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鬼白了他一眼不再說話,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邊無涯的那邊,邊無涯眉頭稍微一皺,這真氣圈子靈氣充足,定是大能高手留下的,只是六鬼剛剛前去試探了一翻,都不能進去,他並沒有太大的把握,但如果就此失去這大能留下的道痕,豈不可惜。

當即只見邊無涯慢慢的靠近這花瓣組成的真氣圈子旁,小心翼翼的觀察着,看了良久,他輕輕的一笑,右手一擡,頓時一朵青色的蓮花從他的識海里面飛出,緩緩的飛到了他的頭上,將他的身子罩住,瞬間道道磅礴至極的靈氣如瀑布般從他的頭頂上懸掛倒下來,將他的身子全部裹住。

那朵青色的蓮花正是九轉青蓮!

身後的六鬼和石火雲都吃了一驚,看着邊無涯都不說話,九轉青蓮乃是荒古至寶,現在就算是認識的也不太多,除非是大宗派的弟子在宗派中的典籍上看到過,不然絕對不可能會認識,而六鬼和石火雲都是常年聚集在這蒼雲山脈中,哪曾聽過或者見過什麼天蓮!

但他們雖然不認識,但依然看得出邊無涯手中的這朵蓮花絕對不是平凡之物,不然又如何抵抗得了這大能留下的氣息呢?

邊無涯深深的皺着眉頭,雖然有九轉青蓮護體,但他依然感覺到有強大的氣息正不斷的衝擊着他的身子,那股氣息不斷的吞噬着九轉青蓮的靈氣。

邊無涯冷哼一聲,在這樣下去,他必定抵擋不住這強大的氣息,一邊後退一步,一邊暗歎這大能的修爲之高,僅僅是他留下來的氣息都足以讓很多人止步。

邊無涯咬了咬牙,識海再一次的綻放開,一道幽紅色的光芒衝出,九天火蓮再一次的衝出,嘭的一聲空中綻放出火紅色的光芒,整個火雲山莊都跟着震動了一下。

後面看着邊無涯的幾人都驚了一下,不知道邊無涯做什麼,只見在邊無涯的身子中,又是一朵蓮花飛了出來,緩緩在邊無涯手上流轉,道道火紅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上盤旋而出,整個空間都被火焰沾滿,一股熱浪頓時撲向火雲山莊的後方。

邊無涯咬緊牙光,右手一動,兩朵天蓮同時飛向高空之中,咔嚓一聲傳出,天空被撕裂了一條大口子,空間中翻起了幾道皺紋,正是那真氣圈子形成的皺紋。

一看到這個景象邊無涯頓時大喜,他已經有了把握進入這真氣圈子中了。

邊無涯嘿嘿的笑了一聲,只見真氣圈子裏面的九尾狐狸也被驚動了,躁動的在圈子裏面跳來跳去,不斷的嘶吼,通紅的雙眼發狠的死盯着外面的邊無涯。

邊無涯哈哈大笑一聲,雙手一展,頓時兩朵天蓮分開衝上空中,一邊是火紅色的光芒,一邊是青色的光芒,將他的身子包圍住,他咬牙使勁的向着真氣圈子猛的一衝,轟的一聲巨響傳出,真氣圈子震動,火雲山莊的大地都被震裂開,而邊無涯的身子也被震退出去十幾米遠。

真氣圈子上也出現了一條極大的裂紋,邊無涯哈哈笑了笑,身子從地上翻起來,再次操縱着天蓮飛衝真氣圈子,又是轟的一聲巨響傳出,整個後院的大地再次被撕裂開。

而真氣圈子表面上已經裂出了一條極大的裂縫,道道靈氣從裏面流了出來,頓時充斥了整個火雲山莊,九尾狐狸趁着這條縫隙,尖叫了一聲,身子一縱猛跳出來,邊無涯飛身過去,右手一伸,頓時一道真氣飛出籠罩在九尾狐狸的身上,九尾狐狸大聲尖叫,但是它的身子卻在空中停了下來不能動彈。

