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血祖四蒼女忍下了這口氣,冬蒼女冷冷地說道:「就憑你?也想得到它,萬古從來沒有人能得到過!別痴人做夢!」

「嗯,你這樣一說,我就真的放心了。」李七夜悠然地說道:「這麼說來,那把劍還在,很好,這把劍我是要定了。」

血祖四蒼女頓時無語,她們就像是嘴裡被塞了一隻雞蛋一樣,她們不知道是發飆好,還是抓狂好,李七夜純粹是挖坑讓她們跳進去,套她們的話。

血祖四蒼女冷哼一聲,不再理會李七夜。至於四脈強者更加不會開口說話了,這個小瘋子看起來瘋顛,事實上一點都不瘋,一不留神,就會被他套走了消息。

「唉,以前我讀書的時候呀,看過一個傳說,這個傳說認為,你們血祖始地並不是血族始祖一脈,這個傳說認為,你們是篡奪血族大權……」李七夜被四脈強者抬著,那怕是四脈強者抓著他的四肢舉起來,他也一點都不在乎,依然輕鬆愜意,一邊打量著血祖四蒼女,一邊悠閑地說道。

此時李七夜那神態在任何人看來都是那麼的欠揍,完全是一副調戲血祖四蒼女的神態。

血祖四蒼女根本不理他,別過臉去不看他。她們知道李七夜是有意挖坑讓她們跳下去。

雖然沒有人理會他。不過。李七夜依然自顧自說,悠閑地說道:「我在一本古籍說看過,有傳說認為,所謂仙血化作精靈,成為血祖,那是你們自己瞎編的。有一個傳說認為,血族真正的始祖,乃是一尊惡魔。與一具古老的女屍結合,最終誕生了你們的血族……」

「胡說八道,小心你的舌頭!」血祖四蒼女中的秋蒼女頓時冷厲地說道。

對於這樣的威脅,李七夜一點都不在乎,他悠閑地說道:「我可不是我說的,這件事,可是有佐證,既然你們是那一代傳說中的蒼女,你們也知道當年的那件事情,人皇界之外。也曾有血族信奉過這種說法。這件事就算你切了我的舌頭,也堵不了天下人的嘴。這件事不是什麼秘密,當年那群傢伙爭過血族始祖傳承,這件事鬧得九界皆知!」

「哼——」秋蒼女冷冷地哼了一聲,雖然不願意去承認,但是,這件事情的確是曾經鬧得沸沸揚揚。

「仙血化精靈。」李七夜想了一下,說道:「這個說法該怎麼說呢,其實你們血祖始地想證實自己的血統,這也是不難,首先,世間必須有仙,如果沒仙,一切都是妄然。如果世間沒仙,你們傳承的說法就站不穩腳,你們說是不是。」

「世間當有仙!」春蒼女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說道:「天地之大,焉是你一個小輩所能想象的,世界之大,超乎你的想象,你一個小輩,眼光只是局限於九界而己!」

「這麼說來,九界之外是還有其他的地方了。」李七夜摸了摸下巴,說道:「我讀書千萬,胸有藏書億卷,我咋不知道九界之外還有其他地方。」

「你不知道,並不代表沒有!」夏蒼女有些活潑,說道:「有些地方,不是書籍能記載的,就算是萬古以來,有些地方也是沒有人能知道的。仙人,就在於世人所不知道的地方。」

「是嗎?我讀書多,你們可別騙我。」李七夜搖頭說道:「口說無憑,既然你們都不知道世間有沒有那麼一個地方,就浮想聯翩,認為世間有這樣的一個地方,那就是太扯了,說了大半天,無非是想證明自己的血統是來自於傳說中的仙人。」

「你又怎麼在道我們不知道!」冬蒼女都不由冷笑一聲。

「那說明你們血祖始地探試過那個地方了。」李七夜撫掌而笑,悠閑地說道:「看來古藉記載沒錯,當年血族的幾個仙帝給了你們血祖始地是留過謁示。我就有點好奇,當年那幾個血族仙帝是留下怎麼樣的謁示呢?有沒有留下一些後手?」

