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沉重鋒利的鐵斧彷彿砍中了一塊厚實的牛皮上。巨大的反震力讓肌肉被震得虎口開裂,飛了出去!不過肌肉巨大的力量也使得鐵斧深入半分,斧刃進入到狼熊的後背之中!

「嗷!」狼熊發出一聲吃疼的嚎叫。而憤怒的狼熊竟然忘了攻擊眼前的人類。

「喝!」

獲此良機,斗鬼神豈會放過!雙拳發出陣陣風聲,超越千斤的力量擊打在狼熊之上,巨大的身體開始後退,身體開始傾斜!狼熊雙臂習慣性的向後面的地面扶去!身前已沒有了防線!而就在這時!碧雪快速沖了過來,雙腿彈跳而起!在狼熊雙臂扶住地面的一瞬間,左手緊握短弓,右手隨後而出!一支精鋼箭羽快速穿過!射向狼熊的一隻眼睛!如此近的距離根本無法躲閃,精鋼箭的箭尖在狼熊的眼睛中逐漸放大!

「啪!」黑熊的一隻眼睛直接爆裂開來。鋒利的精鋼箭直接射穿了狼熊的大腦!狼熊那僅存的意識在慢慢消失。一點聲音都未發出!

而此刻!原本不動的斗鬼神動了起來。快速來到狼熊背後,抓起鐵斧!一道白光閃過,砍向了狼熊的脖子!狼熊巨大的腦袋便衝天而起,最後滾落在地上!而原本鋒利的斧刃此刻也沒了原先的鋒利!捲曲的如麻花一般!一道顯眼的裂縫出現在斧頭之上!「哐」的一聲,斧頭斷為兩截!!

「呼~呼!」斗鬼神大口喘著粗氣!扔掉手中的半截鐵斧,滿臉的興奮之聲!

「啊!」肌肉一聲狼嚎傳來,渾然不顧沾滿鮮血的雙手上傳來的刺痛。大叫而出:「我們勝利了!竟然殺了一隻狼熊!」興奮的肌肉再望向地面時有惱怒道:「他奶奶的!狼熊簡直是石頭做的!老子的鐵斧竟然都碎了!」望著地面碎裂的鐵斧,明顯不能在要,這讓肌肉一陣肉疼!

「勝利也屬正常!斗鬼神是強人1階,而碧雪又是強人2階!再加上我們的配合,殺死一隻猛獸2階也正常不過!」景峰自一邊走來,開始分析道。

「沒錯!我們三人經常配合,在加上斗鬼神,這場勝利也理所當然!不過!多虧了斗鬼神吸引了狼熊的全部視線,不然必有一番苦鬥!碧雪在看到斗鬼神怒站狼熊之後,如今是打內心稱讚與他。在望向斗鬼神的目光中已有不同,而景峰和肌肉同樣如此!

「哪裡!如果不是你們三人給予重擊,我想我還真不能夠戰勝它!」冷靜之後的斗鬼神此刻顯然知道自己於狼熊還是有一定的差距,要不是自己一往無前的氣勢,估計不過百招自己就得被放倒!暗自責怪自己魯莽的同時,也暗自心驚!那狼熊確實強大異常,不愧為能於猛獸三階一戰的存在!

「好了!勝利是屬於我們的,開始清剿站立品吧!」神經大條的肌肉顯然沒有領會出眾人語句中的含義,大叫而出,向狼熊的屍體跑了過去。

「這狼熊的爪是我的,狼熊的熊掌是碧雪的,屁股是景峰的。。。。。」

「肌肉!」景峰此刻聲音有點責備之意。

「真是小人之心!不就是給你分了一份屁股嗎!」不過當肌肉望著斗鬼神時,才尷尬的撓撓頭道:「以前都是我們三人,所以。。。。」

「我不需要什麼!只要那顆狼熊的心臟即可!」

「真的!」在看著斗鬼神點頭之後,肌肉興奮的繼續分配起來:「牙齒是碧雪的,這顆爆了的眼珠是景峰的。。。。」而此刻肌肉渾然不知景峰臉在變黑。。。。

「肌肉!那熊鞭饒給你!」

「哎!好!謝謝!」 茂密的樹林內,此刻飄出誘人的香味。

口水如瀑布般的肌肉,正雙眼瞪著那火堆上的一顆心臟!鐵斧的把柄自心臟一邊穿了過去!誘人的香味自心臟上傳出,赫然是狼熊的心臟!而鐵斧的把柄處,斗鬼神正在轉動著手柄,隨著每一次的轉動,狼熊的心臟便更加的芬香!斗鬼神竟然把狼熊的心臟給考了!