邊無涯輕輕一笑,後面的幾鬼則是緊張的看着邊無涯,只見一道真氣緊緊的將九尾狐狸裹住,咻的一聲響起,九尾狐狸尖叫一聲,一下被邊無涯拖到了身前,可突然就在這個時候,在真氣圈子中,一道紅色的光芒猛的飛了出來,直衝向邊無涯。

邊無涯驚異了一下,定睛一看卻見那紅光之中包裹着一個小盒子! 此刻在火雲山莊的後院之中,兩朵天蓮綻放着奇異光芒在空中炸開,道道空間裂縫都跟着裂開,在天空中形成了一條條巨大的口子,如同長着巨嘴的怪獸一般,彷彿要吞噬整個火雲山莊。

後院中數以萬計的花瓣翩翩起舞,被道道氣流捲到了空中飛舞不停,將整個後院包圍,五顏六色的點綴着整片空間,煞是好看。

站在樓閣下的六鬼和石火雲都震驚的看着場中,臉色個個都十分難看,他們沒有想到這僅僅是一個大能留下的氣息走這麼厲害,如果是真人到此的話,隻手滅蒼雲都不在話下。

此時此刻的邊無涯身在半空之中,右手手心盤旋着九轉青蓮,左手手心盤旋着九天火蓮,如天人一般,一紅一青兩道光芒將他的身子包圍,身邊道道氣流旋轉,形成了無數個漩渦,一道無形的屏障將他的身子包裹,他正在和那大能高手留下的真氣圈子抵抗。

真氣圈子已經被兩朵青蓮的力量撞擊開了一道口子,靈氣外泄,被禁錮在裏面的九尾狐狸也趁此時機跳了出來,尖叫了一聲就要飛速逃跑。

邊無涯輕輕一笑,來此地的目的就是爲了你,此刻豈能讓你輕易逃跑,當即右手一伸,頓時一股真氣飛出,席捲而出,將九尾狐狸的身子全部裹住,九尾狐狸大聲的尖叫,身子在空中不停的掙扎,但是卻無論如何也不能逃脫邊無涯的真氣包圍圈。

青面鬼大喊一聲好,看着九尾狐狸被抓住,他們兄弟白臉鬼的傷就算是有救了,幾鬼都喜笑顏開,石火雲也是震驚的看着邊無涯,他想不到邊無涯的修爲竟然這麼恐怖,真的能夠打開了,要知道他那個結拜兄弟莫亞子碰都不能碰啊。

邊無涯長笑一聲,右手一揮,真氣包裹這九尾狐狸就飛到了樓亭那邊六鬼的身邊,青面鬼身子飛出,右手接過九尾狐狸,還不等它掙扎,他就直接將九尾狐狸收到了識海之中。

邊無涯撤回了真氣,仔細的看着眼前的這個磅礴至極的真氣圈子,突然一道破空聲從前方傳來,邊無涯定睛一看,卻見是一道光芒直衝向他,光芒之中還包裹着一個小盒子。

邊無涯吃了一驚,身子猛然翻飛而上,右手探出一把抓過那小盒子,緊接着身子一閃,如一道旋風般飛進了真氣圈子當中,頓時道道颶風橫掃,花瓣飛舞,將整片後院的花瓣全部裹到了空中,地上形成了一個花瓣組成的大圈子,而此時此刻的邊無涯則是飛進了圈子之中觀摩這那位大能留下的道痕。

他晉級九境第九境的巔峯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了,但是卻缺少了一些機緣讓他成功突破,現在遇到了大能高手留下的道痕,他有把握一舉突破化劫境。

他的修爲在九境的時候足以屠殺九境的任何修士,就算是化劫境的一些修士也不是他的對手,就像宋家堡那一戰和剛剛戰敗的莫亞子,他們都是化劫境的修爲,但還不是敗在了邊無涯的手上,不過邊無涯懼怕的卻是化劫境的巔峯期高手,那個級別的高手已經一隻腳跨進了天化境的境界,他絕對不可能是化劫境巔峯修士的對手。