血祖四蒼女差點吐血,說了大半天,李七夜最終還是再挖了一個坑,讓她們跳了進去,再一次被李七夜套走了消息。

至於四脈強者更加不願意說話,這小瘋子太邪門了,一不小心就會掉進他挖好的坑裡面。

「其實嘛,我眼看就要成為你們的血祖了,你們可以跟我說一說嘛。」李七夜悠閑地說道:「說不定以後你們還有要求我的地方。」

血祖四蒼女不願意理李七夜,這個小瘋子太王八蛋了,老是挖坑讓她們跳下去,再繼續與這個小瘋子攀談,說不定會被他套走所有的消息。

「看來你知道蠻多嘛!」最後,秋蒼女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

李七夜悠閑一笑,搖頭晃腦地說道:「讀萬卷書,行千里路。我胸藏億萬卷經書,上知碧落,下知幽泉,無所不知,無所不曉。雖然說,我這個人道行淺,長得也不帥,但是,我是價值連城,像我這樣的人成為你的血祖,那是你們血族的榮耀。」

「是嗎?」冷靜的秋蒼女冷笑了一聲,說道:「那好,那我就考考你,如果你能答上來,就說明你真有點本事。就算你不能成為血祖,我也饒恕你的不敬之罪!」

「不,不,不,你說錯了,我成為血祖,那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不是你饒恕我的罪,而是我饒不饒恕你們的不敬,那都還得考慮一下。」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頓時把血祖四蒼女氣得吐血,她們都不由冷視李七夜。

不過,李七夜一點都不意,風輕雲淡地笑了一下,說道:「不過嘛,既然你們有心考我,也罷,那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你們血祖的深知博學,讓你們拜倒下血祖的風采之下……」

「……唉,我這個人嘛,就是見不得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你們是全新一代的血祖四蒼女,那也就罷了,不過嘛,既然是傳說中的血祖四蒼女,沒辦法,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我又怎麼能拒絕呢!」說到這裡,李七夜眨了一下眼睛,捉狹一下。

「信口雌黃的小輩!」春蒼女不由冷喝一聲,說道:「世間未人見我們真容!」

「這可不一定。」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世間沒有絕對的秘密,說不定有人見過你們的真容,把你們畫下來,又說不定,我正好看過這樣的古籍……」

「胡說八道!」此時,血祖四蒼女頓時臉色一沉,連夏蒼女都冷喝地說道:「你再胡說八道,就扯下你的舌頭!」

「嘿,不要這麼激動,我只是開開玩笑,套套你們的話,看來你們真的是漂亮無比的大美女了。」李七夜忙是笑嘻嘻地說道:「我成了你們的血祖之後,一定要拿下你們的面具,看一看你們的真容。」

血祖四蒼女只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雖然說,在場的四脈強者不敢開口,但事實上,他們也好奇血祖四蒼女是長得怎麼樣的,因為在血祖始地很少人見過她們的真面目!只怕老祖都沒有見過。

「好吧,你們對我那麼大的意見,如果我不賣弄一下我的才華,你們就覺得我是吹牛皮了。」李七認悠閑地說道:「你們有什麼問題,就儘管提出來吧,讓你們見識見識我這位血祖的絕世才華。」

血祖四蒼女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自戀十分的不爽,但是,也不得不承這個小瘋子的確是有兩把刷子,知道的事情還真多。

血祖四蒼女都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由秋蒼女開口,說道:「好,你說你曾在一本古籍說看過有關於血族的另外一種說法,那我就考一考你,既然那傳說鬧得沸沸揚揚,那也不是什麼秘密。哼,惡魔?世間有真正的惡魔嗎?惡魔,那隻不過是以訛傳訛而己!」

「唉,小妞呀,你這是在誆我,不過,我也不在乎,只能說,你小妞水平差了一點,讀書不多。」李七夜悠閑地笑著了起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秋蒼女怒視,而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小妞,你對這件事是知道一點秘秘,但是,不是十分肯定而己。事實上,你們血始祖地也不是十分肯定。當年,支持另一種起源說話的血族手中可是有著了不得的東西,具體我就不多說了……」

「按古籍記載……」說到這裡,李七夜咳嗽了一聲,說道:「在古老無比的年代,曾經有一具屍體留下來,一具充滿鐵證的屍體……」

「你——」聽到這話,李七夜這話一出,血祖四蒼女頓時臉色大變。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你們用不著緊張,緊張什麼呢,因為你們沒見過,天下所有血族都沒見過,大家只是知道那具屍體存在而己。至於這具屍體能證實什麼,你們不知道,其他人也一樣不知道!」(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帝霸》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血祖四蒼女臉色冷了下來,因為這裡面的秘密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現在竟然被李七夜信口開河說了出來。

