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說的什麼?”

“不要裝傻啊,你知道我在問什麼問題的。”李靈不給葉荒任何糊弄過去的機會。

“好吧,我沒有辦法代表所有的男性同胞,我只代表自己的觀點啊……”葉荒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隻手莫名其妙的就貼上了自己的胸膛,說道:“果然,和在自己身上也能夠感覺到的手感比起來,我更在意另一種不同的感覺吧。”

雖然葉荒這句話說的有些不知所謂,但是言下之意很明確的表達出來的意思就是——沒錯,我喜歡胸大一些的!

“啊啊~果然是這樣啊。”李靈的聲音透露着些許的失落,她看着自己拿平坦的胸脯說道:“我這樣的果然不行啊。”

這份失落是真的,不是假裝出來的。

葉荒有些詫異的問道:“你很在意這個嗎?我想男人大部分是喜歡胸大一些的,可是你喜歡的並不是男人啊,對於你來說,這個似乎並不重要,你沒有必要失落吧。”

葉荒的話如同當頭棒喝一般,讓李靈愣了起來。 “你以前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啊,怎麼突然關心這些來了。”葉荒繼續詫異的說道。

李靈愣然的看着葉荒,表情僵硬不動,內心卻在進行劇烈的思考。

葉荒所說的不錯,她以前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問題,打起架來的時候,如果不是想着男女終究還是有些差別,估計最後一絲底限和矜持,她甚至都可以脫光膀子上去幹。

因爲她喜歡的是女人,所以將自己擺在了男性的位置上看待問題,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需要柔軟的大胸麼?

並不需要!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漸漸的在意這些只有女生纔會在意的問題來了呢?被柳子凝嫌棄自己的內衣太小的時候,內心真真切切的流露出了一絲的不甘和失落。

爲什麼呢?爲什麼自己的內心會有這種,趨向與小女生的變化?

“葉荒!”李靈好似回魂了一般,凝視着葉荒。

被她這樣認真的盯着,葉荒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幹,幹嘛?”

李靈蹭的一下從沙發上跪坐了起來,抓住靠着沙發靠墊站着的葉荒的後腦勺,迫使他不得不靠近自己的臉龐。

兩人的臉頰快速的貼近,葉荒只感覺李靈的雙眸,嘴脣,瓊鼻都在自己的視線中快速的放大。

眨眼間,兩人的額頭就緊貼在了一起,葉荒還處於呆滯的狀態,李靈的眼中則閃過猶豫和掙扎的神情。

噗通噗通!

這是葉荒心跳的聲音,如同戰鼓擂動。

輕微的呼吸流動,似乎有一絲絲的甘甜。

這樣貼近的姿勢,實在太過曖昧的了一些,葉荒頓時心迷意亂起來了。雖然李靈喜歡的是女孩子,可她自身終究也是一個青春年少明媚又可愛的少女,這種情況下順應着氣氛下去真的做出一些什麼事情來,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被人推開,柳子凝從外走了進來。

她推開門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眼中浮現了羞澀尷尬的神情,連忙說了一聲“對不起,打擾了!”然後匆匆的關門。

被柳子凝這麼一打擾,葉荒驚覺了過來,他連忙側頭望向門口,大聲說道:“不是這樣的,你別走,別關門啊!快點進來。”他只希望柳子凝能夠快點進來,結束他們這種很容易引發錯誤的氣氛。

門已經關上了,隔着厚實的門板,柳子凝的聲音傳過來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打擾你們的,春,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們,你們繼續好了!”

這個二十五歲的童顏巨R合法蘿莉,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有着遠超李靈這種小女孩的羞澀。

“喂,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你快點進來啊,不是怕我們走掉……”

葉荒的話並沒有來得及說完,因爲後半句已經被李靈給堵上了。

不是用手堵上的,而是用嘴脣。

這下真的是連辯解都沒有理由了!

爲什麼喜歡女孩子的同性戀李靈會吻上自己?

