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莫凡反而不擔心了,值得焚天如此出手,說明妖沉沒有被吞噬掉,竟然和焚天戰在了一起,雖然有點意外,但是卻讓莫凡安心了不少。 無盡的灰色能量蜂擁的進入那池子中,在池子的上方,焚天站在那裏,渾身被火焰圍繞,真像是火神一般。

兩個人在對峙着,雖說妖沉的攻擊力不足,但是這防禦還真是厲害,而那池子就像是一柄超級神奇一般,死死的保護着妖沉,即使妖沉還沒有認主成功。

當莫凡出現在他們兩個人的勉強的時候,自然是引起了焚天和妖沉的注意,強敵加入,兩個人都停下了手。

“呦,僅剩的修羅傳承者都到了,難道幾天就要出現修羅了嗎?”焚天看到莫凡後,笑着說道。

確實,只要有一人成功了,那麼修羅就要降臨,他們其中一人就能夠成就修羅神位,然後飛昇。

現在的場面中,三人都是凌然不懼,實力最弱的自然是妖沉,但是他身在詛咒之池中,攻擊不強,但是自保有餘,接下來就是莫凡了,莫凡是弱的但是也擁有神器修羅之刃,更重要的是,這修羅之刃沒人知道。

焚天實力強大,自然是不懼,現在三人可以說是平衡的局面,也許變故就出現在莫凡那相對完善的修羅之刃上。

血修羅、煞修羅、靈脩羅,剩下的三大修羅傳承者彼此對立着,誰都沒有提前出手。

“莫凡,我們聯手殺了這妖沉,然後在決出勝負,你看怎麼樣?”就在這個時候焚天提議了。

聽到焚天的提議,妖沉的瞳孔卻是一縮,接着產生了一股瘋狂之色,池子再次沸騰起來。

莫凡聽到焚天的話,卻是略微的一思考,就同意了,現在的情況只有聯合才能夠打破僵局,焚天以爲他實力強大,但是自己得了修羅之刃之後,應該和他差不多,於是只有自己兩人聯合纔是最合理的。

至於妖沉,本身就已經處於瘋狂的局面中,和人合作根本是不可能的,他離開了那個池子,什麼都不是。

聽到莫凡同意之後,焚天的嘴角掛起了笑容,他們兩個要是聯合的話,估計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人是他們的對手。

修羅的火焰他們就具有四種,九州靈火、幽冥鬼火、焚天彌火、燃魔心火,要是四種火焰聯合,那威力真是不敢想象,估計能抵得上一般的神火了吧!

既然聯合了,莫凡和焚天就開始一直對外,但是相互之間還是要防護的。莫凡使出火之力,莫凡自然也是。

這是他們聯合起來威力最強大的招式了,天地之力本來就是有區別的,而修羅傳承者具有的可是五方奇火,現在四大奇火合一,那威力不可想象。

但是對方同樣也是深不可測,無窮無盡的能量在供給,當莫凡和焚天的火焰聚集到一起衝擊妖沉的時候,那池子頓時爆發了,強大的爆破力衝擊出來。

那池水就好像一條水龍一般,那般威勢確實驚人,即使莫凡和焚天聯合起來的火焰都是被壓制了起來。

現在要是有人在外面的後就會發現,整個沉眠之地都是沸騰了,以往那微弱的召喚之力,現在幾何倍的增長起。而且能量相當的紊亂來。

每個靠近沉眠之地的妖族都是驚駭起來,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氣息從那沉眠之地傳了出來,暴亂,暴躁,這就是沉眠之地傳達出來的信息。

