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九尊銀甲巨兵神色一慌,連連後退,他們並沒有多強的攻擊力,只能控制七十二尊傀儡銀甲巨兵進行攻擊,現在看見葉陽殺上前來,連忙調動心神控制七十二尊銀甲巨兵對葉陽進行圍攻。

咻咻咻!

葉陽手一揮,爆發出鋪天蓋地的劍氣,這劍氣如龍捲風猛烈席捲,硬生生把困住自己的銀甲巨兵殺的人仰馬翻,有些銀甲巨兵甚至被劍氣絞碎成了碎片,但僅僅幾個呼吸就又重新癒合了。

但就是這幾個呼吸,葉陽已經從七十二尊子體銀甲巨兵的包圍中衝出,殺向了那九尊母體銀甲巨兵。

「不好!」

其中一尊母體銀甲巨兵大驚,還沒來得及躲開,整顆腦袋就衝天而起,屍首分離。

「九弟!」

「該死,這人類竟然殺了九弟,我們快使用神力把九弟復活!」

在一陣陣暴怒的巨吼中,那被葉陽斬殺的母體銀甲巨兵,腦袋重新歸位,居然死而復生了。

「果不其然,殺掉其中的一尊母體,並沒有作用,只有同時把九尊母體同時殺掉,這裡的銀甲巨兵才會徹底死亡。」

葉陽眉頭一皺,掃了眼四周:「可惜這九尊銀甲巨兵好像學聰明了,現在分散開來,我怎麼能夠同時殺掉九人?」

如若九尊母體銀甲巨兵聚集在一起,葉陽才有可能同時將九尊母體斬殺,但如若分散開來,要同時斬殺幾乎難如登天,就算他能瞬間殺掉幾名母體,估計不一會兒就又會被其他存活的母體復活,更何況周圍還有七十二尊子體銀甲巨兵,隨時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要同時擊殺九尊母體,看眼下的情況完全沒有半點機會。

「這下麻煩了。」

葉陽看著周圍那士氣衝天虎視眈眈的銀甲巨兵群,暗暗嘆了口氣:「不能同時殺死九尊銀甲巨兵,再消耗下去只會對我越來越不利,眼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人類,竟敢擅闖龍王塔,給我死!」

「殺!」

七十二尊銀甲巨兵衝殺上來,分別祭出通天手段,要把場中的葉陽分屍。

嗖嗖嗖。

葉陽身形狡猾,以風雷之翼控制方向,在巨大的長廊中就好似水裡的泥鰍一般,身形難以捕捉。

他一面躲閃銀甲巨兵的攻擊,一面大吼:「龍王塔,什麼是龍王塔?」

他現在對這座龍形寶塔一無所知,只知曉名字似乎叫『龍王塔』,現在如此開口,就是想從這些銀甲巨兵的嘴裡得知點信息。

可惜,並沒有銀甲巨兵理會他,只有漫天肅殺聲。

砰!

