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月仙子站在前面,抬頭看了一眼蓋十八,沉道:「據我所知,想要找到至尊神殿,就必須要集齊瞳族、厄族以及命族修士體內的精血,我總感覺蓋十八跟三眼怪達成了某種協議。」

「協議?究竟是什麼協議?」李重陽擔憂道。

「絕殺百里澤!」青月仙子篤定道。

李重陽一臉迷惑道:「不可能吧,剛才三眼怪不是說要跟百里澤聯手擊殺蓋十八嘛。」

青月仙子搖了搖頭道:「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百里澤是靈神族嫡系,極有可能知道守護者在哪裡。」

李重陽道:「守護者?」

「嗯,他們是想擊殺守護者,奪取他體內的道果,只有這樣,他們才有機會成為無上主宰。」青月仙子點了點頭道。

正在這時,三眼怪動了,他猛然將天眼對準了蓋十八。

在天眼的禁錮下,蓋十八被定格在了空中。

「出手!」三眼怪爆喝一聲道。

三眼怪嘴角閃過了一抹獰笑,正如青月仙子猜測的那樣,他確實跟蓋十八達成了協議。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現在找到至尊神殿。

但想要在這茫茫墳冢中,找到進入至尊神殿的墓碑,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況且,靈神族跟守護者脫不開關係。

也難怪大禪教會對靈神族動手。

「蓋十八,受死吧!」百里澤揮起神泣劍劈了下去,只見一道血色弧形光斬落下。

「哼,就憑這點力道,你也想殺我?」蓋十八哼了一聲,他雙手結出了一道罡印,冷笑道,「就算我被禁錮了,但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百里澤注意到,蓋十八雙手結出了一道雷印。

那雷印像極了五雷大手印,這也是一種超越大道神通的印法。

如果是一般的雷印,百里澤自然不怕。

可這雷印帶著強烈的詛咒氣息。

「虛無大手印!」百里澤毫不客氣的排出了一掌,碩大的手印直接撕破了虛空,朝蓋十八胸口抓去。

可就在這時,三眼怪將天眼對準了百里澤。

!! 「五行禁錮!」三眼怪眉頭一凝,只見百里澤渾身被一圈圈的銀芒包裹了。

五行禁錮,這是一種禁錮戲的神通,利用天地精氣凝練出來的囚牢。

這也是瞳族最擅長的一門神通。

「哈哈,百里澤,這次你還不死。」蓋十八狂笑一聲,揮拳打向了百里澤。

嘭!

虛空都被恐怖的拳印刺穿了,只見空中出現了一層層的氣浪。

「小心!」炎凰女身後鳳凰翅翼一擺,直接朝百里澤沖了過去。

可就在這時,一隻青色龍臂落下,擊到了炎凰女後背。

噗!

