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葵「乖巧」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入一間石室。

葉峰的眉心忽然釋放出密密麻麻的靈魂念頭,頓時符文閃爍,演化成一個「陰陽封滅陣」,封印住了石室的入口。

封印了石室入口后,葉峰閃電般轉身沖入關押寇爽等人的石室。

「你別忘了,你們的王說了,一天後才處置我們。」寇爽冷冷的看著葉峰。

「大哥,是我!」葉峰說道。

「大哥?」楚陽和寇爽等人一震。

「雷辰」的眉心忽然散發出金光,聖皇圖飛出,金光大作。

聖皇圖中,葉峰一閃而出。

「二弟!」寇爽等人色變。

「快走!離開之後我再告訴你們發生了什麼!」

葉峰心念一動,聖皇圖金光大作,罩住了寇雙等人,金光散去,寇爽等人同時消失不見。

葉峰也進入聖皇圖,接著控制聖皇圖鑽入了雷辰眉心,再次操控雷辰的身體,離開了洞穴。

很快,葉峰離開雷霆生靈所居住的溶洞,踏著雷霆深淵上的鐵鎖,直奔外面而去。

半個時辰后,葉峰終於離開了雷霆生靈的族地,不過他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遁走。

聖皇圖內,寇爽和沈慕婉等人看著葉峰,沈慕婉率先問道:「小瘋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葉峰深吸口氣,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寇爽等人。

隨即,葉峰皺眉道:「你們怎麼會被雷霆生靈抓了?」

「我們在沼澤外等你,遇到了黑水宗的人,那把木劍幫我們擊退了黑水宗的人,可是隨後,雷霆生靈忽然出現了。剛開始的時候,雷霆生靈也被木劍殺了,可是後來,雷霆生靈一族的王出手了。」沈慕婉說道。

「就在雷霆生靈的王出手的時候,我們被其他雷霆生靈抓住了。」楚陽接著說道。 聽完楚陽等人的話,葉峰臉色一變,天魔水仙去什麼地方了?

「小瘋子,那把木劍真的是寶器嗎?」沈慕婉滿臉期待的看著葉峰。

「你可以把她當做一件寶器!」葉峰一笑。

寇爽等人聞言臉色微變,他們見識過木劍的恐怖,雷霆生靈的五個王聯手也沒能奈何得了木劍,如此厲害的寶器,也不知是什麼品級。

短暫的色變后,寇爽對葉峰說道:「二弟,你應該有辦法找到那口木劍吧?」

葉峰搖了搖頭,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聯繫天魔水仙。

忽然,鬼母的聲音傳入葉峰耳中:「雷霆生靈追上來了!」

「有雷霆生靈一族的王嗎?」葉峰問道。

「我告訴你,對我有什麼好處?」鬼母一笑。

「你想要什麼好處?」葉峰反問。

「現在我還沒有想到,你就當欠我一個人情好了,以後還我就行!」鬼母笑道。

「好!」葉峰傳音道。

「就憑你這個人情,我答應幫你出兩次手,如果有雷霆生靈的王追上來,我雖然不能幫你殺了他,卻可以可以用陣法困住他。」語氣微頓,鬼母笑道:「順便告訴你,後面沒有雷霆生靈一族的王。」

「我正好缺少雷霆生靈體內的雷靈珠……他們共有多少人?」葉峰又問。

「共有十八個!」鬼母笑道。

「十八個已經足夠了……」葉峰目光一閃,轉頭對寇爽等人說道:「大哥,你們先躲在聖皇圖裡,等我擺脫了雷霆生靈再放你們出來!」

說完,葉峰心念一動,嗖一聲消失在大殿中。

下一刻,聖皇圖從雷辰眉心飛出,接著,聖皇圖中飛出一個人,正是葉峰!

葉峰心念再動,聖皇圖沒入他的眉心,與此同時,雷辰的皮膚乾癟下去,變成乾屍倒地不起。葉峰手掌一翻,大劍赫然在手,他一劍劈開了乾屍的胸膛,一顆青色珠子閃閃發光,就在乾屍的心臟部位。

這顆珠子就是雷靈珠!

