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眼睛猛然一睜,身上凌厲的殺氣衝天而起,噬神槍幻化出一道十六丈長的紫金色槍罡,瞬間刺向了石猿。

「轟……」

巨響震天,地動山搖,石猿被噬神槍震退了二十丈遠,狼狽地倒在地上,而宇文天亦是被反震之力彈飛了二十多丈遠。

不過,宇文天的速度和控制力豈是石猿可以比擬的,他迅速穩住身形,直接施展空間意境,瞬息便到了石猿的身前,噬神槍猛然刺出。

石猿剛剛站起身來,還沒穩住身形,便看到恐怖的槍罡刺來,它已經來不及反應,只將右臂伸出,阻擋在前。

「轟……」

一聲震天巨響,石猿的右臂直接崩碎斷成一堆碎石散在地上,而它的身形倒飛而出,砸在了石壁上。

宇文天畢竟是攻擊方,只是被反震力震退了一丈,便再次掠向石猿,噬神槍化作長棍,猛然砸下。

「轟……」

「吼……」

石猿被宇文天打了個措手不及,只能是倒在地上怒吼連連。

「殺!」

宇文天殺意如潮,手中的噬神槍彷彿是一把大斧,對著石猿的四肢猛然劈下。

「轟……轟……」

在一陣陣怒吼聲結束之後,石猿的雙臂齊斷,兩隻後退也受了不輕的傷,借著宇文天喘氣的瞬間,它猛然沖將起來,巨大的身軀對著宇文天砸來。

「吼……」

宇文天神色微變,身形一閃,直接移到了一邊,噬神槍高舉,正欲砸下,卻發現石猿突然改變了方向,快捷無比地沖向了峽谷。

「休逃!留下吧!」

宇文天眼神微眯,身形一動,追擊而去,怎奈石猿的後腿太長了,一步三十丈,連翻帶滾,很快衝進了峽谷深處。

宇文天追了兩百丈后,便停下了腳步,神色冰冷,看著石猿消失的方向,冷聲道:「別讓我遇到你,不然就掏了你的心!」

最強反派系統 說完,便身形一閃,回到了剛才的戰場,看著七隻傷殘地倒在地上怒吼連連的石獸,宇文天的心情才好了起來,拿出了一把復氣丹服下,稍運丹田將之煉化,才向著最近的一隻石獸走去。

「轟……」

「轟……」

……

片刻之後,場上的七隻石獸變成了一堆碎石,宇文天將七顆石獸之心拿走手中,感受著其中散發出來的濃濃的大地之道的氣息,他欣喜不已。

找了一塊平整的巨石,宇文天盤坐其上,稍稍平復了激動的心情,將十二塊石獸之心全部放置在腿上,稍運丹田,慢慢將之煉化。

!! 數個時辰后,宇文天才睜開了眼睛,識海中的那枚大地之道的麥芽還是沒有萌發,但已經處於一種突破的狀態,隨時都有可能萌發,使得宇文天感應到一絲大地之道,領悟大地意境。

「呼……」

宇文天無奈地嘆出一口氣,緩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便向著峽谷的深處奔去。

按照宇文天的預料,十多顆石獸之心,應該可以使自己領悟大地意境的,但是,結果卻讓他有些失望,他不知道那一層薄薄的阻礙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希望早一點吧!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已經進入到了峽谷深處,他總感覺自己所行的路線是迂迴曲折的,但是視覺上卻一直是直線前行。

宇文天此時已經停下了腳步,神色略顯凝重,他思索著,怎麼走過眼前的這段路。

面前是一片石林,一望無際,怪石嶙峋,林中有石獸形象的巨石,有的一丈多高,有的則是十丈來高。雖然視線之內看不到有十一丈以上的,但是宇文天相信,這只是石林邊沿的情況,在石林深處,恐怕還有更為恐怖的石獸存在,二三十丈高的恐怕都不足為奇了。

更讓宇文天覺得奇怪的是,這座石林,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石林,而是真正的森林,一棵棵樹形成的林子,只不過,這些樹都是石頭形成的。

這時候,宇文天不禁猜想,是不是這裡之前本身就是一片真正的草木森林,林中的有這真正的妖獸,被大神通者以絕頂神術將這裡全部變成了石頭,石樹,石草,石獸。

如此一想,宇文天不禁脊背發涼,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話,那麼這會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將一方世界變成石頭,這種本事,恐怕又是一些傳說之中的存在!

