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明多斯遲疑了一陣,最後緩緩的說道:「可是你認為這樣做就能改變艾雅大6的現狀嗎?你想過沒有,你這樣做又會給艾雅大6帶來多少災難?你又將起多少戰爭?以暴制暴,我向來是不贊同的。。」

古烈斯秋雖然沒有表態,但眼神上卻已經贊同了輝明多斯的意思。

酷赤圖沒出聲,只是默默的望著酒杯里透明的液體。

趙炎又道:「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現在東艾雅大6隨處都能聽見怨聲載道,隨處都有人哭天喊地。就算我不出來,相信要不了多久,也會有人站出來。而且我相信,像這樣的人不只一個。」

「我承認,你說的有道理。但我卻仍然不贊同你的決定,你才擔任愛櫻城主沒多久,要做的是去想如何把愛櫻城管理好,如何讓在你管轄下的子民過上好的rì子。而不是去搶奪地盤,擴散自己的勢力。」

「那別人打我呢?」趙炎反問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當給人痛擊!」輝明多斯很爽快的答覆趙炎。

「那大哥的意思就是說我不能去侵略別人,只能讓別人打我了之後再去報復?那愛櫻城不將永遠處於被動挨打嗎?」

輝明多斯搖搖頭,淡道:「老弟啊!今天你我二人的議論只是一種參考,你是愛櫻城城主,我雖是你大哥,但年紀大了,也管不了你,何況我們也並不想管你。。包括你師傅,從他當年離開愛櫻城之後,這一生便只圖個逍遙快活。你要如何去做是你的事,大哥只是給你個提醒。」

「大哥!你看……我這不是在和你們商量嗎?」

酷赤圖將手搭在趙炎的肩上,朝倆人道:「總之無論怎麼說,炎有這個心思也說明他是個能成大事的人!從七賢者犧牲的那一刻起,這個天下就已經是他們年輕人的了,我們這些老頭也都要退休了呀!」

「對!炎,你聽好了,你大哥說的沒錯,我們管不了你,但你是我的徒弟,你有什麼事我們也絕不會袖手旁觀。但要爭戰天下,成為艾雅大6的霸主,這種大業,已經不是我們這些老頭子可以做的事了。你想干,我們不會阻攔,但師傅和大哥就絕計幫不上你什麼忙了。」

「好了好了!我們就不說這事了,你看……好好的氣氛弄的多緊張啊!來,師傅,大哥,酷赤圖校長,我敬你們三人一杯!」

「好,喝酒!」

眾人各自將杯中之酒飲下,但每個人的腦海里,依然還殘留著一絲憂鬱。。

趙炎很明白古烈斯秋和輝明多斯的意思,他明白得很。

儘管這個結果不是讓他很滿意,但他只需要三位強者的立場,就足夠了。

(欣賞更多章節,請登6站點。抵制盜版,是屬於國人自己的榮耀!用行動支持作者的辛勤,讓他得到應得的點擊,鮮花和收益,網址:/book/?17pos=3,2)

