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再狂啊!陳長老,快殺了他!」黑衣青年見到周凡負傷,激動的瘋狂大喊,就連斷臂之處的疼痛都彷彿忘記了一樣。

周凡眼色微凜,這老者實力不弱,硬拼有點難度,何況後面還有追兵,又不能讓小金出手,不然自己嫁禍武家的計劃很可能被識破,眼角的餘光看了看那土坑中的長槍,意念一動,「嗖」的一聲,黑色長槍化為一道黑色流光,落在周凡手中。

「咦!好靈性的武器!這是……」

黑衣老者看著周凡手中長相普通的漆黑長槍,雙目中炙熱的光芒抹過,森然道:「小子,把你的武器給我,我讓你離開如何?」

身後的黑衣青年表情一凝,驚訝的說道:「陳長老,你……」

「不要多說!」黑衣老者搖手打斷青年的話,看著周凡,再次道:「同意不,這可是你唯一的機會!」

「不要,這老頭臭死了,彩兒才不要跟他!」手中的彩兒立刻不滿的嬌喝。

「噗呲……」

聽到彩兒童趣的聲音,周凡忍不出笑噴了,黑衣老者見狀,立刻臉色一沉,那張滿是褶皺的臉上,皺紋擠的更近了,就如同一張被揉了一下的破黑布。

「小子,你這是找死!那老夫就成全你!」

話音落下,手中綠色的靈力光芒驟然亮起,無數的翠綠色符文湧出,老者手印凝結,漫天符文大亮,快速排列重組演化,最後居然化為一條長長的墨綠色藤鞭,藤鞭之上,有著很多彷彿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倒刺,有著漆黑的煙霧散出。

「毒?」

周凡面色凝重,作為丹陣師的他,通曉藥理,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藤鞭上帶著劇毒,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毒,但是要是被那些尖刺刺進身體,後果肯定極為嚴重。

「桀桀……愚昧的小子,去死吧!」

老者陰笑一聲,右手一甩,那墨綠色的藤鞭就猶如毒蛇吐信一般,以極快的速度,朝周凡掠來,在空中帶出一道扇形的黑色軌跡,煙霧擴散,四周的黑袍武者猶如驚弓之鳥一般,急速後退。

「彩兒,形態變化,盾形!」

看著疾馳而來的長鞭,周凡也顧不得隱藏彩兒的能力,大吼出聲,彩兒接到命令,瞬間一股絢爛的彩色光芒亮起,接著長槍飛速拉伸、彎曲、重合,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變為了一面漆黑色的巨大盾牌。

盾牌之上複雜的圖案雕繪,外圍有著黑色的尖刃,釋放著銳利的金屬光澤,龐大的面積,將周凡整個人擋在後面。

「砰!」

長鞭擊在盾牌之上,瞬間便被彈開,而黑色盾牌只是微微顫動了一下,甚至連鞭痕都沒留下,足以可見其強大的防禦力。

黑衣老者見狀,那細小的雙眼微眯,目光死死的落在黑色盾牌之上,驚喜尖叫道:「好奇特的武器,好寶貝,老夫要了,哈哈……」

老者驚喜莫名,對於這個武器的渴望更加強烈了,手中鞭子劃出一道道鞭影,猶如一張墨綠色大網朝周凡掠去,強橫的力量激蕩空間,形成一縷縷靈力漣漪擴散。

「砰砰砰!!!」

不管鞭影從哪個方向抽來,彩兒總能及時的出現在中間,沒有一道攻擊能突破她的防禦,擋在身後的周凡,手中一道青色的法印逐漸凝聚而出,青光熠熠,罡風呼嘯,磅礴的靈力彷彿能鎮壓萬物,空間微微顫抖,一道道空間漣漪擴散開來。

