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立八卦萬花筒冷醒直刺蒼封,漠然道:「還是趕緊切掉燃燒著火焰的血肉吧,我可不想讓你死的這麼輕鬆。」

身為劍皇,面對秦立的嘲諷與輕視,蒼封竭力壓下暴走的怒火,劍氣凝出,將身軀其餘燃燒著黑色火焰的血肉,生生切割而下。

看著劍皇蒼封,周圍的人下意識的在戰慄。雙手被切,手臂,背部,胸膛,腿部,燃燒著黑色火焰的每一塊血肉,都被切下!身軀早已不再完整,切割處血肉模糊,一些嚴重的地方,骨頭都被切下!即便是劍皇,都難以忍受著切骨之痛。

身體的疼痛,轉化為濃濃的怒火,最終轉變為對秦立冷厲的殺意。

可想而知,劍皇蒼封,此刻對秦立也對是恨之入骨!

秦立目光向蒼封的下-體望去,指了指蒼封的胯下之物,嘲諷冷笑道:「還有最後一處,趕緊切了吧,然後我等著你來收拾我。好心提醒你,我的黑色火焰,哪怕只有一點,不把目標燒盡,根本不會熄滅。」

這一刻,蒼封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不完整的軀體,鮮血流淌,唯一一處還燃燒著黑色火焰的地方,就是他的幾把。在聽到秦立話里明顯的嘲諷,蒼封嘴唇氣的發紫,全身哆嗦。

凝出一道劍氣,並未發動,低頭間看著自己的命根子,蒼封的身體在極怒以及恥辱之下哆嗦著。

秦立雙手抱胸,諷刺道:「動手吧,人都老了,反正要那東西也沒什麼用了。」

「啊!!!」

在所有人瞪大的目光下,劍氣劃過,蒼封的命根子落地,旋即在黑色火焰下焚燒殆盡。全身火焰完全被去除的一瞬間,蒼封的身體暴射向秦立,一股恐怖的氣勢宛若爆裂的炸彈一般從他身上爆開,周身勁氣涌動間,他如同化身為了一柄金色的利劍。

之前一直壓抑的暴怒,加上命根子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被自己切下,以及秦立的嘲諷,蒼封的怒火瘋狂燃燒起來,氣的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幾乎炸開,每一個毛孔都在瘋狂釋放著怒氣。

在這暴怒之下,蒼封這一擊可以說是毫無保留,使出了全力!所掠之處,空間動蕩,遠處的冰無憂以及各大長老,直接被這恐怖的氣場給震退出去。

熟知皇級強者全力之下的恐怖,冰無憂膽戰心驚,秦立徹底將蒼封惹得暴怒,命根子切掉的恥辱以及秦立的語言諷刺,讓暴怒的蒼封幾乎都有些失去了理智,全力之下,勢要對秦立一擊必殺!

… 面對蒼封全力下的恐怖一擊,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秦立竟然雙手抱胸,絲毫不躲避。

「去死!」蒼封的聲音暴戾猙獰,對秦立的恨意,已經深入到了骨髓,全力之下的這一擊,他要秦立必死!

轟!!

當蒼封撞擊到覆蓋著秦立的黑白相間的骷髏驅殼時,巨大轟鳴之下,空間顫盪,大地悲鳴。秦立所站之處方遠數十丈的地面轟然凹陷坍塌,波及開來的勁氣漣漪朝著四周狂猛擴散,所過之處發出咔咔咔咔的聲響,周圍的大理石地面大面積崩裂,大片的地磚被遠遠的掀飛了出去。

這聲巨響,讓遠處所有人震的雙耳險些失聰,看著灰塵瀰漫的地方,方起鶴五人冷笑道:「這麼死掉,真是便宜你了!」

「老大!」李曉三人看著那轟砸之處驟然凹陷的地面,一股無盡的悲傷,憤怒和絕望,從他們的身上散發。想要幫忙,但又是那樣的無力。在皇級強者面前,他們就如同螻蟻一般,渺小不堪。

「哎。真是天妒英才」冰無憂閉上眼,一聲嘆息。蒼封全力下的這一擊,就是他全力防禦,都會被秒殺。前方灰塵雖然遮掩了視線,但秦立絕對沒有存活的可能。雖然如此,但臨死之際,能讓劍皇蒼封搞得如此狼狽不堪,也算是至高的榮耀了,若這件事傳出去,必定成為蒼越帝國,甚至整個魔幻大陸的傳說。

