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葉影的實力與幾個月前相比上升了許多許多。現在的葉影即使是高階念魂也渾然不懼,再次看到血手怎能放過他?

只見葉影全速奔襲下速度遠遠超過了那些想要詢問的衆人,而此時剛出現到這大殿的血手還沒有明白此地是何處就見眼前一道身影迅速衝來,而那身影手握的銀白色長劍散發着冰冷的寒芒!

“死!”

葉影青筋暴起,手中長劍狠狠的斬下!淡藍色的鬥氣噴涌而出,而鬥氣中的冰寒之氣正是變異的鬥氣屬性寒冰之意!

那血手見到如此場景嚇了一大跳,不過他之前畢竟是一個傭兵團的領導人物,論廝殺經驗葉影也無法何其相比!只見那血手迅速一掌拍向他身旁一人,同時藉助反彈力向一邊閃去!

不過葉影最快的便是他的出劍速度,葉影的劍速之快在魂級之中少有人與他相比,雖然那血手避過了身體要害,但其右手是被葉影生生斬下!

此時的血手急忙退後而他右手之處佈滿紫色寒毒,那血手不僅殺伐果斷對自己更狠!只見他迅速將自己的右手整個都撕下以防寒毒侵入內體!

若是平時血手花少許時間可以將這寒毒壓制甚至快速祛除的,但此時葉影的存在讓他沒有一點時間來去除這寒毒,故此他用了最簡單的方法,將手臂整個撕下!

看着如此場面周圍衆人瞬間摸不到頭腦了起來,而剛剛傳送到此地的那十幾個人更是瞬間抽出兵器,估計他們還以爲葉影他們是這大殿裏的人形怪物了。

在場的其他人急忙上前對着那剛到的十幾人解釋,而另外一些人更是急忙攔在葉影前面勸說道:“葉影兄弟你這是幹什麼!我看你的樣子便知道你和他有仇,但我想仇恨還是在外面解決爲好,爲今最重要的是開啓出口!”

葉影看着前面勸說自己的幾人,回答僅僅一個字:“滾!!”

他攔在葉影前面的幾人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這葉影之前展露的實力衆人都知曉,若是沒有十個高階魂級強者對付葉影,估計是攔不住他。而在場雖然加上剛來了十幾人足足有四十多人,但可沒人能保證他們會聯手一起對付葉影。

而看葉影此時的樣子,若是再擋在他面前估計一個不小心就被他給殺了,那幾人看葉影此時的樣子鬥萌生出了退意。

正是此時那剛來的十幾人中有站出了五人擋在血手身前大喊道:“你是何人!爲何傷我大哥!”

若非葉影剛剛展露的實力他們估計早已衝上來將葉影斬殺了。

而那幾人剛剛擋在血手身前時,葉影后方也走上來了多人說道:“葉影兄弟,你的事還是出去後在解決爲好,如今還是先開啓出口爲重!若是你在鬧下去,我雖然知道我自己不是你的對手但這裏足足有這麼多人,難道你要與我們所有人爲敵嗎!”

這人說話倒是犀利,瞬間便將周圍衆人都捆在了一起,如此話說出來葉影也得掂量幾分。

此時葉影的眼睛也慢慢恢復清明,之前剛剛見到血手時,想起虎子的慘死葉影怒意頓生,只想將血手殺死!但葉影此時恢復了理智,若是再這樣鬧下去,一個不好虎子的仇沒報,自己也將陷入絕境。

雖然葉影實力不錯,但也難以和這裏所有人爲敵,而且一個不好還要連累沈衝他們,看着原處的血手葉影反身向着原處走去。

“我的事情之後再說,如今先開啓這大殿出口吧。”葉影臉色冷漠的說道 看着往後走去的葉影,衆人也鬆了一口氣,這葉影可是一個危險的獅子,不過還好看他的樣子是暫時屈服了。

葉影往回走去,此時葉影的眼神依然冰冷,只見他嘴脣微動:“血手,你跑不了的!”