這個問題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衝向葉荒的腦海,瞬間就將葉荒腦子裏面沖刷的一塌糊塗,因爲太過震驚,他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無法思考,無法抗拒,整個人都麻木了起來,唯獨嘴脣上的觸感卻異常的清晰。

李靈和他的嘴脣貼在一起,她輕輕的咬着葉荒的下脣,上齒和下脣摩擦着,咬開了愣然狀態下的葉荒,一條靈活的小舌頭趁機就舔在了葉荒的嘴脣上,進而又掃在了他的牙齦上。

清晰的過頭了吧!

李靈的粉嫩的小舌頭掃過葉荒上齒的牙齦時,一陣酥**麻又說不出的清甜的感覺讓葉荒的靈魂都爲之顫抖了起來,他如同觸電一般,整個人飛速的向後退了一步!

李靈的手是扣着葉荒的後腦勺的,因此葉荒後退的時候,她的手從他的耳朵劃過,讓葉荒的耳朵被摩擦的有些紅腫,看上去似乎有些疼,但是這些疼痛此刻對於葉荒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他瞪大了雙眼看着李靈,似乎想要大聲吶喊,又怕房門外的柳子凝誤會,只好壓制着心中的震驚說道:“你做什麼啊!莫名其妙的!”

爹地盛寵 反觀李靈,她的眼中則是逐漸消散的疑惑,她直挺起來的腰肢慢慢的放鬆,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滿不在乎的說道:“哈哈哈,還好還好。”

對於她說的話葉荒根本就不知所謂。

“什麼還好,好個屁!”葉荒帶着一些怒意。

“別這麼生氣嘛,我這麼做也只是爲了直接了當的解開自己的疑惑啊。”李靈一副輕佻的模樣,和葉荒那副過度驚慌羞澀的神情對比起來,就像是吃幹抹淨不打算負責渣男一般,兩人的角色似乎發生了一些對換。“你不是問我爲什麼突然開始在意起來自己的胸部大小起來了嗎?我也好奇啊,我明明之前都不在乎的,爲什麼突然會變得在乎起男人的看法來了呢,所以我就想,是不是我在你身邊太久了,喜歡上你了。畢竟潛移默化是一種很強大的力量,就算我不喜歡男人,也難免因爲太過親密而導致對你的感情發生了一些變化和混亂……”

在李靈進行她亢長的解釋的時候,葉荒逐漸的收斂起了內心的旖旎和盪漾,他一直將李靈當做好哥們,實在無法想象如果他們之間的情感發生了質變的話,今後他要怎麼面對李靈。

如果說紅顏是禍水,那麼他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實在不想再牽扯上更多的麻煩事。

“慶幸的是,我並沒有喜歡上你。”李靈站起來,走到葉荒的身邊,拍打着他的肩膀說道:“我也絕對不會讓自己喜歡上你的。”

李靈的話讓葉荒的心平靜了下來,這個世界上或許真的有比愛情更重要的羈絆存在,就好比他和喬喬那樣,在葉荒的心目中,沒有人能夠比喬喬更加重要,可是他對喬喬一點男女之愛都沒有,李靈和他或許也是這一種超脫了愛情的情感吧。

“所以說剛纔的那個接吻,你就當做是好兄弟之間的一次親密接觸吧。”李靈說出荒誕不經的話。

葉荒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好兄弟之間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嗎?魂都給你嚇出來了。”

⊕тTk án⊕C ○ 李靈的解釋,葉荒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因爲兩人之間的聯繫,已經給予了他答案,正如李靈自己所說的那樣,他們之間並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

“房門外的那個怎麼解釋?”葉荒突然說道。

“估計是解釋不清楚了,就讓她誤會下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李靈漫不經心的說道:“如果我們兩個不能夠解開這種聯繫的話,以後少不了要被人誤會,與其一個個的解釋,倒不如將錯就錯默認了情侶的關係,也好過多費口舌的解釋。”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葉荒忙不迭的說道,他的頭搖晃的好似撥浪鼓似得。

“有什麼不行的?”李靈說:“其他的人要誤會讓他們誤會就是了,只要給身邊在乎的人解釋清楚,他們能夠理解就可以,你就是太過在乎外人的眼光!”

“你覺得,我們這種情況是能夠輕易的理解的嗎?”

