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我就說怎麼有些不同……”

堯風笑了笑,又疑惑道:“不過,我記得我好像沒點這幾道……”

“今、今天搞活動,免、免費送的!”

話音未落,女子頓時小臉通紅,慌忙解釋了一句,便匆匆離開。

“活動?看來這小店越來越會做生意了……”

“咯咯咯,我看是越來越會做先生的生意了~”

紫荊莫名捂嘴偷笑:“那丫頭片子,怕是對先生有好感……”

“噗!”

話音未落,木羽驟然噴出一口酒水,隨即咳嗽不止。

“咳咳咳……紫荊,你最近是不是中了什麼情毒,怎麼什麼都能往感情上靠?”

“楞木頭,不懂就吃你的,別說話!”

紫荊懶得搭理對方,解釋道:“先生您看看,除了我們這桌,其他桌上哪有什麼新菜品。”

堯風環顧四周,果然發現其他桌上根本就沒有這道新菜。

待他回頭看向那女子。

黃小花驚得立馬轉頭,神色慌張,急忙收回一直偷瞟對方的目光。

而她紅到耳根的面色,卻早已出賣了她的內心。

“我看啊,這新菜恐怕也不是她爸爸改進的,而是她自己特意爲先生做的……”

紫荊瞥了眼害羞女子,笑道:“聽聞江南女子賢惠溫柔,年少時便會學一道專屬於自己的菜……”

“當遇到心愛的男子時,便會親自做出此菜,以示情意。”

堯風聞言,不由無奈微笑。

這風俗,堯風倒也聽說過,雖大多數人早已不再如此,但也不乏部分人家,將這古老浪漫的風俗傳承了下來。

若非紫荊提醒,堯風還真沒發現那女子其中的心思……

不過,堯風終是直面過無數生死的男人。

內心冷如冰川,這般和平美好的小情小意,已是難以觸動其絲毫……

既然無心接受,堯風也就裝得糊塗。

只願這單純女子,不要因爲自己而打亂了她原本平靜的生活。

堯風搖了搖頭,不再多說,舉杯道:“木羽紫荊,我們來碰一杯。”

紫荊見對方不再提女子一事,眉眼低垂,流露一絲莫名情緒。

她掩飾心中那絲波動,擡頭微笑:“敬先生。”

而木羽早已放下碗筷,雙手舉杯,神色尊敬:“敬先生!”

落日餘暉。

灑在老街的屋檐上,留下一層淡淡金黃。

小店棚下。

一桌三人,小菜小酒。

暫時忘卻戰場血腥,臨時掩埋內心沉鬱。

堯風仰頭,一口飲盡。

敬這歲月靜好。

敬這街巷煙火。

敬這片土地上的可愛人們,這些值得在戰場上拼命保護的平凡生活和幸福故事……

堯風微醺,雙眼朦朧。

酒不醉人人自醉,原來這片土地,仍有許多美好。

堯風沉醉於往事……

女子側身躲在店內偷瞧。

微黃夕陽,透過縫隙落在女子臉龐……

若星光點點,可愛俏皮。

紫荊撐臉微笑,靜靜看着這美好畫面。

如一道百看不厭的風景,讓人沉迷。

砰!!!

突然一聲重響,將這歲月靜好瞬間擊得支離破碎。

“黃小花!這個月的費用是時候交了吧?!”

只見一羣吸菸赤膊的年輕男子面色兇狠,踹翻木桌,一腳踩在長凳上。

歪眼咧嘴,痞氣十足。 “華、華哥?!”

黃小花面色一白,眼中流露恐懼之色。

周圍客人更是神色微變,紛紛離座避讓,唯恐牽連。

這楊華是老城區臭名昭著的地痞流氓。

靠着和那在軍隊裏任職的虎哥有些關係,常在老街橫行霸道,收取所謂的保護費。

“華哥……”

黃小花壓制住心中害怕,連忙拿着錢走去。

“華哥,這、這是這個月的。”

楊華瞥了眼對方,嘴角微翹,接過對方錢包在手中捏了捏。

“我們兄弟幾個大老遠來收費,你也不招待招待?!”

“啊?招待,招待招待!”

黃小花面色微慌,連忙轉身進店準備。

而楊華大大咧咧坐在了木凳上,伸出手指蹭了下舌頭,便開始數錢包裏的鈔票。

其他赤膊男子,掃了眼周圍衆人,滿臉傲然。

他們抽出身後砍刀,放置一旁,隨後皆是坐在了店中。

突如其來的十幾人,讓這家小店瞬間變得擁擠起來。

見到砍刀,路人惶恐,皆是快步走開,卻仍有好事之人躲在一旁偷瞧。

“華哥,您的菜……”

啪!

不待黃小花說話,便被一身重響打斷。

嚇得她渾身一哆嗦,差點跌落了手中菜碟!

只見楊華猛拍桌子,不滿道:“楊小花,你就給這麼點錢?!”

說完,已空的錢包被狠狠砸在地上,驚得黃小花連連後退,面色發白。

“華哥,我、我每個月都是交這麼多,沒少啊?”

黃小花惶恐中帶有一絲疑惑。

見對方手中那沓鈔票,她怯聲道:“華哥,要不……我幫您數數?”

“滾蛋!”

楊華一把扇開對方伸來的手,慍怒道:“我當然知道你跟以前交的一樣,但是你這次費用上漲了!”

“上漲?爲、爲什麼啊?!”黃小花大驚。

這額外的保護費已讓她利潤不多的小店維持艱難。

若再提高費用,這小店恐怕是真開不下去了。

“爲什麼?”

楊華冷笑一聲:“自然是因爲你有錢。”

他挑眉斜嘴道:“前幾日我可是聽說,你給了你店裏那老媽子五千塊錢啊!”

咔。

話音一落,店中後廚做事的老媽子頓時神情一變,嚇得面色發白。

她連忙放下手中廚活,躲進後房內。

“這?!”

黃小花一驚,急切解釋道:“華哥,那是我賣了老家那棵大樹得來的。”

“那錢是給我大姑治病的啊。”

老媽子躲在後方,偷看着外面的黃小花,面露擔憂,卻不敢上前說話。

“這些混蛋簡直不知廉恥!”

木羽臉色一沉,正要起身,卻被一隻手穩穩按住。

只見紫荊蹙眉看着他,微微搖頭,隨即示意了一眼堯風的方向。

堯風此時低頭喝酒,似面色平靜,眼神卻逐漸冰冷。

木羽見狀微驚,心知紫荊意思,連忙坐下身子,不再說話。

先生已然生氣,自己不可擅自動手。

“給那老太婆治病?”

楊華嗤笑一聲:“當時你爸連治癌症的錢都給老子交了保護費,這老太婆能有什麼大病?!” 總裁老公太危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