而如今,只要他成功的晉級到化劫境,那麼他的修爲跟着上升,兩朵天蓮的威力也會跟着上升,加上他的那些強大至極的武技,用起來更是得心應手,而且還會更加強大,就比如,禁封六印,蕭過曾對他說過這禁封六印乃是上古時候的法術,不像其他的武技那般,是跟隨着人的修爲而增強的。

只要邊無涯的修爲跟着提高,那麼就福利院的威力也會飛速的跟着提高,還有他額頭上的荒紋,那是他荒古帝體的標誌,自從荒紋出現後,他根本不曾利用過荒紋,因爲他始終不曾遇到過旗鼓相當的對少,要麼就是修爲高過他,要麼就不是他的對手。

荒紋啓動,整個人的修爲可以晉升一個境界,短暫的提高人的修爲,這就是荒古帝體的權利,也是荒古帝體獨有的特徵,邊無涯聽蕭過說過,荒古帝體不止荒紋這一種特徵,有的還沒有成熟,他好像還聽到什麼荒影,荒體這些。

現在他的仇家越來越多,又冒出了個造化城來,而且他帶走了白雨霖,就預示着要跟陰陽聖教作對,加上陽聖子已經看到了邊無涯手中的天蓮,陰陽聖教算是和他勢不兩立了,他知道他現在的蹤跡其他人只是不知道而已,如果他的蹤跡一旦被泄露出去,必定會有大批高手前來追殺,其中陰陽聖教爲了搶奪天蓮肯定也在其中。

所以沒有什麼時候能夠讓邊無涯這麼快的想要加速修煉,想要修爲提高,他不但要開啓荒古帝體的體質,荒影、荒體,還要到處結交有潛力的修士,作爲自己日後報仇的後盾,不管怎麼樣,多個朋友總是多一條出路,這也就是他願意幫助六鬼的原因。

“哎,邊無涯在那裏面幹什麼?他不出來了嗎?”食人鬼看着空中的花瓣圈子問道。

青面鬼看了看笑道:“我們出去在外面等吧,邊無涯得到了大機緣,那高手留下的道痕肯定要被他吞噬了,等他出來話修爲又要提高了。”

石火雲嘆道:“哎我真是得寶山而不自知啊。”

風流鬼咯咯咯的笑了一聲,身子盤到石火雲身上道:“哎呦喂,就你那資質,還得寶山不自知,就算讓你進去了你能領悟人家高手留下來的道痕嗎?你能嗎?你能的話就不會一輩子蜷縮在這蒼雲山中了,也不會讓你那結拜兄弟莫亞子來幹出搶莊之事了。”

正所謂罵人不揭短,風流鬼這樣一說,石火雲的臉頓時黑了,鐵青這一張臉冷哼了一聲,拂袖而去,看也不看六鬼,六鬼哈哈大笑,食人鬼喝道:“這老兒居然還耍脾氣。”

陰風鬼陰森森的道:“他那不是耍脾氣,而是肚量小!”

一向冷酷,面向恐怖的獠牙鬼冷哼一聲道:“這老兒,若不是看在他以往給我們有點交情的情面上,我一鬼頭大刀斬下他的腦袋去喝酒。”

青面鬼看了看幾鬼,道:“好了大家小點聲音,不要朝着邊無涯修煉,我們先出去把!”

