎半點傷害沒有!

“小傢伙,再敢惹我,你胸口的護心鏡也救不了你!”

“呸!臭流氓竟敢襲胸!”

精靈憤恨的罵了一聲!臉色有些發白!這話更是童言巨辱。但吃了苦頭,也不敢輕易出手了,還朝霍東使眼色,讓他趕緊躲開!這個小泉純二郎的手段,此刻已經無人能敵!

“老頭我也不廢話了!這次來就是爲了你脖子上的吊墜,現在給我,命能保住,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

小泉純二郎再次看向了楚江龍。

聞言楚江龍總算搞清了原委,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陰沉!這個吊墜可是他花了大價錢在拍賣會得到的!這些年之所以功夫有些寸進,都是拜這個吊墜所賜,就不知是何種玉石雕制的,他也曾花了大價錢找懂行的人檢驗過,有人曾說這是古玉,而且估計是墓中盜出的。

如此寶貝,怎麼能拱手送人?

如果送出,等於斷送了自己將來突破的希望! “程總,這就是你帶來的朋友?難不成,你也想算計我這點東西?”

楚江龍忽然朝站在一邊的程百強道!

此刻也唯有程百強有機會幫他緩和一下!

但是夾在兩人中間的程百強,聽見這話腦門上就冒出了黑線!楚江龍不敢惹這個小泉純二郎,他也不敢啊!他是因爲洪幫總舵江河日下,想要找個靠山以防不備,所以跟東洋的人勾搭上了,然後就順理成章冒險想要幫小泉一次,證明自己的價值。

沒想原本看作十拿九穩,還能栽贓霍東的事,卻出了岔子!

現在他必須站隊了!

要麼背叛楚江龍,要麼跟小泉對着幹!但只要他腦子沒進水,一般不會選擇後者,看小泉也朝自己瞧來,程百強當即道:“楚舵主,我勸你還是交出那個吊墜吧!什麼玩意也沒性命重要吧?跟小泉先生交上朋友,日後咱們都跟他混,也不用怕五湖了!”

“哼!想不到你竟然這麼無恥!”

楚江龍罵道。

“老傢伙!我特麼爲你好!別不知好歹!”

程百強徹底撕破了臉皮道!兩人之間本就有些虛僞的同盟關係,這次算是徹底玩完了!小泉看着不禁冷笑!卻沒想到這種時候,霍東竟然站了出來,還牛逼哄哄的站在了楚江龍的跟前!這架勢,絕對是嫌死的慢!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霍東很鐵的說了這麼一句。

楚江龍感激欽佩的看了他一眼!此刻才發現這個一臉欠扁笑容的傢伙,比程百強仗義多了!患難見真情啊!其實他卻不知,霍東說出這句話,心裏都特麼在哭啊!

但現在的情形,他肯定逃不走,倒不如裝一下,贏取楚江龍的信任!

這完全是一個拿生命在裝逼的人類啊!

程百強看見忍不住奚落的冷笑起來!道:“小泉先生,先幫我殺了這個混蛋!就是他殺了我的兒子,我早就想取了他的性命!只要小泉先生願意幫我出手,以後東海的生意,我給先生兩成紅利做好處!”

兩成紅利?

這已經是一筆天文數字了!

雖然小泉這個層次的人已經不缺錢,但誰也不怕錢多啊!反正殺死霍東對他來說,就如捏死一隻螞蟻這麼簡單!當即小泉點頭呵呵一笑,身形一動,就掐住了霍東的脖頸!剎那又返回了原地!

“誰敢再動一下,他死的更快,更慘!”

小泉冷冷的朝精靈與瓜子道!

楚江龍本想出手,但壓根沒有小泉快!對方几乎就如鬼魅一般!

“哈哈孫子這次你要給我兒子陪葬了!小泉先生快下手吧!打碎他的腦袋!我要他比我兒子還慘!”程百強瞪圓眼珠,兇狠的道!

小泉卻沒急着動手。

其實他也很納悶,爲何自己練就的妖瞳沒能控制住霍東!悄然動了一下身子,將姿勢與方位擺在最佳防守狀態,小泉眼神警示了瓜子三人一眼,再次看向了霍東!眼中的瞳孔再次變化了!

霍東這麼心高氣傲的人,現在卻如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性命完全捏在了小泉的手裏!這種滋味很是不爽!就在他準備再大膽的裝一次壁,死的轟轟烈烈的時候,就感覺小泉的兩道目光,像是刀子,一下扎進了眼中!

疼的靈魂都是一顫!

驀然間身子僵住,似乎意識都被凍結了!

