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玲聞言,小手一拍,恍然大悟,暗道自己怎麼高興的把這個給忘記!

「小玲,這次你也會參加吧?要用點心哦!我都聽說了,公孫家的那小子特意挑釁是吧?我待會就去教訓他!」

龍玲雖然清楚兩方勢力向來不和,但打從心裡不想鬧得不可開交,畢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也就立即制止正要動身的大哥:「哥!不用啦!我又沒事!你要是去,十個他也不夠你打!公孫家的長老肯定會出手,到時事情可就鬧大了!」

聽到妹妹想的那麼周全,龍戩也就同意此番建議,不過還是提醒道:「那這事可千萬別讓娘知道,她最疼你的,知道后指不定出什麼事!」

龍玲沒再說話,在那猛的點頭,突然想起正要去的地方,立即就出聲說道:「哥!沒想到你在島上!我…我給你介紹個人,他是天火學院的學弟,祁俊學長好像很喜歡他,相信你也會有興趣認識的!」

「祁俊?」再次聽到這個名字,龍戩不由得想起龍玲學院歸來時說起的事情,對於他能夠離開學院前往中州,覺得應該會是他突破瓶頸的契機,多少也有些期待與他的再次會面!

『中州武學院這次沒有人來,想必是前段時間院長隕落的緣故!』

『中州?也罷!現今傳承功法修鍊的差不多,隱島事情結束后就去趟中州,見識下大陸天才雲集的武學院!』

「哥!怎麼了?」龍戩突然沉思的模樣,不免讓龍玲感到奇怪。

「沒什麼!」回過神來的龍戩微微笑道:「被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興趣,那我們走吧!」

本想著這次引見會很有意思的龍玲,萬萬沒想到來到近海的休息建築時,竟然沒有藍星的身影!更讓人意外的是,窗戶被無故破開,詢問之下又無人知道!

雖然龍戩已經立即讓人四處搜尋,但龍玲還是隱隱感覺已經出事!想起那怪大叔的拜託,還有自己的答應,現在明顯是沒照看到,不免下意識擔心起來。

『到底會是誰…想要對付天星?這裡是龍島,不應該的才對!難道真的像大哥所說,去島上四處看了?不對!先前天星明明不想去!』

滴…時間回溯。

離開休息房屋的藍星,看到沒人追來后,並沒有去停靠地方的打算,那裡正在卸載物資,人員眾多。雖然是想離開,但要避免事情暴露,應當遠離!

還好這裡都是近海的龍島外圍,山林地形中也沒有龍島人員。看到遠處海域的鄰近島嶼,藍星幾乎想都沒想的就跳下海去,決定先離開這主島,再想辦法弄船離開!

懸賞消息一旦傳開,必將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地步……

讓藍星感到奇怪的是,來到主島的鄰近島嶼后,也沒見發生什麼突發情況。雖然有些疑惑,但也沒想其他,立即決定找到船隻前往翼島。

翼島…那是約定會合的地方,所以是非去不可!不過很快的藍星就意識到,他自己根本不知道翼島的具體方位。

有排停靠淺灘的船隻,引起藍星的注意,這個不太引人注意,可以用來出航,可問題是該如何找到海域地圖。

想到遠航的船隻肯定是有地圖,藍星正尋思著是否再游回主島去。不過…不用這麼麻煩,他很快就發現這鄰近島嶼也有大的船隻。

當一切準備就緒后,藍星都覺得事情太過順利,導致有種不安感:怎麼意外情況還沒發生?怎麼還沒有人來搜尋自己?

最後決定不再停留,利用小型船隻出航!

雖然目前一切順利,但很快的問題就出現:牽引的海獸,很快就脫力不再遊動,最後更是奄奄一息!

當船隻完全停下,藍星已經意識到,那排船隻應該是島嶼間流動所用,根本不能用來遠航,牽引海獸也不能長時間遊動!

四周無盡的茫然大海,這般似曾相識的畫面,渺小感再次包圍全身…… 藍星停留在龍島的時間不足一個時辰,同樣出海遠離也不到一個時辰,小型航船就因沒有海獸牽引而停下。

先前這個難題是影魂抓捕海獸解決的,那麼現在的辦法應該是去抓海獸,可是要怎麼抓?

先前的情況有些難倒藍星,他深知自己水性不好,只是能夠閉氣時間長點,加之有海水阻力行動不便,要想抓住自由遊動的海獸,談何容易!

藍星思來想去,覺得影魂應該是利用武者氣勢震懾住海獸的,不然怎麼弄來的根本想象不出!雖然自身情況不是很樂觀,但也決定豁出去了!反正先前動用過多次形態力量,也不差這一次半次的!

