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年走後沒多久,二樓的拍賣場就開啟了,吳天五人一起隨著人流走進了拍賣大廳,大廳很大,比一樓的空間至少要大了十倍,吳天感嘆道:果然好手段,一個小城的拍賣場都能用虛擬芥子的手法來開闢空間,看來這拍賣樓的身後也有極強的背景啊!

吳天幾人看著台上不斷呈上的物品,在主持人的不斷鼓舞下,有些物品的價值遠遠超於了本身的價值,看來對於拍賣的東西一看物品的價值,另一點就看主持人的口才了,口才好的話,一塊破石頭都能吹上天,如果是好東西估計能吹出星系都不是不可能啊!

就在一件法器拍賣完之後,主持人拿上來一個扳指,而據主持人講,這枚扳指正式被通緝的傀儡宗宗主留下的物品之一,在修鍊界能夠追蹤的方法並不少,所以這個扳指還是有很多人看中的,但是畢竟都是些小門派或者個人看中,畢竟傀儡宗的獎勵對於那些大宗門的人來說,人家還真不一定能看的上。

所以這傀儡宗的任務吸引最多的人,大多數是散修和小門派,這無疑給吳天減少了很多的壓力,要不然憑藉他師傅給他留下的那點財富還真不夠看的,就連雲天舟還是古偉友情贈送的,看著窮酸的吳天,古偉沒少奚落吳天,但是吳天沒辦法,畢竟自己沒有什麼強大的後台,只能靠自己的實力。

而這次主要的經濟來源還是古偉,吳天還是要好好伺候古偉的,就像現在吳天不斷的給古偉端茶遞水的,畢竟端茶倒水就能換來大量的靈石,這買賣還是很合算的。 而此時的玉扳指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法器,只是身上的配件,所以價錢並不高,吳天看著場上個別幾人不斷的在加價。

「五十下品靈石。」路人甲喊道。

「五十五下品靈石。」路人乙緊接著喊道,其實主持人本來不怎麼看好這麼一個普通的扳指的,也懶得去添醋加油,這反倒讓吳天撿了個便宜。

「一個中品靈石」吳天直接將價格提高,以免夜長夢多,但是就在吳天喊聲剛落的時候,就又人出了價了而且直接加了五十個下品靈石,吳天看著那熟悉的身影。果然還是沒躲過去。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找吳天麻煩的富二代,雖說吳天不怕挑事的,但是這貨這樣挑釁的話,今天的拍賣會上吳天就別想買到東西了。

吳天知道一定不能弱了氣勢,要不然他會認為自己服軟了,這種欺軟怕硬的主一定要一次打壓住。

「兩個中品靈石!」吳天直接以中品靈石為單位開始叫價了。

「少爺我最不缺的就是靈石,五個中品靈石」青年張狂道。

而台上的主持人也沒有意料到,這一個普通的小法器扳指竟然能釣出這麼大的魚,打量了一下台下競價的兩個人,發現了其中的一個張狂少年,而另一個則是吳天這個面色很生的青年。

「十個靈石!」吳天咬牙看著囂張青年繼續報價。

「二十個靈石!」囂張青年也不多廢話,只要吳天敢加價,他就立馬跟著加價,這根本不是為了競拍物品了,完全是為了賭一口氣。

「二十一個靈石!」吳天臉色發黑的繼續加價中,而對於吳天的行為古偉並沒有阻攔,對於古偉來說幾百中品靈石自己還是拿的出來的。但是憑著古偉對吳天的了解,吳天根不是這種賭氣的人,知道吳天肯定有壞心思,也就配合著吳天在旁邊叫道「靠一個連中品靈石都不值的破扳指,你置什麼氣啊!」

古偉這嗓子喊得恰當好處,本來打算放棄的囂張青年,聽到這話,還能了的。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怎麼可能受了這小子的氣。

在接下來的報價中吳天總是比對方高了一個靈石,就在囂張青年將價格提到一百靈石的時候,面色發黑的吳天突然一下變得陽光燦爛起來。

「這位帥哥,這麼一個破扳指都要一百個中品靈石,果然是有錢人啊!既然你這麼喜歡,那我就不跟你爭了啊!」吳天笑的很是猥瑣,囂張青年聽到吳天這話,知道自己中計了,但是價已經喊了出來,也沒法反悔。只是氣的眼睛都要冒火了。如果一個人的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估計現在的吳天都碎屍萬段了。

