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得得,你說的對。”

葉晨無奈地擺了擺手,對付這種性格的生物,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辦法。

“可是我回不去了。”

“怎麼辦?”

神祕生物再次重複起之前的話語,聲音有些悲慼,眼見就要哭出來了。

“哎呀,別哭啊。”

葉晨扶着額頭,無奈地說道:“實在不行我把你送回去吧。”

“啊,真的嗎?”

神祕生物的聲音立馬傳了過來,帶着絲絲興奮與驚喜。

“當然當然。”

葉晨點了點頭,不由得嘆了口氣,本來是想消滅或者趕走第十層的生物的,結果還得答應它尋找不知道哪裏的滄海巨妖族羣地,這是什麼事啊?

“臭小子多謝你了。”

神祕生物非常輕易地就相信了葉晨的話,顯得十分高興,不過似乎是爲了感謝葉晨,神祕生物琢磨了一陣,又繼續說道:“不過我不會讓你白白幫助我的,我決定賜予你我滄海巨妖一族特有的戰紋。”

聽完前半句,葉晨不由得內心暗暗笑了一聲。

實力如此強悍的神祕生物,心智竟然如同小孩子一般純潔無邪,屬實是怪異,不過對於葉晨來說,似乎是好現象。

不過後半句卻再次讓葉晨陷入懵逼。

“戰紋是什麼?”

葉晨看了看煉獄炎龍,煉獄炎龍再次搖了搖頭,同樣一臉懵逼。

問完,葉晨又看向了迷霧的深處。

戰紋聽起來像是一種增強實力的手段,這引起了葉晨的一絲興奮。

“我也記不清了。”

然而,神祕生物回憶了半天,再次說了一聲。

“我。。。”

葉晨臉色一垮,無力地擺了擺手,“那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哦哦。”

神祕生物連忙答應了兩聲,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急忙說道:“明天來找我學習戰紋啊!”

然而葉晨早已經溜到了風雲塔之外,根本沒有聽到這句話。

塔外。

天矇矇亮。

勤勞的村民已經扛起鋤頭,開始了一天的勞作。

見到村中的鐵塔,路過的村民紛紛發出了驚歎,不少人駐足觀望,正在衆人好奇的時候,有人發現了葉晨的身影。

沒等村民們開口詢問。

葉晨率先將風雲塔的功效解釋了一番,並且打開了風雲塔的大門。

經過和第十層神祕生物的接觸,葉晨覺得那生物宛如一個天真的孩子,對闖塔的人威脅近乎爲零,所以才選擇讓村民們闖塔。 “啊,衝啊。”

葉晨說完,村民們頓時興奮了起來,大叫着衝向了風雲塔。

一時間,風雲塔門口人滿爲患。

瞧着村民的興奮勁,葉晨一拍腦袋。

差點忘了李二狗和那個拼命三郎。

銀光閃過,葉晨將李二狗以及王日天從銀色戒指中放了出來。

原本渾身是血的李二狗經過丹藥的治療後,一身的傷痕已經差不多癒合了,只是體力不支,稍許休息一段時間即可。

至於王日天的情況就慘烈太多了。

因爲李二狗是村子的村民,銀色戒指中的異獸認得他,所以並沒有動他,但是王日天可就不一樣了。

而且異獸們平日裏根本沒有能夠娛樂的方式,突然進來一個陌生人,它們怎麼可能不找點樂子呢?

掃了眼一身破破爛爛的王日天,葉晨能夠想象出在銀色戒指中發生的事情。

“沒事吧。”

暗自訓斥了銀色戒指中的異獸一聲,葉晨關心地拍了拍王日天的肩膀。

“沒事,沒事。”

王日天連忙搖了搖頭,身子往後縮了縮,似乎是嚇壞了,同時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遲疑着問道:“大人有沒有吃的,能不能給我一些。”

正說着,王日天的肚子叫了一聲,配合着王日天的話。

葉晨臉色一怔。

王日天和李二狗乃是普通人,跟異獸不同,他們是需要每天進食的,餓了一天肯定受不了。

於是葉晨沒說廢話,連忙從懷中掏出一塊妖獸的肉乾遞到了王日天的手中,接着又掏出一塊遞到了李二狗的手中。

李二狗因爲吞服了靈丹的緣故,肚子倒不是太餓,接過肉乾道了聲謝,才小口吃了起來。

但是王日天可是點滴未進,抓起肉乾便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彆着急,喝點水。”

看到王日天的樣子,葉晨尋了個村民,拿了一碗水遞了過去。

“嗯嗯。”

王日天含糊不清地道謝兩聲,擡頭將水接了過去,擡頭的空當,王日天的視線不經意地掃到了風雲塔的黑鐵大門,登時停了下來,目光灼灼地看着葉晨問道:“那是風雲塔嗎?”

