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因爲她的寒霜,雖然無數人圍繞着她轉,但是卻遠遠的躲着她。

每到夏季最容易爆發的季節,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躲得她遠遠的。

她沒有一個朋友,從來沒有戀愛過,也沒有嘗試過戀愛的滋味。四周四處有着討好恭維的人,但是她清晰的知道,這些人,接近着她,目標卻是爲了上位而已。

她從來沒有嘗試過懷抱的滋味!就算是她的父親,也從未擁抱過他。

唯一抱過她的,就只有她出生的時候,就被寒冷徹骨的寒氣凍死的母親。

也正正因爲這個,她那神祕姐姐卻是恨透了她,好幾次差點動手把墨小月殺死,認爲墨小月是一個災星,認爲如果她不出生,不降臨,那麼母親就不會死亡。

她雖然圍繞着無數朋友,但是她的內心卻是很孤獨……

許多人在她面前,卻裝出一副恭維的樣子,但是暗地裏卻把她當成了惡魔,在她一離開,就完全虛脫,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似得。

她不知道哭過多少次,痛恨爲什麼別人有一個普通的身體,而自己卻又得這一個古怪的體質。

父親不敢接近,怕寒氣侵入身體,影響他以後的進展。

朋友雖然接近,但是卻爲了仕途,裝出一副虛僞的樣子,但是暗地裏,卻把她當成惡魔……

直到有一天,被下令禁止吃油膩食物,減緩寒氣發作次數,被關禁閉的她,忍不住偷偷去廚房偷吃東西了。

遇見了樑翔。

在遇見那天,樑翔彷彿天不怕地不怕似得,一見到他,就襲了她那個,又把她初吻奪走,初抱奪走……

儘管很可惡,很下流,很噁心!最起碼他沒有裝出一副虛僞的樣子,也沒有那麼害怕恐懼,讓她真正的感受到了正常的生活……

想到這裏,被寒氣襲的幾乎不能動彈的墨小月臉上漸漸展露出淡淡的笑容,無力的睜開美眸,暗淡的眼睛柔情的望向了樑翔。

正像熱鍋上的媽一樣的樑翔間到墨小月睜開了眼睛,並且對他微笑,心中壓住的大石頭減輕了不少,僅僅的摟住她緊張道;“怎麼樣,怎麼樣?你有沒有事?”

“沒……”剛想說出‘事’字的墨小月嬌軀一僵,身體裏原本柔和的寒氣忽然一下像引燃了的火油一樣,轟的一下暴動了起來。

樑翔見到這一幕,臉色更差了,急忙伸出手去,伸插進墨小月佈滿冰屑的髮絲,托住了她的小腦袋,緊張的晃了晃墨小月,怒吼;“你到底怎麼了?到底怎麼樣才能救你?”

墨小月小腦袋靠在樑翔的胸膛上,眼眸望着因緊張而顫動的樑翔,貝齒忍不住咬着已變成冰塊的嘴脣,眼中有夾雜着冰屑的淚水轉動。

突然間,就在她就要撐不住的時候,一抹極其強烈的吸力,突然衝樑翔的胸膛出吸收而來。

身上的寒霜覆蓋的越來越厚的樑翔,意識越來越模糊起來。然而,就在要昏迷之際,在胸口處他忽然感到一股強烈的劇痛感,彷佛有個人把刀子深深的插在了胸膛之上。

寒冷刺骨的冰寒氣息迅速離體而去,樑翔有些模糊的神智再度恢復清醒,他望着那花開了的冰霜,愣了一愣,手掌急忙拉開寬大而破爛的衣衫往裏一看。

只見胸膛之上銘刻着一道奇異的黑色符文,符文正緩緩顫動着,漆黑而寒冷的寒氣瘋狂的洶涌而進。

“寒氣被吸走了?”樑翔愕然的眨了眨眼,旋即臉上露出欣喜不已的表情。

他再也顧不得胸口上的那劇烈疼痛了,緊緊的抱着墨小月,讓她的每一寸幾乎緊貼着自己……

寒冷的氣息像是找到了傾斜口一樣,鋪天蓋地的如滔天巨浪般撲打而來,衝進了樑翔的身體內,

樑翔的軀體之上,首先迅速凝聚了一層厚厚的冰霜,但又在下一個瞬間迅速融化……

但很快又凝聚出並刷,又融化,周而復始一直循環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懷中的墨小月完全昏迷了過去的時候,兩人身上的寒氣已經盡數被吸收帶勁了。

那劇烈的疼痛,也從漸漸消失……

正在樑翔齜牙咧嘴的正想站起來的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陣突兀的蒼老咳嗽聲。

嚇一大跳,急忙環顧四周,但卻沒有發現絲毫的蹤跡。

“是誰在裝神弄鬼!趕快給我出來,趕快滾出我的身體,不然……”

正在樑翔憤怒的狂吼的時候,面前忽然凝聚出了一團黑霧。黑霧滾滾翻騰,慢慢化成了一個蒼老的老人。

老人臉上掛着疲憊的神色,但是又一雙血色的大眼內卻是掛着戲虐的光芒,打斷了樑翔的話,說道“不然怎樣?”