此時,血祖四蒼女都不由再一次仔細地打量了李七夜一番,她們都不得不再一次審視李七夜。

在此刻,血祖四蒼女都不敢輕視李七夜,這小子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多到讓人無法想象,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其實嘛,這件事你們或者說,血祖始地應該求我,我成了血祖之後,是十分樂意幫你們一個忙。」李七夜悠閑地說道:「當然了,我這個人雖然是一個善人,不過嘛,就算是一家人,我也不可以說是免費幫你們,我這個人是要收費的。否則,我免費幫別人,我豈不是跑斷腿。」

血祖四蒼女再一次沉默起來,這個時候她們都不願意再開口去考李七夜,因為這裡面涉及的一些秘密,不能隨便就說。

血祖四蒼女帶著四脈強者抬著李七夜往血池而去。因為這一天對於血祖始地來說,很不一樣的日子,所以,在這一天,血祖始地見不到其他的外人,血祖始地是封閉山門,暫停了一切血族子弟的朝拜。

血池,乃是血祖台地的另外一個重要地方。傳說認為,天穹。乃是血族始祖留下的顱蓋。而血池則是血族始祖留下的血海。在裡面隱藏著血族的很多秘密。

事實上,千百萬年以來,血族特別是血祖始地一直想得到血池中的一些東西,可惜,歷代以來雖然血族洗禮的弟子有很多,他們也收穫了不少的東西,但,卻一直沒得到傳說中的那件東西。

在血族中。每當血祖始地舉行恩賜洗禮的時候,很多血族子弟都願意去參加,特別是出身比較低的血族修士更是願意參加。

對於這些出身比較低的血族修士來說,如果能得到天穹的恩賜,又通過了血池的洗禮,那就了不得了。既得到恩怨,又能過洗禮的弟子,既可以選擇留在血祖始地,也可以拜入血族的各大帝統仙門。

對於這樣的血族弟子,血族的各大帝統仙門也是樂意招收的!因為這樣的弟子是前途無限。

對於血族出身低下的修士來說。恩賜洗禮就是一個大好的機會,一旦成功了。就是魚躍龍門!

當然,有一些天才也曾是經歷過了恩賜洗禮,因為他們是想證明自己,通過了恩賜洗禮之後,不止是得到了不得的寶物,得到驚天的造化,同時也是證明了他是天之驕子,能得到血族始祖的承認。

對於血族來說,能被天穹與血池承認血統,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這就意味著這個人的血統極為高貴!

血池所在的地方,乃是一片黑暗。這裡是一座古老的宮殿,而且在這裡是極為森然,外人根本就無法進入這個地方。

「是個人族?」當李七夜被抬入這個宮殿之後,黑暗中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似乎,對於這樣的情況很意外。

每一次血池的洗禮都會有血祖始地的老祖在暗中觀看,因為他們都想知道能通過洗禮的弟子是天資如何,能得到自己樣的造化。如果是好的弟子,血祖始地會把這樣的弟子留下來培養!

一直以來,能通過天穹的只有血族,更別說是血池洗禮了。對於血祖始地,乃至是對於血族來說,血池洗禮這樣重要的事情,當然是應該屬於他們血族子弟了。

現在突然冒出一個人族了,這怎麼不讓主持此次血池洗禮的諸位老祖為之意外呢。

「人族,這能行嗎?」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都不由對這樣的事情產生了懷疑。

並不是說血祖始地與血族的門派就不能有人族,事實上,血族的很多門派,乃至是帝統仙門在門下都有人族弟子,甚至有人族弟子掌執大權。

但是,在天穹與血池這兩件事上完全不一樣,這是血族的內務之事,一個人族出現,就顯得太突兀了。

「他是這一次從天穹中唯一活著出來的人,他說得到了始祖恩賜。」血祖四蒼女中的夏蒼女說道。

「此等事口說無憑。」在黑暗中,有一個老祖沉吟一下,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四周的黑暗,笑了一下,說道:「看來這一次與眾不同嘛,你們血祖始地竟然這麼多老頭冒出來了。」

「小輩,不可放肆。」在黑暗中,另一個聲音響起。

李七夜看了一下黑暗,說道:「我倒不是放肆,我只是好奇,這一次有什麼不一樣呢,血祖四蒼女親自押陣,現在又這麼多老頭親自主持血池洗禮,看來,你們血池有變化。」說著,往血池而去。

血池,就在這個古老宮殿的中央,它並不大,是一個古池。在黑暗的宮殿中,此時血池冒出了一陣陣的光芒。

在血池之中有液體在流淌一樣,但是,仔細一看,那又不像是液體,看起來更像是烈火在流動,像鮮血一樣的烈火。

這種感覺說出來讓人無法相信,烈火又怎麼可能像液體一樣流動呢,更別說烈火像鮮血一樣了。

血池之流淌著如火如血一般的東西,這樣的東西看起來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似乎它像是從地下最深處湧出來一樣,如果說,大地有血,那麼,眼前血池中流淌著的東西就是大地之血。