「老匹夫,去死吧!疾風印!」

周凡大喝一聲,手中的青色法印丟出,帶著凌厲的氣勢,以極快的速度,朝老者鎮壓而去。

法印速度極快,無數颶風形成,光華大作,威能攀升到極致,彷彿穿過空間一般,瞬間出現在老者面前。

「這小子是誰,居然有如此強大的武技!」黑袍青年驚懼無比,對周凡的來歷更加忌憚。

「他是誰?為什麼我感覺到很熟悉,很溫暖,難道是上天安排他來救我的嗎?」小女孩心中自語,如同琉璃一般的水晶眸子中,映出周凡的身影,略顯青雉卻絕美天成的臉上,也是綻放出夢幻般的一絲微笑。

「這是什麼武技,好強!」老者面色大變,乾瘦的右臂如同風車一般,急速轉動,帶動手中長鞭飛速旋轉,形成一圈圈墨綠色的光幕,同時身體急速後退。

「咔擦!咔擦……」

接連不斷的碎裂聲傳出,那墨綠色的一道道光幕屏障,在疾風印面前,卻只是抵擋片刻,便是逐一破碎開來,最後法印落在老者身上,瞬間便是將他擊飛出去,猛烈的罡風在他身上劃出一道道傷口,而彩兒也是重新化為一柄長槍,自主的攻擊老者,逼的老者連連後退。

於此同時,老者釋放出的毒霧,此刻也是擴散開來,周圍的村民都是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哀嚎慘叫,而周凡也是感覺身體內的毒素越來越多,靈力的運轉也是越來越困難。

「不行!不能再拖了!只能先救她了!」

周凡眉頭一皺,腳下青光閃爍,幾個身影閃動間,瞬間便是出現在那黑袍青年的面前,右拳攜帶者璀璨的金色光華擊出,噗呲一聲,沒入青年的心臟之中,血液飛濺。

「你……」

青年面色慘白,雙目瞪圓,左手握著周凡的右腕,感覺體內的生機急速流失,隨後便是沒了反應。

「少主……」

「少主!」黑袍老者大叫,想要過來斬殺周凡,然而彩兒化身的黑色長槍,卻是趁著老者分心之際,刺出一道道槍影,打的老者措手不及,無法馳援。

四周的武者紛紛驚叫,隨後很快反應過來,各種武器朝周凡斬來,周凡抽出黃金右拳,一甩上面的鮮血,迎上了上去,雙拳金光璀璨,宛如黃金鑄成,大開大合,每一拳轟出,都是隱隱中帶著金翅大鵬鳥一族的霸道意志,這些武器完全擋不住,紛紛被崩碎開來。

一道道拳影落在這些武者的身上,即刻便是有著一聲聲清脆的骨裂聲響起,猶如被一座大山撞上一般,一個個身影吐血倒飛而出,血染長空。

「噗!」

體內毒氣越來越重,本就受傷的他再也忍不住,毒氣深入臟腑,一口帶著綠色的血液吐出,氣息瞬間萎靡。

「不行了,先帶走這丫頭再說,不然都得留在這裡,武家的眾人也快到了,以現在的身體,再遇上他們,非死不可!」

周凡心中暗忖,隨即在小女孩一聲尖叫中,快速將她抱入懷中,雙臂抱進,周身金色光芒再次綻放,如同一座黃金銅像,帶著泰山壓頂一般的氣勢,撞向前方。

「啊啊啊……」一名名武者被撞飛,無人可以阻擋周凡,宛如荒古凶獸一般,破開人群。

「彩兒!走人了!」

周凡大吼聲傳出,遠處正在和老者交戰的彩兒很快反應過來,化為一道彩色流光沒入周凡的右手的紋身之中,而周凡的身影,很快投入黑暗的森林之中,消失不見。

「咻!」

一道金光劃破夜空,出現在周凡面前,周凡略顯慘白的臉上微微一笑,一個縱身,落在小金背上,隨後化為一道金色流光,急速朝遠方遁去。 此時已經是半夜時分,天空昏沉沉的,彷彿一張巨大的黑布,將日月星辰全都遮住,灰褐色的天空令人感到一股壓抑。

