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近了,劉風的雙眸之中,已經有無比的冰寒之色流淌。

“劉風,你不是很狂嗎?”

“現在,還不是我面前的一條狗?”

“哈哈哈哈!”

狂笑聲被雨幕吞噬,在殷浩看來,此刻的劉風已經完全不具備哪怕絲毫的反抗力量。

他也失去了對劉風的興趣。

“殺了他。”

冰冷的聲音不帶有絲毫的感情,聲音落下的瞬間站在劉風身後的守衛猛地提起長刀隨即瞬間落下。

也就在這一刻,劉風雙眸之中有奇詭的字符涌現,周身分明浮現一抹不起眼的金色光芒。

叮噹!

當長刀觸及那一閃而逝的金色光芒的瞬間竟傳來了一道金鐵交鳴之聲,緊接着,長刀斷裂!

崩裂的刀片紛飛的瞬間無形的力量從劉風身上涌動,那銳利的刀片直奔前方殷浩。

突然的變故甚至讓殷浩無法在短時間內反應過來,而根本就是呼吸之間的事情,那破碎的刀片直接撕裂了殷浩的眼睛。

鮮血流淌,劇烈的痛苦使得殷浩慘叫,手中劉亦謠也已經被他扔掉。

而渾身鮮血的劉風則在這個瞬間猛然起身,如風如電!

只呼吸之間已經向前,雙手伸出將小亦謠抱在了懷中,隨即旋身一腳。

轟!

那蘊含着無比恐怖的攻擊力的一腳精準的觸及了前方一人的頭顱,飛濺的血光之中那人甚至連慘叫聲都沒能發出便已經直接倒飛。

無頭屍體狠狠的撞擊在了身後衆人的身上,恐怖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夠阻攔的,轟鳴聲響動的瞬間,太多人被這一具屍體撞飛,落地的瞬間,人們已經生死不知!

只一腳,便已經讓這裏大部分人都倒在了地上。

僅剩下的十幾人頓時慌了神,那落在劉風身上的一道道目光之中分明已經充滿了恐懼之色。

尤其是在注意到那渾身血染的身影落地的瞬間眼中所流露出的殺機的時候,什麼利益和財富全都已經被他們拋到了腦後,此刻他們只想要逃離這個鬼地方,逃出那如同來自於地獄之中的死神一般的男人的視線!

恐懼。

無邊的恐懼使得在場衆人不斷爆發出刺耳的慘叫聲,已經根本來不及多想,轉身的一刻,他們便已經瘋子一般的逃亡。

然而這似乎根本就是徒勞,劉風一腳踢在了被丟在地面的長刀之上,恐怖的力量使得那長刀頓時如同流光一般向前。

銳利的鋒芒穿透了第一人的身體過後並未曾有哪怕絲毫的停留,第二個,第三個。

越來越多的人被長刀所穿透,短短呼吸之間,所有守衛,都已經倒在了地上。

而此時,劉風的目光落在了殷浩的身上。

這位追隨在京龍身邊的男人此刻同樣恐懼到了極點,他手中槍械已經對準了劉風,聲音都在不斷的顫抖:“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

恐懼。

無比的恐懼充盈於心中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在不斷的顫抖,心臟跳動的速度加快,呼吸也已經變得無比的急促。

被劉風的目光注視的那一刻,他只感覺到了無比的窒息感。

連四肢都彷彿已經不再受到他的控制一樣,恐懼將他徹底的吞噬了。

劉風的腳步,卻根本未曾停止。

他不斷向前,雙眸血染。

“你不能殺了我,我的背後可是京家!”

“招惹了京家,你根本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劉風,只要你能饒我一命,我保證京家絕對不會找你的麻煩的。”

“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

持槍後退,面對渾身血染的劉風,殷浩卻沒有哪怕絲毫的底氣。

面前的這個人的恐怖,已經真真正正的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勇氣。

甚至於就算是今天他能夠活過來,今日所發生的一切,也必然會成爲他的夢魘!

咕嚕。

狠狠的嚥了咽口水,見到劉風依舊在向前,殷浩直接提高了聲音。

“你再向前一步,我就開槍了!”

砰!

話音落直接扣動了扳機,但是子彈卻僅僅只是落在了劉風的前方。

他已經沒有勇氣對劉風開槍了! 殷浩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

“你不要過來!”

