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昊魔怔了?劉雨涵坐在他身邊,他不主動就算了,還打遊戲。現在又坐在椅子上傻笑,怕不是瘋了吧?”曾俊楠一臉疑惑的說道。

陳建看了一眼,表示自己這種陽光型男看不懂。

最終是宋遠航推了推厚重的眼鏡,說道:“這是典型的YY過度,導致隨時隨刻都在YY,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內心情緒。文昊他啊,現在只怕在腦補和劉雨涵的各種見不得人的場面。”

宋遠航語不驚人死不休,一開口必定見血啊!

曾俊楠和陳建愣愣的看着宋遠航,最終朝着宋遠航豎起了拇指。

“宋哥,深藏不露啊!”

陳建抖了抖自己的胸肌,一臉佩服:“宋哥,傳授點經驗過來啊。本帥空有完美的外表,卻一直泡不到妞,這怎麼解?”

宋遠航像是第一次見到陳建一樣,從頭到腳的打量了陳建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但凡是個女的,見到你都會害怕。肌肉多沒用的,多擼幾發,把肌肉擼沒,也就差不多了。”

陳建將信將疑,又一臉不捨的看了看自己一身好不容易纔煉出來的肌肉。

曾俊楠還沒開口,宋遠航就先說了:“你把遊戲戒了,多運動運動,再注意注意自己的外表,也可以了。”

瞬間,兩人對宋遠航更是佩服。

“宋哥,敢問你至今談過多少女朋友?”曾俊楠好奇問道。

宋遠航摘下眼鏡,用衣角擦了擦,再戴上。

“兩百多個吧,500G的硬盤都快裝不下了。”

“艹!!”

……

【人美聲甜】下線了,糙妹子劉雨涵又還沒睡醒。

葉文昊閒得蛋疼,擡頭看了一眼老師的PPT,發現一個都看不懂。

正當葉文昊想着該搞點什麼幺蛾子的時候,老師突然喊道:“那個睡覺的女生,你起來回答一下老師的問題。”

一時間,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呼呼大睡的劉雨涵身上。

只是劉雨涵睡得很死,根本不知道老師在叫她。

中年男老師有些不悅,就對葉文昊說道:“你叫叫她。”

葉文昊很是積極,但是爲了表示男女授受不親,就拿筆捅了捅劉雨涵的手臂。

“幹嘛?別吵我!”劉雨涵起牀氣有些大。

葉文昊微微笑道:“老師叫你回答問題。”

劉雨涵聞言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這是條件反射,是個學生都會這樣。

劉雨涵睡眼惺忪的看着老師,一臉歉意的說道:“老師對不起,我……”

中年老師很是不厭煩的擺了擺手,說道:“能夠回答上這個問題的話,我就不扣你學分。”

言下之意就是,回答不上來,學分沒了。

南江師大還是很注重學分的,學分沒修夠,畢不了業。

劉雨涵有些焦急,瞪大着眼睛看着屏幕,只見上面有一句誰都認識的字。

“什麼是多普勒效應、光電效應和康普頓效應?”

這節課是《大學物理》,放在大一里面,那絕對是天書級別的存在了。反正葉文昊知道的是,在座的各位,在這麼課面前,恐怕都是辣雞。

至於劉雨涵,呵呵呵……

劉雨涵徹底懵了啊,什麼多普勒什麼康普頓?本小姐不認識啊?

完了完了,要被扣學分了!

老師見劉雨涵回答不上來,不禁皺眉道:“這是很簡單的問題啊,你既然都沒有預習過,爲什麼還要在課堂上睡覺?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

老師也是仁至義盡了,剛剛還說要扣學分呢,現在就要給機會。

說到底,畢竟是大一,還小。

劉雨涵已經徹底清醒了,眼珠子瘋狂轉動,最終還是發動自己的本命技能,柔弱的眼神加上楚楚可憐的表情,讓人一看就是我見猶憐啊。

“老師,我下次不敢了。今天……今天是因爲我生病了,發燒呢!”劉雨涵嬌聲嬌氣的說道。

葉文昊差點朝着劉雨涵吐口水。

我呸,我看你是發騷了纔對。

不行!

本帥比作爲二十一世紀三好青年,學校未來的三好學生,絕對不容你這個妖豔jian貨在這欺騙老師。

葉文昊毫不猶豫的就站了起來,說道:“老師,她沒有病,上課睡覺是因爲她早上很早起來化妝。” 義正言辭,脖子上彷彿還飄揚着鮮豔的紅領巾。

這一刻,葉文昊活成了自己曾經最討厭的人——向老師打小報告的人。

不過咱也沒辦法,技能點啊。

【技能點+2】

真香!