宇文天雖然極想參悟大地意境,但是,他不想在這裡斬殺石獸,以免引起暴亂,引出強大的石獸,那麼他的路就不好走了。

運轉《斂息訣》,將自身的氣息收斂起來,彷彿沒有存在一般,但卻有一個人影存在,緩緩地進入了石林之中。

深入了一刻鐘,宇文天並沒有引起石獸的注意,無驚無險,不過,讓他嘆息的是,進入石林的路程中,他遇到了許多株靈藥,全部都是石頭的,冰參,黃精等等。

這時候,宇文天不禁暗自咒罵起了那位絕頂強者,白白浪費了這麼多靈藥,雖然那位強者很有可能是自己虛構的。

宇文天的腳步很慢,注意力高度集中,二十丈外的那隻石獸,足足有二十丈高。宇文天相信,他在這隻石獸手中,過不了幾招,對方的力量很可能超過了他的想象。

「咔咔……」

忽然,一陣輕微的斷裂聲響起,宇文天立即停下了腳步,將自己的身形隱匿在那隻巨獸無法捕捉到的巨樹後面,警惕性提高到巔峰狀態,目不轉睛地看著那隻巨大的石獸。

「咔咔……」

斷裂聲再次響起,那隻巨大的石獸的腦袋似乎動了動,從左邊偏到右邊,尾巴從右邊挪到左邊,做前爪舒展開來,腦袋枕在上面,似乎在睡覺。

半晌過去了,石獸再也沒有發生一點聲響,似乎恢復到了之前的平靜狀態。

宇文天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有驚無險,這確實讓他緊張了一會兒。

他再次檢視了一下自己的隱匿情況,發現並沒有什麼漏洞,便起身饒過巨獸,向著叢林深處走去。

宇文天不知道,在他悄悄地饒過石獸的時候,他剛剛躲避的那顆巨樹,發生了一些難以想象的變化,只見一丈高的樹榦處忽然起了一些褶皺,形成了兩隻眼睛,一個鼻子和一張嘴巴,看起來極為詭異,盯著宇文天消失的地方,似乎露出了一絲笑容。

只不過,這一切都是一瞬間發生的,根本沒有任何生靈注意到。

漸漸的,石林中憑白起霧了,淡淡的白霧,普通至極,並不能阻止神識的探查,但卻可以阻擋視線。

宇文天倒是有些奇怪,這些霧氣從何而來?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現象或情況?

他的腳步更加輕捷了,彷彿與霧氣融為一體,饒過了一隻只巨大的石獸,這半天下來,宇文天真的是心驚膽戰,因為他看到了不止十隻三十丈高的石獸,還有一隻四十多丈高的石獸。

他不禁想,什麼樣的境界,可以戰敗或者斬殺這隻龐然大物?

幾乎是成了霧氣了,他的速度很慢,很謹慎地遠離了這隻四十多丈的巨獸,繼續向著深處走去,或許,那裡還有更為恐怖的石獸存在。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突然停下了腳步,身形如霧,瞬間隱匿道一棵巨樹的後面,額角冷汗連連,神色凝重地看著前方。

這裡,有兩隻巨大的石獸,一隻四十多丈高,另一隻光腦袋就有二十丈高。

而且,這兩隻石獸並不像其餘的石獸那樣一動不動,靜止在那裡,而是像真正的妖獸那樣,趴在地上,搖頭晃腦的,似乎在交談著什麼。

宇文天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反正前路是沒辦法通行了,這兩隻巨獸橫在那裡,他根本過不去。如果再饒的話,不知道會遇到什麼。