愛櫻城堡議會大廳。

趙炎和紫千均對坐在會議桌兩端,但並不是相隔那一段最遠的距離,而是在趙炎的安排下,倆人改變了方位,坐在會議桌較窄的橫向面。

這樣說雖然不合規矩,但趙炎說都是自家兄弟,沒必要搞的那麼生分。這樣離的近,邊談事情邊喝點酒,輕鬆自然又不拘謹。

紫千均很是感動,便先讓艾瑪婭在趙炎對面坐下,自己這才坐到了艾瑪婭旁邊。

趙炎身後跟著狂龍,紫俊站在父親身後,艾瑪婭身後則跟著那個漂亮的丫頭。

趙炎朝紫千均身後看了一眼,沉默不語。。

頓了許久,紫千均看趙炎一直未語,頓了頓,方才說道:「老大,你說……」

出乎意料的是,趙炎揮了揮手,制住了紫千均繼續說下去。

趙炎偏過頭,在紫千均臉上久久打量,眼角劃過一絲yīn冷,道:「老紫,你只是雲天國的將軍而已,難道你有資格和我談政治上的事嗎?」

聞言,紫千均望著趙炎的神情微微一愣,接著又好不容易的綻放出一絲笑容,最後極不情願的朝艾瑪婭望去。

艾瑪婭和紫千均面面相覷,紫千均的眼神,彷彿在訴說著些什麼。

紫千均道:「那好吧,老大,就由公主和你談吧!」

趙炎朝眼神閃爍的艾瑪婭看了一眼,道:「是她嗎?」

紫千均點點頭,道:「當然,她是我們的公主。」

趙炎很平靜的說道:「她不是公主。」

「什麼!」

紫千均急了,道:「老大,你這是……」

趙炎沒有繼續給紫千均撒謊的機會,伸出手向艾瑪婭的方向指去,但他的指尖很明顯的對準了艾瑪婭身後的侍婢,道:「她才是公主。」

轟!

猶如一道晴天霹靂,沉沉的打在了紫千均身上。。不只紫千均,就連艾瑪婭和紫俊,還有那身後的侍婢,都是渾身猛的一震。

紫千均詫異的望著趙炎,不可思議的說道:「老大,你……你在說些什麼?」

趙炎淺淺的一笑,很隨意的說道:「你還要和我裝嗎?」

紫千均偏過頭,朝艾瑪婭身後的侍婢看了一眼,彷彿從那侍婢眼裡看見了什麼,又轉過頭來,嘆道:「哎!真是什麼事都瞞不了老大啊!」

趙炎一陣冷笑,淡道:「有事居然瞞著我,那還是兄弟嗎?」

紫千均的臉sè無比難看,知道瞞不了趙炎了,道:「老大,這是有苦衷的啊!公主乃雲天國皇族血統唯一的繼承人,我們絕對不能輕易的暴露她的身份!」

趙炎沒說話,等待紫千均繼續說下去。

紫千均拱手道:「老大,請相信我!儘管我欺瞞你,但我對你絕對沒有惡意。」

這自然是真話,如果有惡意,駐紮在愛櫻城外的雲天軍早就動了。

趙炎道:「好了,請真正的公主和我說話吧。」

哎!

紫千均嘆了口氣,剛準備說什麼的時候,背後傳來一聲清甜的聲音。。在這份清甜中,帶著些許冷傲。

「紫將軍,讓我來吧!」

眾人頓時一愣,紫千均和艾瑪婭同時站了起來,朝身後的侍婢望去。那侍婢目光緊緊的盯著趙炎,坐在了艾瑪婭原來的位子上,而艾瑪婭則站在了她的身後。

紫千均急忙向她微微點頭,淡道:「公主……」

公主一臉冷傲,沒有理會紫千均,而是一直盯著對面的趙炎,坐在那裡紋絲不動的趙炎。

公主淡淡一笑,道:「愛櫻城主好眼光。」

趙炎淡道:「公主果然深藏不露。」

公主搖搖頭,道:「但最終還是被城主識破了。」

「你們破綻太多,想不識破都難。」

「噢?」公主臉上升起一絲疑惑,道:「不知疑惑在哪?」

趙炎嘆了口氣,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吶!其實從我第一次去雲天國我就感覺到不對勁了。紫千均只是雲天國的將軍,他怎麼會有如此大的號召力?艾瑪婭是雲天國的公主,但似乎紫千均並沒有把她當作公主去看。」

頓了一下,趙炎又道:「這次的刺殺任務,更是讓人匪夷所思。。如紫千均所言,公主是雲天國皇族最後的血脈,既然如此,又怎麼會讓『艾瑪婭公主』擔任如此危險的角sè呢?」

其實趙炎想說,他的結論還是正確的,這比艾瑪婭還漂亮的侍婢果然不是真正的侍婢。

啪!啪!啪!

