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星門聽后,整理了一下思緒道:「看來也是該給你說這些的時候了。我們人類的修為。按照從低到高,分別是。強人,超人,人皇,人王,人尊,仙人!不過傳說仙人之上還有等級之分,不過那就是我們所不知道的了!而功法,按照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人階,地階,天階,聖階,神階,古階。而血魔玄功,就是屬於地階高級功法!」說到這,陳星門的臉上明顯露出了自豪之色。

「啊。。。才是地階啊!」什麼都不懂的陳感悟聽后,不由有些失望。原本以為血魔玄功一定是功法中數一數二的存在!沒想到僅僅是排行倒數第二名的地階而已!

陳星門聽后,不由笑道:「呵呵。。。。悟兒,你以為功法是那麼簡單就能得到的嗎?不瞞你說,整個齊國,地階功法都不超過三本。而天階功法也只是出現在傳聞中而已。就連我也沒有見過!」

「那地階功法就能這麼厲害,那天階的呢?」想到這,陳感悟開始幻想起來。

「悟兒,功法雖然很重要,但是不要迷失自我!兩個人對戰,並不一定就是修鍊功法的等級高的就能獲勝。不僅要看自身的修為,還要看自己的實力和經驗!

「哦!」陳感悟聽后,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你如今年齡還小,到時自然會知道我說這些話的用意。」陳星門望著陳感悟,眼中滿是溺愛之色。說實話,他特別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踏上修鍊者一道路。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悟兒做一個普通的農民。平淡的過完這一生。但是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如今他們只能頑強的抵抗,否則等待的只有無盡的死亡和悲傷。

「父親,西叔叔死了。我以後跟誰訓練啊!」說到這,陳感悟再次回想起他和西沖的點點滴滴。從一開始的相識,到相遇,再到秘傳烤肉,再到為自己身死。西沖雖然年紀不小,但是卻沒有結婚。只是獨自一人而已。短短的三年的時間內,陳感悟已經和西沖建立了非常好的關係。毫不誇張的說,陳感悟已經把西沖當作了自己的家人。「西叔叔,想必你也視我為家人了吧!」想到這,陳感悟的雙眼再次的模糊起來。隨即,陳感悟在內心堅定的道:「西叔叔,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

望著悟兒的悲傷的神色,陳星門也不在說勸道的話語。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葯。會讓悟兒走出去的。想到這,陳星門繼續道:「悟兒,你以後的訓練就完全的由我教導。」

「啊!真的!?」陳感悟眼中含著淚,滿臉的驚喜。

「為父有騙你的時候嗎?」

「好耶!有父親的教導,我一定會更加的努力的!」陳感悟興奮的揮了揮拳頭,一副信誓旦旦的摸樣。就這樣,父子兒子談了足足大半個小時。賽舞才歸來。望著一盤盤的美味的食物由僕人端來。陳感悟在也忍受不住這美味的誘惑。開始大吃起來。

「悟兒,好吃嗎?」

「恩。。。恩。。」陳感悟一邊點頭,一邊嘴裡不停的吃著。一手拿著雞腿,另一個手抓著圓腳兔的兔肉,吃的不亦樂乎。在一旁的賽舞和陳星門見此,也不由的輕笑。屋內原本悲傷的氣氛,也變得歡快起來。

狼吞虎咽十分鐘后。陳感悟的小肚皮也鼓了起來。在實在是吃不下后,陳感悟才停止了進食。

「悟兒,下午你就別出去了,保存體力。另外我還有些話要對你說!」此刻,陳星門的話語響起。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吃過飯的陳感悟聽到父親的話后,就老老實實的待在了屋內。而原本飯桌上的飯菜,也有下人們全部的收拾完畢。

過了半個小時,陳星門感覺陳感悟吃的飯菜也已經消化的差不多的時候,便對著陳感悟道:「跟我走。」說完,陳星門便帶頭走了出去。

「悟兒,你。。。」賽舞望著即將邁出房門的陳感悟,喊了一句,便再也沒有說下去。陳感悟聽后回頭望著自己的母親,望著她那充滿擔憂的神色,他豈會不知母親在想些什麼。

「母親,你放心好了。」說完,陳感悟便走了出去。

「悟兒,你一定要好好的啊!傳承並不是那麼的容易啊!」賽舞望著悟兒消失在門外,內心不由擔憂起來。關於傳承她身為陳家家主之妻,還是多少有些了解的。傳承不是隨便一個陳家的子弟就能夠成功的。要不然陳家也不至於落到如此地步。