葉峰挖出雷靈珠,收入乾坤布袋,做完這一切后,他的背後緩緩伸出一對金色翅膀,正是寶器迦樓羅之翼!

催動寶器,葉峰化作一道金色長虹沒入了樹林深處。

……

樹林深處,十八個雷霆生靈正疾奔在樹林中,所過之處雷電四溢,噼里啪啦作響。這些雷電都是從他們身上逸散出來的,即使比起太易教的雷霆道種,威力也絲毫不差。

為首的雷霆生靈正是雷戰!

「嘿嘿,雷辰,沒想到你居然做了人類的姦細,你這不是在自找死路嗎?」雷戰邊疾行邊怪笑。

「老大,雷辰為什麼要當人類的姦細?」一個雷霆生靈忽然問道。

「哼,想必是人類給了他足夠多的好處,否則的話,他不可能背叛我們!」雷戰冷笑。

「老大,小姐讓我們把他活捉回去,恐怕有些不好辦,雷辰的實力不弱,想活捉他,我們恐怕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一個雷霆生靈正色道。

「活捉不了,那就殺了,對付這種背叛族人的叛徒,何必留情?」雷戰冷哼。

「沒錯,對付這種叛徒,我們何必留情?」一眾雷霆生靈同時冷笑。

「你們不用去殺他了,因為他已經被我殺了!」

忽然,一道笑聲傳入雷戰等人耳中,雷戰等人抬頭看去,頓時看到一條金色身影從天而降,出現在他們眼前,來人正是葉峰!

「人類!」雷戰等人齊齊色變。

就在他們吃驚之際,葉峰已經施展燃血秘術,全身血氣暴漲,宛如一個人形火爐。接著,葉峰手掌一翻,六尺長的大劍赫然在手,劍光四溢。

葉峰催動迦樓羅之翼,殺向雷戰,一劍劈下,大劍吸收十分之一的血氣,一劍之力,足有將近五十萬斤,恐怖無比!

劍氣縱橫方圓數十丈,遮天蔽日,幾乎所有雷霆生靈都被籠罩在劍光之下。

雷戰驚悚,急忙後退,同時他祭出了三叉戟,三叉戟瀰漫著雷電,雷光席捲四面八方。

「轟!」

大劍劈在了三叉戟上,三叉戟根本承受不住大劍的劈砍,瞬間就被劈成兩半。接著,大劍順勢劈向了雷戰的腦門,劍氣鋪天蓋地,幾乎快把雷戰吞沒。

危機關頭,雷戰張口噴出雷水,雷水如光波,轟然間迸發而出,勢不可擋!

「轟!」

雷水噴在大劍上,大劍受阻,雷戰趁機後退十幾丈,終於避開了葉峰的必殺一劍。

沒有殺掉雷戰,葉峰冷笑一聲,再次催動迦樓羅之翼,嗖一聲撲向其餘的雷霆生靈,一劍橫掃而出,劍氣縱橫,化作一條血色蒼龍,凌空游弋,衝殺向了雷霆生靈。

有五個雷霆生靈尚未來得及祭出三叉戟,就被血色蒼龍撞在胸膛,血色蒼龍釋放出陣陣金光,直接把五個雷霆生靈絞得粉碎,只留下五顆雷靈珠漂浮在半空中。

接著,血色蒼龍再次衝殺向其餘的雷霆生靈,所過之處劍氣縱橫,龍威和殺氣衝天。

有四個雷霆生靈祭出三叉戟,同時插在血色蒼龍身上,轟隆一聲,血色蒼龍當場崩壞,化作陣陣血氣。

就在這時,葉峰不知何時已經殺到這四個雷霆生靈身後,他忽然一劍橫掃而出,氣爆聲響徹九天。

四個雷霆生靈尚未來得及轉身,四顆頭顱就同時高拋而起,血液滿天飛舞。

電光火石之間,葉峰就斬殺了七個雷霆生靈,瞬間震懾住了剩餘的所有雷霆生靈。

「這個人類的速度太快,堪比我族的王,我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剩餘的雷霆生靈心中悚然。