葉陽手掌似炮,一掌打出,巨大的雷龍嘯掌好似鷹擊長空,當空就把一尊母體銀甲巨兵轟得炸裂開來。

但僅僅幾個呼吸,這尊被他轟得四分五裂的銀甲巨兵又重新組合在了一起。

這些銀甲巨兵根本不是人類身軀,就算身體絞碎成渣,也沒有半點血跡,好似一尊尊鋼鐵巨人。

葉陽也不清楚這些個看起來像是天兵天將的銀甲巨兵到底是什麼生靈,他眼下皺著眉頭,進行連連衝殺。

時間一晃。

兩天後。

巨大長廊中。

戰鬥如火如荼,九九八十一尊銀甲巨兵將葉陽牢牢鎖住,不給他半點深入的可能。

戰鬥了兩天,居然還沒有結束。

如若換做其他一次蛻凡的高手,不停歇的戰鬥兩天之久,只怕全身上下的元力會消耗的丁點都不剩。

但葉陽卻是面不改色,始終保持在最巔峰。

兩天里他的確有所消耗,但他體內的元力比同境界的武者強大數十倍,數量也多出數十倍,因此持久性的戰鬥也比同境界的武者要堅持的更久。

何況,他的身上還有雨露靈泉這種天地靈泉,一滴,就能讓他恢復到巔峰。

此刻的葉陽,臉上帶著欣喜,雙眼越來越亮,似乎又發現了什麼突破之處。

「這九尊銀甲巨兵不同時殺死,哪怕殺了八尊母體,也會被最後一尊復活,但每次復活,這九尊銀甲巨兵身上的光芒都會減弱一分,似乎復活母體會消耗不少神力。」

九尊銀甲巨兵母體復活子體,基本上不用什麼消耗,但復活母體,身上的神力就會有所消耗。

兩天前,這九尊銀甲巨兵的母體全身銀光大綻,現在已經變得暗淡,顯然消耗不輕。

想到這裡,葉陽不再遲疑,要以最快的速度出手,將九尊母體體內的神力消耗一空。

砰砰砰!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個時辰內,九尊母體銀甲巨兵又被他殺死了上百次。

「該死,這個人類好像發現我們的弱點了。」

「我們的弱點是神力,修鍊一年,我們才能凝練出一點神力。」

「這個人類太狡猾了,子體完全碰不到他,故意來刺殺我們九尊母體。」

「再被殺死幾次,我們的神力就徹底消耗一空,完全沒辦法再復活了。」

「我們九尊天兵天將萬年來不知殺死了多少擅闖者,難道今天要葬身在這個人類手中?」

「這個人類明明只是一次蛻凡,實力卻強的離譜,再憑藉背後那對翅膀,我們的子體完全不是對手。」

「可惡啊,我們連聖人都能斬殺,今日在一個螻蟻手裡卻如此狼狽。」

「沒辦法,這是試煉,擅闖者全都是試煉者,我們的境界都被壓制到了與試煉者相同的境界。」

「活了這麼久,也活夠了,等了這麼久,也等膩了,萬年來眼前這人類是無數試煉者中唯一能讓我們如此狼狽的人,就被他殺死吧,也好完成主人留下的遺願,闖過我們這一關,後面還有兩關等著他,不知道這人族少年會選擇離開,還是繼續闖關……」

九尊母體銀甲巨兵以神念進行交流,這些聲音,葉陽一個字也不能聽見。

「殺!」

越到最後,戰鬥越來越激烈,九尊母體銀甲巨兵似乎發狂了,控制七十二尊子體銀甲巨兵對葉陽發出鋪天蓋地的攻擊,此刻的葉陽就好似一隻瘋狂逃竄的老鼠,模樣可謂是狼狽至極。

「你們的神力已經只剩最後一點,還想反抗?」

葉陽沖九尊母體大吼:「你們現在收手還來得及,只要你們讓我繼續深入,順便把這裡的情況告訴我,我們雙方就會相安無事,這樣何樂不為呢?」

「擅闖者,你我之間必須分出勝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回答葉陽的是冷漠至極的大吼。

「既然如此,就都死吧。」

葉陽也是看出來了,九尊有靈智的銀甲巨兵似乎完全不怕死,把生死看得很淡,只一心想竭力阻攔自己,不讓自己輕易通過這裡的關卡。

他很清楚,這座龍王塔通道的深處,肯定有什麼天大機遇等著自己,不然第一關的關卡怎麼會如此困難?

轟轟轟!

在一陣廝殺聲中,九尊母體銀甲巨兵終於因為自身的神力消耗一空,被葉陽徹底殺死,而天空那七十二尊子體銀甲巨兵,沒有了來自母體身上神力的加持,就好似斷了翅膀的蝗蟲,紛紛從半空掉落。

咚咚咚!

