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走路的同時,那兩個小妮互相攀談起來,嘖嘖,那關係簡直好到了如親姐妹一般,最後直接把雷動給忘記了。

“琳兒,倒三杯茶過來,有客人來了!”雷動進入客廳,大喊一聲道。

只聽客廳邊上一女子的嬌笑着應了一聲後,緩緩從廚房而出。

“雷哥,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啊!這位小妹妹是?”林琳笑着對雷動說道。

而後望着那脣紅齒白的靈兒。

“姐姐。我叫莜靈,大家都叫我靈兒。嘿嘿,剛纔雷動哥哥也叫你琳兒,我們真有緣分,”

沒等雷動回答,那小妮子直接自我介紹起來。

最後連那小倩也是加入了女子攀談的隊伍中,三個女人就這麼快樂的交談在一起。

也是把雷動冷落在了一旁,而後每次交談到笑場的時候,都會眼睛轉向雷動這邊。

讓的一旁的雷動格外不舒服,喝了幾口茶之後,就直奔自己的房間了。

“哎,真是三個女人一臺戲啊!”雷動聳了聳肩,無奈的道。

但是想到那個姓趙的男子,雷動心頭又是生出一抹無名之火。

“妹的,雖然我雷動對尊嚴的底線放得很低,但是你也別太過分了,居然在認識我的妹紙面前,讓我沒面子。哼!”心裏氣着罵了那個男的一頓。

緩緩做到了自己的牀榻之上。

頭一撇,看着邊上現在在睡覺的銀火狐,雷動心裏一疼,怎麼最近找事的人,那麼多!

“黑鷹教,哼!改天我非打的他們叫做黑雞叫。”雷動心裏對這昨日那兩個黑衣人來源教派有大罵一句。

“我操,我忘了問那黑鷹教在哪裏了!嘶,哎!”雷動突然想起了一件不對勁的事,低着頭嘆聲道。

“小子,你大叔我知道黑鷹教在哪裏,但是我奉勸你,就這麼一點本事,我想還是算了,別去出醜了,到了那啊!呵呵,你死了連骨頭都不會剩下。”突然毒王的聲音從雷動腦中響起。

聞言,雷動搖了搖頭、

“嗎的,實力,實力!!!!實力真的太重要了!!!!毒王你那毒丹武技還有沒有,在教我幾招,而且經過昨天的打鬥,我已經感覺自己又要突破了,而且你的毒丹也開始慢慢變大了一圈。”

雷動用力的敲打了一下牀榻,氣着喃喃的問道。 聽着雷動那有點生氣的話語,毒王反倒是笑了起來。

“好了,也別生氣,毒丹增大了的話,就好辦了!這學毒技你可慢慢來,還是先將你的實力提高吧。而且你也知道了,最近龍錫學院有一個比試大賽,我勸你去報名。那裏有着其他地方來的與你同樣有着極高資質的厲害少年。你可以看看你的真是實力有多少!”毒王緩緩的說道。

“額,”聞言雷動很無奈,實力,自己多麼需要實力啊!

無奈的搖了搖頭,雷動身子坐正。

“牌魂,你把那火心果的剩下一半能量給我,我想現在突破!”隨即,雷動突然緩緩說道。

“好的!主人。”牌魂緩緩的對着雷動說道。

而後一股巨大的紅色能量氣體從玉牌從緩緩流入雷動的丹田處。

“恩”雷動輕聲的**了一下。

他現在只感覺自己缺少着一股巨大的能量,來幫助他突破這現在的狀況。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雷動額頭處此時已經多了幾許汗水。

汗水沿着臉頰緩緩滴落道身體各處,而後將這自己坐着的一塊地方都溼透了。

“嘶!”雷動深吸一口氣。

此時的他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突破的那種感覺,但是紅色氣體還是一直在送入丹田之中。

雷動眉頭皺了皺,感覺體內那猶如大海一般的內氣能量正在衝破自己的丹田

“啊!”雷動眉頭又是一鎖,**一聲。

身體隨即又是怔了怔,而後嚥了一口唾沫。

隨着最後一絲紅色氣體的灌入,雷動感覺現在輕鬆萬分。

“好了,現在我要進行突破了!”雷動眉頭鬆開,眼睛也緩緩睜開,嚴肅的說道。

說完,雷動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雙眼微微閉起,任那強大的內氣往着雷動丹田之處隨意灌入。