…………

此刻在花瓣裹成的真氣圈子之中,邊無涯盤膝而坐,道道花瓣圍着他的身子飛舞,長髮無風自動,無數道氣流縱橫在這圈子中圍繞着他的身子。

邊無涯靜靜的坐在其中,閉上眼睛領悟,他彷彿是看到了當日一個白髮長者盤膝坐在這其中,其強大的氣場和修爲竟然致使這滿後院中腐朽的花枝全部重新綻放而出,此等參天造化的修爲,簡直不能用言語形容,看的邊無涯是心潮澎湃。

而隨着他的領悟和猜想,這空間之中的氣流卻不知不覺中的鑽進了他的身子中,在他的全身四肢百骸中不停的暢遊,直到衝到了他的識海里面,更是激起了巨浪狂潮。

平靜的識海猛然間變得洶涌起來,嘩啦啦的朗聲拍打起浪花濺起十幾米高,海浪聲不斷,轟隆隆轟隆隆的巨響傳出,甚至就算在外面也能聽到巨大的海浪聲。

而那些從外面鑽進邊無涯身子中的靈氣,這個時候卻在邊無涯的四肢百骸中旋轉了一圈之後,然後衝進識海再次又衝了出來,激情澎湃的又衝進了邊無涯的四肢百骸全身當中。

邊無涯咬緊牙光,真氣流轉,開始循環小週天,直到七七四十九轉小週天後,那些氣流才濃縮了很多,變成了一股極其少的靈氣,但越是這樣,靈力就越膨大,濃縮就是精華嘛。

邊無涯雙手捏緊,冷汗密佈,再次循環體內大周天,那靈氣在邊無涯的體內越縮越小,但精華卻是越來越足,飛速的在邊無涯的四肢百骸竄動,直到邊無涯一直盤膝循環到七七四十九大周天的時候,咔嚓一聲在他的體內輕輕的響起,邊無涯輕輕的一笑,聽到這一聲,他就知道這是修爲正開始上升了。

他雙手不停,依然快速的修煉,到了現在他身在其中才明白那高手來石火雲火雲山莊修煉絕對不是修煉呢境界,而是途徑這裏的時候,看到了這滿院的殘花敗柳,突然就領悟了一種功法,這纔在這裏打坐十天修煉那領悟到的功法。

這一切沒有人知道,只有身在這花瓣真氣圈子中的人才能清楚的瞭解到這一切,身在其中的意思,邊無涯直感嘆這位高手的修爲,竟然能夠轉手間就修煉悟出了一種功法。

他不再停留,飛速的融入到了那種境界之中,仔細的領悟着一切,身上咔咔聲不斷的響起,修爲飛速的上升,在這樣的狀態下,他一直在裏面枯坐了一個晚上,到了凌晨時分左右的時候,突然後院之中一聲巨響響起,六鬼和石火雲都大驚,飛速的趕到了後院中。

正巧看見了漫天飛花,道道花瓣被衝飛到空中,形成了一道很美麗的景色,而這個時候,一道光芒直衝入空中,如激光一般射進了天空之中,渲染了半邊天際,邊無涯的身子猛然飛出,長髮凌亂的飄蕩在空中,眸子如電,道道藍色的光芒從眼中閃過,夾雜着電光,整個人更加內斂了,他的修爲終於晉升到了化劫境,不再是利用藍月寶刀御空飛行。

兩道閃電咔嚓一聲從他的眼中射了出來,如兩條火龍一般,整個天際中狂風怒號,下方的六鬼幾人看着心中個個又是驚詫又是羨慕。

邊無涯飛身落在地上,看着滿天飛舞的花瓣,而一些朽木枯枝,輕笑了笑,右手一轉,一個小盒子飛到了他的手上,只見在那小盒子上筆走龍蛇的寫着四個小字:

“一念花開!” “一念花開!”

四個小字工工整整的寫在那小盒子上,邊無涯靜靜的看着這一切,他現在總算是知道了到這裏修煉的那個人到底是誰了,能夠利用這些成千上萬的花瓣領悟出功法的話,不用猜邊無涯也想到了肯定是王憐花的師父,百花老人。

想不到百花老人的修爲竟然如此之高,他在這裏打坐十天時間,就創造出了一念花開這樣一種高級功法,但他也不會虧待火雲山莊的人,他是在這裏領悟得到的,所以走後也將一念花開的功法留了下來,當然是給石火雲留下的。

當然他也不是輕輕鬆鬆的交給了石火雲,而是故意用真氣在原地製造了一個真氣圈子,等到石火雲有能力破開真氣圈子的時候才能得到,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一念花開的功法早已經被莫亞子拿到了,到時候造化城裏面又多了一套高級的功法。