「秦立……」

看著前方勁氣肆虐下動蕩的空間以及毀滅力,冰藍若眼睫,眸光在瑟瑟顫動著。就在她準備衝過去的時候,冰無憂將她死死拽住,凝聲道:「別過去,那裡動蕩的勁氣,就是法王都得重傷!」

阻止之餘,冰無憂心裡訝然錯愕,暗道:出去歷練的這幾天,他們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小藍對秦立……

冰無憂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冰藍若這樣悲傷的表情了,一向冰冷的她,沒有什麼事情能撼動她的冰冷心靈,但此刻,她的情緒明顯的失控。

暗地裡一直注意冰藍若的方起鶴,看到這一幕,心中妒火升騰:「藍若難道對這小子……哼!臭小子,敢打我女人的注意,讓你死真是便宜……」

當灰塵消散,視線變得清晰,一直盯著那戰鬥之處的所有人,驚駭的瞪大了眼睛,齊齊獃滯在了原地,久久沒有發出一個聲音。

這一幕,讓方起鶴如同喉嚨里卡了什麼東西,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怎麼可能!」蒼封眼睛微微外凸,滿臉驚駭。驚駭的看著秦立,或者說覆蓋著秦立身體的一具骷髏。

灰塵消散,秦立,安然無恙,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而之前覆蓋在他身體上,如同骷髏一樣的黑白相間驅殼,此刻發生了些許變化。

外貌如同骷髏,只有著上半身,相比之前,顯得更為完整,骷髏體內布滿了經絡以及胸骨。

怪異的是,這骷髏身體右半邊為白色,軀體上散發著一簇簇白色火焰般的光芒,而它的左半邊則為黑色,散發著一簇簇黑色火焰般的光芒。

骷髏面部,右邊空洞的眼睛散發著白色光芒,左邊空洞的眼睛散發著黑色光芒,從眉宇間到身軀正下方,一黑一白,極為怪異。

而這骷髏的白色右臂,手持通體白芒的長劍。左臂,手持通體黑芒的長劍。

骷髏的背後,更為奇特的是,一雙光芒翅膀伸展開來,右邊白色翅膀,一簇簇翎羽如同白色的火焰。左邊的黑色翅膀,一簇簇翎羽如同黑的火焰。翅膀如同黒翼天使與白翼天使的結合。

驚到獃滯的眾人,死一般的寂靜后,有震驚,有無法置信,甚至有些弟子用力揉了揉眼睛,確定這不是幻覺后,驚呼出聲。

「那一黑一白的骷髏,是什麼東西!竟然能防禦住劍皇強者的全力一擊!」

「防禦力也太恐怖了!那骷髏根本沒有留下一絲的裂痕。」

「這模樣,還有這一黑一白的光芒翅膀,看著好帥!」

……

蒼封眉頭凝起,心中最為駭然的是他。自己的這一擊,竟然被秦立擋下了,並且沒有受到絲毫傷害!他的實力真的是魔導師級別嗎?!

通過半透明的骷髏軀體,可以看到位於骷髏驅殼之內的秦立,懸浮於骷髏的胸膛處,雙手懷抱於胸,俊冷的面孔,飄逸的紅雲紋樣黑色長袍,讓周圍的女弟子是看的眼冒金星,心裡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此刻的心情:酷!

而這右持白芒長劍,左持黑芒長劍的骷髏,正是屬於秦立自己的,須佐能乎!