「斗鬼神!給我咬一口吧!」肌肉實在是受不了誘惑,不僅哀求道。

「呵呵。。。不行!」斗鬼神打趣起來。

「那你也幫我烤一塊肉吧!」肌肉知道行不通便另行其法,指著身後那一個大的包裹說道。而那大的包裹裡面竟然全是狼熊的屍體,應該說是零件。除了狼熊的心臟和腸子肺啥的幾乎整個狼熊被裝入了包裹之中!按照肌肉的說法就是:「狼熊毀了我一把鐵斧,我一定要讓它替我賺回一把鐵斧!」

「你那些零件都沒法烤,去把狼熊的肺拿來。我給你烤了吃!」

「誒!我這就去!」肌肉說著便興奮的向狼熊戰死的地方尋找而去。而剛走了幾步的肌肉而耳邊卻又傳來了景峰的聲音:「把狼熊的肝和腰子也拿來。。。。。」

可憐的狼熊,竟然連內臟都沒有剩下一點,全被利用。。。。。。。

茂密的樹林內,斗鬼神一行人在快速行走著,自客棧出來后,他們一行人已經搜索了8天時間。除去中間肌肉變賣狼熊回了客棧一次,用了2天時間,其他都在搜尋著白狼的蹤跡。而斗鬼神在搜尋的過程中每時每刻都興奮不比。通過和狼熊一戰後,尋早斗鬼神對猛獸一階的白狼信心十足!迫不及待的想鬥上一斗!

「碧雪!我們上次是從這走的嗎?」肌肉連續趕了幾天的路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而原本每時每刻都充滿著激情的大嗓門也變得有些低沉。雖然肌肉語氣有點不耐煩,但是雙眼之中卻偶爾閃現出喜悅之色!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在肌肉望向手中之物時眼中便會閃現一絲喜悅。而那手中赫然提著一把明光光的精鋼斧!精鋼!堅硬不比,其硬度號稱是精鐵的5倍!但是卻比精鐵更加的沉重。而此刻肌肉手中提著的就是一把純精鋼所制的鋼斧!寬大的斧刃,比原來的那把精鐵斧更加的鋒利。斗鬼神在看到這把斧頭時,曾想過如果用這把斧頭砍在狼熊的背上,那麼就不止砍進一個斧刃進去了,恐怕最低也進去一個斧頭!當然,為此肌肉可是肉疼的發了他全部的家當,包括狼熊賣的錢,也被他用了出去!

「噓!小聲點!這裡已經快接近白狼的老巢了!」碧雪連忙噓聲道。

果然,在又前進了十幾分鐘后,眼前出現一處洞穴,洞穴口處掩著一些棘刺林,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是發現不了了。而洞穴前正有一條白狼在那巡視。比普通的灰狼還要高大一些。渾身白色的毛髮更添幾分美感,而那偶爾露出的幾顆犬齒更添了幾分嗜血。那就是白狼,猛獸一階的存在。粗壯的四肢,鋒利的爪牙。如果把它放進一個平凡的小村莊內。不要半小時,村名便會被屠殺一空。狠!嗜血!這就是白狼的存在!

「哼!終於又見到了這個狼娃子!上次讓它們跑掉了,這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在放過它們了。」肌肉躲在離白狼百米的大樹後面,凶神惡煞的道。

「噓!你連腦子都是肌肉啊!叫你別那麼大聲。。不好!白狼發現了!」碧雪正在訓斥肌肉,突然發現白狼正在向他們這邊靠近。顯然肌肉的聲音已經驚動了白狼。

「大家別動,等白狼到這裡后,在雷霆一擊!」斗鬼神冷靜的道。而大家也都點了點頭,等待獵物上門。

可是白狼就停在了離他們十幾米的地方,不再靠近!一雙冷目緊緊盯著前方的樹木,就算是有一點風吹草動,它也能知曉。

「嗖!」

突然,一支精鋼箭從一顆大樹後面飛射而來!瞬間便到達白狼跟前,直指眼部要害!