城主府內的一間密室內。

「悟兒,傳承並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並且還是一件不僅麻煩,並且還摻雜著巨大的危險。我叫你來是想告訴你傳承時的危險和禁忌!」

「父親請講!」陳感悟聽后,內心十分的平靜,並沒有半點驚慌失措的摸樣。因為他早就料到事情並沒有想象中的簡單。

望著悟兒古井無波的摸樣。陳星門也是楞了一下。按理說,一個六歲的孩童,在聽到這樣的事情后,應該會驚訝不已。而如今陳感悟的表現,實在是超乎了常人的想象。其實陳星門不知道的是,陳感悟雖然只有六歲,但是無論是猛獸「豬頭牛」。還是被人追殺。無論哪一件事就算是換做平常的壯年,也都會嚇的臉色蒼白。而在經歷了這些的陳感悟,在接受一些事情的時候,其底線就變的更加的寬廣。而這件事情,正好在陳感悟的底線之內。所以他並不驚奇。

「當年第一代家主臨死前,留下了一枚「血魔魂珠」!並傳下話來,讓陳家子弟中比較出色的人十五歲之前,接受傳承。如果傳承完全成功。那麼不僅實力得到質的飛躍,並且魂珠內蘊含著的第一代家主的力量也會寄存在此人體內。幫助其快速提升修為。毫不誇張的說,如果陳家中有一個人傳承成功的話,那麼此人的修為註定會達到玄宗的境界,並且說不定還在其上。可惜啊!」說到這,陳星門不由哀嘆起來:「不知道是天妒我們陳家,還是另有其因。 總裁,立正站過來 我們陳家幾十代人中,竟然沒有一個後輩完全的傳承成功的!而受益最多的,也是前幾代中的一位家主。其實力最終也是震驚了齊國。不過最後卻被人暗殺了!」

「究竟是何人所為!」陳感悟聽后,也不由憤怒起來。陳家好不容易出了個實力雄厚的前輩,卻被暗殺。彷彿暗中有人特意為之。

聽到陳感悟問起是誰,陳星門冷哼一聲:「哼!還能有誰!一隻以來和我們陳家作對的除了他們還會有誰。」

「他們?父親,到底是誰啊?」聽不到內心想要的答案,陳感悟不由焦急起來。

「該讓你知道的時候,自會讓你知道!如今你還沒有到那個時候。」

「我。。」

「好了!你仔細聽我說。當那代家主死後,我們陳家就沒有一個傳承達到他那種程度的。甚至其中還有人受了傷!」

「受傷?」

「恩!具體的原因也不從得知,就是我們陳家的子弟在傳承時,遇到一股莫名的力量。這股力量非常的狂暴,以至於就連我們當代的家主,也無法阻止這股力量。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種情況發生的極為少見。平常一百個人中,只有一個受到了這股力量的波及。」

「父親,那可有應對之策?」陳感悟聽后,也不由的關心起來。畢竟如今他就要接受傳承。萬一發生了意外,他的父親和母親該怎麼辦。

「沒有!我們只能憑藉運氣。」聽到父親這樣說,陳感悟的心裡不由一陣低落。不過他卻沒有半點的怯意。就算是傳承時如此的危險,他也要一試。不僅是為了報仇,更是為了陳家。陳家的血仇由他來報。

「父親,不必擔心。我一定會沒事的!」陳感悟望著父親那傷痛的兩旁,語氣十分堅定的道。陳星門聽后,並沒有言語。而是站起身來。走到門外,抬頭望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這樣,過了半個小時。天色漸漸昏暗下來。陳星門才轉過頭來,對陳感悟到:「悟兒,我們走!」說完,陳星門便轉過頭去,大步向前邁去。

「恩。」陳感悟應了一聲。也關上了房門,緊跟父親而去。此刻陳感悟的內心是傷痛無比。因為就在剛才父親回頭的那一瞬間,陳感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父親眼角處的一小滴淚痕。。。。

