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領班道:“剛纔我妹妹也被帶走了,我想把她贖出來,可是需要五千塊錢,我這裏只有三千多點,我們在這邊又沒有什麼親戚朋友,找老家的人要的話,最快也得兩天時間才能把錢打過來,所以我想……”

我直接說道:“你想找我借錢?”

那女領班連連點頭,“求求你幫幫我好嗎,我不想讓我妹妹在看守所裏過夜,另外只要錢到位了,我會第一時間還給你的。”

其實我對這個美女領班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再加上她看上去不像是個騙子,稍稍考慮了一下之後,我答應道:“好吧,這錢我可以借給你,不過有些事情我還想問問清楚,是關於你們老闆的。”

美女領班咬了咬下脣,“好吧,你們先去外面等我一下,我去拿手機和包包,然後就去找你們。”

我點了點頭,而後換好鞋,跟徐峯以及馬濤一同走了出去,中途碰上之前替我們解圍的那個警官,馬濤還刻意跟人家打了聲招呼,這招確實管用,其餘的小警察以爲我們是那位警官的熟人,所以也沒上前詢問我們什麼。

走出洗浴中心之後,只見門前停着七八輛警車,不少被抓的人正一個一個的往車上壓,馬濤慶幸道:“這次真走運吶,警察哪怕是晚來十分鐘,說不定我們仨也跑去後頭按摩了,那樣的話,就算啥也沒做,多半也得進去錄口供。”

徐峯鄙視的撇了他一眼道:“不知誰嚷着非要按摩的,你這胖色鬼,早晚都得被抓一次!”隨後他又轉向我道:“小東,你當真要幫那個女人嗎?”

我點了點頭,“姑娘家在外面混,其實也挺不容易的,既然求到咱們頭上了,那咱也不好袖手旁觀吶,更何況我還想從她那打聽一下這家洗浴中心老闆的事情呢。”

徐峯點了點頭沒有做聲,只是掏出了幾根菸,丟給我和馬濤一人一根,而後點上抽了起來。

不到半根菸的功夫,那個美女領班果然領着小皮包走了出來,她在門口四處張望了一下,很快便發現了馬路對面的我們,匆匆跑過來之後對我說道:“先生,錢呢?”

我從兜裏掏出錢包一看,發現現金就還剩下一千二百塊錢,無奈之下我有找徐峯要了八百,然後直接遞給她手裏道:“夠了吧。”

美女主管點了點頭,隨之又說道:“你們開車過來的嗎?”

見我點頭,她欣喜道:“能不能麻煩你們一下送我去一趟派出所?”

“好事做到底咯。”徐峯笑了笑,而後掏出鑰匙道:“你們等着,我去開車。”

那美女主管急忙連聲道謝。

在路上美女領班告訴我們她叫孫芸芸,竟然跟我一個姓,另外我見她一臉焦急的神色,所以暫且我並沒有問她關於老闆的事情。不多會兒,我們幾個在美女領班的指引下,驅車來道了派出所門前,此刻那裏正聚集着不少人,看樣子應該都是來贖人的吧。孫芸芸讓我們等她一會兒,或許爲了讓我們放心,她竟然把自己的包放在了車裏,然後拿着錢和手機走進了派出所。

見她走後,馬濤懶洋洋的說道:“她妹妹竟然是幹那個的,待會兒我得仔細瞧瞧,究竟長得什麼模樣,這個孫芸芸就不醜,說不定妹妹更漂亮呢,嘿嘿。”

我笑道:“你能不能稍微正經一點兒,真受不了你。”

“我哪裏不正經了,我就不信峯哥沒這麼想過。”

“靠,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來了,我有你那麼猥瑣嗎?”

“你不猥瑣?你不猥瑣能談三百多次戀愛啊。”

“咱不提這事兒行嗎。”

……

我們仨在車裏實在無聊,便互相鬥嘴取樂。大概過了快一個小時,孫芸芸終於出來了,與她同行的是另外一個女孩,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化了挺濃的裝,穿着非常性感,身材也極好,尤其是她身上有意無意的散發出一股魅勁,更是叫人看了眼饞。

馬濤吞了口口水道:“我靠,還真是個極品呀。小東,你這次幫人算是幫到點子上了。” 第五十九章 醋意

沈金走在最前面,他的手剛一推開門刺眼的光射了進來,我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用手去擋住那突然的強光。

“怎麼了?!”看到我突然地動作,玄一問道。

“沒事兒!”我笑道:“在黑暗裏面呆得久了難免對強光有些不適應,過會兒就好了!”

