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不!”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三人發出絕望的吶喊,可惜藍海的實力太恐怖了,邪噬天的靈魂根本沒有絲毫停留,瞬間被撕扯出來。

藍海看都沒看便瞬間捏碎手上的靈魂,那瀰漫在空中的靈魂碎片卻徹底擊碎了三人的心。

靈魂還在或許還有可能救活,可是靈魂都被捏碎了,就再無可能救治,也就意味了這個人的永遠死亡。

身後瞬間竄出兩條身影,藍海沒有管,臉上的猙獰表情還在繼續,手上仍舊握着一絲殘損的靈魂碎片,這是屬於自己的血仇邪噬天的靈魂。

“啊!!!”喊出這一聲的是端木楓,只見端木楓像個瘋子一樣衝到邪噬天身邊,痛苦的難以自己,鮮血混着淚水從臉頰滴下。

“混賬,混賬,你這混賬,你知道殺的是誰麼!”端木楓已經激動的無法表達清楚。

藍海一副平靜的表情,漠然道:“他是我的仇人,殺父、殺母的仇人,我這麼做沒錯。”

緊接着藍海繼續說道:“師父,南傑,我很感謝你們對我的關心,教導,可是邪噬天是我的血仇,我不會原諒他的,對不起。”說完藍海對着端木楓和南傑深深鞠了一躬,然後轉身便要離開。

“哈哈,好,好,你不知道你的敵人是誰,我來告訴你!”南傑痛苦的大笑道。

“邪噬天,五十年前加入搜魂社,前身無人知道,經過三十二年的奮鬥,終於成爲搜魂社堂主,卻面臨自己上任以來的第一條剿殺令,而對方便是你藍家,師父他整整痛苦流淚三天,並削肉刮骨,三天後發佈對藍家的剿殺令,並且一舉將藍家骨幹分子全部殺光,可因爲有臥底告密,導致藍家留下些新鮮血液沒有被殺,最後查出是一名叫做藍雲的藍家大管家,師父又是痛哭三天,才揮刀將其殺害。”

“十年前,一個夜晚,一名天使降臨,告知師父必須殺掉你父母,得到創魂決,否則就殺掉藍家存活下來的全部後人,師父爲此將自己的十指指甲全部剔除,十指連心,你知道師父當時有多痛苦麼,我那時小,並不知道師父爲何這麼做,可現在我懂了,我全部明白了,師父的一生……”

“你說這些與我又有何干,就算你師父他良心發現又如何,他是我的仇人!!”藍海怒喝道。

“沒錯!!師父他是良心發現。

可他也是你的大伯,藍陽天!!

你以爲十八年前爲何你藍家能保存下來。

你以爲十年前你爲何能存活下來。

莫非那林羽堂就這麼湊巧的出現在那裏?是因爲藍葉管家。

若不是藍葉管家你這十年中有無數次,無數次被龍牙殺掉!!

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你連端木楓是你的三伯都不知道!!”

藍海呆若木雞,站在原地,看着南傑口中的藍葉管家,便是那端立在那裏的邪魂,而端木楓,自己的三伯,卻早已痛苦的不能說話,眼淚不停的躺下來,抱着邪噬天,藍陽天的屍體痛哭不已。

藍海呆了,藍海驚了。

邪噬天竟然是自己的大伯,竟然是保存藍家血脈的藍陽天,爲藍家不惜一切代價潛伏進搜魂社,多少年來受到良心的譴責,親手絞殺藍家親手殺掉自己的弟弟、弟妹,這樣的他卻仍然堅強的活着,因爲只有他活着才能讓藍家的血脈得以保存,只有他活着,我藍海才能繼續活着。

可是,如今我親手殺了他,親手殺了這個爲了藍家付出一切甚至情感的人。

藍海眼中充滿絕望。

哐當!