那丹田開始,擴大和縮小,在一縮一擴之間來回差不多有幾百於次。

雷動的丹田才慢慢緩和下來。

此時的雷動,面部顯得有些憔悴,

那汗滴也猶如流水一般,嘩嘩的從雷動身體滑落、

“嗬”雷動輕喝一聲,一股內氣從雷動體內往外散出。

“哈!終於。終於又是突破完成了啊!”抿了抿乾燥的嘴脣,雷動笑着說道。

“二品內破師了!嘿嘿,牌魂,你看有什麼好東西給我嗎?”突然雷動想到什麼一般,問道。

此時玉牌中的牌魂搖了搖頭,這小子就知道問自己要寶貝。

“主人,現在以你的實力,那些武技已經夠用了!等你在突破幾次吧!要知道貪多嚼不爛!”牌魂無奈的緩緩道。

聞言,雷動也是一陣無奈。

想了想牌魂說的其實也有道理,搖了搖頭,也就釋然了。

起身,將衣服換了一下,就往着樓下走去。

走出房門外啊,夕陽已經將最後一抹紅暈散去,只漏着一個頭頂。

“快晚上了啊!”雷動望着眼前的景色,驚奇的說道。

身形一動,雷動緩緩走入樓下。

只是還沒等雷動到客廳啊,雷動已經聽到了客廳裏那一陣陣的笑聲傳出。

仔細一聽,這羣人又是拿他當做笑話,哎。

雷動嘆氣了一聲,搖了搖頭。

和着上次一樣,孫洪這廝又來開雷動的玩笑。

實話說,這次算是雷動第二次帶女孩子回家了。這不禁勾起了孫洪對雷動 的興趣。

一直小聲着討問着雷動怎麼泡妞的方法。

這讓雷動聽的,很鬱悶。

“大哥,就是這,聽別人說!靈兒就是被人拐到這兒的。”

“哼!進去看看,誰這麼大膽子,敢拐走我家靈兒的!!!!”

突然門外響起了一陣不和羣的聲響。

“你們是誰?來我們這裏鬧事。”

聽着外面不和諧的聲響,孫洪也是徑直的跑出去看,對着面前的一行人大聲喝叫道。

“是你把我們靈兒師妹拐走的?快把人交出來。”一個面紅耳赤的長得一雙招風耳的傢伙對着孫洪大喊一聲。

看着這兩人似乎,只要一點火,就要放炮的樣子,屋內的人坐不住了!

“猴子,你們怎麼來了。趙哥哥,怎麼回事啊!”

靈兒慢步走出,看着眼前兩路人馬像似要打起來一般,大聲說道。

“靈兒,過來,他們有沒有把你怎麼樣?”被稱爲猴子的人,輕聲說道。

聞言,靈兒小嘴一倔,氣聲說道。

“哼!你們幾個只顧着自己去玩,把我給拋棄了,現在還來我朋友這邊,找事!!!哼!!!”靈兒前思後慮一番,想到了什麼。

語氣中帶着一絲無辜的味道。

“呵呵,靈兒,剛纔我們只是去喝茶,你別想太多!”突然一道白色光影,閃到了靈兒面前。

語氣緩緩的道。

“哼!”靈兒聞言,身軀一扭,轉身過去,氣着道。

見狀,白衣男子臉色微微有點尷尬,將手中的扇子向空中一劃。

一束五彩斑斕的花朵,出現在其手中。

身子一動,走向女子的跟前。

“別生氣了,哥哥給你賠禮道歉,吶,這束花送給你的,喜不喜歡啊!”白衣男子輕聲說道。

將着手中花朵送到女子面前,

“哼!算了,這次算我原諒你了!”靈兒又是輕聲一哼,隨即嘟起小臉不屑的說道。

而後將花束捧在手裏,居然被這漂亮花束搞的開心起來。

望着眼前這一幕,雷動無奈了。

這靈兒居然這麼好打發,嘖嘖,要是這樣,豈不是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往着孫洪身後走出,走到了靈兒面前。

“呵呵,靈兒,既然有人來接你了,那麼就早點走吧!”雷動笑着說道。

這雷動看着這白衣男子就來氣,就直接下逐客令了。

“哼!又是你小子。”白衣男子看到雷動也是一股無名之火慢慢浮起。

“哼,我們走!”輕聲一喝,就拉着靈兒往門外走去。

聞言,靈兒小腳一動,緩緩往着門口走去。

“各位哥哥姐姐,下次見啊!!!雷動哥哥,再見啊!”隨後靈兒回頭對着雷動等人道了一聲再見。

走到門外時,那白衣男子突然回頭,對着雷動看了一眼,嘴裏好像在說什麼。

這一幕也剛好被雷動看見。

望着他嘴巴舞動的口型啊,那白衣男子就是在說:“小子,我這筆帳慢慢再算!下次給老子等着!”

“哼!姓趙的,我等着!”雷動緩緩的輕聲說道,那眼神之中多出一絲狠意! 看着那一羣人緩緩走出之後,衆人仿似眼前的髒東西沒了一般,都是暢快許多。

“雷哥,這羣人是誰啊?這麼拽?”白羽緩緩走到雷動身前,問道。

聞言,雷動看着白羽,一開始的那抹淡淡的狠意也消失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