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身長最起碼有5米開外,還在不斷增長,而他的全身正被一層細細的墨綠色鱗片所覆蓋,在陽光下居然還能反射出滲人的寒光。

而他的手臂和腳上居然指骨突出,指甲更是尖利而又鋒銳,這要是被抓一把,能把李寒的肉直接削掉。

這是人,是鬼,還是怪物,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還是夜叉,這不像是病了,倒像是!

變身了?

沃槽!

思維至此,李寒驀的想到一種可能,手上的能量槍已經本能的擡了起來,連瞄都不瞄,已經狠狠的扣動了扳機。

這要是讓着鬼東西變身完成,李寒還跑得掉嗎?

嗤!

激光應聲而出,瞬間就打在了還在變身的怪物背部,嘭的一聲,怪物的背部被炸出了一個碗大的血窟窿,黑色中夾雜着紅色的鮮血像是不要錢一樣,洶涌的涌了出來。

怪物疼的是仰頭嘶叫,但是,卻沒有任何起身的意思,只是將頭顱轉了過來,狠狠的看着拿着能量槍的李寒。

李寒和怪物的臉對了一個正着,他的心裏猛地一驚,這張臉不是夜叉的又是誰的,只是此刻,他早已是滿面青筋,犬齒突出,獠牙遍佈,而且他的眼睛已經化成了黑色。

就好像一層濃墨在他的眼睛裏流淌,李寒瞬間就想到了七號庇護所裏的馮思明,這個腦化身的怪物,眼睛也是同樣的顏色!

該死!

這傢伙不是也被腦附身了吧!

想想蘇克被附身以後,那恐怖的戰鬥力,李寒也顧不得子彈打空怎麼辦,猛地連續扣動扳機,激光像是一道道銀線一樣,嗤嗤嗤的向着夜叉射了過去。

嘭嘭嘭嘭的聲音不絕於耳,激光給夜叉造成的傷害,讓他不斷的左右搖擺的怒吼着,他將墨色的眼睛狠狠的對着李寒,似乎要死死的記住這個敢於傷害他的人類!

而李寒卻是越打越心驚,能將人類炸成碎肉的激光,就連蘇克都要不斷閃避的激光,此刻,此時,打在這個怪物身上,卻只能打出一個個碗大的血洞,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除了這麼一點傷害,能量槍居然就不能對這個怪物造成更重的傷害,李寒最大的依仗此刻卻是完全失效!

他不斷的嚥着吐沫,眼睛瞪大的在怪物身上不住的掃蕩,以期能找到這個怪物受傷更重的痕跡。

但是,他很快驚恐的發現,別說其他傷害,就連激光造成的那一個個血洞也在緩緩止血,慢慢收縮癒合着!

沃,沃槽!

這是什麼怪物?

強也不能強的這麼離譜吧!

咔咔!

李寒下意識的又扣動扳機,但是,他已經將所有激光全部都發射了出去,此時的能量槍已經和燒火棍沒有任何區別!

淦!

李寒回過神來,心裏暗罵一聲,打不過,還不跑,發什麼楞啊! 李寒瞬間將能量槍背在肩上,就想轉身跑路,但誰知,那個一動不動的夜叉忽然直起上身,對着李寒憤怒的咆哮起來。

“李…李…寒…死!死!”

“死!哈!”

驚天動地的怒吼聲響徹整個通道,站在近距離的李寒幾乎瞬間被那高頻音波震的頭暈目眩,兩股戰戰。

整個人都開始原地打晃起來!

該死!

心知情況不妙的李寒瞬間從藥品戒裏取出一個高級傷藥,直接扔進嘴裏,混着唾液咀嚼吞下。

只是一瞬間,他的頭暈症狀就完全消失不見,而也就是在這一剎那,李寒感覺到一股惡風直襲他的腦袋。

來不及思索,李寒連忙向前邊撲去,惡風呼的一聲從他的頭頂劃了過去。

什麼鬼東西?

嘭!李寒撲倒在地,也不敢回頭去看,雙手雙腳撐地就奮力的向前竄去,呼,又是一陣惡風從他背部劃過。

M的,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連滾帶爬,李寒是竄出去數米以後,才感覺到惡風不在,他趕忙回頭瞥了一眼,但也就是這一眼,嚇的他轉頭就跑。

一個高大六米以上的壯碩巨人正站在那裏,渾身肌肉疙瘩一塊塊的凸顯在上半身,而下半腿部則與上半身有些不協調,略微有些短小,和普通人差不多。

而那顆頭顱卻是青筋畢露,眼露黑芒,滿嘴獠牙的大聲吼叫着“不!不,該死的怪物!”

他左右瞧着已經變成了尖利獸爪的雙手,驀的又是仰天一陣狂嘯“啊!李寒,都怪你,殺!”

“我要殺了你!”

心臟砰砰劇烈跳動的李寒哪會站在那給這個夜叉變得怪物殺掉,聽着後方高亢的怒吼,李寒恨不能腳底下抹上油纔好。

只是,這裏的樹幹太多了,不跑起來還好,這一跑起來,就不得不小心撞在樹幹之上。

“別!跑!死!”