樑翔嚇一大跳,警惕的抱着墨小月急速後退,沉聲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哎唷……混小子,有了新歡忘了舊愛啊!”老人嘆息了一口氣,像是被情郎拋棄了的少女一樣。 “你到底是誰?”樑翔緊抱着昏迷的墨小月,在遠處警惕的看着這黑霧繚繞的老者。

“混小子,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之前爲你吞噬那女娃娃的寒魄之氣,又在之前在危難之際阻止你施展那逆天絕學,救了你一命……”老者捋了捋虛幻的鬍鬚,漂浮在空中緩緩說道

樑翔一愣,隨即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看了一眼老者,說道;“真的是你?”

“混小子,你竟然敢不相信我,我當年可是號稱威臨天地,統領八方,虎軀一震威震八方的超級強者,你竟然敢不相信我?”老者像是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一樣,身上繚繞的滾滾魔雲開始奔騰,翻騰。

樑翔上下打量了一眼老者,略微遲疑了幾秒過後,抱着墨小月向老者鞠了一躬,便道;“那感謝老前輩的幫助!不過,我沒有什麼能夠報答前輩的,要錢沒有,要命我也沒有,因爲過不了幾年我就會死去”

老者略微有些模糊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他點了點頭,說道;“小混蛋,我既然幫助了你,那就自然不要你的什麼回報……”

他頓了頓,又說道;“但是,你生命最後的幾年,我非但不要你的回報,我還會滿足你的一切願望”

樑翔臉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但是很快又收斂住了,平靜的說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我不相信一個人會無緣無故對一個人好”

老者點了點頭,欣慰的笑了笑說道;“小子,你那裏我都看不上,就看上你處事不驚這一點! 斗羅大陸之無敵升級 的確,我幫助你是起了私心……我要你未來的日子裏,你的一切由我來掌控!”

樑翔搖頭,說道;“你的條件狠吸引人,但是我絕對不會同意讓我的命運給你個不認識的人掌控,就算是認識我的人,跟我熟悉的人,也別想掌控我!”

說道‘別想掌控我’四個字,哦不,五個字的時候,樑翔原本平靜冷靜的聲音,卻是變得近乎狂吼一般了起來。

老人又捋了捋鬍鬚,也沒有生氣,只是笑臉盈盈的說道;“說錯了,不是讓我掌控你,而是你的未來,做的事,起碼要讓我知道……我給你出謀劃策,我以後要做你的師父,做你的長輩!!”

樑翔抿了抿嘴,凝視着老者,默然無語。、

老者微微一笑,又拋出誘惑的爪牙,緩緩說道;“你知道不知道,想當年所有人,幾乎談論到我的名字都會帶着敬佩之色,更別提做我的弟子了!而且,做我的徒弟,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甚至有可能,會讓你這短短的幾年壽命,變成幾百年,幾千年,甚至……”

他忽然停住了嘴,頓了頓,收斂了微笑說道;“永生呢?”

樑翔平靜的臉微微變了變,但是又很快恢復了平靜,但他依然還是未被衝昏了腦袋,只是默默的像是思考着些什麼。

老者臉上又露出了笑容,欣慰的笑了笑,捋了捋鬍鬚,身上繚繞的滾滾魔雲圍繞着他旋轉翻騰,說道;“你還在猶豫着什麼?”

面無表情,正在思考着的樑翔忽然笑了,笑的陽光燦爛,一口雪白的牙齒在這暗沉的空間裏,顯得極其耀眼。

“你確定真的能夠找到救治我妹妹的方法嗎?”樑翔微笑着,緩緩說道

老者眯了眯眼,正捋着鬍鬚的受忽然僵硬了下來,沉默半晌,蒼老的聲音帶着隱隱怒氣,說道;“你是不相信我麼?”

樑翔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我不相信你,萬一你是騙子呢?你又沒展現過什麼實力給我砍?”