全班同學都炸開了,不是吧?你葉文昊不是人家劉雨涵的男朋友?就算不是男朋友,你不也是喜歡人家劉雨涵?

你這麼做,以後還怎麼追求人家?

曾俊楠三人愣住了,看不懂啊。

陳建兩人習慣性的看向宋遠航,期望得到一個合理的解說。但是宋遠航眼觀鼻鼻觀心,直勾勾的看着屏幕,一本正經的在學習。

шωш● тTkan● ¢ Ο

宋遠航也無奈,解釋不通啊,這超綱了。但不能暴露自己的無知,所以還是裝一裝蒜吧。

劉雨涵也驚愕了,然後是一臉的憤怒,氣的渾身打擺子。

人渣葉文昊,本小姐就拒絕了你而已,你至於這樣報復本小姐嗎?

劉雨涵死咬着銀牙,在心裏狠狠道:好啊葉文昊,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本小姐不客氣了!

劉雨涵急忙一改臉色,楚楚可憐的看着老師,然後誠懇道歉:“老師,真的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請你給我一個機會,以後我一定專心上課!”

老師顯然沒有想着趕盡殺絕,見劉雨涵這麼好的態度,再加上劉雨涵發動着綠茶特有技能——楚楚可憐,搞得中年老師一時間竟然心軟了。

“好吧,你叫什麼名字,我先記下。下不爲例,否則絕對不姑息!”

劉雨涵心頭一喜,急忙說道:“我叫劉雨涵。”

“行,你先坐下吧,我們繼續上課。”中年老師說道。

“老師等一下,我身邊這個同學肯定知道這道題的答案,不妨老師讓他回答一下,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吧?”劉雨涵一臉誠摯的說道,表演功力十級了。

剛剛坐下的葉文昊轉頭瞪着劉雨涵一眼,劉雨涵朝着葉文昊甜美一笑,茶氣十足。

老師看了葉文昊一眼,然後笑道:“也好,這位同學很有正義感啊,老師就喜歡這樣的學生。來,你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回答上了,老師給你加學分。”

劉雨涵很是得意的坐下,小聲道:“看你還敢不敢坑我。”

葉文昊咬着牙站起身來,題目肯定是看不懂的了。

不過就這麼慫了?

葉文昊急忙在技能樹的個人才藝的學識上面瘋狂加點。

學識:3

沒用,還是看不懂,腦子裏沒答案。

葉文昊開始慌了,暗道不會不管用吧?

再加一點!

還是看不懂。

同學們看着傻傻站在原地的葉文昊,都忍不住偷笑。都是同班同學,誰不知道誰啊?

你葉文昊打打遊戲還在行,讀書?上學期掛了幾科啊?

劉雨涵茶裏茶氣的說道:“行不行啊?不行就別裝了。”

老師也有些等不了的感覺,皺着眉頭,耐心一點點消磨。

葉文昊咬着牙,割肉一般的再加一點!

學識:5!

終於,一段文字出現在了葉文昊的腦子裏,清晰可見。

葉文昊嘴角一揚,瞥了劉雨涵一眼,暗道:糙女人,小爺今天非得給你整兩句。

“多普勒效應指的是,波在波源移向觀察者時,接收頻率變高;在波源遠離觀察者時,接收頻率變低。光電效應是……”

葉文昊突然像個學霸,肚子裏有好幾缸墨水一般,一句句衆人聽不懂的話語從葉文昊的嘴裏噴出來。

不由的,全班徹底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像見鬼一樣看着葉文昊,下巴砸在地上。

我靠?居然會?

假的吧?

同宿舍的三個大漢突然感覺葉文昊變得陌生了,曾經那個一問三不知的葉文昊去了哪裏?曾經那個上課打遊戲下課打遊戲晚上看片片的葉文昊去了哪裏?

宋遠航有些慌了,照這麼下去,葉文昊非得成爲宿舍裏學習最好的人啊。

曾俊楠也慌了,葉文昊突然這麼厲害,以後全班墊底的就是自己了!

陳建……還在想着要不要聽宋遠航的話。

一番理論噼裏啪啦的講完,葉文昊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昇華了一般。

老師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樣了,欣賞中帶着讚許。

同學們看自己的眼神也不一樣了……像是在看妖孽。算了,本帥比的優秀豈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理解的?

不過葉文昊注意到了一個女生,她坐在第一排,此時正轉頭看了自己一眼,目光有些驚訝,但又有些說不明道不清的欣賞。

當然了,這都不是葉文昊關注的重點。

重點是,這個女生很好看。清爽又文靜,端莊有氣質。

女生看了葉文昊一眼,然後就回過了頭去。大有一種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意思,但卻不是那種廉價的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