突然射來的一支箭,讓白狼神經立即繃緊了起來!然而精鋼箭的速度實在太快,而且又出其不意!雖然白狼在關鍵時刻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但是精鋼箭還是射在了它的大腿之上。鮮血瞬間泵了出來。白狼吃痛,同時報警。

「嗷!」

伴隨著白狼的嗷叫,斗鬼神知道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它。於是快速出擊,一拳打在有些站不穩的白狼頭上!萬斤的力量直接令白狼飛了出去。

「嗷!」

「嗷!」

。。。。

還沒等斗鬼神下一個動作。6隻白狼瞬間的向他衝去。顧不得看那隻白狼有沒有死。斗鬼神迅速後退。繼續躲藏在大樹身後,他可不想被憤怒的白狼圍攻,否則非被撕碎不可!

憤怒的白狼直接衝進了樹林,這讓斗鬼神他們有些愕然。狼天生就對一些未知的事物感到害怕,恐懼,不敢向前。像剛才那第一隻白狼那般。然而這幾隻卻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可見不論是什麼生物都有跳牆的時候。而斗鬼神幾人也在短暫的遲疑了片刻,便沖樹后沖了出來。迎向了幾隻白狼。一場大戰立即爆發。

景峰手拿短劍。迎向一條白狼!雖然沒有到達強人之境。但是豐富的作戰技巧和靈敏的腦袋讓他躲過了幾次致命的攻擊。雖然不能給白狼傷害。但是拖住一條白狼就是給隊友帶來了無限的勝利希望。肌肉手持鋼斧,竟然渾然不懼白狼的攻勢。往往衝擊而來的白狼見到巨大的鋼斧劈來都會躲閃一邊,不敢硬接。而肌肉就是這種暴力打法。讓白狼竟一時無法奈何與他。最為輕鬆的就數碧雪。此刻她拿著一把匕首,在兩條白狼身邊來回竄動。不多時,兩條白狼身上就已經傷痕纍纍,有些不支。不愧為超人二階的存在。顯然碧雪並不適合是近身作戰,遠程攻擊才是她的強項。從大戰狼熊時就可以看出,不然兩條白狼早就死翹翹了。要說幾人之中誰最興奮,那無疑是斗鬼神。步步生風,招招致命!斗鬼神完全融入到了戰鬥的快感之中。兩條白狼竟然連他的衣角都挨不到。而且斗鬼神顯然越戰越勇,一時竟然吼叫起來!

「啊!!」

斗鬼神一邊怒吼,一邊一腳踢向一隻白狼的脖子。「砰」的一聲。白狼快速向後退去。雖然躲過了致命一擊,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狼嘴前半截瞬間被踢得爆裂開來,伴隨著幾顆犬齒飛了出去。斗鬼神竟然一腳幾乎踢掉了整個狼嘴!可見這腳力的不凡!吃痛的白狼雙眼瞬間血紅,渾然不顧沒有了前半部分的嘴,向斗鬼神拚命咬去!而另一隻白狼見狀,慢慢的向一邊隱逸而去。被斗鬼神餘光捕捉到!

望著眼前撲來的白狼,斗鬼神沒有仁慈!他是深深的知道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因為他已經經歷了無數回!雙腳下蹲,聚集力量!而後右腳向後抬起,望著到來的白狼,右腳從後向前快速踢去!快的幾乎看不到斗鬼神的腿!

「噗!」

衝來的白狼被斗鬼神瞬間由下往上踢中了肚子!五臟六腑瞬間破裂!一口鮮血噴在了斗鬼神臉上!白狼便如炮彈般飛向天空!突然!,另一隻白狼從一旁快速衝來,借著斗鬼神空擋之際,咬向斗鬼神的左腿!此刻,頭也不扭的斗鬼神抬起的右腳突然向身後踏去!伴隨著「咔」的一聲!那隻白狼便被塔斷了脖子!!一踢一踏竟然殺了兩隻白狼!