鋼鐵般的銀甲巨兵掉落在長廊上,把地面砸得轟隆隆作響,但地面並沒有損壞,堅不可摧。

當葉陽把九九八十一尊銀甲巨兵擊潰的時候,那洪鐘大呂似的聲音,再次嗡嗡嗡的響了起來。

「人族少年,恭喜你,你成為了試煉者中唯一一個闖過第一關的人。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離開這裡,但你什麼也不能得到,二,繼續深入,闖接下來的第二關,通過第二關,你就能見到一個藏寶室,那裡有萬年來無數試煉者死後留下的寶物。不過第二關比第一關更難,死亡率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因為從來沒有人闖過第一關,你是第一個。做出選擇吧,人族少年,是離開這裡,還是繼續深入?」

葉陽沉默。

他如今面臨了兩個選擇。

退,可以活著離開這裡。

進,前方有寶物,但有可能死亡。

這是艱難的抉擇。

「我好不容易才遇見了這樣一個天大機遇,難道就這樣放棄?」

葉陽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我若是兩手空空的離開這裡,實力不會起到半點變化,出去又會遭到追殺,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必須變強。前方有無數試煉者死後留下的寶物,得到一件,說不定就能讓我變得更強,我只有變得更強,才能更好的保護宗門,保護炎陽宗。」

微微思索了一番,葉陽就不再遲疑,對那洪鐘大呂似的聲音道:「前進,我選擇前進。」

他說出這番話,也是豁出去了。

眼下以他的實力就算離開這裡,回到外界估計也要被申天坤雲風海等人滿天下的追殺,甚至連炎陽宗都保護不了,與其兩手空空的回去,還不如放手一搏。

好不容易遇見的遠古遺迹,這樣一個天大機遇,他是不可能放過的。

通過了第一關,也增加了葉陽的信心。

他是闖入這裡無數試煉者中唯一一個通過第一關的人,既然如此,誰說不能通過第二關呢?

聽見葉陽點頭,那洪鐘大呂似的聲音似乎也有些驚訝,但還是冷漠至極:「人族少年,既然做出了選擇,生死就只能靠你自己,我很期待,期待你能創造奇迹。」 嗖。

長廊中,葉陽如一隻螞蟻快速飛掠。

他在繼續深入。

大約前進了上百里,前方長廊的地面突然變成了沙漠,在那些沙漠之中還有仙人掌仙人球生長著,若非葉陽知道這裡是一個寶塔的通道,他還以為自己來到了什麼沙漠之中了呢。

嘩啦啦。

沙漠通道突然分散開來,出現了一個深深洞穴,葉陽懸浮在半空看著這一幕,就看見一頭龐然大物,從深深洞穴里升騰出來。

這龐然大物能有百米長,居然是一條蛇,但卻有九個腦袋,是一條九頭蛇。

這條九頭蛇九顆腦袋顏色不一,代表了地火水風光雷木暗冰九種屬性。

「嘶嘶嘶…」

九頭蛇一出現,就以各種各樣的眸光將葉陽鎖定,不停地吞吐信子,發出來毛骨悚然的聲音。

「桀桀桀,沒有想到,居然會有試煉者闖過第一關。」這是口吐火焰的蛇頭髮出來的聲音。

「區區一次蛻凡的人族少年,竟然闖過了九九八十一尊天兵天將那一關,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

「多少年了,多少年也沒有見過人類了,人類是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一定要把這個人類吃了,給我塞牙縫。」

「人族少年,想通過第二關,有什麼本事就施展出來吧,沒本事就受死!」

轟隆隆!

說話之間,九頭蛇就張牙舞爪的衝殺而出,好似一條蛟龍在空中騰雲駕霧,對葉陽徑直殺來。

「九頭蛇,第二關的守護者居然是一條九頭蛇。」

葉陽暗暗咋舌,九頭蛇是傳說之中堪比神獸的存在,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自己會是對手么?

他仔細觀察了一下,就發現這些九頭蛇身上的氣息只有二次蛻凡的修為,並沒有達到那種他完全不是對手的地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