須佐能乎,是只要擁有兩隻相同的萬花筒寫輪眼,才能使出的神之力。火影原著中,能使出須佐能乎的也就幾個,每一個,所擁有的續作能乎都不一樣。

秦立開啟了八勾玉八卦寫輪眼,所使出的須佐能乎,與之相照應,左陰右陽。但秦立的須佐能乎,與原著中最大的區別就是,他的須佐能乎,竟然有著一對翅膀,就如同楚雪之前的鳳凰羽翼一般,這讓他隱約覺得,跟那滴鳳凰精血有關。

其實,如秦立所想,正是如此。在擁有了鳳凰精血的瞬間,秦立相當於擁有了神獸鳳凰血脈,在恨意下,激發開啟萬花筒,或許因為鳳凰精血的緣故,從而使自己的須佐能乎生出了一對黑白羽翼,看起來帥氣了不少。

懸浮於須佐能乎之內的秦立,毫髮無傷,嘴角勾起譏諷:「這就是皇級強者的全力一擊?我可算是見識到了,連我的防禦都破不了,你怎麼殺我?你現在的模樣,滑稽的哪有皇級強者的風度?幾把都沒了,還算男人嗎?哈哈哈……」

蒼封現在赤裸著身體,一絲不掛,雙手沒了,胯間的命根子也被切了。男人,沒有了命根子,看著極為彆扭。

周圍的弟子也是感到滑稽不堪入目,但蒼封可是劍皇強者,他們神色上可不敢表露出來。

被秦立戳中痛楚,蒼封整個人如同變成了一個處在爆炸邊緣的火藥筒,暴怒之下全身的血液都幾乎要爆炸。他全身氣的哆嗦,面部猙獰,暴吼間震耳欲聾:「我要殺了你!!!」

… 「萬劍領域!」」

蒼封暴吼間周身勁氣暴漲,周身百丈內的空間內,驟然間凝聚出一柄柄實質長劍,縱橫交錯間飛竄著,甚是華麗。

身為皇級強者,蒼封自然擁有著自己的領域,屢次出手,他都無法破掉秦立的防禦,還被秦立給燒的命根子都沒了,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的顏面盡失,暴怒的他,已經不打算保留,直接施展出了領域!

「那是……領域!」

「這飛劍最起碼能有千萬柄,好華麗!」

「今生竟有幸看到領域,蒼封施展出了領域,秦立要完了!」

……

對於領域的強大,冰藍若很清楚,這一刻的她,黛眉緊蹙,心裡不斷祈禱著,但願秦立的防禦力能擋住接下來的攻擊。

嗖!

千萬飛劍中的一柄朝著秦立劈划而下,懸浮於須佐能乎之內的秦立,右臂驟然抬起,同時,骷髏跟著抬起,手中的白芒長劍抬起格擋。

轟!

那一柄飛劍轟擊在白芒長劍之上,轟鳴中陰陽骷髏腳下的地面凹陷,碎石炸起。雖然只是千萬中的一劍,但對方畢竟是法皇,這一劍的威力足以滅殺冰無憂的存在,但竟是被格擋住了。

蒼封身前凝出一柄劍,劍尖指向秦立,臉色猙獰間咬牙切齒,陰冷道:「這一招,將是我最強的一招。絕對能破了你的防禦!」

只要能破了秦立的防禦,哪怕一絲裂縫,全力之下外加領域,湧入的一絲勁氣,就能讓秦立化為虛無!

「結束了。」

嗡嗡嗡……

千萬飛劍錚鳴間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下,全部湧向蒼封身前的那一柄劍,隨著飛劍的湧入,那柄劍之上泛起點點金光,隨著飛劍的不斷湧入,劍光越來越璀璨,越來越刺眼。

當千萬飛劍全部湧入的剎那,那柄劍散發的金芒,足以與日月爭輝,將周圍的空間耀的一片金黃。

當千萬飛劍湧入后的剎那,時間彷彿被定格,因為風停止了,聲音消失了,周圍空間,全部被這道金芒長劍的力量給排空。

遠處的所有人,身體在戰慄,這柄劍蘊含的恐怖力量,比全力下蒼封要強上十倍!

「這一劍,能讓劍皇三級的我秒殺劍皇五級!小子,下地獄吧!」

「劍破天穹!」

蒼封的聲音落下,那道金芒長劍暴射出的一剎那,每一個人都發現自己失去了視覺,失去了聽覺,那一瞬間,周圍沒有了任何聲音,空氣全部被這恐怖的力量給排空。

秦立懸浮於須佐能乎之內,淡然而立。萬花筒寫輪眼下,這比光速還要快的恐怖一劍,驟然間放緩,彷彿秦立所處的世界,時間被定格。

「天化!」

秦立右眼猛地一瞪,眼白之上血絲凸起,焦距鎖定那暴射而來的金芒長劍,八卦萬花筒之上八顆勾玉驟然轉動。旋即,在只有秦立能看清楚的視線下,空間連同那金芒長劍驟然扭曲,化為天地間的本質能量,全部湧入了秦立的右眼之內。

風開始了呼嘯,空氣開始了流動,金芒消散,風平浪靜。然而,遠處的所有人,齊齊屏住了呼吸,今天的他們,不知道驚駭了多少次,一次比一次強烈,還是因為一個魔導師。

原本,以為這恐怖一劍,造成的聲勢會多麼恐怖,然而,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金芒長劍,明將要刺刀到秦立的時候,竟然突然消失了!