藍海手中的劍掉在地上,整個人癱軟在地上,雙眼無神的看着邪噬天,嘴裏不停的嘟囔着:“不可能,不可能……”

看着這一切悲劇的暗中的一雙眼中卻露出了殘忍的笑意。

“哈哈,我,我殺了我的伯伯,我殺了偉大的人,我殺了他,哈哈。”藍海狀若癲狂,跪坐在地上,臉上無神,眉間絕望。

“哼,我就喜歡看這充滿悲劇的戲碼,看你現在這樣一點戰鬥力都沒有,不如要了你的性命再走,到了仙界,說不定還能加官進爵,一舉成爲權天使,想到這裏,那暗中人影眼中忽然抹過一絲殘忍,身影瞬間出現,向着痛苦不已的藍海衝去,手中出現了那權威權杖。

面對身後巨大的殺意,藍海卻沒了反應,雙眼無神的仍舊盯着邪噬天。

“不好,海哥小心!!”藍影瞬間喊道,看到藍海受到危險,快速衝過來替藍海擋下這一擊。

噗呲!

鮮血瞬間淋了藍海一身。 此刻,葉華吸收了妖狐獸晶之內的日月精華,大量日月之力吸納在內世界,他發生了巨大地變化,內世界比之前壯大了一截,讓葉華更驚喜的是,他的等級要突破了,猶如洪水猛擊一般,擋也擋不住,一種玄奇無比的感覺涌到了天靈蓋……

「碰」

「碰碰」

某種東西破碎了一樣,等級突破了,葉華的臉上充滿激動「七級,八級……好快的速度……」

一團天地能量正在洗禮葉華的周身,武者在突破境界的時候都會有天地能量洗禮根髓,自動幫武者排除體內突破時候留下的污物,將之一一的洗去,讓武者的身體有質的飛躍!

質的飛躍,會比沒有突破前要強上許多,不論是肉身的韌度,亦或速度與力量兩方面,都遠遠不是之前能相比,每個武者,最為享受的正是突破洗禮的瞬間,那種感覺,放佛沐浴在聖光之下,讓人陶醉沉迷!

葉華也很喜歡這種不可思議的美妙,緊閉雙眼,靜靜地感受著,夢可心有些吃驚,想不到葉華吸收獸晶的迅速之快,正常來講,武士級別若想吸收七級妖狐獸晶,沒有一頭半個月難以完成,可是,葉華僅需半天的工夫便完成了,太誇張一點了吧?

「變態,太快了」夢可心直愣愣的看著葉華,但她又怎麼知道,別人在體內開闢丹田,葉華卻開闢一個內世界,並且比武者丹田要寬大十幾倍的積蓄空間,裡面蘊含的內力,比同級的武者多上十幾倍,這是什麼慨念?可想而知!

正是這個內世界,葉華才能在非常短的時間吸收蘊含龐大日月精華的獸晶,在這短時間內葉華開始脫變,不斷地變化,從六級等級一舉邁進了八級,並且天地洗禮仍在洗禮他的根骨,看樣子可能會繼續突破。

「碰」又是一聲微妙的波動,葉華的身軀輕輕一振「到了九級,太快了」

這一次,到了九級修為,波動終於是弱了下去,漸漸地連同天地洗禮也跟著消失而去,葉華從打坐中醒來,睜開眼睛,兩道精銳的神氣射出,眉目盡顯神光,他喃喃的說道「竟然突破至九級,這一顆妖狐獸晶的作用之大,遠超我的預料」

一顆獸晶,讓他從六級武士突破至九級武士,可以看出獸晶的巨大效果?隱約間葉華感覺到了武魂境界的門檻!

看著葉華的進步,夢可心苦味一笑,她以前沒少吸收天地奇物,珍稀草藥,甚至更好的獸晶她也用過,但,沒有像葉華這樣子一下提升了幾級,比開外掛都誇張呀,葉華的進步,讓她深深吃驚,她用了半年才達到武魂,而葉華,僅僅一個月便從一級武士達到九級,這般灌水一樣的速度,堪稱神速……

然而,沒有人知曉,葉華打造了一個好根基,強悍的肉身,他的身體,就是一個無底洞,只要能吸蘊厚靈氣,外物的力量,來者不拒,吸收的越多,突破的就更快,這是他打造了根基的一個好處,體內的內世界空間,是一個非常玄奇,甚至,葉華都沒有完全挖掘出其的精髓,目前來說,內世界不過是讓葉華修鍊加快,它的作用可不止加快修鍊!

