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猶豫的,他一頭潛入了水中,墨靈不方便行動,收取寶物的事情,自然只能是他去做了。

這個水潭很深,且潭水冰涼,越是往下,寒意便越重,冰寒刺骨,泡在裡面絕對不是什麼舒服的事情。

「嘶,真冷啊,我的不滅劍體到底是還太弱了,這水潭未免也太深了些。」步塵打起了寒顫,感覺身體都開始麻痹了。

正當他感覺有些支持不住的時候,一股暖流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體中,是墨靈出手相助了,釋放出了自身炙熱的力量。

有了墨靈的幫助,他的行動不再受到什麼影響,加快了下潛的速度。

終於,他抵達了潭底,一眼便是看到了墨靈所說的那株靈草。

那是一株散發著碧綠光華的小水草,顯得十分的纖弱,卻頑強的生長著。

「終於到手了。」步塵出手,一把將靈草摘到了手中。

心意流轉之間,靈草進入了劍魄空間之中,第一時間讓墨靈服下了。

墨靈乃是他的一大殺手鐧,他自然是希望墨靈能夠早些恢復,如此在關鍵時刻,也能夠給予自己一些幫助。

他不是想要依賴墨靈,實在是他現在太弱了,有很多事情是他所解決不了的,有墨靈在,一切無疑會變得容易許多。

「找到了,果然是有一塊兒寶石啊!」很快,步塵便是鎖定了寶石的蹤跡。

輕輕撥開潭底的淤泥,一塊兒晶瑩剔透的寶石呈現了出來。

其呈菱形,僅僅只有指頭大小,但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卻十分強烈,一看就不是尋常之物。

「竟然是一塊兒水蘊石,運氣真是不錯啊,正好可以鑲嵌在我的水曜劍上,能夠大大的提升水曜劍的威力。」步塵伸手拿起了寶石,眼中滿是驚喜之色。

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恐怕就是說的他現在這種情況吧!

收起寶石,步塵繼續仔細的搜索起來,好不容易才潛到潭底,他不想放過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還真別說,他還真的另有發現。

「這地方居然還有儲靈石,好東西啊!」看著手中的銀色石頭,步塵頓時樂了。

儲靈石乃是畢竟罕見的一種寶石,內蘊天地靈氣,是輔助修鍊的好東西,一般只有靈氣充裕的靈礦中才會有,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得到的。

確定沒有什麼遺漏之後,步塵這才快速的上浮,在水底待久了,並不是多舒服。

「呼!」費了一些力氣,步塵重新浮出了水面,大口的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

「小傢伙,命挺大的啊!」不待他上岸,林長老的聲音便是在上方響起。

「見過長老!」步塵連抬頭行禮。

「嗯,沒事兒就好,先隨我上去吧!」林長老笑著點了點頭。

只見其伸出一隻手來,抓住步塵的肩膀,便是快速往上飛去。

這卻是奪靈境強者最大的優勢,能夠御空飛行,想去哪兒都十分的方便。

不一會兒的工夫,步塵便是被林長老帶回了懸崖之上的平台上。

「步塵!」一看到步塵,波月兒便是露出了激動之色。

不顧此刻步塵一身濕漉漉的,波月兒徑直撲進了其懷中,梨花帶雨的道:「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還以為……嗚嗚!」

感受到波月兒的真情流露,步塵心中十分感動,不禁緩緩伸手抱住了波月兒,能夠有人這般關心自己,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步塵師弟!」其他人也都圍了過來,盡皆激動無比。

經歷過昨晚和剛才的事情后,眾人無疑都是十分佩服步塵了,不知不覺間,步塵已經是成為了他們的主心骨了,一次次給予他們極大的驚喜!