在沉眠之地內,莫凡和焚天卻是陷入了苦戰,雖說對方奈何不了自己,但是現在的情況竟然是,兩人聯手也奈何不了妖沉。

“不能留手了!”焚天一聲大喝,然後綠色的木之力也是爆發出來,當代表生機的綠色木之力出現之時,那詛咒之力頓時受到了限制,瘋狂之中還帶着恐懼的色彩。

莫凡聽到焚天的話後,身上雷電圍繞,那恐怖的雷電之力也是傾瀉而出,一道道紫色的雷電轟擊在灰色的池水中,這雷電之力竟然比木之力的效果好的多。

莫凡得到了雷電本源,雖然僅僅是下界的雷電之力,但是也代表了雷電的最高威能,只有神雷才能夠壓制莫凡,但是現在是在下界,那麼莫凡的雷電就是最強大的。

當那一道道粗壯的雷電轟擊在灰色的池子中的時候,詛咒之力開始後退了,好像有情緒一般,而妖沉的臉上也是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之前一直在詛咒之力的保護中,大哥詛咒之力退卻的時候,雖然妖沉沒有受到什麼攻擊,但是能量的氣息卻是傳了過來,妖沉現在就是詛咒之身,對雷電的敏感度實在是太強了。

當詛咒之力退卻的時候,莫凡和焚天身上的火焰也是騰騰昇起,這次他們真的將四種火焰交融在一起,頓時一股四彩的火焰泛着奇異的光芒撲向了那池子。

要知道在融合了兩種火焰之後,莫凡的焚天彌火已經和燃魔心火完全的交融,現在只有一種顏色,而焚天也是如此,青色的九州靈火和藍色的幽冥鬼火交融之後,也是變成了一種幽綠的色彩。

但是現在當他們將四種火焰融合的時候,再次出現了原本的四彩,四種顏色交織着形成了一種四彩的火焰。

這火焰在兩人的控制之下,頓時飛入血池中間,前面有莫凡的雷電之力和焚天的木之力開道,那詛咒之力紛紛退卻。

當來到妖沉的近前的時候,雷電之力和木之力紛紛作用,頓時將妖沉身邊的詛咒之力祛除,然後四彩的火焰之力趁機將妖沉包圍。

接着,莫凡將雷電之力,焚天將木之力分散在火焰的四周,阻止詛咒之力的進入,而妖沉現在就成了甕中鱉,只要火焰將妖沉身邊剩餘的詛咒之力祛除了,那麼妖沉就完了。

當困住了妖沉之後,莫凡和焚天同時停手,然後看着對方,戒心大起。這就是利益驅使,當威脅消失了,雙方再次反目。

沒辦法,誰讓他們是修羅傳人,他們有錯嗎?沒錯,都沒錯,只是宿命的驅使,誰都沒有辦法。

如果不是這個身份,或許焚天和莫凡現在正在促膝品酒,然生過的相當的自在的,但是偏偏他們不得不兵刃相見。

唰……

莫凡先動了,身子瞬間化作一道紅芒,朝着焚天攻去。焚天也是一樣,兩個人沒有開始能量攻擊,開始了肉體的對撞。

他們沒有什麼仇恨,或許這樣也是一種感情的交流,莫凡和焚天同時陷入了回憶。

第一次見到焚天是在天啓宗,那時他還遇見了綠瑩,話說當時要不是綠瑩,他們還不會相遇,相遇之後他們就一直在一起了。

戰強敵,偷人王,他們一直在一起,甚至最後被綠瑩戲弄,也是焚天看出來的。說起來,焚天還算是莫凡的師父。

那時的日子真的是很快樂,實力不強,但是過的還算瀟灑,知道後來遇到了卡爾斯,然後莫凡被打入了幽界,而焚天和莫凡也是從此分開,關係似乎從那時就變了。

之後的日子就沒有那麼平淡了,似乎莫凡一直在爭鬥之中,黑羽森林,精靈森林,人王城,魔界,還有之後的七彩山。

莫凡一直處在爭鬥之中,而這個時候焚天也是成了他的敵人,一個不死不休的敵人,在之後就是今天了。

兩個人你一拳我一拳,甚至都沒有防禦,都是最直接的戰鬥,沒有一點的留手。莫凡身上傷痕累累,焚天也是如此。

他們想要恢復傷勢很容易,但是他們都沒有了,他們都知道也許是最後一次相見了,之後這世上只會存在一個人,那個人將是新的修羅。

砰……

莫凡被焚天一拳揍在臉上,而焚天也是被莫凡一腳踹上,兩人同時飛了出去,跌倒之後,兩人都沒有起來。

累了,真的是雷了,看了看詛咒之池,妖沉身邊的詛咒之力已經很少了,估計差不多就要蒸發完了。

兩人跌坐在地上氣喘吁吁,然後身上的傷勢卻是開始恢復,最後一次的交流就這樣結束了,接下來就是真正的生死之戰。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過的很慢,莫凡仰頭,實在是不想這樣,如果有可能,他不想是修羅傳承者的身份,可是這根本就不可能,宿命如此。