在囂張青年叫完價之後,就對著自己懷中的吞天說嘀咕了幾句,旁邊的古偉都沒聽清。之間吞天鼠從吳天的懷中竄了出來,向著囂張青年的方向竄去。

拿到這破扳指后,囂張青年已經氣得紅眼了,哪還管的了那麼多,一下將扳指摔向了地上,本來是想摔摔解氣的,可是沒想到,這用力一摔竟然連響都沒有聽到,看著地上哪還有玉扳指的影子,氣得青年暴跳如雷。剛花一百中品靈石買個破扳指,竟然還一下摔沒了。

青年咬牙切齒的看著吳天威脅道「小子!你就別想出了這個城了!竟然敢坑我!」赤裸裸的威脅啊!吳天則回給他一個燦爛的笑容道「爹坑的就是你!。」

吳天能不笑么,讓吞天鼠過去就是預備如果他扔玉扳指就直接接住,而且不光得到了扳指,還順便給對方破了點小財。吳天怎麼能不高興呢,不一會吞天鼠從吳天的話中探出了小腦袋眨了眨眼。

而身旁的古偉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吳天竟然連對方扔扳指都能猜得到,畢竟剛才吳天沖吞天鼠小聲嘀咕的時候,幾人都看到了吞天鼠去的方向。這次幾人才看到吳天原來並不是他們光看到的那樣,至少這心機絕對不是自己能比的。

青年也不讓下人去找那個扳指,帶著手下就出去了,而這次身後還跟了個老者,看著修為至少有靈體一層的修為。雖然不高但是畢竟要對付吳天還是很輕鬆的。老者跟在青年身後,只是回頭掃了吳天一眼,但就是這一樣讓吳天後背冷汗都下來了。

這下玩笑開大了,沒想到竟然還能有靈體期的保鏢。雖然現在吳天面色如常,但是心中卻是趕緊急轉,如果是凡體六七層的傢伙還有的一拼,但是一旦到了靈體期,那將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戰鬥了。看來只能等拍賣會完事再說了。

而剛才的吞天鼠帶回來的玉扳指也被吞天鼠給吃了,吳天到不意外,因為之前吞天鼠就跟吳天說過,想要追蹤傀儡宗主的氣息,只要拿一個他身上的物件,讓吞天鼠吃了,吞天鼠就能感應到符奎的氣息。反正也是個不值錢的扳指,吳天也不心疼。

這要是換了以前,李謙絕對會心疼死的,那可是個法器啊!但是自從和吳天幾人回了天道宗之後,李謙才知道自己的眼界是多麼的小,這次吳天領任務的獎勵最次的都是法器,而這堆獎勵吳天都扔給了李謙兄妹兩人裝備。

這兩兄妹也真聽話,真的就是武裝到了牙齒,就連李薇薇的發簪都是法器,李薇薇的身上不下五件防禦性法器,吳天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好好的保護好團隊里的醫生,畢竟戰鬥起來一旦估計不到李薇薇,起碼她能有自保的能力,不至於讓人突襲到,成為全隊的弱點,通過五天這一番裝備,可以說修為最低的李謙兄妹二人,防禦力絕對要比吳天古偉等人逆天。

而吳天不知道的是古偉在私下裡還給了李薇薇一件防禦性靈器。當時都把李薇薇震驚壞了! 本來在打瞌睡的吳天一下被懷中的吞天鼠叫醒了,原因很簡單,吞天鼠感應到了符奎的氣息,而且就在台上。

吳天本來以為這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打算休息會,沒想到竟然還有意外收穫,而此時台上正在拍賣的正是傀儡宗的一個凡體七層的傀儡,實力說高不高,說低不低,算是一個雞肋吧。

既然知道是符奎的東西,那就沒有理由放過,吳天只用了二十個中品靈石就拿到了手,其實這東西本來還有幾個人想競爭一下的,但是吳天每次直接加五個中品靈石,結果很快競爭的對手都放棄了,想買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傀儡的,畢竟都是散修之類的,口袋裡肯定沒有那麼多的靈石。

而在之後的拍賣品中也出現了幾個傀儡,而吳天都將其買下了,總共買了十一個傀儡,吳天就停止了繼續買傀儡。

在拍賣的最後壓軸的是一本心法和幾個極品靈器,吳天以為好心法自己都會留著,沒想到竟然還真有賣的。

在拍賣會結束后吳天五人回到了客棧,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阻礙,這使得吳天更加的擔心,憑藉吳天的直覺,這回惹的富二代估計是要跟自己玩狠的了。要不然不至於能讓他們這麼平安的回到客棧。

