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不能殺我。”於夫羅艱難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呵呵,我爲何不能殺你,只要殺了你,取出以身體內的草原地圖,我就能活命,我爲何不能殺你?”呼廚泉興奮的說道。

弟弟的開口,讓於夫羅大驚失色,這可是代代單于親口相傳的事情,爲何呼廚泉會知道,一但他取出草原地圖,那他就是匈奴的罪人。

“你不能將地圖講給外人,這是我們匈奴崛起的機會,你不能,你……”於夫羅正在大叫,呼廚泉已經開始動手。

狼牙棒一棒敲打在於夫羅的頭上,當場將於夫羅打死,猩紅的血液濺灑出很遠,白花花的**讓人看了很是反胃。

幸虧李易早已習慣,而且有着異人的特權,這些恐怖的場景在他的眼中已經大打折扣。

只見呼廚泉在於夫羅的身上摸索着什麼,摸着摸着,掏出包裹裏的小到,將於夫羅的皮膚割下,等到一整張地圖出現在呼廚泉的手中,他一腳踩在於夫羅的身上,將他踢走,彷彿在拋棄一個厭惡的東西。

“當。”呼廚泉重重的跪在地上,雙手擡起,上面是於夫羅的皮膚。

“尊貴的大人,這就是草原的地圖,上面有我南匈奴所有的城市位置,請大人笑納。”呼廚泉將頭地下,大聲的說道。

看着呼廚泉的表現,李易十分滿意。

沒有站起,因爲張讓已經上前,拿出一塊手帕,將鮮血淋淋的地圖清洗乾淨,途中施展了探測技能,看看是否有毒。

等到一切完畢,將地圖遞給李易。

“叮。獲得未知物品。”

結果地圖的一瞬間,李易收到這樣一個奇怪的提示。

看着系統的提示,李易猜測這地圖不是下階段可以出現的東西,連繫統都不能預知他的名字。

神祕地圖(十分之一)

神祕地圖之一,原本爲一個整體,但是草原分裂之後,一分爲五,由五個強大的部族擁有,其中匈奴因爲再次分裂,這地圖也一分爲二。

查閱地圖的同時,李易的面前出現一個虛影,上面出現很多紅色的小點,如同繁星一般,將他的眼前照亮。

隨便點開一個紅點,出現了詳細的信息。

“閘壩城,匈奴中型部落之一,擁有人口一億七千萬,附近小型部落十三個,部落首領,哈吉克。”

“凱恩城,匈奴大型部落之一,擁有人口十億,附近中型部落七個,部落首領,迦葉基恩。”

林林總總數千個紅點,將匈奴的所有實力展現在李易的面前。

看完地圖,李易興奮的哈哈大笑,這張地圖來的真是及時。

有了這地圖,幷州將會成爲練兵最好的場所,數千個超大型的練兵地點,只要將他們全部橫掃一遍,李易的大軍至少能晉級一次,他將有用超過百億的驍勇級大軍,甚至等到屠滅匈奴之後,他將擁有無法計數的聲望。

大漢初期,匈奴就是最大的敵人,後來經過幾代皇帝的奮戰,終於將匈奴分裂,但是一直以來都無法滅殺匈奴。

一但他成功滅了匈奴,天下百姓都是知道他的威名,無論劉備等人怎麼詆譭,也無法抹消他的功績,以後於三王戰鬥,將不會出現洛陽那樣的情況。

李易激動的收起地圖,這纔看向跪在地上的呼廚泉。

剛剛斬殺自己的哥哥,他的臉色十分潮紅,竟然開始興奮,難道兩人之間有什麼齷齪?