「葉華,我,我有點看不懂你了,你太過神秘」夢可心坐在旁邊笑道。

「啊?」葉華看著夢可心的白嫩面孔,一愣,為何,蘭西西說自己神秘,夢可心也說自己神秘?自己到底哪一點神秘了?

「如果我夢可心是天才,你就是一個超級天才了」夢可心看過葉華的進步,認識到這點,葉華才是真正的奇才。

「啊?」葉華又是一頓,愣愣的。

「嘛,不說了,你現在感覺如何?」夢可心問道。

「全身充滿力量,很不同」葉華如實說道。

「嗯。你已經是九級武士,肯定變強了」夢可心微笑說道。

葉華不置否認的點點頭,連破三級,變強了不少,葉華此時握著拳頭,眼神中流出男孩兒的熱血「我會變得更強,我想尋出陽神的遺迹,找到諸強戰鬥的真相,為何,傳聞所有強者都死去,這件事平息了下來,這不是很奇怪嗎?」

「笨蛋,都叫你死了那個心,不聽?這上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高手信誓坦坦說探索陽神的遺迹,但是呢?最後一個人都做不到,白白浪費了一生,若是將時間放在修鍊上,有朝一日,打開了武帝之門,便能長生天地,不老不死」夢可心露出一副對武帝之境極為憧憬的神色,長嘆一生!

「武帝?」葉華輕輕的說著。

「嗯,武帝的強大,是每個武者追求的目標,武帝可以長生天地,氣吞山河,逍遙九天,但是,武煉一途,本就逆天而行,九死一生,能達到武帝,誰不是經歷生生死死,各種坎坷,才能在億萬武者之中成為武中帝王,凌駕萬人之上!」夢可心對武帝之夢的追求,遠遠超越葉華的想象。

見到夢可心一雙玉手撐著下額,葉華笑道「武帝,有什麼好難的,若有一顆恆定的心,分分鐘突破」

「吹牛」夢可心翻翻眼珠子,丟出一個白眼,突然說道「葉華,不如,我們兩人一起立下一個目標,這個目標是武帝,在沒有達到武帝之前,我們不能放棄,不能死去」

「嗯」葉華一點頭。

「那,你伸出手指」

「幹嘛?」

戰錘神座 「快點啦,伸出來」夢可心認真的道。

葉華覺得,自己無法理解女人的心,變化極大,卻也按照夢可心說的做,伸出一根手指,夢可心也跟著伸出一指,在葉華的手指上勾著「說好了哦,我們勾勾手,一言為定,今天開始,我們兩人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武帝之路」

葉華一頓無語,現代人小孩子才玩的玩意,到了異世,女孩子也玩,太過尷尬!

不過,從少女的臉上,葉華看到的不是小孩子說著玩,而是感受到了一股堅強之心!

「一言為定」葉華看著夢可心的面孔說道……

!! 天使難以置信的捂着自己肩膀,藍影還沒明白過來,就看見藍海一副肅殺的表情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去卻不知什麼時候早已經被藍海推到身後,那四翼鳥人的肩膀被藍海瞬間洞穿。

“你,你,怎麼可能……”天使難以置信的說道,睜大的眼睛充滿了不相信。

“哈哈哈,你一直在暗中窺探,以爲我不知道麼,不然我爲何與我大伯演這場戲。”藍海義正言辭道,聽到藍海這句話,端木楓和南傑忽然擡起頭來。

“小海,這是什麼意思,你說演戲?到底是怎麼回事,快快說來。”

“師父,南傑,我早就知道邪噬天是我大伯,但是大伯背後還有個鳥人,如果這鳥人知道我沒有殺死大伯,肯定會立刻前往仙界,到那時我們就被動了,所以我就與大伯演了這場戲,不過……其實也不能算戲,我確實殺死了大伯,不過他的靈魂已經被我保存好,等到了仙界,我一定會救活他的,這五十年的回憶對大伯來說太痛苦,剛纔我就已經感覺到了,大伯一心求死,如果不抹除這五十年的記憶,就算救活了他,恐怕這五十年的記憶也會禍害他一輩子的。”

“原來是這樣啊……”端木楓這才止住了眼眶中的淚水,南傑則難以置信的問道:“可是,藍海你是怎麼知道我師父就是你大伯?”