他還有許多事要做,他要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回事,他要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裏的,他要知道自己怎麼才能夠回去。

幽界的九重天是一個突破口,但是現在莫凡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去幽界,他現在只有一個線索,那就是幽冥界。

通過種種的猜測,莫凡覺得這幽界應該是幽冥界的垃圾回收站,那麼幽冥界就應該能夠進入到那裏。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現在他的體力恢復的已經差不多了,而妖沉即將身死,他和焚天決鬥也是即將到來了。

鋥……

莫凡拿出了修羅之刃,但是卻沒有紫色的條紋,在之前亞諾將其覆蓋了,但是百十一根倒刺卻是沒有掩蓋,實則虛之,虛則實之,說不得莫凡勝利的希望句在於被掩蓋的修羅之紋。

只有出其不意,莫凡才能夠戰勝,不然又是一場持久戰。 四彩的火焰相當的迷人,但是要是聽到裏面那慘叫聲,心中的那種美感便是會瞬間消散,留下的恐怕就是恐懼了!

池子中池水沸騰,但是不管怎樣,它們就是不敢接近那四彩的火焰,只要稍稍的一接近,那麼就會化作虛無。

池子邊,莫凡和焚天真正的戰鬥也是要開始了,當莫凡拿出修羅之刃的時候,焚天顯然有些意外,因爲他看到了那八十一根倒刺。

這個時候,他對於莫凡也是更加的重視,先前的估計也是要重新推翻了,澎湃的火之力爆發出來,朝着莫凡也是衝了過來。

在焚天衝向莫凡的時候,那漫天的火焰也是變成了一把戰刀,戰刀的形狀一直在變化着,但是莫凡發現,那戰刀石忠都是有些類似修羅之刃,其中能夠感覺到濃郁的修羅的氣息。

焚天激活了修羅血脈的第四層,而莫凡僅僅是剛進入第三層,這裏面的差距還是比較大的。

唰……

莫凡揮動着修羅之刃,那速度也是瞬間飆升,看着那由火焰組成的戰刀,莫凡毫不猶豫的斬了上去。

噗……

“什麼?”

莫凡驚駭了,第一次的接觸竟然是自己受傷,當接觸到那戰刀的時候,莫凡當即發現一股強大的氣息衝擊向自己,好像那戰刀剛剛好抑制住自己的修羅之刃。

莫凡升起的念頭也是讓他更加的確定,因爲比自己瞭解修羅之刃,而且自己的修羅之刃的原型就是焚天給的,而他隱瞞的東西又多少,莫凡不知道。不過現在看來,焚天當時既然將這修羅之刃的原型給了自己,那麼也是想好了應對的辦法。

譁……

焚天打上了莫凡之後也是得理不饒人,火焰頓時爆發出來,整個空間出現了一片片的火海,正是鬼心的絕技,煉獄火海。

當年他利用這招可是滅殺了上代的鬼主,然後成爲了鬼族的領袖,但是現在這煉獄火海在焚天的手中,那自然也是發揮了變化。

火海升騰,但是在火海的上面,竟然生出了刀型,每一朵火焰竟然都是一把戰刀,而當莫凡看到那戰刀的時候,他感覺到戰刀在蠢蠢欲動,彷彿要跳了出來。

莫凡看到這裏只是略微的注意,修羅之刃的效果可不僅僅是近戰,即使不接觸到那戰刀也是可以戰鬥的,他不會因爲一次的失誤而喪失了氣勢。

莫凡戰爭需要氣勢,兩個人的戰鬥同樣也是如此,氣勢泄了,那戰力將大大的打折,所以毫不猶豫的衝殺了上去。

但是當莫凡衝殺到那火海附近的時候,豁然如同他感受的那般,那火焰頓時爆發了出來,一個的刀型火焰衝向了自己,那火焰刀密密麻麻,看起來倒是相當的駭人。

“屠!”