「你怎麼全身都濕漉漉的?」波月兒鬆開了步塵,很是好奇道。

步塵呵呵一笑,道:「如果下面不是有著一個水潭,那你現在可就見不到我了。」

「好了,看來針對我們千林劍宗的宗派不少,為了不引起更多的麻煩,你們幾個還是回去吧,好好調整狀態,這幾天哪兒也不要去了,我也會封鎖那個院子,不讓任何人隨便闖入。」這時候,林長老說話了。

他本來是不想如此限制步塵等人的,但接二連三的出事,實在讓他很不放心,如此做算是最穩妥的。

對於林長老的決定,步塵等人雖然有些不情願,卻也只得接受,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別院中,眾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開始調息靜修,等待幾天之後出發前往葬劍谷。

現在他們已經是沒有別的什麼想法了,心思全都放在了進入了葬劍谷上。

此行福禍參半,誰也不知道自己最後是否能夠活著出來,提升一分力量,便能夠增加一分活下來的機率!

房間中,步塵靜靜的調息著,先前遭受暗算,他本身也是受了一些輕傷,尤其是眼睛受到了影響。

對方所用的不是一般的粉末,具有極強的腐蝕性,幸好只有一點點進入他的眼中,不然他的眼睛說不得就瞎掉了。

費了不少的力氣,他才終於是將眼睛中的異物清除乾淨,並且打定主意今後多修鍊自己的眼睛,消除自身所有的弱點。

「感覺怎麼樣?沒事兒了吧!」步塵剛一睜開眼睛,波月兒便是關切的問道。

步塵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我沒有那麼脆弱,此次雖然很危險,卻也讓我因禍得福,在那水潭之底,得到了兩件寶貝,或許能夠讓我們在進入葬劍谷前,將修為突破到顯形中期。」

「真的?是什麼寶貝啊?」波月兒眼中泛起了精光。

「當然是好東西。」步塵露出神秘的笑容。

一翻手,水蘊石和儲靈石便是都出現在了波月兒的眼前,兩者色彩各異,但都有著強烈的靈力波動散發出來。

「好漂亮啊!」波月兒伸手拿起兩塊寶石,眼中綻放著熠熠光彩。

「這是水蘊石和儲靈石,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待會兒我們倆一起將儲靈石煉化了,應該就能夠突破到顯形中期了,葬劍谷中危機重重,實力越強,才能夠有自保的能力;先把水蘊石給我,我要將其煉入水曜劍中。」

伸手一招,水蘊石飛起,落入了步塵的手中。

下一刻,步塵的體內浮現出一柄劍來,呈湛藍之色,形態完美,渾然天成。

可以看到在劍柄上有著一個小小的凹槽,似乎是專門用來鑲嵌什麼東西的。

水蘊石飛起,徑直沒入了凹槽之中,長劍綻放光芒,水蘊石完美的嵌入了劍柄之中,猶如原本就是在那個地方的一般。

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心意流轉間,將湛藍色的水曜劍給收入了體內。

「奇怪,你的這把劍明明只是中階凡劍的品質,怎麼能夠收入體內呢?」波月兒露出疑惑之色。

步塵神秘一笑,道:「秘密,以後你會知道的,好了,現在先煉化這塊儲靈石吧,時間不多了。」

聞言,波月兒頓時來了精神,能夠突破修為,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事實上,她體內還封存著大量雪花靈桃的精氣,想要突破絕非難事,先前是為了參加顯形境初期的比試,她才選擇了刻意壓制。

現在則是沒有那麼多顧慮了,有著儲靈石相助,她可以放心大膽的進行突破。

能夠在短時間內進行一次次的突破,這是她以前從未想過的事情,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可當她遇到步塵后,一切都為之改變了,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命運的安排吧!

在關閉好房門后,二人相對盤坐了下來,他們體內都有著血劍魄,一同修鍊的話,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儲靈石緩緩飛了起來,懸浮於二人的中間,絲絲縷縷的靈氣從其中釋放出來,進入二人的體內。

儲靈石中蘊含的靈氣乃是十分純粹的,沒有什麼雜質,可以直接吸收,遠比汲取遊離於天地間的靈氣要好得多,這也是其珍貴的原因所在。

二人均是極力的發揮著血劍魄的特性,盡情的吞噬著儲靈石蘊含的精純靈氣,用以壯大自身的力量。

步塵更是將一切靈氣融入了自己的血肉筋骨之中,用以凝練不滅劍體。

更為重要的是,他身體最特別的七個穴竅此刻正在極力吞噬著靈氣,形成了一個個靈力漩渦。

之所以說這七個穴竅特別,是因為它們並非是天生的,而是他自行開闢出來的,彼此間有著緊密的聯繫,宛如一體!