一連扣動了四五下扳機,直到將手槍之中的子彈徹底的打光,也根本沒有任何一枚子彈落在劉風的身上。

起初,僅僅只是因爲殷浩的恐懼。

到後來,殷浩感覺到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操控他一般,使得他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在這一片天地,彷彿劉風就是神靈。

言出法隨,僅僅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夠讓他徹底的失去反抗的能力。

甚至於,直接步入死亡!

殷浩已經退無可退。

他的後背觸及了牆壁,手槍之中也已經沒有子彈了。

最後的保障,已經消失,心中的恐懼彷彿已經化作了無邊的潮水,漸漸的將他徹底的吞噬了。

那種冰冷的,滑膩的感覺席捲而來的瞬間,他感受到了無比的窒息感。

雙眼瞪得巨大,他丟掉了手槍雙手不斷的抓撓着自己的脖子。

窒息感席捲而來的一瞬間,就彷彿自己的脖子被人堵住了一樣,只有將自己的氣管切開,他才能夠重新品嚐到空氣的甘美。

鋒利的指甲已經漸漸撕裂了肌膚,那種痛苦卻讓殷浩根本不敢停下來。

大腦缺氧的感覺已經徹底的讓他放棄了思考,現在他只想要品嚐新鮮的空氣。

不斷的在脖子上抓撓着,鋒利的指甲已經使得脖子的部位血肉模糊。

刺痛感卻讓他已經完全不在意了,他只想要儘快的讓新鮮空氣注入體內。

這時候,殷浩注意到了被仍在一旁的砍刀。

他瘋了一樣的撲過去,抓住砍刀直接砍在了自己的氣管上。

噗呲!

飛濺的鮮血涌動而來的瞬間,殷浩也已經品嚐到了那夾雜着腥甜味道的空氣,然而這卻無法阻止自身生命力的消失,他瞪大了眼睛,滿臉驚恐的看着一直站在前方的劉風。

眼睛瞪得越來越大,卻已經根本無法阻止自己賣相死亡的步伐。

當無盡的的眩暈感席捲而來的一刻,殷浩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到這時,劉風才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雨幕依舊,而劉風已經上了自己的車子。

窗外的寒意被阻撓,看了眼被放在副駕駛的小亦謠,劉風眼中滿是心疼。

輕輕撫摸小亦謠的臉,仔細感知了一下亦謠的脈搏才確定了小傢伙只是受到了驚嚇昏迷了過去而已。

心中稍安,但是也不敢太過於放鬆警惕。

今天的事情是否給亦謠造成心理創傷他還不清楚,還是先行送往醫院的好。

收回思緒,劉風鬆了口氣,隨即重新發動了車子。

車速提升,窗外雨幕漸漸的變得微弱了起來,而劉風身上的傷勢,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的恢復。

車子之中,有碧綠色的流光涌現,而細看,劉風的雙眸之中,再度有神祕的字符流淌。

……

這是一處無名的小島,周圍浪濤席捲,拍擊岸邊的一刻都彷彿擁有着能夠毀滅一方天地的恐怖力量,四周鳥獸不生,彷彿留在人間的第十九層地獄一般。

如同魔窟一般的巨大洞穴之間非常的寬敞,中央位置,立着一尊巨大的石雕。

看不出那雕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卻能夠清晰的發現其上有如同螞蟻一般細小的古怪文字雕刻。

最底部的一枚字符,漸漸的亮起了碧綠色的光芒。

偌大的石窟四周,站着模糊不清的十八道身影,彷彿他們本身,就是由黑色的霧靄構建,那種濃稠的寒意,遍佈石窟的每一處。

“整整四年了。”

“四年,他終於出現了。”

聽不清到底是男是女的聲音響動的一刻,大廳之中的氣氛,頓時變得更加的冰寒了。

那一雙雙眸子之中,閃爍着的卻是無比的激動。

無邊黑暗之間,另外一道聲音傳來。

“大家先別忙着激動,你們難不成已經忘了,現在可不僅僅只是我們感應到了這種力量?”

“他出現,從某種意義上講,並不是好事。”

石窟之中,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無人開口,那種氣氛,令人窒息。

“十五,你去一趟吧,不管怎樣,他再一次動用了這種力量,就算是爲了避免那些野心家的惦念,我們也總該做些什麼的。”

石窟之中的一道身影,悄然消失。

小島之外,忽然有浪濤沖天,在真正屬於自然的偉力面前,人力顯得如此藐小。

厚重的天幕之下,那沖天的浪濤,漸行漸遠。

等時間來到清晨,劉風接到了周若曦的電話,詢問他和亦謠去了什麼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