莫凡一聲大喝,頓時出現一個血色的刀芒,刀芒所過之處,火焰刀頓時消失,但是一道刀芒又能起到什麼作用,短短的時間內,那漫天的刀芒自此衝了上來。

莫凡招式用老,這個時候不得不用修羅之刃抵擋,就是這個時候,剛剛產生的那種感覺再次出現了,自己體內血脈暴動,即使自己已經注意了,但是還是有些難受。

當接二連三的火焰刀撞擊修羅之刃上的時候,莫凡體內的血液也是越來越難壓制,終於達到某一時候的時候。莫凡終於忍受不住,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樣下去可不成,要一直這樣下去,耗都能將自己耗死!”莫凡壓制住噴張的血脈,心裏有些焦急的想到。

原來他以爲有了修羅之刃,那麼自己的實力大增,和焚天戰鬥應該不拉下風,但是現在才知道,修羅之刃起到的效果竟然有限。

自己現在還不能將修羅之刃的威能真正的爆發出來,那是自己底牌現在使出來或許能夠解決一時的危難,但是被焚天察覺了之後,要是相出了什麼策略,那麼自己就真的沒有勝算了。

“不能使出!”莫凡暗暗的想到。

於是強忍着那血脈衝擊的壓力,莫凡再次衝殺了上去。這次莫凡也學乖了,在修羅之刃上佈滿了火焰,火焰的碰撞當自己受到的響應很小。

唰,唰,唰……

莫凡的速度很快,短短的時間內衝殺到了火海之內,焚天站在火海中一直維持着火海的能量,當莫凡踏進來的時候,焚天的臉色竟然還是沒有發生什麼大的變化。

莫凡剛進入火海之內,他的臉上剛剛出現一些喜色,以爲自己的方法對了,但是當進入這火海後,自己那種血脈暴漲的情況再次出現了。

莫凡觀察到,當自己進入到這個火海的時候,周圍的火焰刀變小了,那種無孔不入火焰刀一下子衝了進來,然後打在自己的身上。

剛開始自己是毫無感覺,因爲那刀實在是太小了影響有限,但是當熟練多起來之後,那種效果就出來的。

“退!”莫凡當即做出了決定,身體快速的後退,然後衝了出來。

但是焚天肯定是不會放過莫凡的,這個時候莫凡血脈的那種影響還沒有減弱,焚天趁勢追擊,漫天的火焰或作無數的刀型斬向了莫凡,這個時候莫凡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刀型的大小完全的不同,讓自己防不勝防。

“屠!”莫凡一聲喝,然後血芒斬出,莫凡趁機想要抽身而去,但是這個時候,他竟然發現有火焰刀出那刀芒中衝了出來。

當那刀芒出現在莫凡近前的時候,莫凡發現,那火焰刀不多,只有八十一個,但是這八十一個火焰刀卻是按照一定的軌跡在旋轉着,莫凡感覺有些熟悉,竟然和修羅之刃上的八十一根倒刺的位置相同。

莫凡知道,修羅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的,甚至有些時候超越了規則,就像現在,僅僅是簡單的排列,但是威力卻是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連自己斬出的道痕都沒有湮滅掉,這是何等的強大。

火焰刀斬向了自己,莫凡自然是揮刀斬去,雖然自己的血脈會沸騰,但是要是戰刀打在自己的身上,不僅僅是血脈沸騰的結果了,修羅的力量,怕是不可思議。

轟……

莫凡斬出一刀,正如莫凡想象的那樣,這八十一個火焰刀相當的具有威力,當莫凡的刀斬上去的時候,不僅僅是血脈沸騰,一股強大的力道傳了過來,然後自己的身體就瞬間倒飛了出去。

“太強大了!”莫凡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

當莫凡再次起身的時候,身上出現了大的變化,右半邊的身體累點纏繞,左邊竟然火焰纏身,兩種天地之力被莫凡同時使了出來。

“屠,戮!”莫凡終於使出了自己最強的招式,屠戮一出,頓時一道火焰的刀芒和一道紫色的雷電刀芒斬了出去,沒有規則之力,但是威力也是不容忽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