這種秘法乃是七曜劍典中所記載的,屬於那尊絕世強者所獨創,七個穴竅被命名為七曜劍穴。

七曜劍穴中盡皆孕育著一柄劍,品階都是中階凡劍,全都是步塵自己利用劍魄爐陣祭煉出來的。

他原本就很擅長鑄劍,連神劍都曾打造過,更何況是區區凡劍了。

七柄劍對應七曜,屬性各不相同,為了煉製它們,步塵也是費了不少心思的。

這七柄劍孕育於七曜劍穴中,時刻以劍元力淬鍊,是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的。

步塵的心神緊密的觀察著自身的情況,完美的控制著自身的力量,開始進行沖關。

他本身的積蓄足夠雄厚,突破於他而言,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在靜修了三天之後,二人體內的血劍魄同時震動,一股強大的波動勃發,使得他們吸收靈氣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就在剛才,他們突破了,修為更進一步,劍元力越發精純,而劍魄則是更加的凝實,鋒芒更盛!

咔,在二人瘋狂的吞噬下,儲靈石中的靈氣很快被耗盡,直接破碎開來,化為了粉末。

而此時已經是他們到白雲劍宗的第四天深夜了,意味著明天他們就將上路,能夠趕在這之前完成突破,無疑是很幸運的一件事情。

「終於突破了,感覺不錯,我的力量比之前強大了一倍都不止。」波月兒睜開眼睛,欣喜不已。

「突破的感覺當然是不錯的,不過這才是剛起步罷了,未來要走的路還長著呢,先睡一覺,明天就該出發了,希望此行能夠順利!」步塵眼神深邃,心中不免有些擔心。

葬劍谷啊,到底是一處殺戮之地,曾經有著太多的強者殞命其中,後世進入其中的人更是傷亡無數,或許其中真的有這大機緣,可也要本身有能力去得到才行。

當然現在想這些沒有太大的意義,都已經選擇出來了,也就沒有了回頭路,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必須去闖上一闖。

拋開紛繁的雜念,步塵和波月兒倒頭就睡,相比之下,睡眠才是最佳的放鬆方式。

第二天很快到來,所有人都早早起床,在院中集合,個個都顯得精神奕奕。

在林長老的帶領下,步塵等人來到了一處廣場之上。

不光是他們,就連其他宗派的人也都趕到了,包括流水劍宗和狼牙劍宗的人。

只是當狼牙劍宗的人看到步塵時,一個個都像是見了鬼一般,沒想到他居然真的還活著,這命未免也太硬了。

「嗯?」步塵突然心有所感,轉頭看向了一個方向。

卻是正好與那位江師兄的目光相對,清晰的感受到了來自對方的冷意,甚至於還有著絲絲殺意。

「此人心胸夠狹隘的啊,看來必須要提防一些。」步塵心中暗道。

當然,他並不是害怕,如果對方真的想要對付他,他也不會客氣,才不會考慮其是否是白雲劍宗的人。

曾經他連紫階大勢力的弟子都殺,更何況是橙階宗派的一個弱小弟子了。

依他的脾氣,就算是天王老子惹到他,也休想善了。

目光掃過偌大的廣場,步塵發現匯聚於此的人還真是不少。

除了二十個依附於白雲劍宗的赤階宗派的一百六十名弟子外,白雲劍宗本身更是出動了一百名弟子。

這或許就是橙階宗派的特權吧,別的宗派僅僅只有八個名額,它們卻有著一百個名額,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如此算上其他四個橙階宗派和它們麾下的那些赤階宗派,此次進入葬劍谷的人數就有著過千人,數量還是不少的。

正當步塵思考的時候,突然狂風大作,一頭龐然大物從天而降。

其形體真的是太巨大了,猶如一座小山般,翅膀張開,更是遮天蔽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