老者默然無語,一雙血紅的眸子緊盯着樑翔的眼睛,身上滾滾魔雲暴走翻騰,似乎想要把樑翔嚇退一般。

但是他令他失望的一面出現了,樑翔柄沒有變色,反而戰意昂揚的怒瞪着老者。

就這樣,在這漆黑的空間裏,一雙蒼老的大眼,瞪着一雙小眼,一直默然無語。

終於,不知道互瞪了多久過後,老者忽然仰頭爆出了一聲爽朗的大笑聲。

“後生可畏啊……我想如若此時是我當年巔峯時刻,你這個小傢伙可能被嚇趴下,或者被我殺啦吧!”老者又繼續捋着鬍鬚笑道

樑翔笑了笑,說道;“爲什麼不可能是我把你嚇趴下,或者我吧你殺掉呢?”

老者爽朗的笑聲嘎然而止,臉龐僵硬了起來。

半晌過後,正在樑翔以爲老者會生氣,兩人的談判會崩潰的時候,老者忽然爆出了一聲更爽朗更大聲的狂笑聲。

“小子,可惜你不是出生在我那一世,你前世也沒有出生在我那一世,如果在的話,我就不會那麼寂寞了……”老者笑着,眼睛裏充斥着讚賞的光。

樑翔微微一笑,並沒有說些什麼。

老者忽然狂吼一聲,說道;“要讓你成爲我徒弟,那麼我就讓你看看你未來師傅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

他緩慢的擡起了手,然後舉向高空,輕輕一握。

這一個動作,別說是樑翔,就是一個再普通的人,甚至一隻智力未開化的野獸都能夠做到,但是老者卻做出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讓原本有些懷疑之心的樑翔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禁忌之魔,滅天徹地!”

老者低沉的悶吼一聲,原本暗沉的天空,忽然一震,竟然從昏暗漸漸變成了光明。直到最後,完全變成了亮堂的大白天。

甚至比空間之外的一個大白天還要亮堂,亮的讓人忍不住眯上了眼,只看見模糊的一片光芒。

轟!

一道潔白的光柱從天穹之上呼嘯而下,擊打在了大地上。

大地狠狠一震,開始了崩塌,潰散……

轟轟轟……

一道道潔白,黃金燦爛的光芒從天穹上灑落,轟擊在了大地之上。

大地徹底崩塌,變成了一堆混沌的能量。

這一道道光柱依然還是不滿足,在這變成了混沌的世界上四處轟擊着。

轟……

四周一花,竟然到了死寂空洞漆黑如墨的宇宙,天空繁星點綴,原本樑翔以爲自己和懷抱的墨小月要窒息而死去的時候。

一道聖光忽然從天穹下灑落,照耀在了兩人的身上。 這是一篇死寂而空洞的虛空,天空億萬星辰灑落,樑翔身上朦朧上一層氤氳仙光,雖在太空,但是並沒有窒息,相反感覺到一種清新的感覺。

正在他迷惑不已的時候,那老者虛幻的身軀忽然一震,逐漸凝視,天穹上灑落的光輝,愈加璀璨奪目。

轟!

隨之一聲震響,空間一度震動,億萬顆星辰竟然瘋狂的顫抖了起來。

“怎麼回事?”樑翔驚恐的看着四周,以記憶裏的等階來說,就算達到最高境界,達到靈神,也不可能像這個老人那麼強大……

轟隆……

一道璀璨仙光奪目璀璨,一顆星辰開始分解迸裂,漸漸化成了一顆顆巨大的隕石,而被其他吸引力大的星辰給吸收過去,化爲了流星。

轟隆……

一道散發着恐怖氣息的氣浪以那顆爆炸的星球爲中心往四面八方擴散而去,正在樑翔以爲自己要被這恐怖氣息衝擊而死的時候。

身上璀璨的氤氳仙光忽然大盛,那衝擊而來的狂暴氣息,完全被隔絕而去。

咚……

一聲爆響響徹,原本死寂的宇宙空間內,就像是一個平靜的湖面上,被丟下了一塊巨石,泛起了陣陣漣漪。

像是起了連鎖反應一般,一顆顆星辰爆裂,璀璨的光華奪目璀璨……

忽然間,就在樑翔震驚不已的時候,隨之老者的一聲怒吼;“天之守護者-過去!”

一隻全身佈滿了森森鱗甲的巨獸從無垠的宇宙深處瘋狂的掠來,簡直超越了光,超越了時間,瘋狂的而來。

就在樑翔一眨眼間,一隻萬丈巨爪從天空中直撲而來。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