“噢!那你自己小心點!”他說着就徑直跟着沈金他們朝他外走了去。遮着眼睛的手掌緩緩打開露出一條縫隙來,眼睛也是慢慢睜開讓眼睛去主動適應外面的強光,不過十多秒鐘的時間眼睛便是爺適應了這光亮,幾個腳步就出了斜塔,當然我是不用去管關門的事情的,那事兒自由齊怪去做。

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正午十分了,太陽正好走到了頭頂,這個時候寺廟裏面的香客也並不是很多,在對着斜塔的位置有一個大大的香爐還依稀有三四個香客在上着香,看着自己正在作揖的斜塔突然冒出幾個人來也是感覺到莫名其妙,除了呆呆地看着我想他們心裏面還不斷地想着各種理由來讓自己心中不再那麼疑惑吧!

除了那些香客之外,幾個老僧已經一排站開等我們了,看我出來也是對着我呵呵一笑,雖然笑容很是慈祥但是在我看來總是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沈金看我出來也是站在那些僧人身邊朝我招了招手,而我也只是點頭表示瞭解!

“怎麼樣呀年輕人!”走的近了爲首的一位僧人首先對着我柔聲問道,開始我還有一些**,出於禮貌我呵聲回道:“沒什麼事兒,就是餓了一宿了肚子有點餓了!”

玄一見也是見到我回答的表情也是有些勉強,知道那是大家並不相熟的關係,所以也是插嘴指着說道:“青城我來給你介紹,這是我的師父法慈!”

我雙手合十低頭作了一個揖,道:“大師好!”

“呵,你是顧青城吧!?”他向我問道說我也是點頭表示了同意,他又笑了笑說:“你也不必太過拘謹客氣了,玄一跟我說過了你了,既然你是他的朋友,那也就是我們寺廟的朋友了!”

“赫赫,小子怎敢擔當得起呢?!”我客氣的回道,轉身看了看齊怪,這時已經來了幾個小和尚已經接替了他來去鎖那斜塔的門,我回頭來望着法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法慈大師其實昨天的事情我是可以解釋的……”

我還想要繼續再說下去,但是卻被法慈的手攔住了,他柔聲說:“不要說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我已經知道得很清楚了!”

“嗯?”我側頭看着他心生不解,我這都還什麼都沒有說你就什麼都知道了,我也懶得再解釋什麼了,既然你說知道就是知道唄,我纔不想惹禍上身呢!法慈看我也是平安無事便是指了指斜塔道:“既然你們幾個無事那就先去客房休息休息一下吧,我先去看看那邊的斜塔!”

我當然明白他話裏的意思就是說讓我們就在這寺廟呆着,他去看看斜塔如果受到什麼損害還好,要是有的壞你就一直待在這裏吧!我不去管他,我看了一眼玄一問道:“欣怡不是早就已經出來了嗎,那麼他現在在哪裏去了呢?!”

“你說她啊?”玄一說道:“他就在後面的客房裏面啊,她還讓我說你醒來之後讓我告訴你去找她,你看這事兒一慌忙起來我居然也是給忘記了!”

“沒事兒!”我安慰說,然後也是揮手將沈金和齊怪給召集了起來:“你們兩個就在這裏等着好嗎,看看法慈大師他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你們也跟着幫幫忙,我先去客房看看,待會兒出來,要是沒事兒我們下午就回家!”

“嗯!”他們兩異口同聲地點頭道,看到這裏我也是安下心來,有沈金和齊怪看着這斜塔量他們也整不出許多事來,腳步挪動朝着內院的客房走了去。

“碰!碰!”

我兩個敲了兩下門問道:“欣怡、李欣怡,你在嗎?!”

“等等、來了!”房門那頭李欣怡回答說,大概十多秒鐘的時間過去了,門終於打開了,卻是一個男人忽然站在了我面前。

我愣愣沒有回過神來,指着他問:“你是?”

“你是?”他反問說。

“我說了我來的嘛,你偏要了!”欣怡從那個男人身突然竄了出來拍了一下那男人的肩膀責備說道。這時欣怡看我來了,也是對着我笑了笑然後一把拉住身邊的男人說道:“洛林我來給你介紹,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顧青城,你們認識一下吧!”

“你好我是洛林!”他伸出手來向我說道,我這時才仔細打量着眼前這個男人,他的個子並不是很高比起我來還要矮上半個頭,中等身材,戴着一副黑框眼鏡,模樣看來斯斯斯文文的我猜測他大概從事的應該是醫生之類的文職吧。他在介紹自己的同時欣怡也是將手挽入了他的臂膀之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再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整個人都僵硬了下來,血液迅速沸騰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臉上都紅了起來,但是基本的理智還是在了,我也是伸手出去和那個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你好,我是顧青城!”