李靈瞥了一眼葉荒,攤開手,神情有些狡猾的說道:“別這麼激動啊,我都無所謂了,你一個大男人還這麼在意。好吧我知道,你和我難捨難分的時候,心中有其他的女人,不想被那個女人誤會。”

“別說的我好似什麼花心大蘿蔔似得啊。”

“快去開門吧,別讓子凝小姐姐穿着個浴袍在外面等太久了。”

葉荒走到了房門邊,開門之前深吸了一口氣,腦海中整理了一下待會要解釋的詞彙,怎麼樣才能言簡意賅的將所要表達的意思,三兩句話就說清楚。

房門打開,並沒有看到柳子凝的身影,葉荒走出了房間,看到柳子凝已經步伐堅硬的往自己的房間那邊走過去了。葉荒連忙喊道:“喂,柳家大小姐……”

好似受到了驚嚇一般,柳子凝回頭連忙道歉說道:“對不起,打攪你們兩個了,你們繼續吧,我今晚還是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吧。”

雖然李靈說讓柳子凝繼續誤會下去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葉荒覺得還是有解釋的必要,所謂的解釋最終的是要讓對方信服,葉荒舉得此時此刻最能夠讓柳子凝信服的方式,就是讓她今晚住進他和李靈的房間裏,用事實證明他和李靈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也什麼都不會發生!

就如李靈說的那樣,葉荒很在意外人的眼光,他無法想李靈一眼,只在意與自己相關的人,其他人都可以無視。

爲了阻止柳子凝繼續往自己的房間走過去,葉荒小跑了幾步,走到了柳子凝的身後,伸手拉住了她的肩膀。

被人突然觸碰到,柳子凝的身軀稍微顫抖了一下,看上去她好似並不習慣這種肉身的親密接觸。

“額……對不起。”葉荒鬆開了手,繞到了柳子凝的身前說道:“真的不是你剛纔看到的那樣,我和李靈之間並不是情侶……”

“我知道我知道!”柳子凝往後邊小退了一步,雙手放在了浴袍胸前的開襟上,遮擋着那裸露的一片雪白,不讓葉荒的眼睛佔到任何的便宜,“現在的小年輕人,就算不是情侶共處一室發生點什麼事情,也不是什麼太震驚的事情,你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葉荒覺得,自己的解釋越描越黑,現在在柳子凝看來他和李靈到變成了***的那種類型了?

柳子凝繞過了葉荒,繼續前行。

“你要是繼續往自己的房間走,今天晚上我就趁機溜走。”葉荒雙手抱胸,聲音迴盪在走廊裏。

一聽到葉荒這麼說,柳子凝臉上的羞澀和尷尬頓時間消散一空,她的目光當即便瀰漫上了一層凝重和陰氣,回頭面色不善的瞪着葉黃說道:“你說什麼?”

“你不是聽的很清楚嗎?只要你沒有盯着我們,我馬上就會溜走,你連一點動靜都察覺不了。”葉荒靠着牆壁,眉頭輕佻的說道:“你也知道的嘛,既要帶你去九陰之地修復飛僵,又要在這段時間裏保護你不被你的仇家找麻煩,對我而言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啊,與其帶上你這麼一個包袱累贅,我還不如趁機溜掉!反正我走了之後,你也沒有辦法找到了。”

柳子凝身形閃爍,刷的一下就衝到了葉荒的面前,她一隻手抓住葉荒的衣領,怒聲說道:“你敢!你要是敢逃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她滿臉怒容,臉色通紅,仰視着葉荒的一雙渾圓的大眼睛中滿是警告和憤怒。

葉荒必須低頭才能夠與她的視線交接,講道理,這種居高臨下的感覺很不錯,葉荒身邊的女人一個兩個的都太高了,也就只有在柳子凝面前他才稍微體會到什麼叫做男人的身高優勢啊。低頭是爲了真視柳子凝的雙眸,但是目光卻不由自主的被她開襟的浴袍下那一片雪白所吸引了。

