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山壁上的怪異情況給吸引了,只見那山壁上一塊恐怕有三四丈高的巨石竟然隱約有獨自脫離山壁的趨勢。

更詭異的是,那塊巨石此刻竟然宛如麪條一般扭曲着,那一塊塊石頭,似乎正在融化,粘合,柔和化!

詭異的情況讓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從彼此眼中看到的都是驚駭。

“吼!”

突然,從那山壁中竟然爆發出一聲類似人類的吼嘯之聲!

“砰!”

緊接着,一聲巨響傳來,石塊飛濺,那巨石竟然真的掙脫出山壁,從山壁中衝了出來。

不錯!

那塊巨石此刻已經完全任性化了,它就那麼一個跨步從山壁中衝了出來!

那是一尊什麼樣的龐然大物啊!

“我的娘啊, 那是什麼東西?”

“山神,不會是山神吧?”

“難道是看守龍脈的?”

“它不會對我們動手吧?”

……

那些之前搶奪了這裏奇花異草的修士們,此刻看着那巨大的石人,個個心驚膽戰,但卻有不敢貿然而動,生怕自己一動,就成爲那龐然大物的第一個攻擊對象。

萬一等人也是楞了,這東西從石壁中掙脫出來,難道真的會是山神?

“魔主,參見魔主!”

不想,此刻那黑袍道人幾個傢伙竟然對着那巨大的石人跪拜起來,個個是一臉的尊崇!

萬一心頭猛然一顫,這,這東西真的會是魔門的門主?

這,這也忒,忒震撼了吧?

卻見那巨大的石人竟然任性化的點了點頭,而且還真口吐人語道:“黑袍,你們做得很好,剩下的就交給本座吧,給本座守好入口,今天,這裏的人都要死!”

“是的,魔主!”

黑袍道人一聽,面色一喜,而後帶着金護法幾人飛身就到了入口處,把入口處守住了!

一見這陣勢,那些修士個個心頭髮慫,他孃的,眼前這個恐怖的傢伙竟然會是和黑袍一夥的,而且聽剛纔所說,分明就是黑袍幾人的老大。

完了,這可怕的什麼‘魔主’是要血洗這裏了!

“我不要這棵草了,放我走,放我走!”

有一位修士心裏承受不起了,將原本採集到的一棵異草往地上一丟,閃身就向入口衝去。

然而,那魔主動了,那巨大的手臂一擡,屈指一彈,直接將那修士給彈得扎入了山壁之中,只能看見一個人影,不見血肉。

嗤!

衆人不僅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那屈指一彈,到底是何等的力道?

“呵呵,本座說了,今天,這裏的人都得死!”

那巨大的石人笑了起來,那囫圇的聲音宛如是掐着喉嚨發出來的,聽得讓人毛骨悚然。

看着剛纔那修士慘死,其餘修士立刻意識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眼前這個所謂的魔主,較之剛纔黑袍道人那幾個傢伙,不知道要恐怖多少,他既然說出來了,恐怕今天真得將這裏的人殺光。

密宗二弟子孔文大喊道:“大家助我,合力宰了這怪物!”

“好!”

孔文的喊話立刻得到了衆人的呼應,眼下,進山的修士們死傷已經過半,這裏能撐起局面的也只有密宗的人了,要想活命,只有大家齊心協力了。

孔文得到了大家的響應,右手一拋,那法寶避水珠飛射向空中,剩餘的修士們齊齊助孔文催動避水珠。

避水珠撒下一片藍汪汪的光華,宛如九天傾瀉而下的銀河之水瘋涌向魔主,那驚天的氣勢,衝擊在虛空之中,竟然發出‘轟轟’的悶雷聲響。

上百位修士的加持,避水珠的威力就算是隔得稍遠的萬一等人也不僅色變,更不用去想身在那避水珠攻擊之下的魔主是何等的感受。

不想,卻見那魔主微微一仰頭,十分不屑的說道:“區區‘避水珠’,又能乃我何?哈!”

一聲震天的咆哮來自魔主那張石頭組成的巨口之中,虛空震盪,肉眼可見的聲波擴散而開。

整個地坑被魔主這驚天的一吼震得顫抖,上空山壁不斷掉落下石塊,好些修士,在魔主這一吼之下,內息翻涌,直接斷了對避水珠的加持,七孔溢血,癱倒在地上。

萬一生怕沐風等人扛不住,心念一動,一道無形的龐大氣罩將己方人盡數護在其中,從當初的有形到現在的無形,這纔是真正的天盾。

魔主一吼之下,擴散而來的音波宛如潮水般衝擊在萬一無形的天盾之上,沐風等人清晰的看見眼前的虛空竟然恍惚起來,宛如平靜的水面上,微風拂過,起了那麼一層層漣漪。

此刻,沐風等人方纔知道,自己這一行人已經在組長的庇護之下了,對組長的敬佩又增加了幾分。

不知道什麼時候,擼哥那傢伙竟然已經溜到了樑琴身邊,一臉關切的對樑琴說着:“美女,不要怕,有哥保護你。”

萬一一聽,差點沒心念一抖讓天盾散去,這擼哥,這時候竟然還有心思泡妞。

樑琴一聽擼哥的話,這靦腆的女子,面上飛起兩朵紅暈,不敢看擼哥,卻是低聲道:“誰要你保護了?”

