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呢?

結果當然是一個措手不及,那火雲小人便一頭扎進了,老不死按照孫凡的要求,在火之空間中布置的熔岩假象。

魚已入網,之後的事情還用說嗎?

當然是關閉火之空間的大門了。

火之空間瞬間而閉,待火雲小人發現自己身處異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在這熔岩之地,孫凡對付不了火雲小人。

在火之空間內,孫凡同樣對付不了火雲小人。

但有一個地方,孫凡卻可以將火雲小人收拾得服服帖帖,那便是水之空間。

在天地熔爐里,孫凡可以隨意改變各個空間的結構。

所以火雲小人一個疾馳,便直接從孫凡製造的空間孔洞中,鑽進了冰寒刺骨,已被列為禁地的水之空間。 由於冰河之水的原因。

水之空間的溫度,已經降低至駭人聽聞的地步。

哪怕是靈魂形態的老不死,也不敢輕易前往這塊絕地。

在這天地熔爐之中。

也就只有已經適應低溫的孫凡,可以如入無人之境的,在此地隨意穿梭。

火雲小人被孫凡誘騙到這裡,又怎麼可能會有好果子吃?

還未等談判開始,孫凡便直接用冰河之水,給火雲小人來了一個下馬威。澆得它是透心涼,心飛揚,紅色的霧化軀體,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火雲兄,咱們事先可說好了。

我幫你脫困,你就用五分之一的軀體作為報酬。

可結果呢?

我剛幫你把封印陣法打開,你就背信棄義的朝我下起了殺手。

你這不會撒謊的靈族,辦起事來也不怎麼地道嘛。」

聽聞孫凡肆無忌憚的譏諷,和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嘲笑,火雲小人是怒火中燒。只可惜人在屋檐下,具有不弱於人類靈智的他,此時也是敢怒不敢言。

「人類,我願意給你五分之一的軀體作為報酬,你放我離開吧。」

「五分之一?

剛才是五分之一。

不過現在已經漲到五分之二了。」

面對孫凡的坐地起價,火雲小人先是稍微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便表示妥協的點了點頭。

火雲小人一分為二。

一大一小。

大的留在原處,仍保持人形。

小的則彷彿沒有靈智一般,懸浮在不遠之處。

孫凡深深記得老不死的警告,在沒有簽訂主僕契約之前,他可不會貿然進入水之空間,為火雲小人製造可乘之機。

所以在火雲小人一分為二后。

孫凡立馬便操縱水之空間的空間結構,將那不會反抗的火雲分身,轉移到了冰河之底。

冰河之底的溫度,接近絕對零度。

火雲小人的分身一墜入其中,其便立馬便與本體斷絕了聯繫。

生活系游戲 換言之。

此時的孫凡,已經將火雲小人五分之二的能量騙到手了。

為什麼要用「騙」這個字呢?

那是因為,孫凡壓根兒就沒打算遵守他的諾言。

……

火雲小人依約,將自己五分之二的軀體交給了孫凡。

其便立馬以小了不止一號的文字,催促孫凡道,「人類,你現在可以放我離開這裡了吧。」

「不行。」

「你言而無信。」

「這還不是跟你學的嗎?

好了。

你騙了我一次。

我騙了你一次。

現在咱們兩個算是扯平了。

我孫凡可以向天起誓,只要你再給我五分之一的軀體,我立馬便放你離開這裡。

若有食言,五雷轟頂。」

孫凡立下重誓后,其還貫穿了水之空間與雷之空間的天際,象徵性的落下來一道驚雷,弄得就好像老天真的有眼,在為這道誓言作證一般。

事實上呢?

事實上是天地熔爐隔絕天機。

無論孫凡在此地如何賭咒發誓,其都不會遭到報應。最多也就是話說得太多,略微有些口乾舌燥而已。

孫凡是在信口胡咧咧。

但已經被比逼上絕路,沒有一絲周旋餘地的火雲小人,卻並不這樣認為。

「好吧,我答應。」

看著火雲小人再次一分為二。

同為靈族的老不死,在木之空間里是跳腳罵娘,「這貨智商也太低了吧。

這種鬼話他都能相信?!

丟臉。

真給我們靈族丟臉啊!」

面對第二次分割的火雲小人,孫凡自然是故技重施,再次將那毫不反抗的分身,轉移到了冰河之底。

……

「人類,你現在可以放我離開了吧。」

「誰說我要放你離開了?」

言罷,孫凡首度現身。

而且其還故意從雷之空間引來了萬道雷霆,照著他自己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就是一頓猛轟。

「火雲兄,我食言了,甘願受罰。

此番雷擊不下萬道,總強得過五雷轟頂吧。」

在孫凡肆無忌憚的嘲弄之中,火雲小人暴怒而起,直接沖了過去。

要是放在火雲小人全盛的時候,孫凡絕對躲不開他這全速的衝擊。

可現在呢?

火雲小人的力量五去其三。

孫凡心思一動,便利用扭曲空間的辦法,輕而易舉的躲開了它的衝擊。

「火雲兄,你就認命吧。

快快認我為主,也免得再受那沒有必要的折磨。」

「卑鄙!」

嘩啦啦!

孫凡可不是一般的卑鄙,其打不過火雲小人,便不停的用冰河之水澆它。

火雲小人在寒力的侵蝕下,能量的波動越來越弱,其速度也越來越慢。

如此一來,孫凡澆冰河之水的準確率,可就越來越高了。

其實,要不是孫凡需要保留火雲小人的神智,讓其主動認主。他早就想法設法的,把火雲小人,直接轉移到冰河之底,凍他個天昏地暗了。

「你到底臣服不臣服?!」

嘩啦啦。

「你到底臣服不臣服?!!」

嘩啦啦。

「給老子臣服!!!」

火雲小人異常堅韌,不管孫凡用冰河之水如何澆淋,其都絕不臣服,甚至不表一態。

怎麼辦?

只有下狠招了。

在「嘩啦啦」澆了火雲小人百餘次后,孫凡終於下狠手,將其直接轉移到了冰河之底。

一秒。

瞬間轉出。

「你臣服嗎?」

此時的火雲小人,已經完全認清了自己的處境。

逃是逃不了。

至於臣服,它又不削與骯髒、齷蹉的人類為伍。所以其便直接選擇了不反抗,等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