血手現在被他身旁幾人圍在的中間,血手也認出了剛剛攻擊自己的正是不久前在橫脊山脈便碰到過一次的葉影,不過讓他震驚的是如此短的時間內他竟然有了如此實力!剛剛他看到葉影凌厲的攻勢時便感覺葉影要是想殺自己,他絕對抵擋不住!

看着往後走去的葉影,血手眼中閃過異樣的光芒,這葉影對血手他仇恨極深,不過看那血手的樣子是不會輕易死在葉影手上的。

“葉影,你和那人有仇?”沈沖和沈動看着往後走的葉影走上前說道,之前若是葉影要動手他們都已經準備好和他們廝殺了。

葉影臉色顯得有些嚴肅,冷冷說道:“深仇大恨!”

“原來如此,我看的出來你和他的仇恨很深啊。我想接下來會有機會的,真正願意幫助那人的人也僅僅他身邊那幾位罷了。”沈衝將頭轉向血手那邊。

“嗯,接下來先開啓出口再說。血手他逃不掉的!”葉影眼光掃向血手那邊,目光凌厲!

沈衝接過葉影手中的六枚菱形鐵片向着衆人那邊走去。

此時那剛來的十幾人已明白了此地的情況,接拿出了手中的菱形鐵片,不多不少他們手中剛好有四枚在加上葉影他們手裏的六枚便籌足十枚了!

衆人手裏的菱形鐵片都到了同樣活着闖到此地的黃武明手上,只見他興奮的急忙將所有的菱形鐵片一枚枚放入手握巨劍的十具雕像上,最後一枚菱形鐵片剛放入,就見一陣轟隆隆的聲音傳出!

此時那王座右方的大殿牆壁上慢慢分開,出現了一個通道,這是個菱形鐵片放入雕像後果然有用!

當通道出現時那十枚菱形鐵片也掉落下來,這次衆人都明白這菱形鐵片的重要性十枚菱形鐵片都被收了起來。

這十枚菱形鐵片全部到了黃武明手裏,正當黃武明想要進入那通道是,沈衝上前攔住了他。

“誒,黃武兄,我看着十枚菱形鐵片全部放在你這不好吧?說句不好聽的,若是你接下來死在某處,菱形鐵片遺失了怎麼辦?”沈沖淡笑着說道。

黃武明被說的一臉鐵青,剛想說些什麼就見周圍衆人的目光盯來,他只能將原來想說的話都嚥了下去。看向衆人他說道:“這十枚鐵片全放在我這確實有些不妥,不如將這鐵片分開放在我們在場最強的十人上,這樣可好?”

衆人連點頭,都覺得這樣頗爲公平,不過實力誰強誰弱這可不好說。

沈衝一笑說道:“好,就這樣辦,我和我弟弟自信在場實力前十還是排的到的,至於我葉影兄弟的實力想必大家都知道,那就有我們三人來保管三枚吧。”

“你…..”沈衝沈動和葉影他們三人顯然是一夥的,他們就這樣得到三枚,這黃武明顯然有些不願意了。

沈衝臉色一冷說道:“怎麼,你是認爲我和我弟弟沈動實力不夠想要試試,還是你認爲葉影他實力不夠要和他比劃比劃?”

黃武明臉色瞬間轉變成豬肝色,這沈動和沈衝兩人的實力他也是知道,他可不是對手。至於和葉影比劃,這不是找死嗎?