城主府內的一條小路上。陳星門在前走著。陳感悟在後跟著。兩人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安靜的有些可怕的氣氛籠罩在四周。就連小路兩邊的花草也彷彿受到了波及,顏色也黯淡起來。十分鐘后,陳星門終於停了下來。而陳感悟在望了望周圍的景色后,不由吃了一驚。因為他們的所在地,正是後花園,也就是陳感悟平時訓練的地方。

「你一定會驚訝吧?為什麼我們陳家的禁地會在這種地方。」陳星門沒有回頭,但卻說出了陳感悟此刻心中的想法。

「恩。父親,我確實感到驚奇。我們陳家的禁地怎麼會在如此顯眼的地方。」陳感悟十分的不解。

「顯眼?呵呵。。。」陳星門並沒有回答陳感悟的話語,而是自顧的笑了兩聲。隨後陳星門便轉過身來,對著陳感悟道:「悟兒,如果你能找出我們陳家的禁地,那麼我重重有賞!」彷彿是故意為了讓陳感悟放鬆一下,陳星門做起了這個遊戲。

「好!」不服輸的陳感悟開始在後花園內東翻西找起來。不過無論陳感悟怎麼找,就是找不到所謂的禁地。「難道這整個後花園就是禁地!」想到這,陳感悟來到父親身邊,一臉興奮道:「我找到了!」

「哦,說來聽聽。」

「父親,這整個後花園就是我們家族的禁地!」陳感悟說著,略顯自豪。

「呵呵。。。不對!」陳星門的一句話,讓陳感悟的興奮頓時消失不見。

「那在哪啊,我根本找不到!」陳感悟不由埋怨起來。

「悟兒,你看好了!」說著,陳星門來到平時陳感悟訓練「繞樹」的那顆大樹旁,拿出一枚血紅的令牌,貼在其上。突然,原本平滑的樹榦,突然突出一個尖銳的金屬物。在尖銳的金屬物從樹榦內突出之後,整個樹榦的中間便出現了一條細小的黑色凹痕。此刻,陳感悟驚訝的長大的嘴巴。他實在難以相信。平時用來鍛煉的樹木就是家族的禁地。在這些出現后,陳星門便收回了令牌。而後右掌直接拍在了尖銳物之上。頓時,陳星門的手掌被刺穿。鮮血從手上流了下來。

「父親!」見此,陳感悟不由擔心的叫了起來。

「悟兒不必擔心,這是為父故意為之!」說完,陳星門便收回了手掌。而陳星門原本被刺穿的血洞,也在以驚人的速度癒合著。鮮血留在樹榦上,並沒有流落在地。而是全部的彙集到那條細小的凹痕中。細小的凹痕在接受到鮮血之後,竟然開始微微泛著紅色的光芒。隨後。只聽「咔咔」之聲。原本粗大的樹木,竟然頓時從中間分成了兩半!一個黝黑的洞口,出現在原本樹根的地方!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震驚!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陳家的家族禁地竟然在一顆活著的大樹根下,這換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尋到。

「跟著我。」陳星門說完,便帶頭走向黝黑的洞穴,而後直接走了進去。望著父親走了進去,陳感悟也趕緊來到洞穴邊,絲絲的寒氣從洞穴內吹出,讓陳感悟不由的打了一個激靈,望著黝黑的洞穴,陳感悟一咬牙,也走了進去。

「咔!」在父子二人走進洞穴后,原本分為兩半的大樹,便再次的合在了一起。

洞穴是傾斜的。布滿了台階。行走了將近十秒后。原本黝黑的洞穴開始便的光亮。細看之下,原來洞穴兩邊的石壁上。鑲嵌著點點星星的月光石。月光石是一種夜間能夠發出亮光的神器石頭。不過這種石頭價格昂貴。指甲大小,就能賣上百金幣。而這石壁兩邊的月光石雖然沒有指甲大,但是其數量眾多。由此可以看出當時陳家是多麼的繁榮昌盛了!

