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一天一夜的帝天終於醒了過來。沒良心的他還不知道整個星極洲就為了他一個人變成了什麼樣子。

看到周圍已經沒有靈魂再入體了,這才穿上了衣物。梳洗了一番,看了看銅鏡里那絕世美男子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儲物戒一陣金光爆閃,帝天就拿出來了數十個傳訊晶石,一道道玄氣就打了上去。

做完這一切,這才把這些東西收了起來。朝著門外走去了,看到閻剎正在門外等自己。連忙走上去,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屬下見過殿王!」

「嗯,是準備出發了吧?」沒有回頭,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

做了一個鄙視的眼神,回到:「說道殿王,屬下就準備今日出發。」

閻剎這才轉過了身子,看著帝天說道:「你的人已經在殿外等候了,趕緊出去殺了你的仇人之後就給我回來,我還有別的任務吩咐你。」

「是,屬下知道了。」

帝天嘴角微微揚起,「回來?小爺吃飽了撐的回來喝西北風啊?」心裡雖然這麼想,嘴上就不敢這麼說的。

畢竟這還是人家的地盤,這麼做的不是自尋死路么?告別了閻剎之後,就走出了殿外。

這二十人齊齊的轉過身,看著帝天正準備跪地行禮。帝天就用神識說道「別動,跟我走就好了。現在那老東西應該還看著這裡呢。」

說著就在前面帶起了路,後面這些人自然乖乖的跟在了他的身後,朝著前方走去了。

再次回過頭時,已經看不到了鬼王殿所在的方向了。這才鬆了口氣,掃了這些人一眼,「誰知道去何談山的路?」

這時一男子走了出來,看著帝天恭敬的說道:「公子,我知道怎麼去,是我告訴你,還是我在前方帶路?」

瞥了男子一眼,然後說道:「你帶路吧!」

男子走到了前方,跟帝天並排走了起來。於是這一群玄侯境的高手跟著一個玄皇境的毛頭小子朝著何談山走了過去。

轉眼之間,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要不是帝天不喜歡飛行,早在一個星期之前就到了這裡了。

看著眼前的何談山,這才說道:「好了,原地休息,等人來吧。」

說著就帶頭坐在了地上,真的開始休息了。見狀,後面這些人也只好坐在地上,等待著那未知的人前來。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就從山上走來了一批人。瞟了一眼那個方向,沒有絲毫想要起身的樣子。安慰著身後涌動的人說道:「那是我們的人。」

只見王斌和武大帶著一批人走了下來,看到帝天坐在那裡連忙快步走上去,所有人齊齊跪在地上說道:「屬下王斌、武大,率領王武寨的眾兄弟拜見公子。」

微微點了點頭,「很好,你們現在發展的如何了?」

「回公子,屬下已經將周圍的一些小勢力全部掃平了,現在已經發展到五十個玄皇境的高手。而屬下僥倖提升到了玄皇境後期巔峰的境界。」王斌恭敬地回答了起來。

「嗯,難為你們了,能發展到這種情況已經很不錯了。」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說道:「你們坐在這裡休息吧,我們還要等人,估計還有很多人要來。」說完就朝著遠處的天際看去了。

ps:爆發繼續持續,四更送到,花花砸給我吧!~ 「不知道公子還要等誰?」王斌對君天實力不清楚,自然就不知道帝天在等誰了。

「不急,看著就行了。」說著就收回了目光,再次的坐在了地上。

看到帝天坐了下來,王斌這才吩咐著手下坐下來休息。

三個時辰后,遠處天際飛來一群人,黑壓壓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有多少。鬼冥眾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站起了身子。

「激動啥,還是我們的人。」說著帝天又在場中眾人震驚的目光中站起了身子,笑著迎了上去。

空中的人紛紛落下,帶頭的人走到帝天的面前,跪在地上,後面的人也是跪在地上,「屬下君天弟子君劉禪率領星隕堡眾人拜見公子!」

「屬下參見公子!!」

數千人接近上萬人的大喝聲在這片天地上響了起來。

「好好,君劉禪是吧?你的勢力就不用說了,又來人了。」準備想問他的勢力如何的,但是天際再一次飛來一群人。

好在何談山的前方全是空地,不然真的擠不下這麼多人了。

地上這些人沒有起身,因為他們沒有帝天的命令。

天空上的人紛紛落下,在另一個方向走到了帝天的面前。帶頭男子跪在地上,恭敬的說道:「屬下君天弟子君越率領吟風堡眾人拜見公子。」

「屬下拜見公子!!」

這時空中又飛來一批人,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到了帝天的身邊,帶頭的男子跟之前一樣,跪在地上,「屬下君天弟子君山河率領浮雲堡眾人拜見公子。」

「撲通!」又是一批人趕了過來,「屬下君天弟子君天山率領騰蛇堡眾人拜見公子!」

「屬下君寒雲率領天五堡眾人拜見公子!」

「屬下君於率領蠻荒堡眾人拜見公子!」

「屬下君天弟子君落寞率領楚王堡拜見公子!!」

「屬下君天弟子。。。。!」

「屬下君天。。。。!」

「屬下。。。。」

「。。。。」

接二連三的人趕了過來,現在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反正後面的鬼冥眾和王武寨的人早就看傻眼了,這居然是一個人掌控的?未免太過恐怖了吧?