“呼廚泉是吧,站起來。”李易輕鬆的說道。

“是。”呼廚泉聽到李易的話,明顯鬆了一口氣。

“那個人是你的哥哥吧?你爲何殺了他,還如此開心?”李易直接問道。

“嗯,罷了,我就講一個故事……”呼廚泉猶豫了一下,將他和於夫羅的事情道出。

原來於夫羅仗着是單于,在呼廚泉出去的時候,竟然玩弄了呼廚泉的女人,女兒,甚至虐殺致死,等到呼廚泉回來,將責任推卸給其他人,讓呼廚泉成爲他的刀,將不聽從他的人斬殺。

後來是一個侍衛告知了詳情,但是那時他的權利被架空,即便他能殺死呼廚泉,也無法逃生,這個仇恨一直持續到現在。

殺了呼廚泉,將草原地圖交給李易,這是在報復於夫羅,報復整個匈奴。

“原來如此,那麼。你是自己回去,還是投效於我?”李易有些意外的問道。

本來他只是要放了呼廚泉,反正有了草原地圖,有沒有人帶領都是無所謂,但是聽了他的故事,李易有些惻隱,此人有勇有謀,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是真小人,爲了報仇可以一直隱忍,等到仇怨報了,纔將事實道出。

收了此人,只要他不失敗,此人就不會背叛,這是李易對自己的考驗,考驗自己的運數。

“請大人收留。”呼廚泉沒有思考,直接跪在地上,等到李易的收留。

“叮。呼廚泉請求歸順。”

系統的提示音遲疑了一會,纔是開始出現。

這個情況,讓李易很是開心。

“接受。”在最後面,直接點擊接受。

“叮。神祕人物呼廚泉成爲您的手下。聲望增加1000000000。”

“叮。檢測到神祕地圖,獲得聲望10000000000。”

“叮。滅殺匈奴單于,獲得聲望100000000。”

連續三條提示,讓李易十分歡喜,聲望上增加了一百一十億,這可是一個不小的數目,看來呼廚泉殺死的於夫羅算到了他的頭上,真是意外的驚喜。

於此同時,於夫羅的屍體旁,出現一堆裝備和材料,數目繁多的緊閉閃耀着金黃色的光芒,這奇異的景象,讓李易更加開心。

“哈哈。哈哈……”大笑一直持續許久。

當天下午,呼廚泉就於張遼一起趕回幷州,那裏百億的精銳大軍已經集結完畢,通過幷州的草原入口,前往匈奴地盤,有了草原地圖,李易就能準確的找到匈奴的城池,然後直接開戰,滅殺匈奴人以作練兵之用。

呂布等人也開始輪番帶隊,每隔一段時間,前往草原帶兵之人就進行輪換,回來的人,於三王進行戰鬥。

幽州的實力開始有條不紊的提升,幷州涼州司隸三州的人心開始回升,即便三王進行攻擊,也無法阻止三州的好轉。 這老參不知道在崑崙聖地中生活了多久,積聚出的生命『精』華神異無比,雖然只是寥寥幾滴,卻是叫林白此前在開明靈獸身上所受的創傷好了五六分。–說而借著這五六分的好轉,林白瘋狂的運轉先天真罡,不斷的催動自身的速度,須臾間便趕到了另一座山峰之上。

按照此前在所處山峰的觀望,如今林白所在的那山峰正是和外界幾乎如初一轍的『天山龍脈』之上。不過這山體,顯然是要比外界的天山龍脈更為神異的多,山巒之間,盡皆都是晶瑩剔透,萬古不化的寒冰,恍若是一片晶光四『射』的世界。

暖婚溺愛:男神請入局 雖然天穹之上仍然有光亮生出,但投『射』到這冰面之上,卻是恍若泥牛入水般,瞬息間便消散不見,根本沒有任何外界的反『射』存在,叫人覺得詭異無比。

不過如今的林白,卻是根本沒有時間去理會其中的異常,只是找了個被冰峰雪蓋環繞著的隱秘角落,便將飛劍放在一側,讓禁蛇遊走在外為自己護法,然後便開始調動周遭的天地元氣,繞著體內的經脈進行周天運轉,幫扶自己儘快將體內的傷勢緩解。

經過此前開明靈獸那一劫之後,林白比起此前愈發明了這崑崙聖地的恐怖。而且在這其中不但存在著兇猛的異獸,百靈老人和顧太虛等人,更是最大的隱患。他們這些人要比這聖地中的那些猛獸更為恐怖,吃了人怕是連骨頭都不會吐。

而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保全住自己的『性』命,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自身的修為保持在巔峰境界。唯有如此,才能在這崑崙聖地的詭譎風雲中存活下來。

