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元問。

“沒有。”

高開心搖了搖頭,“我想知道,是不是你和她的孩子,我已經有答案了。”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沒有人會說,你不透露,我不會透露。”

“我信任你。”

凌元說道。

他當然知道,揭露凌羽楓和自己之間的關係,對凌家的影響有多大。

恐怕所有人會立即注意到凌家,甚至在幕後那個人都會瞄準凌家。

但他不想對高開心隱藏。

什麼都沒說,她起身離開。

她想問什麼,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凌元太老實了,她感到很高興。

她快樂,如此單純,彷彿就是那個單純女孩的念頭。

“那年的事情,她沒有怪你,我認爲凌羽楓是一個明智的孩子,他知道事實,不會怪你。”

高開心走向門,轉過頭看着凌元。“對他好,他會帶你走的。”

高開心打開了門。

凌霄低頭鞠躬,高開心低頭點頭,一言不發地離開。

凌霄看到高開心已經走得很遠,看着凌元。

“如果這麼說……”

“我不知道。”

凌元仍在喝茶,沒有擡頭。

“無論如何,我不能對她說謊。”

“我欠她太多了。”

凌霄不再問,安靜地關上門,在外面靜靜地等待。

他以爲,如果高開心把這個消息傳出去,恐怕會給凌家帶來麻煩。

不僅楊氏家族會對淩氏家族構成威脅,甚至吸引更多人。

可怕的敵人。

難道不是因爲他們變得越來越強大,所以一夜之間被殺的頂級家庭,正在威脅某些人的利益嗎?

凌羽楓作爲四大上流社會之一,凌羽楓有着如此強大到可怕的實力……

不管是誰,將不允許淩氏家族的存在! 凌元的決定,他說不能欺騙高開心。

凌霄不知道凌元的決定會發生什麼,但是無論如何,既然是凌元的決定,他只會遵守。

當高開心從凌元的書房出來時,她回到了自己的地方。

走到走廊的一角。

高開元仍在那兒,他的眼睛閃着狡猾的光芒。

“姨。”

“你爲什麼不走?”

高開心皺着眉頭,有點不高興。

“姨媽別生氣,我爲姨媽感到委屈,忍受不了這種委屈,請姨媽別生我的氣。”

“不生氣。”

“沒事。走吧。我現在很忙。”

“姨,你問叔叔了嗎?”

高開元走到高開心旁邊,開懷大笑,“我知道姨媽愛我,所以我確定在幫助我。將來會成爲高氏家族的好主人,不是嗎?”

高開心沒說話。

“姨媽不是問叔叔,那凌羽楓是他的兒子嗎?”

高開元已經知道了。

他故意刺激高開心,只是強迫高開心在凌元的問題上惹麻煩。

他們兩個沒有打架,但是從高開心的臉上看,很明顯她問了問題,並得到了答案。

“是。”

高開心並不否認:“我確實問過這個問題。你現在認爲我很容易處理嗎?你的挑釁,你認爲你會做什麼嗎?”

高開元搖了搖頭:“姨媽說什麼,我不敢。”

“好吧,我叔叔說了什麼?”

他盯着高開心,一點也不放鬆。

對於高開心的脾氣,高開元非常熟悉,只能固執己見,高開心一定會放手。

“我告訴過你,我現在不能和你說話。”

高開心不想說了,而是想直接走。

高開元迅速停了她,彎腰,並多次道歉。

“姨!我的好姨!是我的錯。別生氣了,好嗎?”

“我的過錯是我沒有考慮周全,沒有任何感覺,沒有說太多,也沒有尊重我的叔叔!”

“我現在去跟我叔叔道歉?”

他假裝去凌元那裏道歉,並讓高開心叫來。

“沒有!”

凌元一點也不知道。

如果高開元道歉,他會知道的。

恐怕他會生氣,並變得更加麻煩。

高開元恰好知道這一點。

“我知道姨媽不會看我叔叔罵我。”

“告訴我,姨媽,我叔叔說了什麼?我真的很想知道,那個男孩畢竟是凌家人,免的我與他發生衝突,不小心傷害了他,那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嗎?大水衝了龍王廟啊。”

他看着高開心,一臉尷尬的表情,高開心幾乎快要說話了。

“姨,不對你隱瞞,現在這個凌羽楓被很多人盯着,如果他是凌家人,我會想辦法保護他,否則那些人一旦開始,他恐怕會死!”

“不是自家人,我不在乎。”

“那你不介意,那不是凌家的人。”

高開心直接說。

“不要大驚小怪。如果他被殺了,那對我們來說,就沒有關係了。”

“真?”

高開元對凌元這麼說,感到有些驚訝。

還是高開心在自欺欺人。

他知道姨媽簡單,到現在這個年齡,更多的是沒有經歷過社會的洗禮,不知道說謊。

“信不信由你。”

高開心懶得關注它,很快就走開了,顯然對高開元失去了耐心。

高開元看着高開心,眯起眼睛。

“嗯,不是真的。”

他哼了一聲,“成爲凌元的兒子,阿姨會生氣,嫉妒,甚至讓我殺死凌羽楓,但她實際上並不在意。”

“好吧,好吧!既然不是淩氏家族,那就容易多了。”

高開元帶着冷嘲熱諷的眼神,立即離開了凌家。

他毫不猶豫地打了個電話,打電話給一些專家,然後直接去了蘇氏在京城的分公司。

另一邊。

凌羽楓坐在辦公室裏,張天啓正在給他做報告。

這次他來到京城,不會停留很長時間,處理天王集團的信息,帶着一些債務問題,凌羽楓將立即前往其他零散的行業。

如此龐大的情報網絡,到底要尋找什麼,凌羽楓必須儘快挖掘出來!

主人在幕後,隱藏得很深。

直到現在,沒有蹤影。

很明顯,他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會暴露出來,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否則,將無法正常工作。

越是如此,凌羽楓知道的越多,暗門裏暗自找東西,絕對非凡!

他會比幕後人更快地找到它,那幕後人可以承受嗎?

“京城市場已經穩定下來,僅蘇氏的業務現在就佔據了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至於天王集團剝離的產品線,仍然…”

“砰!”

張天啓話沒說完,辦公室的門被直接踢開了,沒有絲毫的禮貌!

凌羽楓依舊沒有動,斜倚在沙發上,只是擡起了眼皮,沒有慌張。

甚至是張天啓,也只是轉過頭看看,有些生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