在回到客棧之後,吳天就開始貓在屋裡不出來,不時的叫穆鐵柱出去買點什麼發卡,女人衣服等奇怪的東西,幸好這樣的狀態只持續了三天,吳天就從屋子裡出來了。

將幾個人都叫到了自己的屋子內,沒多久五個人依次走出了房間,在他們剛出客棧,掌柜的就掏出了一塊傳音玉簡,對著玉簡說了些什麼就又開始招呼顧客了。而走出去的吳天幾人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這一切。

而在掌柜放鬆警惕的時候,從吳天之前的房間中陸續的出來了五個人分散的走出了客棧,在除了客棧之後,每個人都套上了一件黑色的斗篷,與之前吳天的方向相反的城門走去。

而此時的之前出發的吳天幾人已經到了城門,而剛出了城門的幾人就被攔了下來,帶頭的正是在拍賣場挑釁的青年,而身後跟著的正是那個靈體期的老者,看到老者的時候,吳天明顯臉色一變。

「你們幾個快走!我來攔住他!」吳天回頭對著幾人說。

「想走!想的美,今天都給本少爺死這!!!」囂張的富二代咆哮道。

說完一揮手,身後的老者和一群手下都沖了上來,吳天和古偉迎向了老者,這幾人中實戰能力最強的就是兩人了,而剩下三人則被其餘的人群起而攻之。

最先支撐不住的就是吳天和古偉,胸口接連被擊中,而兩人接連飛出去老遠,但是竟然出奇的沒有吐血,反而繼續說話「你們……幾個……快……快……走……我來攔……住……住……他」

而此時的老者臉色一變,吳天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而且最終不斷重複剛才的話,老者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瞬間出現在吳天的身後,一下反抓住了吳天的刷手,用力一拉。

「咔嚓!」兩個胳膊直接被拽了下來,但是斷口處卻沒有任何鮮血。只有靈氣散出,老者的臉色鐵青,沒想到在他靈體期修為的眼皮子下竟然被人耍了。而聲音只是傳音玉石提前錄製好的,要不是打中了傳音玉石老者都沒有發現對面的人有問題。

而與此同時幾個被圍攻的人也都露出了破綻竟然都是傀儡所偽裝的,就在大放鬆的時候,幾個傀儡突然爆發,吳天和古偉的傀儡體直接圍住了老者。而其他的三個傀儡體則沖向了人群。

「轟轟轟轟轟」五聲巨響后,留在了地上四個巨坑,按理說傀儡宗的傀儡自爆是沒這麼大威力的,但是吳天考慮到其中有靈體期的修士在,又特別在幾個傀儡中加了點料,讓幾個傀儡自爆起來的威力更大些。

果然不出吳天所料,兩個傀儡的夾擊爆炸竟然沒有傷到老者,只是讓老者滿臉黑灰,而此時的囂張年輕人這才接到了來自另個城門的手下的傳音,據說在城門另一側有五個人逃出了城。

氣的年輕人只跳腳,憤恨的喊道「仇老!給我追,一定要抓到他們幾個,活捉!我要折磨死他們!!」老者此時也是一肚子氣,沒想到讓幾個雛給耍了一會,得到年輕人的命令后,迅速御劍向著另一邊的城門追去。

而剩下的人則保護年輕人的安全,其實也沒剩下幾個了,由於戰鬥的時候都離得很近,就算躲開了前面的爆炸,可是躲不開後面的爆炸,所以機會人人身上都有傷。

由於城市的上空有禁制,所以老者要麼繞城飛過去,要麼進城憑肉體力量追。老者邊追邊想:好細緻的算計,竟然連這城市上空的禁制都被他算計了進去,這樣的小輩絕對不能留,留下就是禍患。

老者很自然的選擇了從城市中穿過去,而好巧不巧的是城裡竟然還有結婚的人流,這下可大大減緩了老者的前進速度,老則氣的怒吼連連,可是畢竟人太多了。

最終老者也顧不得太多,直接蹦上了房屋之上,全力奔跑間不知踩壞了多少房屋,而這些損壞老者也不在乎,賠償靈石,林家有都就是靈石!

老者的速度飛快,而之前當誤的時間也不是很長,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趕得上,就在衝出城門的一刻老者看到了遠處的五個黑袍身影,怒吼一聲沖了上去!可是令老者疑惑的是,幾人聽到吼聲並沒有迅速逃離,而是集體轉過了身!