所以眼前的這些詭異,和調息傷勢相比起來,重要『性』根本不在一個層級上。

不過讓林白感到慶幸的是,崑崙聖地的這些龍脈強橫無比,滋養出的天地靈氣之濃郁更是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靈氣在自己的『操』縱下,只是一進入經脈,登時便感受到一種恍若是身軀泡入溫泉般的奇妙感覺,幾乎都能感知到傷勢在不斷好轉的感覺。

靈氣一遭一遭的在身軀內不斷運行,經脈也開始不斷的壯大,隨著時間的推移,林白的身軀突然開始急速顫慄起來,面頰之上更是有恍如金屬般的氣息出現。

在看到林白這狀況之後,原本在周遭逡巡不止的禁蛇眼眸中頓時『露』出了緊張神情,一雙三角小眼死死的盯著一側的老參,似乎篤定了主意,一旦林白出現什麼異常,它就要對老參出手,將它體內的所有生命『精』華『逼』出,來滋潤林白的身軀。

噗!而就在禁蛇心神變動之際,林白原本緊閉著的雙眼卻是突然睜開,而後一口鮮血噗然自『胸』腔之中吐出,那鮮血的『色』澤詭異無比,全然不見鮮紅,反倒是『色』如金鐵,而且在落地后與冰面相撞,更是發出金鐵『交』鳴之聲,仿若是一陣沉重的鐵塊。

不僅如此,在那口淤血噴出之後,原本清冽的冰冷空氣中更是突然多了一股極為生澀的濃烈鐵鏽味,而且在那鐵鏽味中更是有著一縷極為微弱的血腥味。[超多]

「那開明靈獸好強的實力!」向著從自己口中吐出的那灘恍若金鐵般的赤黑『色』淤血掃了眼后,林白面上不禁有些心有餘悸的神情,不調息不知道,一調息嚇一跳,此前他只以為有老參的生命『精』華幫扶,自己的傷勢已是好了五六分,但調息時才發現,那種傷勢的好轉,實際上不過是一種假象而已,根本沒有碰觸到自己傷勢的根源。

而那種根源,便是開明靈獸在最後九眼齊開之際,自它那眸光中傳遞出的強烈金之本源氣息。那種氣息受到了九眼的加持,可說是詭異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已是有了將自己的五臟六腑盡數同化,化作金鐵的跡象。

林白不敢想象,假若不是老參出手以生命『精』元相救,給予了自己從那裡逃離的本錢,而是任憑自己待在那處,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的五臟六腑就要化作『精』金。而等到那時候,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拿著九轉丹『葯』,都無法把自己從鬼『門』關救回來。

所幸的是,自己發現這異常的早,這崑崙聖地的靈氣又極為充沛,並且自己在逃離之時沒有遇到什麼對手『交』戰,所以在天地元氣的運轉下,還是將五臟六腑中鬱結的那些『精』金氣息,盡數從臟腑之中『逼』迫了出來,才算是沒讓它們給自己造成太嚴重的傷勢。

嘶嘶!就在林白心存僥倖之時,禁蛇卻是嘶嘶的吞吐著蛇信,貼著冰層緩緩的向它遊了過來,然後那雙三角眼中滿是關切之『色』,緊緊的盯著林白,似要看出林白的傷情如何。

「放心吧,我沒事兒了,只要再調息一會兒,就能痊癒。」看著禁蛇那關切的模樣,林白心中不禁一暖,暗暗感慨草木有情,伸手『摸』了『摸』禁蛇的腦袋后,轉頭對著一旁被禁蛇盯得有些心有餘悸的老參道:「你放心吧,我答應過你不會傷害你,就絕對言出必行。」

得到了林白的保證,那已是形容乾癟的老參這才算是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悄沒聲息的從林白身上挪下,調動體內的機能,和地脈龍氣相合,開始調養。為了救助林白,它付出了數滴生命『精』元的代價,那些生命『精』元,可說是它畢生『精』華所藏,是它窮盡了無數力量才獲得的造化,如今這一番損耗,對它而言也是極重的創傷,必須要儘快調養。