惡魔總裁你好毒 六鬼衝了上來,看了看邊無涯,只見此刻的邊無涯,眸子如電,全身氣息收斂,平靜至極,這就是說明邊無涯的修爲再次的晉升了,他們雖然看不穿邊無涯的修爲,但晉升的跡象還是能看出來的。

“恭喜恭喜,又是一場大造化!”青面鬼抱拳笑道。

邊無涯轉過身子,笑了笑道:“我也是撿了石莊主的便宜,不過莊主也不必灰心,這高人也是有心之人,他在你這裏領悟了一套絕世功法,所以也留下了一份,請看!”

說完邊無涯將小盒子遞了上去,六鬼幾人和石火雲都愣了一下,然後看着邊無涯的盒子都面面相覷,不知道邊無涯是什麼意思。

邊無涯清楚,一份這樣的功法,他們不相信他居然會寧願交出來,其實說句實在話,就算邊無涯將一念花開的功法帶在身邊,他們也不知情,但邊無涯做人一向有原則,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何必貪念其他人的東西,他已經從百花老人留下的道痕裏面突破了九境的境界,真正的達到了化劫境,這已經是天大的造化了,他何必在奪人所愛呢。

而石火雲和六鬼愣住,是因爲他們不敢相信邊無涯竟然輕輕鬆鬆的就將這麼重要的功法拿出來,沒有一絲一毫隱藏的意思,邊無涯的所作所爲的確震驚了他們,也使他們的心裏對邊無涯更是敬重。

邊無涯笑道:“我做人一向有原則,我已經得到了前輩留下的道痕,讓我停滯不前的修爲晉升,已經是最大的滿足了,這功法就不應該在貪心收了,不然就太對不起自己了,石莊主你儘管收下吧。”

石火雲愣愣的看了一眼邊無涯,然後又看了看邊無涯手上的這長方形的小盒子,終於伸出顫抖的雙手接過小盒子,看着邊無涯,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六鬼有些羨慕的看了一眼那小盒子,但隨即便移開了目光,幾人雖然常年在這蒼雲山中,名聲也不怎麼好,但也個個都是血性漢子,覬覦別人的東西,他們做不到,雖然羨慕,他也不會想到說是殺人奪寶這種事,當即轉過身子來,看着邊無涯道:“既然現在事情已了,咱們不如速速啓程趕去桃花潭吧。”

邊無涯點頭,算了算時間,他已經用去了很多,找到了九難前輩,現在還不知道她願不願意跟着去霧隱山,就算去了霧隱山也不知道在那裏還會遇到什麼波折,時間越來越緊,他必須要抓緊時間,當即道:“你們說得不錯,如今九尾狐狸已經被我們抓到了,就趕緊趕去桃花潭吧。”

說完看了看石火雲身後的小廝,喊道:“請把我內人從屋內帶出來!”

小廝答應,速速向着後面跑去,石火雲本來很沉浸在一念花開的功法之中,此刻聽到了邊無涯要走,一下震驚,道:“且慢,邊兄弟爲我取得這功法,我還不曾答謝,你們怎麼要走了呢?若不是邊兄弟,我今生今世恐怕都不能破開那高人留下的真氣圈子,還請在舍下多住幾日,也好讓我儘儘地主之誼啊。”

食人鬼哈哈大笑一聲道:“石老兒別他孃的假惺惺的了,你現在得到了寶貝,哪有時間心情盡什麼地主之誼啊,趕緊去修煉高人留下的一念花開的功法吧,我們還要趕着去救我兄弟白臉鬼呢,廢話就不多說了,你再說的話我們幾鬼就真的留下來,呆在這裏一輩子不走了。”

石火雲哈哈笑了一聲,看着邊無涯,恭敬的鞠了一躬,道:“那還請事情辦完後,請各位再次來火雲山莊,這次是石某招待不週了。”

