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滅火器呢,快用滅火器滅火!”黃建功命令道。

“李正風已帶着洪正、麻紹兵、劉少強等幾個從窗子進宿舍樓了,趙茂海帶着鄭威、馮三、馬四幾個到食堂去了,估計他們會用滅火器滅火的。”趙茂雷說道。

“走,我們去看看!”黃建功說罷,與趙茂雷來到學員宿舍樓前,只見大火已封鎖了樓道口,二樓、三樓共五

六個窗口在冒着黑煙,火舌已從窗口竄了出來。

“爲啥幾個地方分別着火?肯定是人爲縱火!”黃建功憤怒了,大聲吼道:“趙部長,你帶人封鎖現場,在場的人一個不準離開!”

趙茂雷應了一聲,轉身喊道:“鄧和平、鄧和權、鄧和虎!黃毛、紅毛、楊三娃、 楊水岸、楊文濤!你們幾個帶上傢伙隨我警戒!”

“是!”幾個人馬上從人羣中出來,跟着趙茂雷在外圍拉開了警戒線。

學員宿舍樓的火勢越來越大,似乎李正風他們進去後沒發揮什麼作用。而食堂的火勢卻小了許多,從窗品散了出濃濃的汽霧,看來趙茂海他們已用滅火器滅火了。

黃建功正要朝宿舍樓裏喊話,卻見李正風咳嗽着來到窗口邊一邊喘息一邊道:“朱總,裏面的滅火器不見了!”

“啊?爲什麼會這樣?”黃建功大吃一驚,道:“這肯定是被縱火犯給取了,學員同志們,大家到處找找,看看滅火器丟在附近沒有!”

從一樓出來的幾十名學員們此時已經換上了衣服,他們立即四散開去,尋找滅火器。

兩分鐘後,宿舍後面傳來叫聲:“黃主任,滅火器在這兒!”

黃建功立即跑到後面,只見幾個學員從後面荒地的草叢中提着幾瓶滅火器縱身跳了下來。

“快!快給李部長他們送去!”黃建大聲命令道。

幾個學員提着滅火器飛也似地跑到宿舍樓的前面,將滅火器交給了李正風幾個。

李正風是消防兵出生,他將四瓶滅火器交給了麻紹兵,自己拿出一條消防繩栓在身上,將繩子的另一頭從窗口拋給了二樓窗口邊的學員,叫了聲“拉緊了!”便幾下躥到二樓。

然後,又拋下繩子,黃建功等人將三瓶滅火器套在繩子上,吊上了二樓。

樓上的學員們幫着用滅火器滅火,幾分鐘後,二樓的火焰明顯變弱,窗口同樣飄出灰白色的汽霧。

接着,三樓的火勢也開始減弱。

食堂的大火已全部撲滅,趙茂海、鄭威等人從裏面出來,已經面目全非,而且馬四的臉部被燒傷,必須馬上住院治療。

這時,二樓的大火已經撲滅,但是三樓的煙火卻復又大了起來,李正風爬到三樓右邊的窗子上叫道:“黃主任,滅火器不夠用,快叫消防隊來!”

黃建功心裏一急對着李正風叫道:“用水行嗎?”

“不行啊,地上全是汽油!”

黃建功正要催叫消防隊,只聽一陣刺耳的消防報警聲傳來,一分鐘後,消防車駛進了公司宿舍樓前。

消防隊員們下車後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簡單勘察了火災現場,帶隊的一個一槓兩星的軍官命令道:“直接用簡易滅火器到三樓滅火,快!”