帶頭的吳天大聲道「老狗終於來了啊!」

老者氣的七竅生煙,什麼留活口什麼都不想了,唯一的想法就是上前撕碎這幾個小畜生。

「小畜生,死來!」說著老者雙手成爪,抓向了吳天和古偉兩人的天靈。而面對這老者的殺招,吳天和古偉竟然毫無懼色同時沖了上來,不光如此,身後的三人也沖了上來,吳天和古偉一人抓住了一個胳膊,而其餘三人從背後,正面分別抱住了老者。

頓時老者面色巨變,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小畜生!好重的心機!只可惜老者離得太近了,而且重怒之下,根被無心防禦。

「轟轟轟轟轟。」又是五聲巨響,而這一次只造成了一個超級大坑。

吳天的計謀果然很坑人啊! 仇姓老者被五個傀儡的自曝攻擊下,顯然也收了不輕的傷,而發生爆炸的地方離城市也不是很遠,爆炸過後,城門口聚集了很多的人,而其中看熱鬧的人居多,吳天竟然也在其中。

其實吳天一共動用了十個買來的傀儡,將他們裝扮成吳天幾人的樣子,為了保險起見,吳天五個人跟在了第二波替身的身後,為的就是能多加一項保險,果然正如吳天的猜測,在發現第一波替身之後,果然靈體期的高手先追了過來,而吳天準備的這第二波傀儡正是為了這靈體期修為的人設置的。果然在這被吳天坑了,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但時間內是無法對吳天幾人造成威脅了。

因為周圍圍觀的人太多,不方便吳天下手,吳天再三考慮之後打算放棄,按照吳天的計劃本是要全殲這些人的,但是沒想到的是雖然在城中設了阻礙,但是還是低估了靈體期的速度,第二波替身剛出城門就被靈體期的老者追上,所以吳天只能暫時放過這靈體期修為的老者,看著重傷渾身流血的老者,吳天趕緊帶著古偉幾人,快速返回第一波替身的地方,那裡可還有一頭大肥羊等著他們呢。

吳天幾人趕到的時候,這些人還在療傷,萬萬沒有想到吳天竟然還能帶人來找他們,看著囂張青年因恐懼而變得蒼白的臉,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省得一會自己還要動手嚇唬他,其實吳天知道這個人只能敲詐不能殺,這是兩個概念,無論怎麼傷他,憑藉著青年身後的家族,肯定會治癒他的,但是如果把他殺了,意義完全就不一樣了,到時候恐怕年輕人身後的家族會跟自己不死不休。

雖然吳天並不害怕惹這樣的家族,但是畢竟自己的身邊還有其他人,如果被人鑽了空子,後悔的只可能是自己,所以吳天的打算很簡單,給他終身難忘的教訓,之後順便要點精神損失費。

「好巧啊!帥哥,怎麼在這看風景呢?」吳天很友善的說道。

「……」雖然吳天很友善,但是看著逐漸逼近的吳天青年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知道我們為什麼來找你么?」吳天不打算在繞圈子了。

「知……知道!」青年顫抖的回答道。

「恩!會來事!可惜沒獎勵!」吳天可惜道。

青年很配合的將身上的儲物袋掏了出來,順便將上面的靈識抹除掉遞到了吳天的手上,看著青年那依依不捨的眼神,吳天知道肯定要賺了,要不然憑藉著富二代的身份還是不會在乎這一個小儲物袋的靈石的。

果然,吳天打開儲物袋之後,被袋子里的靈石晃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吳天感嘆道:果然不愧是富二代,這袋子里的靈石都快趕上一個小門派一年的收入了,其中裡面大多數全是中品靈石,而且還有少數的高級靈石,竟然連極品靈石也有五塊!吳天看著這次豐厚的收入,果然還是做強盜爽啊!

吳天將儲物袋中的靈石都轉移到了自己的儲物袋中,倒不是吳天小氣都自己獨吞,而是怕青年的儲物袋中做手腳,到時候被人追殺可就不好玩了。

將空空的儲物袋又扔給了青年,吳天很是滿意的道「恩!我的精神損失費夠了!」

青年一聽就感覺不對了,什麼叫我的,意思其他四個人還沒有找自己的麻煩!青年苦著臉道「我真的什麼也沒有了」

而身後的古偉則不壞好意的從上到下的打量著青年,青年看到古偉那綠油油的眼睛,嚇的渾身如同篩糠一樣顫抖。

「不要過來!不要……」青年無助的看向一邊的手下。

可惜在吳天一上來的時候,周圍的手下就已經被古偉快速的解決掉了,而此時唯一保持清醒的只有這個富二代了,看著那顫抖的青年,古偉拉著青年的一條腿就向附近的叢林里走去,看著如同拖死狗一樣的被拖走的青年,穆鐵柱還傻了吧唧的往前跟著呢,幸好被吳天趕緊給拽了回來。