邊無涯笑了笑,正好這時兩個小廝抱着昏睡中的白雨霖走了過來,面紗依然蓋在她的臉上,看來沒有人解開過她的面紗,火雲山莊的人眼中,邊無涯就是一個高人,他們豈敢亂揭開白雨霖的面紗,邊無涯走過去接過邊無涯,將她背在身上,向幾鬼打了個眼色,突然轉過頭看向石火雲笑了笑道:“石兄,蒼雲山脈太小,外面的世界還很大,如若此生呆在這蒼雲山中,未免太沒意思了。”

說完不再回頭,右手輕輕的一揮,頓時一股真氣飛出,一下子就將六鬼捲到了高空之中,御空飛走,六鬼平常都是滑翔飛行,最多隻能飛到幾十米的空中,如今邊無涯右手輕輕一揮,竟然帶着他們六個人飛到了上百米的高空之中,帶他們御空飛行,這可是他們多年以來的慾望,沒想到今天達到了。

邊無涯不再說話,問了他們路途後,飛速的趕去桃花江,他沒有多少時間浪費了,先前還打算爲了尊重不御空飛行徒步到桃花潭以示尊敬,現在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有着六鬼指路,很快的便回到了桃花江邊,然後順着桃花江一路飛下。

只見這桃花江兩邊寬闊,江上時而有一小舟,兩邊崇山峻嶺,桃花盛開,時不時的有猿猴嘶吼鳥兒鳴叫,正是應對了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句話。

邊無涯仔細的看了看蒼雲山脈,發現這蒼雲山買倒也的確是崇山峻嶺,上千座山脈層層相連,他知道這蒼雲山也是冥殿的範圍之內,可是奇怪的是爲何沒有見到冥殿的人,他仔細的問了問青面鬼。

青面鬼說冥殿的作風和其他的三個宗派作風大不一樣,冥殿向來神祕,做事都是不爲外人道也,他們自己所管轄的地盤,也從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怎麼樣,只要在他們地盤發生的事情,跟冥殿沒有任何關係,就跟他們沒有關,也不會管你怎麼樣。

也就是因爲這樣的原因,冥殿的地盤之內聚集了很多各地的修士,什麼樣的人都有,大家心裏面都知道只要不侵犯了冥殿的利益,那就不會有人找他們的麻煩,就跟避難的地方一樣,尤其是那些在外面得罪了其他大派的人,紛紛都逃到了這裏面來,將冥殿當成了他們的世外桃源。

因爲其他大宗派的弟子不敢隨便進入冥殿的地盤,不然的話就等於想冥殿挑釁,這樣會引起兩大宗派的爭鬥。

邊無涯問:“既然如此,那四大宗派的人就沒有人出來交涉過這件事?”

青面鬼道:“自然是交涉過,最終的結論就是冥殿不再管其他宗派的事情,任由他們來抓人,但限定了時間,一般都是十天的時間,如果十天之內你找不到你要找的人,你就必須退出去,並且從此不能再找這個人,因爲冥殿所管轄的範圍,山高水深,崇山峻嶺又太多,來這裏找人的人很少能夠找到,所以事情不了了之的很多,漸漸下來這裏就成了所有修士的避難所。”

邊無涯笑了笑,道:“冥殿的這招收買人心招式太過老土,但不得不說的確是最管用的一招,我想凡是逃到這裏的修士對冥殿那都是敬若神明,說不定大部分都加入了冥殿。”

青面鬼點頭道:“你說的不錯,冥殿幫那些修士撐腰,那些修士們都感激不盡,人人稱頌冥殿,加入冥殿的也很多,就算沒有加入冥殿,對冥殿也是敬若神明,誰敢說冥殿的一個不是,他們都會羣起而攻之殺之而後快,時間一長,漸漸的形成了一種風格,凡是在冥殿的地方出現的修士,百分之八十都跟冥殿有關聯。”

邊無涯笑道:“那你們蒼雲六鬼呢?”