「啪啪啪……」

就在周凡離開后不久,數頭巨鷹怕打著翅膀,緩緩落在剛剛交戰的地方,一名長相英俊的青年,手中拿著一枚青色玉牌走了下來,環顧四周,劍眉微蹙。

整個村莊仍然在熊熊燃燒,而那些村民,已經被那些憤怒的黑煞門人屠戮殆盡,四處都是殘肢、血液和還殘留著溫度的屍體,大多數村民都是死不瞑目,雙目之中仍然顯露著憤怒和不甘。

當然,對於這些來自武家的人來說,當然不會可憐一個小村子的村民,這些人在他們眼裡只是若有可無的螻蟻,他們只關心周凡去了哪裡。

「看來,那小子剛剛就在這裡,還和別人交戰了!」感受著四周殘留的戰鬥痕迹和氣息,武賀皺了皺眉,開口說道。

「嗯,少主,我能感覺到有武靈強者的氣息,那小子可能受傷了,躲在這附近療傷,我們四處搜尋一下吧!」那名被稱作吳老的武家老者開口說道。

武賀點了點頭,揮了揮手,吩咐道:「武方,吩咐下去,各處搜索,找出那小子,每一個角落都不要放過,找到的不要輕舉妄動,放出信號彈!」

「是……」

這名身著鎧甲的武靈強者點頭應是,隨後開始吩咐後面的眾人,片刻之後,數十名強者分為幾個小隊,沿著不同的方向,進入了黑暗的森林之中。

「吳老,我們也走吧!這裡的臭味真難聞!」武賀厭惡的留下一句話,也是向著森林中走去,老者點了點頭,以一步之差跟在身後。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周凡早已逃離,而且給他們留下了一份大禮。

……

周凡盤膝坐在小金背上,周身被璀璨的三色神芒籠罩,雙手飛速結印,體內的淡金色血液化為一股股金色符文,湧向他的四肢百骸、五臟六腑,逐一清掃著體內的毒,金色符文所到之處,那墨綠色的渾濁毒霧紛紛化作青煙飄散。

要知道金翅大鵬鳥可是天獸榜上頂尖的魔獸,它的血液怎麼可能會懼怕小小的毒霧,況且還有周凡那雖然沒有覺醒完成的混沌血脈之力,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毒,但是在周凡強大的體質面前,這世上還真沒幾種毒能夠置他於死地。

而周凡的對面,那個猶如水晶一般的女孩,睜大著美麗的眸子,緊張的表情始終掛在那稚嫩於嫵媚交織的絕美臉上,心中不停的念叨:「老天爺,求求你,千萬別讓他出事,我願意用我的壽命交換!」

終於,在她擔憂的目光中,周凡體內的毒素也是清除乾淨,手中手印一收,周身的神芒收斂,一口濁氣吐出,緩緩睜開了眼睛。

「大哥哥,你沒事吧!」見他終於睜開了眼睛,小女孩急忙開口問道。

「嗯,沒什麼大礙了!」周凡點了點頭,隨即撓了撓頭,再次說道:「那個……對不起了,沒能救下你們村子,情況緊急,而且後面還有很多強者在追殺我,我沒有辦法,再留下去,連你也救不了!」

小女孩一聽,臉上頓時變得極其悲傷,那透明如水晶一般的眸子中,兩行晶瑩的淚珠滑落,她知道,村子里的人肯定已經凶多吉少了。

「你別哭,別哭啊!你一哭我就覺得自己好沒用,這樣吧!我幫你去救你奶奶!」周凡見她一哭,心裡瞬間產生一種說不明的悲傷,急忙說道。

「真……真的?」小女孩抽泣著揉了揉,嗚咽著聲音問道。

周凡點了點頭,說道:「我叫周凡,你叫什麼名字?」

「無憂!」

「無憂?嗯,好名字!」周凡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突然想起自己的容貌還沒變回來,右手在臉上一抹,立刻恢復了那個清秀的少年模樣。

無憂瞬間看呆了,如同白玉一般的小手捂著小嘴,驚訝道:「大哥哥,你……」

「嘿嘿……這個才是我的真實模樣,剛剛那個是追殺我的仇人的樣子」,周凡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小女孩一聽,通明的雙眸中閃過了明之色,隨後再次說道:「哥哥,不管怎麼說,謝謝你救了我,我知道的,你也是沒辦法!」