因爲憤怒,她的胸口輕微的起伏着,開襟的浴袍下,能夠看到粉絲的內衣,着實有些誘人。

葉荒感覺自己的鼻子莫名其妙的有些溼潤……難道是感冒流鼻涕了?葉荒連忙擦了擦鼻子,強行讓自己的目光調轉了方向說道:“既然怕我們溜掉的話,那就目不轉睛的盯着我們啊。”

“哼!今天晚上,就算你們兩個人脫光了衣服在我面前表演盤腸大戰,我也絕對不會錯開一下視線!想要溜掉,做夢!”柳子凝氣呼呼的說道。

葉荒在心中握拳,太好了,柳子凝被他簡陋的激將法給騙到了,這個柳家大小姐纔是真正的涉世未深啊,比當初剛下山的他還要單純哈哈哈哈!

葉荒帶着怒意未消的柳子凝回到了房間,李靈這時候已經穿戴整齊,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見走進來的兩人,一個滿臉苦澀無奈,一個則是虎視眈眈的盯着前面的人。李靈打趣的說道:“怎麼了,子凝姐姐,你剛纔在外面和葉荒打了一架嗎?”

房門關閉之後,葉荒還是向柳子凝解釋一下他和李靈之間的關係,他不想讓自己和李靈的關係,遭到任何人的誤會。

別人信不信是一回事,他是否做出解釋,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說,你和李靈妹妹之間,僅僅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聽完了葉荒遮遮掩掩的解釋,柳子凝將信將疑的說道。

葉荒很慶幸,至少現在是將信將疑,而不是篤定的認爲,他和李靈一定有染。

“對啊,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亦或者說比朋友關係更近一些……就像好兄弟一樣。”葉荒說道。

“你以爲我沒怎麼出過家門,就真的什麼都不懂嗎?”柳子凝白了葉荒一眼,說道:“出門在外,孤男寡女的就算是朋友,也不能夠共處一室吧。”

爲什麼孤男寡女的會共處一室,這纔是讓葉荒和李靈之間的關係,讓柳子凝懷疑的根源所在。如果說沒有多餘的房間了,那也是讓葉荒和王小明住在一起,李靈去單人間,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葉荒和李靈住在雙人間,王小明一個人住單間。

葉荒和李靈相視了一眼,唯獨這個他們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才行。在過來嵩山這邊的路上,葉荒就反覆的叮囑過李靈,他們兩人之間的那種神祕的力量,兩人最好是不對任何外人提起,如果一方又想要告知的人的話,必須經過另外一方的同意才行,並且能夠告知的人必須是完全能夠值得信賴的。

他們兩人今天才和柳子凝認識,很顯然柳子凝並不屬於他們能夠信任的人之中,所以這個問題兩人無法回答柳子凝。

葉荒只好模糊的說道:“這件事,我們也是有苦衷的,但原因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算了,算了!”柳子凝好似突然對李靈和葉荒的關係失去了興趣,說道:“不用再多說了,你們兩個人是什麼關係都與我無關,我來這裏只是爲了防止你們逃跑的。”

“好吧。”葉荒聳了聳肩。

三人在房間裏各做各的,李靈看着無聊的電視,葉荒則盤坐在沙發上進行着簡單的打坐,這是他每天入睡之前的必修課。而柳子凝則坐在沙發的另一頭,目不轉睛的盯着他們兩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牆壁上掛着的時鐘很快就超過了最高點,此刻已經是凌晨一點。

洗完澡之後頭髮也已經幹了,到了必須入睡的時間點。

從打坐的輕冥想打坐的狀態中恢復,葉荒催促看電視看的津津有味的李靈上牀睡覺,李靈有些依依不捨的關掉了電視,爬上了牀。

李靈安安穩穩的躺好之後,葉荒和柳子凝卻遲遲沒有動靜。

“喂,讓我上牀睡覺,你們兩個怎麼不過來?我要關燈了啊。”李靈挺着身子說道。

“你們睡好了,我要盯着你們兩個。”柳子凝說道。看來她是真的聽信了葉荒的那番話,害怕葉荒會隨時跑掉,不知道應該說她警惕過剩,還是太過單純了。

“你先睡吧,我還有一點小事要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