“怎麼樣,沒事吧!?”欣怡在一邊嬉笑着問道,我的舌頭在這時居然打起了結來:“我沒事、我只是……我想說、我……”

“你想什麼,”欣怡笑道:“你這是怎麼了,平時的你可不是這樣的哦,怎麼今天這嘴會笨起來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只是來看看你,想跟你說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們這就走了!”這句話說來奇快,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一句話說完不等她再回話便是轉身離開了,那速度比起我話的速度還要快上許多而且還要狼狽許多。

心情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糟糕過,我要跑,快速地跑,回到家裏去,然後將門關起來藏在被窩裏,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假裝着一切都只是一個誤會!但是我的心假裝不了,它真的在痛着,那些在洞中的經歷難道都是些虛幻的夢麼,原本想要開口問她,但是她的身邊突然出現了那麼一個人卻讓我慌了陣腳!

繼續奔跑下去,我想繼續跑,必須繼續跑……

這個故事終於寫完了,差點就堅持不住將這個故事停了!還好牛忙堅持下來了!

故事的結尾有些悲傷和疑惑,我想在下一個故事之中可能會得到一些解釋!

敬請期待牛忙第三個故事 《遠山》 我白了他一眼道:“胖子你去副駕駛坐,讓孫芸芸跟她妹妹坐後面。”

馬濤聞言撇了撇嘴,心不甘情緣的爬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一身肥肉從我身上蹭過去,感覺就跟特大號的氣球一樣,觸感還不錯。

很快,孫芸芸帶着她的妹妹走到車前,徐峯搖下車窗示意她二人上車。

兩人先後上車坐好之後,挨着我的孫芸芸首先開口道:“這次真的謝謝你們了,靜茹你還不謝謝三位老闆,是她們借給我錢把你贖出來的,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得睡在鐵窗裏呢。”

“謝謝你們。”靜茹好像還有些驚魂未定,語氣有些發顫。

馬濤轉過臉道:“靜茹?妹子你該不會姓樑吧?”

小姑娘尷尬道:“呃……我姓李。”

“李靜茹,那也不錯,比梁靜茹還好聽了呢,嘿嘿。誒?不對呀,芸芸小姐不是說你是她妹妹嗎,你倆怎麼不一個姓呀?”馬濤笑的有點賤。

孫芸芸解釋道:“靜茹是我表妹,所以我們不同姓。”

徐峯暗下給了馬濤一拳,隨後道:“這樣吧,我見靜茹妹子還有些慌亂,要不咱們找個茶社坐下來,喝點熱茶怎麼樣。”

孫芸芸道:“這樣也好,反正宿舍的鑰匙在麗麗身上,她也被抓進去了,這會兒估計還沒出來呢。”

李靜茹也沒有異議,然後徐峯一踩油門,帶着我們就近找了一家名爲品韻的茶社,要了個包間,點了茶水和果盤。

坐下之後,孫芸芸再次向我們表示了感謝,並說錢最遲三天就能還給我們了,對此我們只是微微一笑,兩千塊而已,就算她不還我們也不會放在心上的。

後來,經過孫芸芸的一番講述,我們對於她們姐妹倆的情況也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原來她們老家在湖南,家境都比較窮。出來打工一沒文化,二沒技術,所以只能……大家都懂的,實際上絕大多數出來坐檯小妹的都是這麼個情況,話說回頭,若不是被逼到那個份兒上了,誰願意幹這一行呀。

我們幾個大老爺們兒很識趣的避開了這個話題,胡亂的聊了幾句之後,我刻意把話題引到了她們洗浴中心的老闆身上。“你們老闆叫什麼名字呀?”

孫芸芸道:“叫楊廣才。他好有錢的,而且**裏也有熟人,平常再怎麼嚴打,我們那也不會被查,可是這次不知爲什麼,竟然頭一個就拿我們開刀。”

我暗暗點了點頭,而後又道:“會不會是他得罪了什麼人呢?”

李靜茹搭話道:“老闆的事情,我們這些做小妹的怎麼可能知道嗎,只不過我聽一個姐妹說,老闆最近好像時運不濟,家裏接二連三的出事,甚至今晚就連自己的洗浴中心都被查了,他人也被抓了進去,該不會是他祖墳被人給挖了吧。”緩過神兒來的李靜茹,簡直就像變了一個人似得,伶牙俐齒的,也不認生,毫不做作,性格非常活潑。

“這也不無可能呀。”我嘀咕了一句。

這時,孫芸芸好奇的問道:“爲什麼你們對我們老闆這麼感興趣呢?該不會這次洗浴中心出了事是你們……”說着,她以一種怪異的眼神盯着我們三個。

我急忙擺手道:“你千萬別誤會了,我們三個根本就不認識他,況且咱們也是下午纔剛剛到這地方,他出事跟我們八竿子也打不到的。”

聽我這麼一說,孫芸芸才鬆了口氣,不過眼神裏還是有些許懷疑。

徐峯道:“我們要害你們老闆的話,那他今晚就不單單只是被抓進去這麼簡單了。芸芸小姐,之前我們在洗浴中心的時候,發現你們整個大廳都沒有置放任何一件招財進寶的東西,怎麼會這樣呢,一般像這種規模的休閒場所,都會有那些財神吶、貔貅之類的。”