「也不知道獸爺落到那開明靈獸的手中,如今是怎樣了……」

看到老參的模樣,林白微微一笑,但心中卻是不禁想起了被開明靈獸擄走的『陰』金水獸,他實在是沒想到在『陰』金水獸的身上,竟然還是有著那樣的一段往事,不過他也知道,以『陰』金水獸的機靈勁,應該不會有什麼災劫,而且看那開明靈獸的模樣,似乎也沒有要對『陰』金水獸下狠手的意思,而且說不好『陰』金水獸這一遭,還能夠因禍得福也未可知。

要知道開明靈獸可說是林白所見過的天地靈物之中,最為強大的一個,能夠陪伴在這樣的前輩高人身畔,雖然『陰』金水獸難免要吃些小苦頭,但若是能夠入了那開明靈獸的眼緣,對它稍加指點,卻也是能夠終生獲益,有不可知的收穫。

而且林白相信,以『陰』金水獸的本事,它到了開明靈獸的身邊,若是不能從它身上攫取出來一些好處,那也實在是不符合它處事的風格,以及跟隨自己這段時間裡表『露』出的習『性』。

不過念及此處后,林白心中對開明靈獸的驚懼,卻是又明顯增加了許多,每每想到那九眼齊開,天地似乎都要『洞』穿,萬事萬物一切都要在它的眼眸之前都要回歸本源的詭異態勢,都叫林白有一陣陣發自靈魂深處的悸動生出,只覺得恐怖難當。

他不敢想象,若不是當時開明靈獸看到了自己的真實面目,明悟了自己與青蓮之間的一些關係,恐怕在那照見本源之力下,自己已是身化為灰,神魂都要杳杳歸於太虛。

「那九枚眼珠之中究竟是有著怎樣的隱秘?」越是想,林白便越是覺得畏懼,便越是想要『弄』清楚那九眼之中所蘊藏的奧義,而想到此處,他心中更是一動,急忙將之前從開明幼獸身上得到的眼眸放於身前,皺眉仔細端詳不止,想要『弄』明白一些隱秘。

眼眸放置於身前,在周遭冰層的輝映下,登時有幽幽光華生出,那光華詭異莫名,仿若是太空之中的黑『洞』一般,只要眼眸與其相觸,所有的視線都要被其吞沒,甚至連心神都感受到一種詭異的吸引力,似要被那眼眸徹底吞噬。

凝視良久之後,即便是林白,都漸漸覺得心神開始有些不支,似有動搖的跡象,當即便急忙緩緩挪開了眼眸,經過一番調息后,才算是讓悸動的心神回歸如常。

不過經過了這一番探視后,林白更是發現,這開明幼獸眼眸中所藏的威力,雖然與開明靈獸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但也是極為不凡,絕非等閑之物。

開明生有九首,九首之上又有九眼,這是一種何等強大的造化!且不說眼眸中的詭異能力,單單就是那個九字,就已是極為的不凡。九之一字,在華夏的歷史之中,向來被視作陽數之極,也被視作天地的極限,視作萬物的終點,不可多加,也不可復減。

增之一毫,便為天地之圓滿,便無法使其能夠存在於這天地之間;而減之一籌,便要化神奇為腐朽,使其所有的不可思議,盡數化作尋常事物。

天道之數原為十,遁去其一,便可得九!而在此種說法之中,九也就意味著不可預知,無法超越,無限寬廣之境界,可說是最上,最尊貴之數。而且即便是在《易經》之中,都認為九之一字,擁有著某種不可言說的吉祥之意。

開明靈獸能夠得到此種造化,便已說明天地對其的厚愛是何其深重!以九加身,用九為用,使這一族得到了無盡的好處,擁有著即便是連其他天地靈物都無法企及的高度。明月中文說–55789+dsuaahhh+25550732–> 以九加身,得九為用,而在開明靈獸眼眸的這個九裡面,究竟又是隱藏了什麼不可讓世人知曉的秘辛,究竟是有什麼能力,才會讓開明靈獸那般不可思議?!

不僅如此,林白更是赫然發現,在自己將這四枚屬於開明幼獸的眼眸取出之後,禁蛇和老參在目光觸及那眼眸的時候,均是『露』出一種敬畏之『色』,就像是在它們的眼中,這眼眸不是什麼凡俗之物,而是它們這天地靈物一族之中的王者!