迴盪的聲波散去,那邊,在魔主的一吼之下,修士們早已經是癱倒一片,潰不成軍,避水珠光華早已經黯淡,落回了嘴角溢血的孔文手中,他同樣被魔主一吼之威給震傷了。

重活一次 上百人,同時助孔文催動避水珠,足以排山倒海的力量卻在魔主的一吼之下就震得死的死,傷的傷。

那一吼,何等的霸道,何等的威武!

“不自量力,待本座收了那寶物再來收拾你們。”

魔主那巨大的身軀動了,一步落下,整個地坑顫動起來,幾步間,他就跨過了幾十米的距離,來到了地坑中央,微微擡頭仰望着那上空懸浮着,至始至終都散發出璀璨光華的不知名的寶物。

“想拿走這裏的寶物,先問過我再說!”

此時,萬一不得不動手了,雖然不知道那寶物是什麼,但看着剛纔的情況,黑袍道人幾個傢伙顯然就是衝那寶物來的。

眼下,魔主竟然也現身了,這足以說明那不知名的寶物對魔門是何等的重要,魔門,乃是天組要剷除的對象。

萬一又豈能讓魔主得到那寶物…… “查爾斯大人,這。。這會誤傷我們的勇士。。”

傳令兵猶豫,出聲提醒。

然而。

查爾斯卻眼眸暴虐的盯着傳令兵,哼道,“一羣廢物,留着何用!”

“明白了,查爾斯大人。”

傳令兵心中一冷,連忙點頭的跑去傳令。

他差點就死了!

因爲剛纔瞄見了查爾斯手中戰刀微動,想來自己如果再有遲疑,恐怕查爾斯會立即斬殺他。

額頭冷汗直冒的傳令兵,立馬傳令到了後方大食兵卒之中,他也不敢回查爾斯身邊了。

策馬找了個地方,跟隨大食騎兵身後,假裝殺敵。

而得到將令的大食兵卒,很快的組織了一隊弓箭手,快速回到查爾斯身邊。

“拉弓,給我射!”

查爾斯並不沒有注意傳令兵有沒有回來,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李易,與房頂李玉娘等人身上。

大食兵卒不敢違背,立刻拉開了弓箭,進行射擊。

“咻!咻!。。”

密集的箭羽飛速破空。。

“不好,快閃開!!!”

見到天空箭羽就要落下,李玉娘推了一把顏如初,自己也就地翻滾,躲避道了一處三角屋檐下躲避。

“不,我們可是大食勇士啊!!!”

“怎麼會這樣,查爾斯大人,住手啊!!”

“查爾斯,你好恨毒!!”

在房頂一邊撤退,一邊與李玉娘等人周旋的大食兵卒,見到破空而來的箭羽,想要躲避已經是來不及了。

紛紛發出了絕望的怒吼。

他們面如死灰的,眼眸怨恨的望向查爾斯。

他們就這樣被無情的拋棄了。

“噗嗤!。。”

箭矢更加無情的射中大食兵卒,讓他們連慘叫都沒有喊出,被射成了刺蝟,滾落下了屋頂。

“將軍,小紫,青子她們。。她們沒有躲過去。。”

一名女兵趁第二輪箭羽未落之前,滾落到顏如初身邊,眼眸含淚的向顏如初稟報。

“什麼!”

顏如初大驚。

眼眸瞬間紅了,探出頭望向周邊,她見到了令人心疼的話面。

只見她前方屋頂之上,插滿了箭羽。

而小紫與青子,則是杵立手中唐刀,站在房頂爲身後的三名姐妹,擋下了密集的箭羽。

她們兩人身上的箭羽很多,甚至看不清她們的戰甲,只有啾啾的血液,從她們身上流淌下來。

染紅了一片屋頂。

“小紫。。青子。。”

她們身後的女兵,淚流滿面的哭泣。

本來她們兩人是可以逃走的,不至於身死。

但是她們爲了不讓姐妹受到死亡的威脅,毅然決然的挺直了脊背,用血肉之軀擋住箭羽,護住了她們的姐妹。

“大食的畜牲!!”

顏如初銀牙緊咬,嘴角浮現絲絲血跡。

她麾下十名女兵,她的十名生死姐妹,如今只剩下了五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