孫芸芸答道:“這個呀,其實之前我也挺好奇,不過後來聽老闆的弟妹說,咱們老闆前些年在泰國領了一個什麼小鬼回來,據說這隻小鬼是那邊一個非常有名的巫婆煉養出來的,老闆花了好多錢呢。從那以後,他就嚴禁自己的公司擺放招財貓之類的東西了。”

一聽這話,我們三個皆是瞭然。沒跑了,楊廣才面色發暗,這便是邪氣入體的徵兆,雖說還不算嚴重,但卻也影響到了他的精氣神,眼窩深陷便是失眠之症。人若是精氣不足便會,六神無主,夜夜噩夢不斷,睡眠質量自然也會下降。另外,他的額頭上隱隱泛着青氣,由此可見,他所領養的小鬼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已經開始反噬其主了。

李靜茹似乎對小鬼也很感興趣,只見她一臉好奇的說道:“我經常聽別人說養小鬼什麼的,可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知道嗎?小鬼究竟是怎麼養的呀?”

我解釋道:“養小鬼其實是一種邪術,最早出現的國家其實還是中國,後來傳到了中南亞地區,尤其在泰國最爲盛行,再往後去我國修道者嫌此法有失人道,便嚴禁人修習。久而久之就逐漸的被人淡忘了,反倒是在泰國那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養小鬼,並以此爲業,騙人錢財。”

李靜茹又問道:“那麼養小鬼,真的能讓人發財嗎?”

我道:“豢養小鬼之人,首先要無兒無女,就算是有,也千萬不能與他們生活在一起,此外更要每日以鮮血餵養,家裏頭不可有松樹、桃樹、八卦之類的辟邪之物,更不能有神靈的畫像或雕像,平日裏更要將小鬼視如己出,全心呵護,如此一來,那小鬼便會在暗中相助它的主人,讓他逢賭必贏,事業暢通,生意興隆。”

“啊?這麼神奇呀,難怪那些有錢人,都掙着要養小鬼呢。”孫芸芸聽了我的話後,不由驚歎道。

徐峯冷哼一聲道:“旁門左道而已,條條框框苛刻不講,只要你一個不小心,惹得那小鬼生氣了,那麼恭喜你,你的好運就此到頭,黴運也隨之而來,如果察覺晚了,沒有及時採取相應的措施,便很有可能會被小鬼活活整死。”

一聽這話,李靜茹似乎想到了些什麼,她急忙說道:“我們老闆最近那麼倒黴,會不會就是惹小鬼不高興了呀?”

我點頭道:“或許是吧,不過現在我也不能確定。”

“那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老闆豈不是早晚都要被那小鬼給整死嗎?他若是死了,水簾洞也肯定關門大吉,到時候我們姐妹倆又得失業了,哎……”李靜茹撅着嘴,似乎對目前的這份工作很戀戀不捨的樣子。

馬濤二呼呼的說道:“你還怕失業呀,我聽說幹你們這一行的,不是很好找地方嗎。”

徐峯聞言,急忙在桌子下面給了他一腳。

誰料孫芸芸跟李靜茹似乎並不生氣,孫芸芸說道:“話雖是這麼說,可是誰不想找個好一點的老闆跟着呢,說實話,楊廣才這人雖然平時看上去總是黑着臉,但是對手底下的員工其實還算不錯的,幹我們這一行的都希望遇到這麼樣的一個老闆,至少乾的時候心裏頭舒服點。”

李靜茹糾結道:“可是,如果老闆真的被小鬼纏住了,那麼早晚都得被害死。對了,你們幾個竟然懂這麼多,那知不知道如何對付小鬼呀?”

我點頭道:“辦法當然有,只不過人家未必肯讓我們幫忙呀,再說咱們跟那楊廣才也不認識,根本就沒有義務幫他。”其實這話我是故意說給她們姐妹倆聽的,畢竟要想接近楊廣才,還得靠她倆。

孫芸芸急忙道:“我們老闆的弟媳婦兒跟我們關係特別好,我想讓她去告訴老闆這事,老闆肯定會信的。而且如果你們真的幫了老闆的忙,我想以他的爲人,一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我們三個見她們姐妹竟然對自己的老闆這麼貼心,皆是有些吃驚,員工都能做到這份兒上了,看來這個楊廣才的魅力還真是不一般吶。

接下來,馬濤又提出了一個疑問,他說道:“倘若楊廣才並不相信問題是出在小鬼身上,並且還全力維護着小鬼,那我們又該如何是好呢?”

我想了想,道:“楊廣才能把生意做到這麼大,那麼就足以證明他本人應該不是個傻子,所以要想讓他明白真相,我們只需做一點手腳便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