更不一樣的是,此時血池中的血火此時似乎是逆轉時空一樣流淌著,當這樣的血火在流淌的時候,恍然之間,它如同一面鏡子,更正確地說,這更像是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戶,給人種可以傳送到另一個世界的錯覺。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們這麼重視。」李七夜一看血池,喃喃地說道:「血火如鏡,這是不一樣的預兆,傳說這樣的事情在以前只發生過一次!」

黑暗中的諸位老祖頓時無語,這個小子也未免太託大了吧,在血族來說,不論是怎麼樣的弟子,那怕是不可一世的天才,來到血池之前,在諸位老祖面前,都是恭恭敬敬的,然而,這個小子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

「小輩,不可胡說……」黑暗中有老祖沉聲地說道。他的話是強勁有力,這是在警告李七夜。

李七夜輕擺了一下手,說道:「好了,不要蒙我,我可是讀過書的人。連四蒼女都蒙不了我,更不要說是別人了。我記得有一本古籍曾經有所記載,曾經有一次,血池發生變化,血火如鏡!」

說到這裡,李七夜的目光血祖四蒼女身上,緩緩地說道:「古籍有記載,傳說,那一次血池變化與傳說中的血祖四蒼女有關!」

「你看的古籍還記載了什麼了?」此時,冬蒼女雙目一厲,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其意不善。

事實上,不止是冬蒼女,而就是其他的三位血神蒼女都是冷冷地盯著李七夜,毫無疑問,當年是發生了一些事情,血祖四蒼女對這件事極為敏感。

「沒了,就只是這樣記載而己,至於具體發生什麼,隻字不提,看來,寫這古籍的先賢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血祖四蒼女冷冷地盯著李七夜,欲從他身上看出一些端倪,但是,最後沒有任何發現,她們只好作罷,冷冷一哼。

「這小子是誰!」此時,黑暗中有老祖不由沉聲地問道。

事實上,對於這個問題,誰都答不上來,血祖四蒼女一陣沉默,因為沒有人知道李七夜是怎麼樣混進天穹的。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是誰這一點並不重要,大家說是不,現在重點的是,該我洗禮的是吧。」

「小子,你可知道這是血池,而你,可是人族。」黑暗中,另一個老祖提醒說道。

對方也不算是惡意,這也是有意提醒李七夜的想法不靠譜。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血祖始地沒有不允許人族在血池洗禮的祖訓吧!」

李七夜的話讓黑暗中的諸位老祖沉默了一下,但,接著,有老祖沉聲地說道:「雖然無此祖訓,但是,洗禮規則由我們血祖始地所定!」

「我知道。」李七夜說道:「但是,你們想過一種可能嗎?為什麼你們血祖始地經歷了千百萬年,一次又一次恩賜,一次又一次的洗禮,但是,卻從來沒有出過血祖,你們的始祖並沒有把他的血統傳承給了你們血族子弟。或者這就是你們血祖始地不願意兼容其他種族的原因所導致的。」

「休得狂言!」對於李七夜的話,黑暗中的老祖斥喝道。

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搖頭說道:「你們沒試過,又怎麼知道是不是如此。只有經過洗禮,才知道我所說是否屬實。」

「這麼說來,你是自認為能成為血祖了。」黑暗中有老祖冷冷地說道。

突然冒出了一個人族,這完全打亂了血祖始地的諸位老祖預想,他們認為這一次天穹會出一個與眾不同的血族弟子,能得到絕世無雙的恩賜。(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帝霸》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然而,現在莫明其妙地冒出了一個人族,而且還是一個囂張得無法無天的人族小子,這讓血祖始地的諸位老祖都有些傻眼,一個人族得到恩賜,這完全出於他們的意料。※%

按道理來說,人族不可能得到他們始祖的恩賜才對,現在卻偏偏冒出這樣的一個人族來。

對於這位老祖的話,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如果我成為血祖,那麼,你們準備好了讓一位人族成為血祖嗎?」

李七夜這樣尖銳的話頓時讓在場的諸位老祖一下子不由沉默起來,李七夜這話直指他們,這就是問題所在。

如果真的是讓一位人族成為血祖,他們準備好了沒有,這將會讓他們如何的面對整個血族,這個問題,就算是他們這些經歷了無數風浪的老祖也不由一下子沉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