周凡拽緊著雙拳,心裡滿是自責,說到底,還是自己的實力太低,要是能更強,這些事情也就可能不會發生。

「無憂,你知道這些人是哪裡來的嗎?」

無憂點了點頭,指著遠處的一座高聳的山峰說道:「他們是黑煞門的人,黑煞門就在那個山峰上,是我們王國最大的宗門,凡哥哥,你真的要去嗎?」

小女孩又是期望周凡能救奶奶出來,但是另一方面,卻又擔心周凡的安慰,心中亂的不行。

周凡看出了她的擔心,笑著點了點頭,摸了摸她雪白的青絲,道:「不用擔心,又不是去和他們硬拼,救人而已,我有辦法,我先抓緊時間恢復一下!」

「嗯,那哥哥你快療傷吧!」

無憂聽到周凡還沒完全恢復,急忙點了點頭,安靜的看著周凡吃下幾顆丹藥,手印變換,進入了調息之中。

……

與此同時,武家和黑煞門兩家的武者,此時都是在一片森林中搜索著周凡,陡然,兩方勢力之中,終於有兩隊人馬終於相遇,黑紗門領頭的正是那名武靈級別的黑袍老者,而武家的,則是一名身著盔甲的中年男子領隊,這名男子是幾個小隊的一個隊長,實力也是武靈級別。

「你們是誰?」黑袍老者看著魁梧的中年男子,眼中微微露出一絲忌憚之色,警惕的問道。

「武家護衛隊,你是誰?」中年男子面不改色,沉聲問道。

「武家?」老者一聽,突然想起那個小子先前好像說他就是武家的人,難道,是來替他報仇的?

「這麼說來,你們是來找麻煩的了?」黑袍老者神色一凜,周身氣勢綻放,強橫的靈力波動擴散開來。

這名中年男子完全搞不懂,他雖然實力很強,但是典型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心想:這是什麼情況,怎麼我一說是武家的人,他就要開打了,這是在挑釁我們武家?居然有人敢挑釁我武家,頓時就不能忍了。

「看樣子,你是想找死了!正好,老子趕了一個多月的路,無聊死了,就好好陪你個老不死的玩玩,就怕你玩不起」,中年男子滿臉不屑的說道。

這句話一落下,頓時就彷彿是導火線一般,瞬間將氣氛引爆,兩隊人馬二話不說,戰在一起,五顏六色的靈力光芒亮起,喊殺聲、慘叫聲、怒罵聲不時傳出。

老者雖然受了傷,但是一身詭異的毒攻讓得中年男子也是一時沒有辦法,兩人打的你來我往,不相上下,而周圍的兩家人馬,則是武家的隊伍取得上風,黑煞宗的人已經倒下了不少,而武家的則只有幾個輕傷,畢竟武家的精銳不是黑煞宗的這些人能比的。

老者一鞭揮出,逼退中年男子,看了看四周的情況,面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突然手印凝結,枯瘦的雙掌之中,突然出現一株墨綠色的花朵虛影,一陣陣墨綠色毒氣至那花朵之上擴散開來。

「不好!快,都將鼻子堵住!撐開靈力護罩!」

中年男子面色大變,急切的朝四周的同伴大吼,可惜已經太晚,這老者的毒氣太過霸道,武靈級別以下的,難以抵禦,一個接一個的開始倒下,面色都是呈現醬紫色。

「你該死!」

中年男子大喝一聲,手中長刀帶著滔天的威勢劈下,一道璀璨的土黃色刀芒斜著朝黑袍老者斬去,彷彿能斬斷山嶽,劈開大海,在地上形成一道深深的直線溝壑。

黑袍老者不敢力敵,急速朝旁邊退避,刀芒幾乎是貼著他的身體斬過,雖然沒有真正集中,但是那凌厲的刀氣,卻是使他的皮膚裂開一道道傷口,血液溢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