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事情,是人能做的嗎?

好久,呂小萱才憎惡地看着他:“你……你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你做這種事情還有良心嗎!”

“良心?誰讓這老頭子有錢不給我!他要是主動把錢給我的話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對他!”郭明義狠狠說道。

只是就在他這麼狠笑着的時候。

一旁卻又走進了個面相兇惡的年輕人。

郭明義一看到這年輕人,如同見了鬼一樣,剛剛還無比裝逼的他立馬換了副恭恭敬敬的樣子。

“哎喲!這不是周少嗎!您怎麼來了!”

來的人,正是這東海市地下頭目周正興的親生兒子,周才。

這父子兩個之前借用秦澤的力量,一舉成了這東海市地下的大佬,這段日子可以說是混的風生水起。

至少在東海市的地下世界,無人敢招惹他們。

周纔看了眼郭明義。

“你說我爲什麼過來?你不是說只要我找人撞死你那繼父,你就能搞到錢給我嗎?錢呢?”

“是是是……”郭明義趕緊點了點頭,“那個周少……那老不死的現在還在醫院呢,本來就這麼不管應該是活不了幾天了……可這女人還有另外一個男的非要多管閒事……”

郭明義說着指向了一旁的呂小萱。

“多管閒事?”

周纔看向了一旁的呂小萱,不禁愣了一下。

“是你!”

他們兩個是見過的。

周才這貨還因爲呂小萱的原因捱了自己親爹一頓打。

按理來說,正常人捱了之前的那一頓打之後多少會長點腦子,知道這女人不能惹。

可這傢伙非但沒有吃一塹長一智,甚至還對呂小萱充滿了仇恨感。

呂小萱一看到這傢伙更是恐懼了。

她很清楚面前這是什麼人。

是誰見誰怕的大混混!

她不禁朝着裏面縮了縮身子。

“怎麼?周少,您認識她?”

“豈止是認識!呵呵,我可找她很久了!正好你把她給抓過來了!”周才狠狠地笑道。

郭明義倒是很快就明白過來周才的這個狠笑是什麼意思了,緊接着他也壞笑了一聲。

“嘿嘿,周少……您打算怎麼處理她……”

“呵呵,給我清出個小房間出來,我要好好地教訓一下她!”

“是!” 呂小萱雙手捂緊胸口,恐懼地縮在一邊。

她一個本本分分的女孩子,平生最怕的就是這種社會上的混混了。

也就在她大腦一片空白,害怕得不得了的時候。

大門口卻響起了敲門聲。

郭明義和兩個小弟上前不耐煩地開門。

“媽的誰啊!”

只是一看到門外的秦澤,他不禁愣了一下。

“嗯?是你!”

這傢伙是怎麼追到這裏來的?

不過追來了也好,本來想着解決掉這個女人之後再找他。

沒想到這傢伙正好都送上門來了!

“呵呵!正好小子!我正找你呢!”

郭明義冷笑一聲,就要伸手去抓他。

只是他的手剛伸出去。

一道寒光閃過。

緊接着,他的手就掉在了地上。

“啊!老子的手!啊!”

郭明義根本都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幾秒之後跌跌撞撞地後退了好幾步,痛得大叫了起來。

“草!什麼情況!”

再一看,這才發現,秦澤的身後竟還站着三五個拿着武器的女人。

每個都是驚爲天人的美女。

也就是這些美女把他的手給直接剁下來了。

說實話,秦澤看到這噴血的場景一度也被嚇到了。

我日!

這幫妹子下手這麼狠?

見面沒說兩句話就把人家手給砍下來了!

“那個……女孩子要溫柔點……不能打架……”

秦澤怯聲說了她們兩句。

畢竟大聲說她們他是不敢的。

可這幫女人哪裏會聽他的?

秦澤話音剛落,這幾個人更是一腳朝前面踹去。

郭明義那幾個一臉懵逼的混混兄弟更是被一腳直接踹飛了十幾米,把身後的牆都給直接踹爛了。

踹完之後還轉頭朝向了秦澤。

“你剛剛說了什麼了嗎?”

本來還想教育她們一波的秦澤,一看她們這兇狠的模樣立馬就慫了。

奶奶個腿,這幫人我可惹不起……

“沒什麼……”

這幫人惹不起,不過郭明義這個爛仔他還是敢惹的,他轉而看向了正躺在地上哀嚎的郭明義。

“那女孩兒呢?你把她帶哪裏去了!”

郭明義一開始還在裝逼,一邊哀嚎還一邊放着狠話。

“馬勒戈壁!老子就算死都不可能告訴你的……有本事就把老子弄死!”

秦澤咬了咬牙。

丫的,想不到這還是個硬骨頭啊,好像有點難對付啊!

只是讓秦澤沒想到的是。

這硬骨頭也沒有硬很久就是了。

一旁的變態妹子們平靜地看向了秦澤。

“不用和他多說了吧,我們直接把他剁碎了喂狗拉倒,反正這種人活着和死了沒什麼太大差別。”

幾個妹子說着還真提着刀走了上去。

這模樣完全就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郭明義本來還想裝逼的。

可一看這幫人真的走上來了,頓時慌了。

臥槽!

來真的?

“不是……你們等等……我剛剛都是開玩笑的……我說!我真的說!那女孩兒在裏面呢……你們再不去找她她可能就……”

秦澤一聽,頓時有了種不祥的預感,也不再管這貨了,趕緊朝着裏面的屋子衝去。

七拐八拐之後。

秦澤衝到了裏面的一間房間裏。

只見一個長得就很二筆的二筆青年,正和一幫混混把呂小萱朝着裏面的房間拖過去。

眼看到秦澤,這混混先是一愣,然後露出了兇惡的表情。

“是你!”

秦澤的面孔他這輩子都忘不掉的。

上次就是因爲這個貨,他老爸周正興把他給熊了一頓。

甚至還警告他說這個年輕人絕對不能惹。

雖說當時是認栽了。

不過心裏還是很不服氣的。

他老爸明明已經稱得到上是東海市地下世界的霸主了,憑什麼還要怕這種傢伙?

他甚至還一度想向這小子報仇,只可惜一直沒找到他人。

正好,今天遇到了。

今天一定要向他復仇!

秦澤則懵逼地看了他一眼:“你哪位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