「完全形態!啟!」

海中折騰了大半天,終於抓住頭小型海獸,不過已經半死不活,但總比沒有的好。接下來的航行,就簡單很多;定時照顧海獸,也不用再折騰。

只是沒想到途中會有海獸襲擊,好在有驚無險的嚇退,導致接下來不敢放鬆警惕!

無盡的海域,孤獨的航行,感覺只剩自己……

這段時間,藍星倒是想清楚不少事情,還有前段時間令人糾結的問題:為什麼要變強!?

『如果古域已經不復存在!』——這只是個如果,並非就是事實,雖說會有可能,但不應該放棄希望的!一切就等到那時再說吧!

藍星這次不再是把問題壓下,而是把問題壓后,至少可以不用再糾結。

如今…對於隱島比試已經沒有想法,藍星只想快到到達翼島會合,然後再與姜晨商量以後的事情!為此時刻關注著海域地圖,生怕弄錯方向!

滴…時間推進!

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著,藍星已經不清楚出海的具體天數,每時每刻都面對著相同景象,好像自己從未移動過。

終於在這一天,周圍景象有了改變,東北向的極遠處,好似出現個黑點!?

經過這段時間的航行,藍星已經知道那預示著有座島嶼。

真的很希望那就是翼島,這就不用再繼續航行。藍星已經有些擔心,要是再找不到翼島,會不會就這樣迷失在海域中!?

帶著內心的希望,不斷的往哪裡靠近!

就在那黑點越來越大、越清晰時,藍星突然發覺到異樣:那座島嶼的方向,天空中好像有個細小黑點,而且越來越接近!

『御空飛行!王級強者?如果黑點不是什麼獸鳥,那必定是王級以上強者!』

這個想法讓藍星內心驚駭,如若真是強大的武者,那這艘小船肯定隱藏不住!已經尋思著要是待會被發現,該怎樣回應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接下來讓藍星感到奇怪的是,那黑點的御空速度,完全不像王級強者應有,已經開始懷疑是否只是獸鳥。但就在下個瞬間,在良好的視力下,驚訝的發現那個黑點後面,有著另外的兩個黑點,看樣子是在追逐!

『糟了!肯定是武者!』

剛浮現這個想法,藍星就看到更奇怪的一幕:後邊的兩道黑點,好似已經停下,接著更是回返!?

『這是怎麼回事?』還沒想明白,藍星就開始緊張起來,那道黑點的飛向,明顯是發現到這小船。

隨著距離的靠近,那道黑點身影,逐漸清晰起來。藍星不自覺的眯起雙眼,想弄清楚自己是否看錯:怎麼那道身影…看起來不像王級強者,整個身形略顯嬌小,完全像個孩子?

『噗通…!』遠處的落水聲傳來,看的藍星滿臉奇怪,接著猛然反應過來:那確實是個孩子,而且好像落水了!?

雖然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但藍星還是立即跳下海去救人!

……

重新回到船上,藍星立即癱坐下來,大口的喘息著,心裡還略帶緊張:要是再晚點找到,這孩子恐怕就得昏沉了!

手臂還被緊緊抱著,藍星立即出聲道:「已經…已經安全了!不用再抱這麼緊!」

話語沒有得到任何作用,見他仍是驚魂未定,藍星也就不再勉強,這時也有了猜想:這孩子應該是翼島的人,他們的飛行武技在天神學院那時也算是見識過,這是唯一王級實力前就能實現御空飛行的族群!

『剛才的落海溺水,大概是脫力的緣故吧!』藍星這樣想著的同時,開始打量起那位孩子,發現他十一二歲的模樣,臉色很是稚嫩,仍然害怕的神色,卻讓人覺得有些…可愛?

「小弟弟,不用再害怕,我們已經在船上了!」藍星出聲安慰道,而小男孩聞言也是環顧四周,發現真的是在船上,很快就露出驚喜神色!

「恩!大哥哥!謝謝你救了我!」這般懂事的道謝,卻讓藍星渾身一緊!

那聲音中帶有的稚**氣,加之那雙特大的雙眼,湊合著稚嫩臉色,越看越覺得是小女孩。

回過神來后,藍星也就問道:「不怕就好!剛才…是怎麼回事?」

「剛才?」小女孩聽到詢問,歪著小腦袋回想著,突然就神色一變,委屈的嘟起小嘴,淚水已經開始打轉,明顯帶著哭腔的說道:「小…小智哥…他們騙人!說要…帶我出來玩,最後…卻讓人抓我!」

沒幾下就跑出來的眼淚,藍星這時才明確意識到:對方只是個小女孩,剛才是有人要抓她!?