“大家可有疑義?”黃武明急忙將矛頭丟給衆人。

此時衆人的目光掃向遠處臉色有些冰冷的葉影,都沒有提出疑義。這三枚鐵片給葉影他們保管就保管吧,反正給他們保管還安全一些,不用怕他們三人輕易的死了導致鐵片丟失,而且鐵片一共有十枚,又不是將十枚都交給葉影他們。

如此葉影他們三人一人拿到了一枚鐵片,而接下來七枚剛剛來的那十幾人中拿到了四枚,其餘人拿到了三枚。爲了拿到這鐵片的保管權有幾人都差點打起來,不過最後還是和平解決了。

“好,既然鐵片都分配完了,我想我們都進入那通道吧,不過接下來衆人可都小心點,若是有誰不小心死了將這鐵片都丟失了可不好了。”此時的黃武明一臉微笑道,分配鐵片他連一塊都沒有分到,虧他還一臉微笑,不過此時他的心中怕是怒火連連吧。

黃武明話還沒有說完便有人先行向着那通道走去,絲毫不給他面子。黃武明此時倒也不怒,跟着衆人都向着通道走去。

這通道不大,寬可同時供五六人同行而高度大概是兩人高。這通道相比大殿還是不大的。

此時這人都顯得有些小心,看着通道的樣子前面怕也不是絕對的安全。而衆人想見到的出去的傳送陣也不知道能否見到。

這通道里極爲安靜,除了衆人的腳步聲和低微的呼吸聲別無它聲。

葉影此時也顯得小心翼翼,他可不敢保證若是遇到危險自己一定能生存下去。

在通道中行進了不久衆人都停了下來,因爲前方站着一道身影,雖然一動不動但給衆人的威懾難以想象!

“那是什麼東西,有誰願意去看看?”

“曹,你自己怎麼不去?”

“我實力不夠啊。”

一番議論衆人共同走向前去。當靠近那身影時,衆人才發現那身影竟然是一道全身青銅色的傀儡!

而此時那青銅傀儡一發現了衆人,急速向着衆人衝來,它的速度竟然超過在場所有人!

那青銅傀儡瞬間便衝到衆人前方,不過前方几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次合擊斬向那傀儡。那幾人的合擊斬在傀儡的身上,發出金屬碰撞聲,竟然只讓它身形一頓!

那青銅傀儡有迅速衝來上來擡手一拳向着前方砸來!

這一拳攜帶的拳風便威勢兇猛,一拳砸在一人身上只見將他吐血砸飛!

此時的葉影也在前方,只見葉影全力一劍斬去,那青銅傀儡退後了幾步身上竟然沒有一絲傷痕!

“好堅硬的傀儡!”葉影嘀咕出聲,以這傀儡的堅硬程度估計任憑衆人劈砍也打不破!

不過這傀儡雖然極爲堅硬,但攻擊力並沒有太過恐怖。他的拳頭只要不是砸在腦袋上,也可以抵擋一會兒。

“衝過去,這傀儡打不死!”沈衝大喊道。

衆人一聽都急忙避開傀儡向前衝去,這傀儡雖然速度快,但也難以擋住所有人。 衆人此時也明白了這傀儡的特點,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任憑那青銅傀儡在一旁張牙舞爪,衆人都避開那傀儡向前方悶頭跑去,而有幾個不幸之人被這青銅傀儡攔住只能悶聲喊冤了,而其他見此反而心生喜意,別人被盯上自己就安全了!

這通道沒有任何岔口,葉影他們唯有不停向前跑。

不久葉影他們便遠離了那具傀儡,正當葉影他們繼續往前跑時,前方又出現了兩道身影,正是兩具青銅傀儡!

衆人身形沒有過多停留,咆哮着向那兩具傀儡衝去!如此多人的衝擊力竟然將那兩具傀儡撞飛在兩邊牆壁上!衆人趁此急忙衝來過去。

而那傀儡被衆人的刀劍等兵器斬在身上根本沒有什麼作用,晃了晃腦袋便站立了起來向着他身旁的人一拳砸去!

此時那青銅傀儡身旁的正是黃武明,他見此急忙一拳對轟了過去,只聽見一聲骨骼斷裂聲,黃武明便被砸飛了出去!

