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船到了無人海域之後,魏明對魏貴方招呼一聲,這才加大了馬力……

“這船,咋,咋能跑這快?”

耳聽風聲呼呼,漁船如離弦之箭般向前狂飆,魏貴方是臉色煞白……

“高科技!”

魏明也不解釋,只是讓魏貴方幫着掌舵,然後便開始添加一些剛剛加自己的微信。

一個請求添加的信息備註,引起了他的注意。

徐顯龍,通訊公司海港臨海分部總經理?

“難道是杜長青幫忙介紹的,同意我在島村建設基站了?”

魏明趕緊添加,然後回覆道:“徐總你好,是長青給你打的招呼嗎?”

“我訂兩斤海鮮!”

徐顯龍回覆道:“至於別的,明天我們見面再聊——對了,這事你先別跟杜長青說!”

“搞什麼,神神祕祕的!”

魏明暗自納悶,卻也沒有多想。

一轉眼,千島村便已經遠遠在望。 “好久沒回來了,村子,村子變漂亮了!”

一看到千島村,魏貴方便明顯的興奮了起來,結結巴巴的對魏明道。

汪汪……

看到漁船回來,等候碼頭的老黃是汪汪直叫。

看到魏貴方之後,更是飛身就撲到了他的身上……

“看來老黃還認得你呢!”魏明笑道。

“這是阿黃?”

看着眼見牛犢大小,毛皮油光水滑的老黃,魏貴方驚魂未定的道:“我記得搬遷的時候,阿黃就已經很老了吧?怎麼現在變這樣了,壯的跟牛犢子一樣……”

“咱們村山好水好,養的唄!”

魏明笑笑,拴好船便帶着魏貴方上島。

回來的時候買了一些涼菜,魏明又蒸了幾個螃蟹,攤了幾個雞蛋。

“真好吃……”

吃着吃着,魏貴方居然抹起了眼淚,也不知道是因爲靈孕的雞蛋螃蟹真的太過好吃,還是因爲他已經太久沒有吃過這麼豐盛的飯菜了……

“別哭了,貴方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魏明安慰道:“只要一切順利,過幾年我保證給你娶個漂亮媳婦!”

“只要是女人,會生娃就成了……”

魏貴方揉揉眼睛憨笑道:“漂亮不漂亮的,我可不敢想……”

院子裏房間很多,吃完飯魏明在收拾碗筷的同時,讓魏貴方喜歡那間就住那間……

“我想回去住我們家老屋!”魏貴方道。

魏貴方家的老屋雖然沒塌,但幾年沒人住,早已荒草叢生,屋頂的瓦片什麼的也都掉的差不多了……

“別家應該不會回來了,我去拆點瓦片,修修就能住了!”魏貴方道。

眼見他這麼堅持,再加上魏貴方家的老屋跟現在的院子都在一個島頭上隔着不遠,有什麼事嚎一嗓子就能聽見……

魏明便也不再阻止,只是讓他小心些,自己這邊收拾完碗筷,就去給他幫忙。

“我自己就可以啦,你忙完了就歇着吧!”

魏貴方說完,便收拾了幾樣東西,便向自家老屋走去。

雖然魏貴方不讓幫忙,但收拾完碗筷之後,魏明還是提溜着斧頭什麼的過去幫忙。

“不是讓你別來麼!”

魏貴方說着的同時,又指指老黃眼神驚懼的壓低聲音道:“你們家的狗別是成精了吧?你看看它……”

魏明回頭一看,卻見老黃正順着魏貴方開了一個頭的房屋排水渠,兩爪猛刨……

土石翻飛中,就如一臺小挖掘機一樣,稍微遠些連狗影子都快看不着了!

不過多時,一條環繞房屋的排水渠就已經被刨出了大半不說,還有棱有角的,比人工挖掘的都要漂亮……

“習慣了就好了!”

魏明笑笑的同時,也暗自納悶,心說這懶狗什麼時候變得這勤快了?

平時但凡吃飽喝足,不是找個角落呼呼大睡就是沙發上一癱瞅着電視咧着狗嘴吐舌頭,讓幹啥都得三番五次的催促半晌都不見動喚,跟自己都有的一比。

今兒居然知道主動給魏貴方幫忙,還這麼賣力……

“難道真是萬物有靈,就連老黃都知道魏貴方是個可憐人,所以能幫就幫?”

正想着這些的時候,停抓的老黃狗眼瞪瞪的看過來,衝着魏明開始嗚嗚低吠,一臉都是你杵着幹啥,是不是偷懶呢的表情……

那表情,讓魏明的感動之情瞬間消失,一邊揮舞斧頭一邊咬牙切齒,心說老子遲早要吃狗肉!