「想長針眼么!」吳天沒好氣道。

「不想。」雖然穆鐵柱不明白吳天為什麼這麼問,但是還是如實的回答道。

看著被拖走時,青年在地上留著的瘋狂掙扎的痕迹。吳天背後一陣冷汗,別人有可能不知道古偉的厲害,但是吳天實在太了解古偉了,就憑藉著古偉的能力,如果有下次見面的機會的話,估計青年都會下尿褲子吧!吳天這麼想到。

果然正如同吳天想象的那樣,青年被拖進林子之後,沒多久就傳出了凄慘的叫聲,聽得穆鐵柱幾人渾身冷汗,這要受到多大的凌辱才會叫的這麼凄慘,穆鐵柱想到:當初自己遇到一個別非禮的女子,當時就是那個女子也沒有叫的那麼凄慘啊!而且他是個男人啊!有什麼會讓一個男人都嚇成這樣。

看著穆鐵柱那好奇的表情,吳天很能理解,當初自己也是這樣,剛開始很好奇,可是自己去看了一次之後,吳天就發誓再也不想看到古偉折磨人了,下手實在是太慘不忍睹了。

「好奇?」古偉對著穆鐵柱道。

「恩!」穆鐵柱很老實,這也註定了他悲慘的命運。

「去看看吧!我們就不過去了,我們幾個在這等你!」吳天笑的很陰險。

穆鐵柱果然經不住聲音的誘惑,向著古偉消失的林子的方向走了過去,而此時吳天身後的李謙很聰明的問道「天哥!林子里是怎麼樣的。」

「呦呵!還是你小子聰明,還知道先問問,在不你跟鐵柱做個伴一起去看看?」吳天說話的同時,在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壺酒自己喝了起來,看著吳天老神在在的樣子,在聯想到林子中凄慘的叫聲,李謙感覺整個後背都發涼。

「還是不要了,在這跟著你喝酒還是挺好的!」說著從吳天手中接過了一個酒壺,喝了起來。

「五,四,三,二……」還沒等吳天數到一,不遠處的林子中穆鐵柱踉踉蹌蹌的沖了出來,邊跑邊吐啊。看著狂吐不已的穆鐵柱,這回連李薇薇都好奇起來,倒是看到了什麼能讓平時這麼淡定的漢子,吐成這個熊樣!

幸好隊伍里還有比較善良的人在,李薇薇趕緊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壺清水趕緊遞給了跑回來的穆鐵柱,穆鐵柱連謝都來不及說就趕緊喝了一口。 「怎麼樣?古偉的手段不錯吧!」吳天戲虐道。

可惜穆鐵柱連話都沒說出來,將口中的一口水全都噴了出來,本來剛剛平靜下來的心境,被吳天這麼一勾引,穆鐵柱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剛才在林間所看到的情景。

「天哥!」李薇薇嗔怒的瞪了吳天一眼,吳天只好停止了繼續逗穆鐵柱的打算。

「流氓!快點!一會靈體期的老頭就該趕來了。」吳天沖著林子的方向喊道。

其實吳天就是算到了靈體期的老者才會這麼說的,雖然五個傀儡的自爆可以傷到他,但是畢竟修為在那擺著,估計只要老者回復一會就能趕回了,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自己中了調虎離山的計策。

而吳天也將雲天舟從儲物袋中取了出來,而之前吳天在青年的儲物袋中還發現了一個雲天舟,而且是比吳天他們這個高級了好幾倍的雲天舟,吳天幾人所買的雲天舟就是一個代步的工具,而這個富二代的雲天舟可不一樣,裡面的設施應有盡有,完全可以當做一個移動的小皇宮。

吳天並沒有打算現在就用,畢竟這個雲天舟實在是太拉風了,拿出來用實在是太扎眼了,李薇薇扶著吐的昏天暗地的穆鐵柱先上了雲天舟,而吳天和李謙兩人則繼續在雲天舟外面等著古偉。

很快,在吳天喊完之後沒多久,林子之中的凄慘叫聲漸漸的減弱了,直到古偉走了出來,林中的慘叫才算停止。

「天哥!你以前以看過古姑娘動手吧!」旁邊的李謙小心翼翼的看著從林中走出來的古偉,對著身邊的吳天說道。

「恩!以後千萬不要惹古偉哦!要不然你可能會後悔的哦!」吳天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