又走了大概將近三分鐘的路程。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扇門。門面呈紅色。上面刻畫著一些奇怪的紋理圖案。陳星門來到門邊,又拿出那枚血紅的令牌貼在其上。頓時,原本緊閉的大門,此刻漸漸的打開。

在門打開后,陳星門便帶頭跨門而過。陳感悟見此,也跟著跨入其中。跨過大門,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間將近二十平米的房間。房間兩邊的全部由石頭砌成。在房間的石壁上,掛著七副畫像。每一個畫像都畫得栩栩如生。彷彿要活過來一般。

望著其中正中間的一副畫像。陳感悟突然覺得有些眼熟,細看之下。正是和以前在密室中見到的那副畫像幾乎一模一樣。不用想,正是陳家的玄宗—陳勝的畫像,而剩餘的六張張畫像。斗鬼神也已經猜到他們就是陳家的各代家主的畫像。內心不由敬畏起來。

「悟兒,這裡的每一幅畫像都是陳家歷代的家主畫像。你到每幅畫像前,行過禮后,在來我身邊。

「恩!」陳感悟點了點頭,而後從中間開始,向每幅畫像開始行起禮來。大約十分鐘后,陳感悟便再次的來到了陳星門的身邊。

來到陳星門的身邊后,陳感悟便再次的打量起屋內。只見除了七張畫像比較顯眼外,就只剩下中間的一張石台了。

石台呈灰色。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石台長和寬相同,約半米。而高則有一米左右。石台上面有一凹痕,凹痕上放著一枚金黃的的圓形珠子。而圓形珠子內,不時有一縷血絲閃過。不用想,那便是此次前來的目的—血魔魂珠!

在仔細看去,陳感悟突然發現石台上面竟然刻著有幾個字。「陳家始祖陳勝之墓!」

這竟然是玄宗的墳墓!陳感悟頓時渾身起滿了雞皮疙瘩!

「始祖在上!」陳星門跪在桌前,磕了一個響頭。

「今日我帶陳家子孫前來接受傳承!期望你老人家在天保佑此次成功,早日替陳家報仇雪恨!滅奸詐之敵!」說完,陳星門又磕了一個頭。站起身來,陳星門望著眼前的兒子,內心痛苦無比!他雖然謹記陳家的使命,但那是他的親兒子啊!有可能今天就是他和悟兒相見的最後一天。想到這裡,陳星門便怒髮衝冠,滿臉猙獰!「孤狼家族,一群死狗!要不是你們,我們陳家豈會淪落如此。就算我鮮血流干,身首異處,也要讓你們付出代價!」陳星門內心無比憤怒的道!

「悟兒!跪下!」轉過身來,陳星門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冷漠道。

陳感悟沒發現的是一顆晶瑩的淚珠順著陳星門的布滿血絲的眼睛中滴落。

「砰!」陳感悟跪下后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悟兒,現在按我說的去做!」

「是!」陳感悟跪在地上點了點頭。

「割破手指!」說完陳星門至腰間摸出一把小刀,遞給陳感悟。

陳感悟接過小刀沒有絲毫猶豫的劃破了手指。鮮紅的血液從手指上溢出,隨後滴落在地。

「把血液滴上圓珠上。」陳星門的話語再次傳出。只不過此刻陳星門的話語中,竟然微微顫抖。

陳感悟聽后,連忙把受傷的那根手指舉在圓珠之上,一滴血液滴落而下。鮮血落在圓珠上便快速的消失不見。彷彿融入到其中一般。

一滴。。二滴。。。三滴。。。原本安靜的圓珠在接受近10滴鮮血后突然爆發出一陣耀眼的紅光。

一股大力至圓珠上傳來,陳感悟淬不及防的情況下,那隻受傷的手瞬間便被吸在了圓珠之上。鮮血如水柱一般從那道傷口處流進圓珠內。而金黃的圓珠內也翻滾不斷,越來越紅。

「啊。。。」劇痛,自手指的傷口處傳來。陳感悟強行忍著劇痛。臉上早已布滿了汗水。

陳星門雙手緊握,雙眼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圓珠。汗水從其英俊的臉龐上滑落。呼吸也越來越沉重。此刻他的心跳已經達到了最快的速度。

半分鐘后。圓珠依然在吸收著陳感悟的血液。絲毫沒有要停止的預兆。陳感悟此時感覺自己都快虛脫。無力感自身體傳來。臉色也越來越蒼白。明顯是失血過多的徵兆。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圓珠在吞噬我的鮮血不成!」陳感悟內心震驚的想到。

「我該不會吸成人干吧!」想到這裡陳感悟不由的驚恐萬分!壓抑著內心的驚恐,陳感悟每時每刻都在做著祈禱。祈禱著快點結束,不然他真的會被吸死。似乎是感受到了陳感悟內心的想法,圓珠在爆發一次耀眼的紅光之後,便漂浮起來。微微顫抖,而斗鬼神也被吊在了半空。

望著眼前的景象,陳星門知道這是最後的關鍵時刻了!雙眼幾乎瞪了出來,直盯盯的望著空中的圓珠,渾然不知他的指甲已經深入手掌之中。

突然!空中的圓珠突然爆發出刺眼的金黃色光芒,一股巨大的力量從其中傳來。原本被吊在半空中的陳感悟瞬間被轟飛!在空中留下一串血花!