「強悍!」

這是給碧雪的第一感覺。她自認為如果遠處偷襲的話,斗鬼神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如果緊身戰的話,自己恐怕也不是其對手!對方還只是一階呢,如果升為兩階呢!碧雪想想都覺得害怕,如果對方升為和她同一階,那麼自己無論怎樣都不是其對手!內心不由對斗鬼神又高看了幾分!同時手中匕首越發越狠,兩條白狼一會便身無寸膚,死於非命!解決掉眼前的白狼,碧雪連忙支援景峰。那隻白狼同樣被輕鬆解決。而斗鬼神此刻也在肌肉那邊,雙手竟活生生的摁住了白狼。肌肉興奮的走來,手起斧落。白狼的頭顱就滾在了一旁!

「呸!它奶奶的,剛才害的我差點殘廢!現在總算解決掉你個小狼崽了!」肌肉顯然在剛才的戰鬥中沒有佔得上風!捂著左臂上的一處咬痕,惡狠狠的道。

「呼!這白狼還真是厲害!如果不是這裡地勢被我充分利用,恐怕我也早就死在它的爪牙之下了!」景峰氣喘吁吁的微嘆起來,顯然還有些餘悸。

幾人在戰鬥勝利后,顯然沒有了當日戰勝狼熊時的激情!白狼和狼熊根本不是一個等級。這對於戰勝它們的斗鬼神幾人被認為是理所當然。強大的狼熊都可以戰勝,那麼打死幾隻白狼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呢!這是他們共同的心聲!

幾人在收拾完戰利品后,便匆匆離去。7個狼熊的屍體除卻一個完整外,其餘都被解剖!那一隻完整的當然是為斗鬼神的任務而留。望著幾個白狼能帶走的只剩下這麼點,肌肉臉都變色了,心疼的不得了!臨走時,還念念不舍的望了白狼屍體一眼。這一動作讓餘下幾人惡寒,不由離肌肉遠了一點。景峰還不由的吐了起來。

「景峰!你小子什麼意思?」

「沒沒!只是看了解剖狼熊時有點噁心!」

肌肉聽到狼熊二字后,臉上又露出心痛之色!

「那可都是錢啊!!」

「嘔!」

「你!」

「哈哈。。」眾人大笑而出。。。。。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早晨的露水還沒被曬乾,從古城去往京城的一個官道上的節點,將進入另一個小鎮十里的地方,就是昨天楚月來他們和青龍幫高飛交戰的地方。

周圍被劍氣刀痕肆虐過的草叢,和地上隱隱可見的血跡以及有些地方明顯被火燒過的灰燼還在述說着這裏昨天發生的事故,而很快這些事故就會變成了小鎮和古城人口中的故事。

地上沒有一具屍體,甚至連馬的屍體都不見了。

到了傍晚時分,太陽西沉。

從 古城而來的人每天都會有不少人走在這個方向的官道,昨晚的事情並不能影響所有準備走這條路的人,也更加不能嚇住膽量一向不小的古城城主的千金葉小仙。

她帶着丫環鈴鐺,兩人扮成了英俊瀟灑的江湖公子和跟班書童,兩人雙騎自由、瀟灑的緩緩而來。

小鎮有個員外,姓李,這個世上姓李的員外實在並不比姓王的少。

李員外今年剛剛四十出頭,相貌堂堂一臉正氣,眉宇之間盡是祥和慈善,在小鎮上一向樂善好施,經常救濟遇到困難的本鎮百姓,口碑十分之好,更何況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鍼灸等更是神妙無雙。

他有一個獨女,今年剛剛二八年華,據說他夫人意外早逝之後他很傷心,到現在也一直沒有再續小,癡情的名聲更是讓女人仰慕,男人敬佩,更何況聽說他還有不錯的身手,以及數十個作風嚴謹的手下幫他護院看家,打理一些對外營生等。

來到步路小鎮的十年時間裏,李員外儼然成爲了當地最具威望和口碑的人物,而他恰恰也具備了相應的能力、實力和態度。

沒有人知道他十年前是做什麼的,也許當地人也沒有興趣去知道。

李員外府上的一間密室,楚月來趴在牀上而不是員外的地牢裏,他已經清醒過來,看着坐在不遠處的夏芸,她身上也受了些皮外傷,一臉憔悴,渾身也沒有換洗,帶着些污穢的血跡。

可現在的她在楚月來眼裏卻比從前更有了另外的一種魅力,這美麗的魅力讓他沉醉,好像全然忘了後背的傷痛。

密室隔音也很好,室內有兩張牀,以及很多供兩個人使用的日常用具,夏芸對此很滿意,她自從被李員外所救並帶回楚月來之後,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他活過來,李員外做到了,他的鍼灸之術實在出神入化。