移民點給魏貴方分的屋子很小,魏家的老屋也大不了多少。

在老黃把排水渠刨出來的當口,魏明和魏貴方也已經將周遭的雜草都清理乾淨了。

房樑椽子之類,因爲當初建造的時候,就考慮過海風的侵蝕,因此採用的木料都是上好的木料……

即便幾年沒人居住,甚至有些地方漏水,卻都依舊堅固,不必更換。

因此,只要找些瓦片將破損缺失的瓦片更換補齊,便就可以住人了。

雖然幹別的腦袋有些不夠用,但幹這些力氣活,魏貴方卻是一把好手,滿滿當當一背篼百幾十張瓦片,是揹着就走……

那股子蠻力,即便是現今力氣暴漲的魏明看着,都忍不住佩服不已。

再加上今天格外賣力的老黃……

也是因此,不到天黑,魏貴方家的老屋便已經被修繕一新,就連窗戶的玻璃,都拆了別處的更換過了。

“剛剛修繕好最好別馬上住,要敞敞潮氣和黴氣,不然容易生病!”

魏明本想提醒,卻不成想魏貴方直接將來之前採買的被褥之類都已經給抱了過來,鋪好之後躺在牀上一臉滿足的道:“可算是回家了,真舒坦啊……”

看到這一幕,魏明便不好再說別的,只是招呼魏貴方,現在島上就自己和他兩個人,所以沒必要單獨開火,以後就在自己家吃。

“那感情好,你做的飯菜好吃!”魏貴方連連點頭。

回家清理了訂單,確定了第二天大概需要捕撈的海鮮,便又到了給魏貴方老黃張羅晚飯的時候。

要平常,魏明是能簡則簡。

青菜麪條,最多臥兩個雞蛋……

但考慮到魏貴方這纔剛剛回來,魏明便特意做的豐盛了些……

搞了幾個海鮮,燉的燉清蒸的清蒸,又切了一個魚片……

看着滿滿一桌子的飯菜,老黃是口水滴滴的,早早的就將狗食盆叼到了桌子旁衝着魏明連連舉爪。

“少不了你的!”

魏明沒好氣的瞪了老黃一眼,讓它去叫魏貴方吃飯。

老黃躥出去不久,便帶着滿頭大汗的魏貴方回來了……

“以後到了飯點就自己過來,免得我喊你!”

魏明一邊給魏貴方倒酒一邊道:“房子不都修繕好了麼?你這怎麼還搞的滿頭大汗的?”

“我將坡上那兩小塊地給挖出來了!”

魏貴方道:“你看那兩塊地能種啥,待會兒將種子給我,我睡前給種了……”

“……”

魏明無語,碰了個杯才告訴魏貴方,在這島上,那就是在自己家,不是在外頭……

要的就是個自由自在。

幹活這種事,高興了就幹,不高興就癱……

沒必要跟機器人似的。

“這就是我追求的東西!”

說到高興處,魏明噴着酒氣牛氣沖天的道:“要不然你以爲我爲啥回來承包咱們這島村?就我這本事,幹啥不行……”

魏貴方連連點頭,吃完飯追着魏明問:“到底種啥啊,你將種子給我……”

“……”

魏明無語了。 是夜,月朗星稀。

老黃在沙發上打呼,雞鴨在屋舍內休憩,魏貴方在月下摸黑種着蔬菜……

“這傢伙啊!”

感受到這一切的魏明無語的搖了搖頭,然後便沉浸到了修煉之中。

凝聚星月之精,蓄之爲靈,以孕萬物……

這就是靈孕山水的功法核心!

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這都修煉幾天了,但魏明丹田中所積蓄下來的真靈,卻根本沒有多少。

按照他的估計,沒有個三兩個月的,恐怕很難突破到第二層,讓山海圖的範圍擴大的地步。

倒是山海圖一角那孕育之物,此刻形成一透明卵狀懸於其上,像是隨時都有可能瓜熟蒂落。

“也不知道這裏頭孕育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眼見時辰差不多了,魏明一邊進行修煉,一邊忐忑的等待着。

沒過多久,隨着魏明的修煉吐納,形同鴿子蛋般大小的卵狀物,終於無聲而落,輕懸于山海圖的中央,散發着淡淡微光。

因爲山海經處於腦海之中,這腦海之中的山海經生了一個蛋,裏頭可能有着什麼好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