“本來我就有點懷疑,爲什麼搜魂社勢力如日中天卻無法將藍家斬草除根,當初我找到藍麟的時候,他就道出了這一切,說搜魂社中有一個很有分量的臥底,就是他才保全了藍家,那是我就猜到了,只是不敢確定,就在昨晚我從和教離開時,我見到了大伯的兒子,我的哥哥,藍巖。”

“也就是軒明子,軒明子本應在五十年前就該降臨,和教卻凌空出現,告訴了大伯混進搜魂社的辦法,並且用和教的無上法術將軒明子的出生時間生生拖後三十二年,當軒明子出生後便被立刻送到和教,第二天藍家,就被滅門了……”

“而昨晚,軒明子將這一切都告訴了我,但是他卻說,大伯這些年受到良心上的譴責,早有死心,而且決不能讓天使知道大伯未死,否則將有大禍降臨,叫我將計就計將大伯殺死,取得靈魂後便收集起來,到了仙界在找解救辦法。”

“你們以爲我對自己大伯下手不悲傷麼,可是還有這個混蛋在暗中看着一切,如果我不將他引出來,恐怕明天仙界就會拍下來無數鳥人徹底滅絕藍家。”

藍海言語激動的說完了這些,手上的劍握的越發的緊,鳥人也露出痛苦的表情。

“可惡,你竟然敢騙我,我今日就叫你死無葬身之地,啊!!”

“哼,叫喚什麼,我馬上就送你下地獄。”藍海一用力,長劍劃過鳥人的肩膀,差點將鳥人半個肩膀砍下來。

不過那鳥人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這一劍並沒有讓他受太重的傷。

“師父,南傑藍影,還有藍葉管家,你們快帶着大伯的屍體離開,一定要保全大伯他的屍體,待我與這鳥人決一死戰後,在下山找你們。”藍海說道。

端木楓等人聞言一點頭,便帶着藍陽天的屍體離開了,藍影不捨的看了藍海一眼。

“藍影,快走,我不會有事的!!”

“恩!”藍影決絕的轉過頭,離開了,此時搜魂殿前只剩下二人,或者說是一人一鳥。

鳥人肩上的傷迅速復原,好像從未受過傷一樣。

“哼,我就看看你這藍家人究竟有多變態,還讓智天使大人這麼重視。”

“智天使?哼,全是鳥人,等我上了仙界,一個個的全部砍下來。”

“哦?是麼,那就看你能不能做到了,狂妄的小子。”

天使迅速衝向藍海,這天使明顯比藍海在挑戰賽遇到的那隻強很多,不過,藍海連龍皇都揍了,更何況一隻小小的鳥人。

藍海提着邪噬天的劍衝向天使,比速度,在人間他藍海絕對是第一,別說這什麼四翼鳥人了。

果然,鳥人雖然先發制人,卻在速度上落了下風,藍海的腳底踩着閃電,瞬間出現在鳥人的面前,倒是嚇了鳥人一跳,只見藍海一個上挑,一劍劈向鳥人,不過鳥人也非吃素,將權杖橫在胸前,擋下了藍海這一擊。

“哼,雙領域,開!”藍海大喊道,只見藍海的身影迅速消失,就連時間的流動都變得緩慢了。

天使見此,一拳打在自己的胸前,噴出一道血泉,一口吐在權杖上面,權杖瞬間爆發出驚人的光芒,藍海剛剛衝到那鳥人面前就被這權杖瞬間震飛了。

“這權杖,不簡單……”藍海說。

那權杖的光芒直接將天使包裹在裏面,而權杖也慢慢被一層實質的光芒包裹,鋒利無比。

待光芒散去,顯露出鳥人的身軀,藍海一看,倒覺得這鳥人的武器還像那麼回事。

“哼,管你什麼鳥人,什麼權杖,老子等會全給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