嘭!

伴隨着劇烈的撞擊聲和沙石飛濺的聲音從後邊傳來,不用看,李寒也知道是夜叉追上來了,大哥,又不是我弄得你被人通緝的,你趕忙死追着我不放啊!

淦!

一個分神,正在跑動中的李寒差點撞在樹上,他趕忙用右手擋住腦袋,才抵住了腦袋沒直接撞在樹幹上。

但即便如此,嘭的一聲,李寒也是撞的右胳膊發麻,疼痛不已!

嘭!

來不及緩解胳膊上的疼痛,又是一聲劇烈的撞擊聲從他的後邊傳來過來,李寒嚇得趕忙放下胳膊,繞開樹幹繼續向前跑動!

這一次他不敢在分神,全身關注的看着前方,身體不停向着左右挪移,以期能跑過這變了身的小巨人夜叉!

噠噠噠!

嘭嘭嘭!

急速的跑動聲和劇烈的撞擊聲不斷迴響在這狹窄的通道之中,李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因爲要時刻注意的前邊的樹幹,只比平底跑要累了無數倍。

不過李寒現在也要感謝這些樹幹,要不是這些樹幹阻擋,那夜叉六米的身高很快就能追上他!

然後一巴掌就能呼死他!

李寒此時是跑的渾身溼漉漉,氣喘吁吁的,普通人和怪物之間的體力差別,讓他明白,如果在這樣下去,早晚他得交待到這個怪物手中。

雖然現在背上的能量槍又再次充滿了能量,但是想起那碗大的傷口,李寒知道,就算是激光也只能起到延緩作用,至於傷害。

估摸着李寒還沒給他造成足夠的傷害,他就可以先一步幹掉李寒了!

淦!淦!淦!

已經跑得氣喘吁吁的李寒感覺到眼裏全部是金星亂飄,現在已經不是跑不跑得過的怪物的問題了,而是他已經快要跑不動了!

呼!呼!

李寒粗重的呼吸了兩聲,驀的後邊又傳來了六米巨人那暴怒的狂吼“啊!李寒,站住,站住,讓我殺了你!殺了你!”

“殺!”

這一次劇烈的音波如有實質,迅速的以夜叉爲中心,波紋式的向四周擴散開來。

李寒猛地感覺後腦勺好像被誰猛的擊打了一下,頓時眼前一黑,頭昏腦重就想往地上栽倒!

幸好他在昏倒在地的一瞬間,立刻吞嚥下去一枚之前含在嘴裏的高級傷藥!

早知道這怪物的音波能傷人,李寒怎能不作準備!

嘭!

當李寒腦袋着地的一瞬間,他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看着越來越近的地面,他瞬間右手用力穩穩的撐住地面。

然後他撤回力道,借力向前翻滾兩圈,然後又再次站起來,繼續向前狂奔!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狂吼了幾聲,見李寒完全沒有倒地,還在發足狂奔當中,智商已經嚴重退化的夜叉眼中濃墨一般的黑色竟開始不停的旋轉,瘋狂的殺意在他體內爆棚!

他猛地停下來,竟是做仰天狂嘯狀,然後就聽一聲聲令人牙酸的骨骼摩擦聲傳來出來。

夜叉背後的脊椎骨居然在不斷的扭動當中,左右不停搖擺,看那樣子像是想要破體而出一樣。

嘭嘭!

驀的,夜叉背部突然爆碎出兩個巨大的血洞,然後兩隻奇形怪狀的橫向骨頭迅速的從血洞竄了出來。

那上邊居然還黏連着許多白色的骨節和粘稠的血絲!

看樣子竟然像是兩隻白色的巨大骨翅!

“哈!哈!李寒,李寒!”

“殺了你!殺了你!”

“殺!”

似乎耗費了大量體力的夜叉憤怒,看着已經跑沒了李寒身形的通道,又是仰天一陣暴吼!

緊接着轟的一聲,他竟是用力揮動背後兩隻骨翼,只見他越扇越快,越扇越快。

狂暴的氣流在空氣中不斷攪動,刮的周邊的樹木和石壁嘩嘩嘩的作響!

然後,呼的一聲,夜叉居然騰空而起,越飛越高,很快就飛上了十米左右的高度!

但是,夜叉左右看了看,似乎還是被樹木所阻擋,他又暴怒的吼叫了兩聲,竟然將骨翅舞的更加迅速。

而夜叉的身形居然又再次往上拔高!

呼!呼!呼!

很快他就飛上去,超過了樹木的高度,他緩緩的停了下來,然後看着已經一馬平川再也沒有任何阻擋的前方。

夜叉的嘴角逐漸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

“呵!李寒,殺!”

呼的一聲!

夜叉居然如同大鳥一樣,猛地通道深處呼嘯的飛了過去! 呼!呼!呼!

李寒不要命的在通道里左躲右閃的狂奔着,氣喘的和牛一樣,粗重而又急促!

雖然高級傷藥能夠治癒眩暈等病症,但是,對於疲勞卻是一點作用也沒有,甚至李寒連屬性面板都來不及瞥一眼,只有在這通道中亡命狂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