不管如何,不管用什麼辦法,要付出怎樣的兇險,都必須要『弄』清楚開明獸這九眼之中隱藏著的秘密。。更新好快。[超多]否則的話,自己想要在崑崙聖地中獲得周全,絕對只是一紙空話。

林白很清楚,此前開明靈獸的離開,實際上不過是自己的運氣好罷了,如果不是開明靈獸可能是看出了自己與青蓮前輩之間的某種關係,他如今怕早已死於非命。

而且當時開明靈獸在發覺了自己與青蓮前輩之間可能存在著某種關聯之下,卻是依舊將重傷垂死的自己丟棄與那山巒之上,任憑自己自生自滅,就足以說明它心中對自己的恨意之深。適逢其會的巧合,是只能靠運勢來碰到的,誰也不知道,開明靈獸會不會心思轉變,再次對自己痛下辣手,而等到那時,自己又該何以自處?!

難道還要如同此前一般,在九眼齊開的威勢下,直接束手就擒,魂歸杳杳?!

想要給自己求得生機,不能靠別人,也不能靠運氣,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只有『弄』清楚了這九眼之中的秘辛,才能讓自己在開明靈獸的攻勢下,取得自保之力。

而且開明幼獸畢竟不同於成年的靈獸,它眼眸之中的威力,也絕對無法與開明靈獸相比,而這樣以來,就能讓自己更加輕易的『弄』清楚其中的原委。[超多]為以後求生的機會,已經擺在了自己的面前,若是自己再不去努力的話,那真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就了。

不管怎樣,試一把再說,反正自己如今的實力已經回復,就算真是遇到了什麼不可知的危險,也絕對能夠保證無虞!念及此處,林白心一橫,沒有任何猶豫,讓禁蛇感知周圍氣機,為自己進行護法,而自身的神念,便分出一絲,向開明幼獸的眼眸中沒入而去。

在進入開明獸眼眸的那一剎那,林白只覺得自己的神念驟然一沉,恍若是陷入了淤泥之中一般,過了一會兒之後,神念才算是緩緩的徹底進入。而更讓林白驚詫的是,進入這眼眸之中,展現在自己神念之前的,竟然是一個廣渺的世界!

神念所感知到的範圍,不知道要比開明獸的眼眸龐大出多少倍,那是一片冰與雪的世界,天穹之上雪『花』密布,地面則是厚重無比的冰層。而在這冰天雪地之間,則是有著一股凜冽的寒意,在不斷的肆虐徘徊,寒意衝擊入神念,便叫林白的神魂一陣陣的刺痛。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眼眸之中怎會如此?!感知著那種痛入骨髓的寒意,林白眉頭不禁緊皺,催動著神念頂著那寒意,向著四下沖襲而去,想要『弄』清楚這其中的端倪。

但讓林白無比吃驚的是,這世界卻是恍若廣渺到了極致,神念不斷地沖襲,竟然根本無法『洞』悉這眼眸中的世界,究竟是蔓延到了何處。而且神念越是前行,那股凜冽的寒意,便越是刺骨,只是短短瞬息的功夫,神念便砰然寂滅,化歸無形。

而就在神念熄滅的那一瞬間,林白赫然發現,這眼眸中的世界,竟然與自己如今所處的這『天山龍脈』可謂是相像到了極致,就如是被無限放大了一樣。

但更讓林白詫異的是,就在他的神念自開明幼獸的眼眸之中破滅的那一瞬間,有一股寒意更是悄無聲息的『逼』入了他的身軀之中,只不過是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竟然叫他的全身起了一層薄薄的冰甲,就連眼睫『毛』之上,都布滿了璀璨的霜『花』。

怎麼會這樣?法力游轉身軀,將那股寒意驅散之後,雖然那寒意對自己並沒有造成太大的損傷,但還是叫林白心中悸動難平。他實在是想不明白,剛才的那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難道這開明幼獸雖然死了,但它的眼眸卻是沒有跟隨身軀的死亡而喪失掉生機,依舊保存了靈識,可以將雙眼投映到的世界虛擬化,並且『操』控其中的一切為其所用?!

沒有任何遲疑,林白略一思忖,便迅速的又調動了一絲神念,向著開明幼獸的眼眸之中投入而去,不過這神念卻是比此前強大了數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