青面鬼道:“我們是剩下的那一批,我們從小在這裏土生土長的長大,也沒有加入冥殿,說句實話就是幾個散修,我聽說你帶領散修闖進葬藥山,和四大宗派做對,可算是爲我們散修掃了一個大晦氣,並且最後還是你搶走了藥王,將四大宗派氣個半死,我們散修早就聽到你的大名了,只可惜無緣得見,沒想到還是我們六個鬼鬼緣不弱,與你遇見了還並肩作戰。”

邊無涯笑了笑,他想到葬藥山的事會傳出去很遠,但沒有想到居然連蒼雲山這裏都知道了,他聽青面鬼說這蒼雲山是冥殿勢力範圍之內最偏遠的一塊地方,就連冥殿的人都很少,沒想到他們也知道一些東域發生的大事。

當即道:“小打小鬧而已,不必再提,只是那桃花潭的九難前輩不知你們可清楚她的脾氣?”

青面鬼道:“這就不清楚了,百花山和百花山下的桃花潭都是禁地,冥殿的人下令凡是冥殿的弟子都不能靠近這裏,也不能得罪或爲難百花山的人,我們只知道冥殿對百花山也很忌憚,其餘的就不太清楚了,甚至連百花山都不曾上去過。”

邊無涯自然知道冥殿搬下這樣的命令是爲了不得罪百花老人,看來冥殿也知道了百花老人的存在,正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食人鬼指着前面喊道:“桃花潭到了!” 桃花江下桃花潭,桃花潭內桃花塢,桃花塢裏桃花庵,桃花庵中桃花人!

邊無涯看見眼前的桃花潭只能用這四句話來形容,桃花潭水清幽碧綠,四周桃花盛開,爭相放豔,外面則是桃花江,裏面則是桃花潭,上游茅屋一座,書有“桃花塢”三字,過了茅屋,便是三步一花五步一樹,景色之美,堪稱此景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觀。

再過了桃花塢便是桃花潭後面的景色,四周都是一潭碧水,唯獨在潭水中間建有茅屋一座,四周不見船隻,完全的被潭水包圍,潭水中也無暗樁,潭水裏面荷花盛開,朵朵蓮葉爭相開放,可見大小各類魚兒在水中嬉戲,自由自在,至於潭水中間的茅屋,孤零零的立在那裏,如同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般,頗有說不出來的意境。

在茅屋的上面再次書有三個大字“桃花庵”從桃花潭到桃花塢再到桃花庵,邊無涯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九難前輩的喜好,放眼看去,只見在桃花庵的兩邊還有一副對聯,上聯是“桃開千里映山豔”下聯是“花落萬英染水紅”落款是桃花庵主。

邊無涯笑了笑,看得出九難方英柏對桃花的喜愛不是一般的深,想來她和三不老人相戀的時間也是桃花盛開的時候吧,這麼多年來,因爲找不到三不老人的蹤跡,只好將感情寄託在桃花上,但求桃花花瓣飛萬里,今生此情傳千年。

這時邊無涯只感覺背上的白雨霖嚶嚀了一聲,邊無涯微微轉過頭去,只見邊無涯睜開了無神的雙眼,看見邊無涯的目光輕輕的笑了笑,微弱的道:“每次醒來第一看看見的人就是你,真好!”

邊無涯笑了笑,他知道白雨霖醒來,就等於是一個月之期已經過了十天了,一個月中她會醒來三次,每十天一次,只見白雨霖雙眼無神的看向四周,但見到四周桃花盛開,無神的雙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精神,笑着道:“好美的地方,此景只應天上有,邊郎,這裏就是桃花潭嗎?”

邊無涯點頭輕聲道:“你先睡一睡吧,我一定會治好你的傷,你放心。”

白雨霖搖頭:我不想再睡了,我怕睡後就不再醒來,就再也看不見你了。

邊無涯輕輕的將她的身子放了下來,看着潭水中的茅屋,正準備大喊,突然青面鬼走上前道:還是我來吧,九難前輩脾氣我們比你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