葉晨一愣,點了點頭。

得到回答後,王日天兩三口將半斤多的肉乾扔到了口中,又一大碗水下肚。

“咕咚咕咚!”

“嗝~”

王日天拍了拍肚子,滿足地打了個飽嗝,休息都沒休息,跳起來便朝着風雲塔衝了過去。

看着王日天的背影,衆人紛紛豎起了大拇指,如此拼命的人真是不多見。

“啊!”

然而不過是二級武者的王日天,短短几秒後便被轟了出來。

吃了一嘴泥的王日天翻了個身,立馬爬起身來,再次衝到了風雲塔中。

衆人驚訝的眼神中,王日天再次被轟了出來。

一次又一次,接連三次,王日天都被很快轟了出來,衆人失了興趣,各自散了開來。

葉晨也返回了自己的石頭小屋。

最近的幾天,葉晨一直在勞心勞力地外出尋寶、完任務,到現在已經身心俱疲,回到石頭小屋沒多久便躺在牀上沉沉地睡去。

與此同時。

風雲塔中,王日天倔強的身影依舊在奮鬥。

風雲塔第二層,漫天風雪的密林中,兩名帶着白銀面具的魁梧壯漢擋在了王日天的身前。

“確認試煉對象,試煉開始。”

左邊的面具人冷冷地說了一句後,靈氣凝聚到右拳之上,舉拳朝着葉晨面門襲來。

另一名面具人跟着第一個面具人的動作,擡腳繞到王日天的右側,同樣將靈氣凝聚於右拳之上,攻向了王日天的腰部。

面對兩人的攻擊,王日天一點不慌,先是側身讓過面前的一拳,接着靈氣調集到右拳之上,化拳爲掌,穩穩地接住身側的攻擊。

“啪!”

兩者的攻擊被成功化解。

而王日天彷彿進入了一種奇特的境界之中,雙眸緊閉,雙手劃過奇怪的弧度,腿腳跟着手部的移動畫着奇怪的圖案。

“繼續。”

突然,王日天雙眸睜開,射出一道凌厲的光芒,自信地說道:“來吧。”

兩名守關者乃是無意識的傀儡,當即應聲上前,還是凝聚靈氣的兩道直拳,依舊直奔王日天面門,不過下一秒的結果卻截然相反。

“啪啪啪!”

三聲脆響傳來。

王日天的身形出現在了兩名面具人的身後,而兩名面具人愣在原地一秒後,一個面具人身上燃起了火焰被洶涌的火焰燒成了灰燼,另一名面具人則是身上突然結了冰塊,最後化成了一個冰雕。

“任督二脈已經打通,神功將成。”

閉眸感受身體的變化之後,王日天雙手攥成了拳頭,興奮地低聲說了一聲。

而就在王日天的身體之中,全身各處經脈裏除了靈氣之外,還有一縷瑩白色的能量,那能量極其強悍,竟然將靈氣逼到了一側,牢牢地佔據了經脈通道。

最後,所有的瑩白色能量全部匯聚到王日天的腹部,那裏被瑩白色能量開闢出一處獨特的空間。

“但是我的殺父仇人已死,神功又有何用呢?”

興奮過後,王日天有些落寞。

年少的王日天每天闖關磨鍊,打開任督二脈的最後目的就是爲了練就神功,能夠手刃殺父仇人,然而現在殺父仇人已經被葉晨幹掉了,人生的目標已經失去,一直支撐着王日天努力的勁頭頓時煙消雲散。

仇人已經身亡,大仇已報。

王日天本想回風雲村,安然度過後半生,然而生他養他的風雲村已經變了,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個村子,對現在的風雲村來說,他始終是個陌生人。

現在的王日天猶如無根之萍,飄蕩到了遠處,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王日天像是失魂落魄一般,緩緩走出了風雲塔。

“唉,那小子怎麼了?”

很快有人發現了王日天的異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