「屬下君炎率領金熊堡眾人參見公子!!」

「屬下君龍率領皇閻堡眾人參見公子!!」

本以為完了,居然還有,這後面的人簡直要發瘋了。

帝天心裡不知道有多麼激動。這數十萬人全是由自己一人統領,想想就讓人興奮。「人齊了嗎?」激動了半天,就憋出來這麼一句話。。

「齊個毛。我老龍率領龍蟠森林眾獸參見公子,哈哈哈!」

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帝天的耳邊響起,目光朝著空中看去,只見蠻老三人正是帶著那上萬的妖獸趕了過來。

「尼瑪,還有獸人。。。」

鬼冥眾齊齊的罵了一聲。

「哈哈,鷹老、蠻老、龍老。你們怎麼來了?」

「那當然,你這麼久沒消息。現在搞出了這麼大的陣仗整個星極洲都他媽的轟動了。」鷹老越說越帶勁。

「是啊,小天。你這架勢這麼大。蠻老我活了這麼久還沒看到有一個散修能統領這麼多人的。況且還是個孩子,哈哈!」蠻老看到帝天能有現在的所為,心裡不知道有多麼的興奮。

龍老摸著下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數十萬人,眼中放著精光笑道:「本以為沒有那麼多人。準備帶個一萬多獸人充當門面的,但是現在看起來似乎沒有這必要了吧?」

場中的人聽到拿上萬的獸人充當門面,臉上不停的抽搐著。

帝天連忙笑著說道:「哈哈,你們三位前輩太客氣了。我真的沒想到你們會來這裡。龍老,你那一萬獸人可是有很大的作用啊。」

就在龍老準備回話的時候,空中又有人飛來了。

「墨城紀暮雨率領煙雨樓弟子前來拜見公子!!」

「卧槽,你大爺啊。還有煙雨樓的事?!」

鬼冥眾再次罵了一聲。

「煙雨樓星極城程澤陽帶領眾人前來拜見公子!!」

「哈哈,兩位老哥,你們也來了。小弟我有些惶恐啊。」帝天笑著迎了上去。

紀暮雨走上前笑道:「你個小鬼頭,消失了那麼久,我都以為你死了。閣主還下令讓我滿洲的找你。不過現在你回來了,他老人家應該也放心了吧。」

「是啊,立天。哦,不對。應該是帝天兄弟,你騙我的好慘啊。我都不知道你的真名是什麼。弄了半天就是你帶人殺到瞭望月門啊?」

帝天笑著擺擺手說道:「哪裡,哪裡。完全是僥倖,僥倖罷了。」越說帝天心裡越不好意思了。

「錦城金旋風率領煙雨樓弟子拜見公子!!」

「霍城古墓玉率領煙雨樓弟子前來參見公子!!」

聽到這兩個名字帝天愣住,旋即便笑道:「兩位大哥你們怎麼也來了?」

「這叫什麼話,你是什麼身份,我們不請自來已經很丟臉了。你就別在那裡損我們了。」金旋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是啊。這等大事都不叫我們來,太不給面子了。」古墓玉說話倒是直接的很。

哈哈一笑,客氣的說道:「那小弟我就多謝兩位大哥前來支持我了。」

「吟!吟!吟!!」

一聲比一聲大的龍嘯聲在空中響了起來。所有人齊齊的朝著空中看去了。

只見數千到巨龍朝著這邊飛來。

「龍?居然是龍!!」

一人瘋狂的喊了起來,他們這群人里有些人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龍。

「龍族龍王帶領本族眾龍拜見龍主!!」

沒錯,來人正是龍王。

帝天飛了起來,因為下面根本容不下這麼多人了。「哈哈,龍王你也趕來了。不知道龍神可還好?」

「天啊,神啊,救救我吧,我不想活了。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啊!!」

鬼冥眾一男子實在是受不了了,直接哀嚎了起來。

「龍神?」龍灣神秘的一笑。

「巴波~巴波~!」

這一聲輕叫,打破了這個安靜的場面。

聽到這個聲音,帝天臉色一喜,就知道是巴波也來了。

ps:爆發完畢,五更送到。這麼爽的一章就在這個月結束吧,不想給你們留下遺憾!~ 「哈哈,你丫的不好好修鍊跑出來幹啥?」帝天抱著從龍王身後分出來的巴波笑哈哈的說道。

「哼!」巴波朝著龍王冷哼了一身,然後奶聲奶氣委屈的說道:「就是他,他就不肯讓我出來。後面我就不讓我出來,我就不做龍神了。這下他才放我出來的。」

那聲音配上這個表情,簡直是人心都化了。

眼睛瞪了瞪龍王,這才看著手中的巴波說道:「今天你就乖乖的在我肩膀上站著。哪裡都不能去,不然我就不喜歡你了,知道了嗎?」

「嗖!」

巴波一個跳躍就來到了帝天的肩頭,用那身體蹭著帝天的臉說道:「好啦,我乖乖的就行了。你別不喜歡我啊。」

無奈,帝天鬱悶了一會兒,身子就朝著後方退去。直至退到鬼冥眾以及王武寨等人的身後。現在的他可謂是俯瞰全局,所有人都盡收眼底。

帝天大喝一聲,「君天弟子何在?」

所有人齊齊的站起身子,朝著帝天大吼道:「君天弟子拜見公子!」

滿意的點了下頭,然後繼續說道:「蠻老,你幫我統計一下人數。我好像作戰方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