炎凰女吐了口鮮血,整個身子被震飛了出去。

無奈,炎凰女只好催動起『鳳凰涅槃玄功』。

漸漸的,炎凰女的肉身又恢復到了巔峰時期。

「百里澤,你太幼稚了,不管怎麼說,厄族跟我瞳族也有著極深的淵源。」三眼怪落到了地上,看著被拳芒吞沒的百里澤,眼中不含一絲憐憫。

見空中沒有了百里澤的影子,蓋十八這才舒了口氣道:「終於殺了百里澤。」

「行了,廢話少說,還是趕緊找到至尊神殿吧。」 天作不合 三眼怪沒好氣的說道。

蓋十八點了頭頭道:「也好。」

這時,三眼怪扭頭看向了李重陽,勾了勾手指說道:「李重陽,過來。」

「你想幹什麼?」李重陽的戒備心很強,暗暗催動起氣勁。

「放心,我不會殺你的。」三眼怪有點不屑道,「我純粹就是想借你一滴精血。」

就在李重陽打算髮怒時,青月仙子攔住了他。

「師弟,不要衝動,三眼怪實力都強,沒見百里澤都被殺了嘛。」青月仙子抓住了李重陽的肩膀,沉吟道。

李重陽看了一眼百里澤消失的地方,臉上雖有不甘,但還是走了上去。

炎凰女覺得有點突然,她不敢相信,百里澤就這麼被秒殺了。

先是被三眼怪的瞳術禁錮,之後又被蓋十八一拳擊碎。

炎凰女並不認為百里澤能夠擋得住這一拳。

「三眼怪,你太卑鄙了。」炎凰女眼圈紅紅的,指著三眼怪的背影罵道。

三眼怪沒有回頭,他只是有點不屑,等他進入了至尊神殿,說不定就可以找到瞳族初代留下的道器。

到時候,哼,三眼怪看了蓋十八一眼,看來他也對蓋十八動了殺意。

「這不是被逼,而是謀略。」三眼怪冷笑道,「小丫頭,你這麼天真,誰讓你來參加封聖之戰的。」

「三眼怪,我要殺了你!」炎凰女握緊了玉拳,她整個身子燃燒著,體內發出了類似鳳凰啼鳴的聲音。

只聽一聲嘶鳴,炎凰女化為一團火影殺向了三眼怪。

三眼怪一點不屑,他扭頭看了一眼炎凰女。

只見炎凰女被禁錮了,雙腳都被一條條的鐵鏈束縛了。

那些鐵鏈散發著五種色彩,光彩奪目。

「這丫頭不錯,就賞給你們了。」三眼怪輕笑一聲道。

李重陽臉色一寒,怒道:「三眼怪,你太過分了,既然你都殺了百里澤,為什麼還要為難他的女人。」

「滾!」三眼怪一拳揮去,就將李重陽打飛了。

呸!

三眼怪吐了口唾沫,不屑道:「李重陽,別給你臉不要臉,你最好按我的吩咐去做,否則你會變成一具死屍。」

跟前的蓋十八面無表情,他似乎有點看不慣三眼怪的下作手段。

但他卻沒有阻止的意思!

「李重陽,算了,這個世界就是優勝劣汰,我們又不是神道界主宰,有些事並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青月仙子雖是一臉的同情,但更多的是無奈。

青月仙子瞥了一眼空中,見炎凰女被禁錮了。

附近圍觀的修士都是一臉的豬哥相,搓著雙手,一步步朝炎凰女走了過去。

「嘎嘎,沒想到我們還能嘗一嘗百里澤的女人。」

「喂,我們這麼不好吧,剛才百里澤可是救了我們。」

「哼,我們又沒有求著他救。」

「就是,就是,像這種極品女人,還修鍊了鳳凰涅槃玄功,絕對會讓我們欲仙欲死的。」

一些神道界修士都是一臉的期待!

看來神道界真是腐朽了!

蓋十八暗暗搖頭,這些人真是垃圾、人渣,像這麼腐朽的世界,理應祛除。

之前百里澤冒死救下他們,可這些人渣不思恩就算了,竟然還落井下石。

「滾開!」炎凰女怕了,她很難想象,如果這群人衝上來,她會是一個怎樣的下場。

一些域外的修士都是一臉的淡漠,優勝劣汰的思想早都在他們腦海里根深蒂固了。

「嘎嘎,小美人,你叫呀,我們這麼多人伺候你,你絕對會舒服死的。」南荒一修士怪笑了一聲,就要往前沖。

「沖啊,先到先得,這小娘們好像還是個處!」那些修士沖了上去,恨不得直接將炎凰女撲到在地。

炎凰女害怕了,她想自爆,但又十分不甘。

怎麼辦?怎麼辦?!

「找死!」正在這時,從虛空深處衝出了一道血影,他渾身爆射著血光。

哄!

一拳揮下,就見無數血芒射出,將那些修士給擊殺了。

「是……是他!」

「百里……百里澤!」

「快逃呀,百里澤沒有死。」

可是已經遲了。

「真是一群人渣!」百里澤隨手丟出了幾十桿閃電戰矛。

咻咻咻!

一道道紫芒劃過虛空,直接將那些修士給殺死了。

「不要……不要殺我!」那些僥倖不死的修士齊齊磕頭求饒。

「你們該死!我能救你們,也能殺你們。」百里澤右手一凝,就是一團暗黑色的火焰。

伴隨著凄厲的慘叫聲,那些修士直接被火焰吞沒了。

「你……你沒死?」炎凰女喜極而泣,直接鑽進了百里澤的懷裡。

「當然!」百里澤微微蹙眉,沉道,「你先在這待著,我要殺一個人!」

「小心點!」炎凰女有點擔心道。

「放心,殺他猶如屠狗。」突然,百里澤整個身子沖了出去。

「五行禁錮!」三眼怪臉色大變,他沒有想到百里澤還活著。

咔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