索性,他停在大樹後面,大腦急速運轉,想著方法。

忽然,宇文天感覺到身後傳來了一股霸道至極的危險勁風,頓時寒毛豎起,瞬間施展空間意境,身形移到了左側二十丈開外。

「轟……」

一聲巨響,他原先停留的地方,此時出現了一個數丈大小的深坑,而那株巨樹,此時也是被那忽然起來的感覺破壞掉了一些樹榦。

「吼……」

吼聲傳來,宇文天看著那道憤怒的身影,眼中的殺氣一閃而逝。

他沒有想到,石猿會出現在自己的身後,偷襲自己,而且還是在這個時候,這傢伙在宇文天前進的這段時間裡,將兩隻斷臂復原了,身上的殘缺也修補完整了,只是氣息有些微弱。

他面色雖然不變,但是心裡卻是暴怒了,如果有機會,他一定要斬殺這隻石猿。

「吼……」

一道更為恐怖的聲音響起,宇文天瞬間有一股死亡降臨的感覺,而那石猿,則是在這道聲音的震懾下,渾身顫慄起來。

「吼……」

那道聲音再次響起,緊接著便是大地震顫,轟隆隆的腳步聲傳來,宇文天神識一掃,只見那隻四十多丈的石獸,正在漫著步子向石猿的方向走來,宇文天身形移動后,多子啊了另外一棵巨樹後面,那巨獸應該沒有發覺。

石猿看到巨獸走來,驚吼連連,身形瞬間一動,向著宇文天這邊奔來。

「該死!這隻破石頭怎麼如此狡猾!」宇文天大驚,暗罵一聲,身形瞬間騰空,貼著樹榦飛到了五十丈的高空,然後才俯視著大地。

但是,一看之下,他的臉色又變了,怒氣叢生。

那隻石猿正在沿著樹榦攀援而上,雙目恨意無窮,欲將那隻四十多丈的石獸引過來,目標似乎殺死宇文天。

宇文天不禁大怒,手中噬神槍瞬間出現,幻化出一道十六丈長的紫金色槍罡,對著正在攀登而上的石猿轟擊下去。

「轟……」

這一次,石猿的姦猾似乎沒有展現出來,或許是來不及展現,宇文天的出手太快了,紫金色的槍罡一閃,瞬間從頭頂刺下,直接將它刺穿。

「吼……」

石猿慘叫一聲,從四十丈的高空墜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一隻手臂摔斷了,身上也出現了許多的裂痕。

然而,這時候,忽然出現了一道恐怖之極的氣息,將石猿籠罩,一動也不能動。

宇文天神色凝重之極,這是大地之道的氣息,已經有了相當的火候,基本上快要到奧義的境界了。

「轟……」

腳步聲靠近,一隻巨大的爪子突然從林中伸了出來,重重地拍在石猿的身上。

「轟隆隆……」

頃刻間,石猿變成了一堆碎石,被砸入了大地深處,而那一道十數丈的恐怖爪印,看得宇文天頭皮發麻。

「吼……」

宇文天感覺到,自己腳底下彷彿是雷霆炸響一般,恐怖的吼叫聲讓宇文天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神識展開,宇文天看到了這隻四十多丈高石獸停在了腳底下,似虎似豹,他此時無法分清。

「哼哼……哧……」

這隻巨獸偌大的腦袋對著那深坑一陣聞嗅,然後大口微張,猛然一吸,只見石猿的碎石全部被吸入了口中,包括那顆讓宇文天心癢的黑色圓石。

熟悉之後,石獸才停止吞噬,搖晃著腦袋向著四周看了看,然後將腦袋抬了起來,看著宇文天,似乎有一絲疑惑。

雖然石獸出現了這種表情讓宇文天頓覺不可思議,但他沒有心情去想這個,因為他此時明顯處於危險的狀態。

「吼……」

石獸大口猛張,對著宇文天一聲咆哮,聲傳百里之廣,林中的迴響聲不斷。

緊接著,便看到石獸身形一曲,後腳猛然一蹬,突然間騰空而起,撲向了宇文天。

!! 宇文天面色劇變,身形一晃,瞬間側移二十丈,拔高二十丈。

「轟……」

巨獸撲空之後,撞在了一棵數百丈高的巨樹上,只聽得一陣劇烈的轟鳴聲,然後便是「咔咔」的聲音傳來,只見那棵巨樹生生被撞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