「悟兒!」陳星門像是受傷的野獸一般吼著,在斗鬼神撞在牆上之前把他接在了懷中!」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傳承失敗后,那顆漂浮的血魔魂珠便在半空中旋轉片刻,便又落到了石台之上。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似得。

而此刻的陳感悟卻已經昏迷。渾身上下布滿了血跡。如同一個血人一般。

陳星門望著懷中的悟兒心痛無比,抱著陳感悟就向門外衝去。

「悟兒,你撐住啊!」陳星門雙腳發力,用盡了渾身的力氣,衝出門外。來到台階上,陳星門手握令牌,對著石壁就是一拍,只聽「咔咔」之聲。原本合併的大樹便又分開了一條道路。

見此,陳星門便如同風一般的衝出了洞穴。

巨樹在他離開后,慢慢的合併在一起。原本那道血痕處慢慢的睜開一隻血紅的眼睛,望了望陳星門離開的方向便又閉合在了一起。。。。。。

「悟兒!夫君,這到底是怎麼了?」早已等待著的賽舞,見到陳感悟這番摸樣,淚水早已如同噴泉一般的流出。

「舞兒,現在什麼都不要問,趕緊去叫李大夫!」說著,陳星門便把陳感悟抱進了陳感悟自己的房間中。

望著躺在床上渾身是血的陳感悟,就算是陳星門在怎麼堅強。淚水也不停的流了下來。

「他今年才六歲啊!」陳星門在心中憤怒的咆哮著,彷彿是對自己的責罰,有彷彿是抱怨上天對他孩子的不公。緊握陳感悟的雙手,感受著他手中下降的溫度。陳星門此刻竟然完全的有一種罪惡感。如果不是他報仇心切,如果不是他非要悟兒去接受傳承。那麼也不會發生這樣的。可是如今事已至此,就算怎麼的自責,也是無用。

就在陳星門悲傷,自責的時候,門外終於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李大夫,你趕緊去看看悟兒吧!」剛踏進房門,賽舞便急促催促道。李大夫年紀五六十摸樣,滿頭的白髮。只見他見到少爺吃飯摸樣,也是面部一驚,連忙點了點頭。而後快速幾步來到床邊,抓起少爺的血手,全神貫注的把起脈來。

陳星門此刻轉過頭來,望著賽舞。面部上面還有未乾的淚痕。悔恨,歉意。自陳星門的雙眼中透露而出:「舞兒。。。。都是我的錯。。。我。。。」說著,陳星門的雙眼再度濕潤。

賽舞此刻就算有萬分責罵,也無心去發泄。只見她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冷漠。沒錯!年僅六歲的兒子,此刻由於他的緣故,而照成這樣的結果。她怎麼會不傷心。不顧自己的勸阻,一心只想報仇。最終讓兒子去接受什麼狗屁的傳承,讓年僅六歲的兒子傷成如此摸樣。這難道還是一個父親嗎!這簡直就是一頭被複仇之心蒙蔽了的魔頭。此刻賽舞也是完全的動怒,把兒子傷成這樣,就算是自己的夫君,在不顧自己的勸阻下,也不留情。

雖然賽舞極力的掩飾眼中的冷漠,但是那一絲還是被陳星門捕捉到。此刻,陳星門如同墮入深淵,一發不可收拾。而唯一能夠拯救的就是悟兒恢復以往。但是還能夠恢復以往嗎!這一點陳星門無法確定。光從血魔魂珠上面傳來的能量,陳星門就知道。換做是自己,恐怕也得抵擋一番。而年僅六歲的悟兒,並且沒有護身的力量,就這樣直接被這股力量波及,恐怕。。。。正待陳星門傷心欲絕的時候,李大夫的話語終於傳出!

「老爺,夫人!少爺他能夠保下命,只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