還好這傀儡劍黃武明被砸飛後並沒有追擊轉而攻向靠近他之人,否則這傀儡再來幾拳黃武明估計就撐不住了。

兩個傀儡的阻攔明顯難以闖過了些,等葉影他們闖過是發現比之前少了五人。

此時的黃武明倒是同樣闖了過來,也不知他如此闖過的,不過他左手在與傀儡對轟時是廢了,而看他此時的臉色便知他的心情非常不好。

葉影沈衝他們三人還算好,闖過那傀儡是沒受什麼傷,他們四人衝在最前面,而林政是不停的喘着粗氣,若不是葉影他們三人的保護林政怕是早就死了。

“葉影,謝了”此時的林政說道,剛剛闖過那兩具傀儡葉影幫了他大忙。

“沒事,你自己也小心點。”葉影快速說道,現在還是快點衝出這通道爲好。

此時的血手他們幾人衝在最後面,離葉影相距甚遠,他們一直與葉影他們幾人保持距離估計也是害怕葉影對他出手。

葉影他們繼續向着前方衝去,不久三道身影出現,正是三具鍊金傀儡!這通道本來就大概能容納六人的寬度,這三具鍊金傀儡擋在那真當是讓人頭疼!

“該死,怎麼還有!後面不會是有四具,五具,六具吧?到底還有多少!”沈衝的弟弟沈動首先怒罵道。

“不管還有多少,我們只能前進,無法後退!走吧。”沈衝看着那三具傀儡說道。

葉影他們正準備衝去,而後面既然竟然有些猶豫了,看他們的樣子好似想要讓葉影他們先衝。

此時的沈動立刻怒罵道:“都愣什麼?一起衝過去!若是單個衝去,我們都要死!”

聽到沈動的話,後方幾人才準備衝擊。

“衝!”

葉影一聲大喊,葉影他們九人全部衝去!

見到衝來的葉影他們九人,那三具青銅傀儡也反應了過來,邁着沉重的步子衝來過來,聽它的腳步聲沉重但他的速度卻不慢!

葉影一劍向着前方的傀儡斬去,此時也顧不得藏拙了,全力一劍斬去!

葉影這一劍斬在兩具傀儡的鐵拳上竟然反而被那傀儡逼退!不過那兩具傀儡也後退了一步,轉而被葉影后方的衆人衝開,葉影也趁此急忙衝了過去。

而此時林政跑的不夠快速,他身旁的青銅傀儡已重新站起一拳向着林政砸去!

葉影看到這幕,急忙返身一劍向着那傀儡斬去,雖然之前葉影與林政不相識,但在這古遺蹟中兩人早已相熟,傀儡的一拳砸在林政身上以他中階魂級的實力定然抵擋不住,葉影可無法就這樣看着林政死去。

葉影一劍雖然將傀儡的鐵拳斬偏,但此時葉影和林政反而被三具傀儡盯了上!

正是此時後方的血手他們幾人也闖了過來,看到此幕那血手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血手的出現葉影也已發現,只見一咬牙,右手一劍向着三具傀儡掃去。

“行雲破水!”

葉影手上出現一道藍色劍形虛影,不過由於這通道不大,葉影手中的劍影也縮小了些,這劍影掃向那三具傀儡將其逼退了幾步,葉影看也不看就急忙拉上林政向前方飛奔而去。

葉影這一招行雲破水威力不俗,那三具衆人都難以傷到的青銅傀儡身上都出現一道細小裂痕,不過這點裂痕對於傀儡來說基本算不得什麼。

雖然沒有怎麼傷到傀儡,但也將它們擊退了,而他擊退的方向正是血手他們那邊!看到後方靠近的人,那三具傀儡立刻放棄了追逐葉影轉而衝向血手他們!

葉影他們闖過了這三具傀儡,繼續向着前方跑去,不管前方時什麼葉影他們無可選擇只能往前!

此時的林政臉上露出濃濃的不甘卻又愧疚之色,在這裏他根本就是葉影他們三人的累贅!

“葉影,你救了我一命,我記在心裏,他日若有所求,我定不嗇相助!”林政咬着牙說道。

“沒關係,我們現在也算是朋友,我可不能看着你就那樣死去,若是能幫我想沈衝他們也都會幫你的。”葉影一笑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