“你沒事吧”這是楚月來問夏芸的第一句話,也是他醒來後說的第一句話,他沒有問我們爲什麼在這裏,胖瘦二位統領他們怎麼樣?昨天是誰救了我們?救我們的人是誰 等等許多現實而又需要知道的問題。

楚月來只是道:“夏芸,你沒事吧!”

夏芸給他端了碗溫暖適飲的白開水,柔聲說:“我很好,你很快也會好的,這裏很安全,李員外是個好人,你就安心養傷好了。”

“他們呢?”

“除了瘦個子統領,其他人都死了。”夏芸語氣中有些脣亡齒寒的感覺,一夜之間曾經數十鮮活的生命就這樣的離去,他們也許都是家中妻子和孩子甚至父母,心中的太陽。

楚月來一怔,跟着臉色有些發灰,沉默良久道:“是我連累了他們。”

算上青龍幫傷亡的人數,幾十個家庭幾乎在一夜之間就失去了他們最重要的親人。

這一切都是爲了什麼,都是值得的嗎?

沒有人知道爲什麼,也沒有人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這些問題。

夏芸本想安慰他幾句說:“人入江湖,身不由己,這都是他們的命,也是江湖人最常見的歸宿。”

因爲那些人的死亡確實跟楚月來有着直接的關係,可是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胖子瘦子他們都是吃着皇糧、拿着軍餉的官差,他們可以說是殉職。

可她也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如此痛苦自責,就算自己不喜歡他,可他已經救了自己兩次了,自己已經欠他兩條命了,於情於理都要想辦法開導他,讓他打開心結,燃起鬥志和希望。

三息後夏芸緩緩言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高飛和青龍幫終會被我們找到,那時我們就可以讓他們得到應有的報應。至於死去的所有人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更何況有些時候死人、死掉一個壞人更加會讓這個江湖少些禍害,對於很多無辜的人來說行走江湖將多了一份保障。”

“師傅讓我每天對着太陽出劍、練劍、以前我一直以爲他是讓我鍛鍊我的眼力、方向感和空間感;現在我有些明白了,這些只是體現於身體的直接反應能力;真正的太陽你永遠無法用一把劍、一把普通的劍刺中它。 師傅讓我用劍刺向太陽,可他卻不告訴我爲什麼刺向太陽。”

“ 開始我不理解,現在我有些明白了。”

“因爲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太陽,可是當你自己的太陽和別人的太陽或者江湖上的太陽甚至天下的太陽有衝突時,你會怎麼辦?”

楚月來的一翻奇怪的話讓夏芸有些若有所思。

而讀書雖少,成長之路卻坎坷,但是心思敏感、細膩,性格卻又不乏衝動血性、豪邁氣概的楚月來竟然說出了一番有些老夫子體悟人生的話語。

這讓在心裏上文化上有些優越感的夏芸,產生了真正的想了解他的過去,瞭解他的一切的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

她忽然想到了未來如果兩人成親後,想必生出來的寶寶一定很優秀吧!

女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她們能將很多不相干的事情串聯在一起。

夏芸忽然笑了一下,咬着嘴問楚月來道:“那你現在心中的太陽是什麼?”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便過去2個月。在此期間,斗鬼神幾乎每天都在和猛獸打交道,甚至期間又殺了一隻狼熊。當然這也是他和碧雪三人一起才完成的。2個月不斷的做任務,也給斗鬼神帶來巨額財富—80金幣!同時也給斗鬼神帶來了無數鍛煉的機會!只有經歷過戰鬥才會成長,斗鬼神在苦戰2月後赫然達到強人2階,這著實讓碧雪他們嚇了一條!碧雪雖然自認為自己還有點天賦,但是從強人一階到達二階也用了足足2年時間!然而對於斗鬼神的表現來說,只能用兩個字來概括「天才!」這是他們心中一致的答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