「這……不可能……怎麼會……」

最為驚駭的,當屬蒼封,他身體一晃,口中失聲,完全接受不了自己看到的畫面,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全力之下,連領域都動用了,凝聚出了這最強的一劍。

這恐怖的一劍,蒼雲帝國除了那些比自己更恐怖的皇級,根本無人抗拒,然而,這一劍,面對秦立,竟然直接消失了!

這種打擊,讓蒼封很難接受。

須佐能乎之內的秦立暗地裡鬆了口氣,這一劍的恐怖,或許真的能夠破了目前狀態不完全的須佐能乎,足以秒殺自己。然而,還好自己的瞳術能力,才讓自己保住了性命。

火影原著中,每一個擁有萬花筒,都有自己特殊的瞳術能力,比如天照,神威,月讀,別天神等。秦立開啟了屬於自己的萬花筒,自然擁有了自己的瞳術能力。而天化,就是他右眼萬花筒的能力。

天化,只要是天地間任何能量所匯聚出來的攻擊,不管多麼強大,都能將其化解吸收,轉化為查克拉,為自己所用。攻擊越強大,轉化的查克拉越龐大。

有著天化,讓秦立自持無恐。

能力雖然逆天,但危害也極大。萬花筒下輪眼狀態,一些特別招式,使用次數越多,距離失明的那一天也就越來越近。

而秦立總共施展了兩次天化,當吸收這一道恐怖的攻擊后,他的右眼,視線明顯變得有些模糊。這讓秦立眉頭凝起,除非進化為永恆萬花筒,否則秦立早晚有一天會失明。

而要進化為永恆萬花筒,進化方法極其苛刻,在宿主自身已經打開萬花筒寫輪眼后,移植另一雙萬花筒寫輪眼,且只能在宇智波近親族內之間進行,原著中,也就宇智波斑和宇智波佐助兩人成功開啟永恆萬花筒。

而秦立,既不是宇智波一族,就算通過羈絆試煉,有幸獲得擁有萬花筒的宇智波成員召喚許可權,依舊沒法通過移植,來進化成永恆萬花筒,這讓秦立意識到了嚴重性。

「還是趕緊解決他吧,目前擁有的龐大查克拉,足夠施展左眼的瞳術能力了。」

秦立目光柔和的望了一眼臉色蒼白無一絲生機的楚雪,暗道:「雪兒,等我殺了這老狗,就來複活你。」

現在的蒼封,升起一陣無力感,破不了秦立的防禦,他再強,又能有什麼用。這讓他怨怒的同時很是憋屈,連最強大的一招,都被秦立化解,自己還拿什麼去殺他?

秦立萬花筒寫輪眼冷醒盯著蒼封,陰冷道:「你可以去地獄懺悔了。」

… 「你的意思是,你能殺了我?哈哈哈……」蒼封怒極反笑:「你的防禦力雖強,但你的攻擊能殺的了我?」

蒼封一臉不屑,周身凝聚出能力護罩,只要防住黑色火焰,秦立根本傷不了他。

「哦?是嗎?」秦立嘲諷一笑,旋即左眼猛地一瞪,八顆黑色勾玉轉動間,焦距鎖定蒼封,驟然射出漆黑的光芒。

呼……

這一刻,天地間風雲變色,一股狂暴的氣勢與殺氣,從秦立的左眼中迸射而出。在這可怕的氣勢中,蒼封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全身上下如墜冰窖,心下一片駭然。那殺氣竟如實質的利刃一般,驟然間震散了他凝聚出的能量護罩,划的他的臉以及身軀一陣刺痛。

周圍的所有人雙眼中蘊含著驚恐與驚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