雖然還不太明白情況,但看她扁嘴哭泣的模樣,藍星也是不太忍心,便摸著她的頭安慰道:「不哭!現在已經沒事了!能不能告訴哥哥,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小夕!」小女孩說話的同時,已經止住哭勢,藍星也稍微放鬆些,決定先轉移注意力:「恩!小夕!前面的島嶼,是翼島嗎?」

順著藍星的指向,小夕看向海上的黑點,點頭應道:「恩,是的!小夕就住在上面!」說完后奇怪的看著藍星:「大哥哥…你是島外的人嗎?小夕聽說前些天島上來了很多人!」

藍星默默的點頭回應,同時覺得捕獲到些信息:這小女孩果然是翼島的人,而且也如預想那般,隱島比試已經開始。那麼接下來去到翼島,就不能讓任何人發現行蹤,直到晨哥到來會合為止!

「大哥哥!你在想什麼呀?還沒告訴小夕你叫什麼名字呢?」

看到小夕已經完全轉移注意,不由得暗道小孩子果然不會在意某件事情許久:「我…我叫藍星!」

「藍星?」只見小夕重複了幾句,接著滿臉高興的說道:「大哥哥!那小夕以後叫你星哥哥,可以嗎?」

「可以啊!」藍星很快的回應道,小夕聽后則是滿臉高興,不免讓人很難想象她剛才還在哭。

「星哥哥!你剛才親小夕,是不是說喜歡小夕呀?」

「啊!?咳…咳…!」聽到這般如此天真的詢問,藍星的腦袋頓時完全懵住,還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我那個…我剛才…!」藍星下意識的想把小夕的雙手從手臂上拿開,但看到那充滿疑問的小臉,還是忍下止住手中動作。

想了好半天後,藍星才這樣說道:「小夕!那個…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

小夕這時感到更是奇怪,那雙大眼睛也是不停的眨起:「那為什麼我娘說,只有喜歡的人才可以彼此…親親?而且剛才星哥哥親小夕的時候,感覺好舒服的呢!」

「啊!?」藍星不停的用手拍著腦袋,感覺這個問題很嚴峻,最後決定仔細的說明,不是有意冒犯的!

反覆四口后,藍星覺得從這裡開始說起最合適,便問道:「小夕,你會游水嗎?」

「會呀!我們島上幾乎所有人都會!」小夕很快的回答。

這般肯定的回答,也讓藍星覺得接下來的解說應該簡單些,不然可真的麻煩了!

「那小夕…你應該知道,剛才飛了那麼久,會很虛弱的,最後脫力掉到海中,感覺難受…是因為呼吸不到空氣,快要溺水的緣故!這個小夕應該知道吧?剛學游水那時應該有感受過的!」

小夕聞言摸著腦袋,像是努力回想著,最後似懂非懂的點頭。

「感到舒服…是…是因為我看你快昏迷了,所以就…就過點氣給你!沒…沒別的意思,完全沒想冒…冒犯!」藍星不知道為什麼會語言不暢,但當時形勢危急沒想太多,更沒想到會是個小女孩!

這時小夕貌似聽懂了,小嘴卻又再次扁起來:「星哥哥…是不喜歡小夕嗎?」

看到即將又要哭的樣子,藍星急忙出聲打住:「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不喜歡!只是剛才的事…剛才…!」

想到小夕年紀還小,很多事情還不明白,再解釋下去也無意義,藍星也就打算放棄:反正小夕應該不會在意這件事許久的!

「只要小夕懂事,我當然會喜歡!」聽到這樣的話語,像是得到誇獎般,小夕立即歡樂起來:「小夕…也喜歡星哥哥!」

「啊?恩!」藍星點頭的同時,看到小夕的服飾仍在滴水,不由得皺起眉頭:「小夕!看你服飾還是濕的,我先給你換下,免得生病了!」

當從儲物戒拿出服飾后,藍星再次的懵住:這大小不適…可以用匕首切割來解決,但這男女有別…可該怎麼辦?這樣的小船可是連個船艙都沒有的!

按照小夕的身高比例切割好后,藍星覺得有必要這樣做:「小夕!我現在下海去,等你穿好后再叫我上來,知道嗎?」

……

雖然切割的不整齊,褲腿也顯得很大,但是小夕整個穿起來,儼然也有點像小男孩!

藍星再次從海中上來,全身又再次的濕透,小夕不解的問道:「星哥哥!你不換嗎?還是…也要小夕下海去?等換好后再叫小夕上來!」

聽到小夕的這般話語,藍星立即面露微笑:「我待會再換!小夕你看,很快就到翼島!到時可能需要小夕帶路哦!」

「恩!」小夕高興欣喜的點頭。

望著翼島的方向,還有好奇打量著服飾的小夕,藍星總覺得這次翼島之行,可能會比預想中的要…麻煩?

『唉…!別管那麼多,先到翼島再說!』 不知是多久的航行,終於可以登上翼島,藍星現在只感覺以後絕對不再獨自出航!

這次的遠航中,除去無窮的后怕,唯一讓人意外的,是即將到達翼島時,突然遇到個小女孩——小夕!

滴…場景變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