就在剩下的雷霆生靈震驚之際,葉峰揚手一抄,把七顆雷靈珠收入了乾坤布袋。接著,他再次催動迦樓羅之翼,化作一道金光殺入了雷霆生靈之中,如餓狼入群羊。

剩餘的雷霆生靈四散遁走,他們已經不敢再跟葉峰交手。

葉峰冷笑,忽然開啟吞噬道種,吞噬之氣頓時瀰漫他的全身,緊接著他抬手抓向其中三個雷霆生靈,吞噬之氣化作黑色大手,橫跨十幾丈虛空,把三個雷霆生靈拍在了地面上。

他已經使出了燃血秘術,力量極其驚人,再加上吞噬之氣,這一拍之力足有四十幾萬斤,這三個雷霆生靈只不過是神力境而已,豈能承受住這一拍之力?

一掌拍倒三個雷霆生靈,吞噬之氣就開始吞噬,轉瞬之間,三個雷霆生靈已經被吞噬殆盡,只剩下三顆雷靈珠!

幾乎同時,葉峰眉心釋放出靈魂念頭,符文湧現,布成「龍虎陣」,吸納天地元氣后,陣法演化出一龍一虎。龍虎交匯,凌空疾奔,殺向其中四個雷霆生靈,所過之處,風雲大作。

釋放出靈魂念頭后,葉峰催動迦樓羅之翼,閃電般殺向了最後了的三個雷霆生靈!

最後的三個雷霆生靈根本來不及遁走,因為葉峰的速度太快!他們相視一眼,急忙分散遁逃。

葉峰冷笑,祭出聖皇圖,聖皇圖驟然變大,鎮壓向其中兩個雷霆生靈。與此同時,葉峰一劍劈向另外一個雷霆生靈,恐怖的劍氣衝天而起,震動天地。

聖皇圖和葉峰幾乎同時滅殺了各自的對手。

就在這時,不遠處,那由符文化作的一龍一虎也滅殺掉了四個雷霆生靈!

至此,除了雷戰之外,其餘十七個雷霆生靈全被葉峰斬殺。

葉峰停止運轉燃血秘術,游目四顧,發現雷戰早已經遁走,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雷戰遁走了,葉峰並沒有急著追殺,他把在場所有雷霆生靈的雷靈珠挖了出來,接著吞噬了其中幾具屍體的血肉,補充了血氣。

補充了血氣后,葉峰才在場催動迦樓羅之翼,化作一道金光飛入樹林深處。

有了迦樓羅之翼,混元境之下,幾乎很少有人能比葉峰的速度快,當然,如果別人也有寶器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不過,雷戰很顯然沒有寶器,葉峰擁有迦樓羅之翼,想要追上雷戰,並不是難事。

沒多久,葉峰就在樹林中追到了雷戰。

雷戰轉身看著葉峰,臉上儘是驚恐之色,他惶恐道:「只要你不殺我,我願意做你的蠻夷之民!」

「我不需要蠻夷之民!」葉峰祭出大劍,一劍劈向了雷戰,劍氣縱橫八方,不少大樹當場被斬斷,轟然倒塌。

雷戰猛的咬牙,也不知使用了什麼秘法,他的身體忽然變高,足有十來丈高,全身雷電瀰漫,噼啪作響。

身體變大后,雷戰張口一噴,雷水翻湧,鋪天蓋地的壓向大劍。

「轟!」

雷水如鐵,撞擊在大劍上,擋住了大劍。

雷戰目光一閃,急忙轉身,再次遁走,幾個縱躍間就消失在了樹林深處。

「他居然會雷霆生靈一族的秘法,據說這種秘法很難修鍊,上百個雷霆生靈也未必有一個能修鍊成功。」

葉峰自語,再次催動迦樓羅之翼,追入樹林深處。 儘管雷戰使出了雷霆生靈的秘法,可他同樣擺脫不了葉峰,他只逃了十幾里就被葉峰追上了。

「該死是人類,我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好過!」雷戰停了下來,不再遁逃,他轉身面目猙獰的看著葉峰,冷冷說道。

「如果你願意回答我一個問題,我或許會放了你。」葉峰一笑。

雷戰臉色微變,猶豫片刻后問道:「你想問什麼問題?」

「你們為什麼要抓捕五大勢力的人?」葉峰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