公主拍了拍巴掌,讚賞的看著趙炎,淡道:「和聰明人說話,既是一件開心的事,也是一件危險的事。」

「但只要是朋友,無論是聰明還是愚蠢,都將是件開心的事。」

公主點點頭,道:「我還得感謝城主你曾經救過紫將軍的命呢!紫將軍是我們雲天國的支柱,如果沒有他,我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趙炎道:「我也要感謝公主,如果沒有公主的大力支持,我這愛櫻城城主之位也必定是泡沫了。」

「愛櫻城主,既然是老城主親口所訴,你和愛櫻公主又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那必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如此一番,也是實至名歸,就算沒有我們的幫助,你必然也有你自己的造化。」

趙炎微微一愣,暗想這雲天國的公主jīng明儒雅,氣質非凡,表面上只是一弱女子,但彷彿她什麼都知道似的。

趙炎心裡不禁微微寒戰,但誰也沒有注意到,此時艾瑪婭的臉sè狠狠的拉了下來。

趙炎淡笑道:「公主果然會說話,不知如何稱呼。」

「城主誇獎,我叫丹妮絲。」

「噢!原來是丹妮絲公主。」趙炎拱了拱手,朝狂龍吩咐道:「叫他們泡一壺上等菊花茶來,好好款待公主。」

菊花茶是女人之茶,也是愛櫻城的特產之一,上等菊花茶,那不是一般人能這茶不僅能提氣養神,女人喝下它后,更是能美容潤膚,好處多多。

此刻趙炎吩咐人泡茶,讓全場的氣氛顯得格外的親切。

趙炎朝紫千均看了一眼,道:「丹妮絲公主,我和老紫的交情沒得說,你我都是聰明人。明人不說暗說,我們就進入正題吧!」

丹妮絲很輕鬆的答道:「願聽其祥。」

趙炎很清楚,面對這樣一個聰明伶俐的公主,要和她耍什麼花樣那是萬萬沒有必要的。再說,他對紫千均一向真誠,也沒打算有虧待他們的意思,只是希望,最終的結果能如他的意思。

趙炎笑笑,端起胸前的茶杯搖拽一番,笑道:「丹妮絲公主能申明大義,在炎最危難的時刻派兵相助,戰後過後,又答應炎的要求留兵駐守,並且非常本分,這讓炎非常感激。」

「我想……作為堂堂的一國公主,皇族唯一的血脈,未來的國家繼承人,心思早已經不被感情這種東西所束縛。能答應老紫的要求幫助我,想必也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吧!」

丹妮絲臉上始終是那種微笑,這種笑容並不能說明什麼,不是說明趙炎說的對,也沒有證明他說的是錯的。

趙炎說道:「丹妮絲公主,我是個直來直去的人,爽快點吧!說出你的要求。」

丹妮絲朝紫千均看看,卻愕然的現,紫千均的神sè十分緊張。

趙炎自然注意到紫千均的神sè,但他不予理會,淡道:「丹妮絲公主,說吧!」

好!

丹妮絲像男人般氣派十足的拍了下桌子,堅硬的說道:「我要你幫助我復國!復我雲天國!」

******

在此感謝上周助我沖貴賓榜,為我奉獻貴賓的朋友!真誠的感謝你們!

新的一周來了,我不奢求大家能繼續貴賓支持,那畢竟每一票都是需要金錢的。

但我非常的希望,你們能把免費的鮮花獻給我,讓每一周的鮮花都高過前一周,爭取在鮮花榜上留名吧!我努力創作,你們努力鮮花。成功是需要眾人一同努力的,謝謝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趙炎淡淡一笑,儘管這句話從丹妮絲嘴裡說出來讓她自己都是如此的激動,但趙炎彷彿是在聽某個人小聲的說話一般,並沒有多大的震動。

趙炎暗想,果然如他所料。

趙炎很輕巧的說道:「你要我如何幫你?」

丹妮絲靜靜的看著趙炎,趙炎的本事她見識過,但他沒想到趙炎居然會如此的鎮定。那一句復國在趙炎的眼裡彷彿是問他「你吃過早飯了嗎」一般簡單。

「幫我拿下雲天村周邊的幾座城池,我要復國!」

丹妮絲再次強調了復國二字,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趙炎想都沒有,很直接的拒絕了她。

「我不能幫你。」

不只丹妮絲,就連紫千均都不相信居然會是這個結果。

丹妮絲有些急了,道:「為什麼?」

趙炎很平靜的說道:「因為你這不是復國,你是在侵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