小泉純二郎本就是東洋島國煞組的三當家,實力非同一般!修爲已經突破了築基期!算是人中之龍!而且修煉的忍術中類似催眠術的功夫,陰毒至極!防不勝防!現在他的兩成的意識停留在外,警戒瓜子精靈以及楚江龍,剩下的八成意識,已經鑽入了霍東識海內。

開始翻看對方的記憶,想要尋找這個熊貨爲什麼能擺脫自己的控制。

直覺告訴小泉,他會有一個很大的收穫!

也許能尋到突破現在修爲瓶頸的機緣!

一個人的識海很複雜,現在小泉的手段,還不足以進出自如!畢竟用妖瞳功夫殺一個人,要遠比翻看一個人的記憶要容易的多!他現在就像是進入了一片雷區,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自己意識也淪陷。

用了很大的心力翻看一會後,小泉發現一個祕密!

霍東的記憶,竟然被人封印了!而且是個高手!封印很複雜,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翠綠的葉子!在霍東的識海里散發着危險的氣息!但危險與機遇永遠是並存的!費這麼大勁封印的東西,也一定價值非凡。

突破築基期之後,武者就超凡脫俗擁有了所謂的靈力。

這與武者境界的真氣,完全沒可比性,就像是天和地!

凝聚自己那點可憐的靈力,小泉心念控制着,猛然朝綠葉封印轟去!一種僅僅只有靈魂才能聽見的爆鳴響起!霍東本已迷糊的意識,頓時覺醒,條件反射般的咬牙皺眉,一股奇異的力量,在他丹田朝腦海奔去!

而且是一股暗金色的力量!

小泉那點靈力,根本就沒能撼動封印,就在他自知不是對手,想要放棄,抽離意識的時候,卻不料猛然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殺來!還沒來得及防備,就蓬一聲!如被擊碎的瓷碗,靈魂碎裂,人生一下就畫上了句號!

甚至都沒來得及哼一聲,連個遺囑都沒留!

妖瞳,變得空洞了!

但這一切的變化,似乎沒有任何一人發現!

程百強還很拽的拎着一把***,站在小泉純二郎的前面,耀武揚威!“楚老頭,我勸你還是棄暗投明吧!老實點跟我混,交出地盤,以後咱們還能一起吃香的喝辣的!總比你現在爲了一塊玉佩丟了性命強吧?”

“閉嘴,你這個背信棄義的混蛋!”

楚江龍咬牙切齒道。

“呵呵,別罵的這麼兇,小心一會腦袋就掉地!還有你小傢伙,朝外吐口水也沒用!霍東掉了腦袋,就輪到你們三個了!我這位小泉先生,可是功夫高的不敢想象!你們一起上也就是以卵擊石!純屬找死!”

程百強盛氣凌人道,還晃動了一下手裏的刀刃!

話音剛落,就聽嘭的一聲!身後有人倒地了!程百強頭沒回,就玩味的笑了!在他想來,一定是霍東掛了!這個仇人總算是死了!但慢悠悠解氣的回頭一瞅,卻登時呆若木雞!

霍東還在原地站着,臉色古怪,兩個鼻孔流出了血。

而小泉純二郎,卻倒在了地上!

看眼神臉色,似乎掛了……!

另一邊的楚江龍三人,比他還驚愕!都目瞪口呆的看向了霍東!這一幕發生的太詭異了!啪!程百強手裏的***落地了,慌不擇路的趕緊朝外不要命的逃去!也沒人攔他,因爲此刻宴會廳內剩餘的四人,都呆住了。

過了許久,精靈才奔去過,牽住了霍東的手,笑着道:“大哥哥你真牛!難怪血姐姐都說,跟你混不吃虧!”

“……”

霍東腦袋還處在短路的狀態下!

看到躺在地上,已經死翹翹的小泉,其實比其餘三人還懵。

“霍……兄弟,想不到你還深藏不露啊!老朽真是佩服!也多謝你救命之恩!以後有需要幫助的就一句話!”楚江龍也走了過來,打量小泉一眼,難掩激動的道!連稱呼都變了!

他認得小泉是突破了築基期,達到了那個境界的人,霍東竟然將他殺了,顯然也不是一般人!卡在化勁巔峯瓶頸上的楚江龍,此刻哪敢再小看鄙視霍東,巴結都來不及了!

再說程百強那個畜生出賣了他,青門跟洪幫肯定決裂了!

楚江龍也不傻,跟霍東搭上關係,也就間接的跟五湖示好了,雖然礙於面子不能直接找五湖攀交結盟,但有霍東在,也就扯上了一層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