五名消防戰士提着滅火器,直奔三樓……

上面的戰士滅火的時候,黃建功主動向這名帶隊的軍官彙報了火災情況。

帶隊軍官打着手電,帶着兩名隊員先到食堂查看現場,只見裏面半數以上的桌凳共十一張被燒黑炭,木製案板、木櫃被燒垮,右邊的磚牆上的仿瓷大都脫落,地面上的地板磚因熱膨脹而繃殼。

又回到宿舍樓檢查,這此三樓的火勢已滅,空氣中飄浮着濃重的水蒸汽怪味。從一樓查到三樓,發現是樓梯通道和通道兩邊的兩間房間起火,室內的木牀及牀上用品全部被毀,,牆面、地面全都燒起了一層空殼,到處黑漆漆的形狀猙獰可怖。

檢查發現,有名學員面部被輕度燒傷,加上公司員工馬四共四人受傷。

趙茂海已駕着公司的商務車,將四名受傷人員送往地區醫院住院治療。

這時,驚厲的警報聲又響起,一輛昌河面包警車駛了進來,車上下來六名民警。

前面的民警中等個子,團臉,在這晚夜裏他的皮膚呈深黑色,估計在白天一定也白不哪兒去,但是那一對眼睛卻很明亮。他走上前來與帶隊軍官握手道:“喲,魯金鑫隊長,辛苦了!”

“哪裏譚所長,你們也辛苦啊!”魯金鑫笑着說道。

“是什麼原因起火?”譚勇問道。

“經查看現場,應該是人爲縱火。因爲食堂和宿舍樓同時起火,而且地面有大量的汽油燃燒,引起火災的介質就是汽油。”魯金鑫說道。

“還有一個疑點是,所有的滅火器都被扔到後面的草叢中了。食堂的滅火器卻沒來得及扔。”黃建功道:“另外我們公司家屬的小孩盼盼於七小時前失蹤了。”

“你是誰?”譚勇問道。

“我是地區保安公司副總給理兼辦公室主任黃建功。”黃建功答道。

“哦,那盼盼失蹤報警了嗎?”譚勇問道。

“報了,市公安局的張強隊長來查看了現場。”黃建回答。

“既是經隊來過我就不過問了,我們還是看看火災現場吧。”說着就要到往裏走。

“請譚所長立案偵察,抓捕縱火兇手,我們有一名公司員工和三名學員被燒傷住院了。”黃建功又說道。

譚勇停下腳步正色道:“放心,我會盡早查出兇犯的。”說罷,帶着民警們到現場拍照、取證去了。

魯金鑫隊長帶着消防隊員們離開公司,黃建功握手致謝,然後回宿舍樓,幫着譚所長取證,錄取口供。

接下來,譚勇叫五名警員對所有在場的人進行檢查,重點檢查褲腿和鞋子表面是否有汽油殘留物。

於是譚勇和五名警員一起,分成三個組,對現場所有人員進行檢查。三十五分鐘後檢查完畢,沒有發現有汽油殘留物。

譚勇心裏納悶:難道是外來人員潛入縱火?那麼公司門衛是否發現可疑人員?如查沒有發現,那麼這個縱火犯難道長着飛腿?

想到這裏,譚勇道:“我們去問一問門衛吧。”

黃建功對學員們喊道:“你們先回去休息,與沒有受火災的屋子裏的同學擠一下,明天打掃現場後再重新安排住宿。”

學員們應諾着,回到樓內去了。

黃建功跟着譚勇來到公司門衛室,詢問了鄭成根、左定江,二人均說沒有看見任何可疑人員進入公司。

譚勇又道:“我想到地區醫院去一趟,因他們受傷的幾個最清楚當時的情況。”

黃建功爽快地答道:“行啊,我陪你們去吧。”

譚勇頭了一下頭,和警員們上車,向地區醫院開去。

黃建功上了豐田越野車,道:“趙部長負責公司這兒的安全,麻紹兵、洪正、劉少強和我一起去。”

麻紹兵等三人聽後立即上車,黃建功按了一聲喇叭後,向地區醫院呼嘯而去。

派出所的昌河面包車和保安公司的豐田越野車一前一後到了地區醫院大院,然後一車匯合後便到了外科大樓三樓的燒傷專科病房。

馬四和三個受傷學員分別住在312、313病房,譚勇分別錄下了他們四人的口供,檢查了他們的衣服和鞋子,還留下了他們的指紋。然後他們吩咐好休息,隨時配合公安部門的調查。爾後離開了病房。

黃建功與受傷的同志交談了幾句,然後隨着譚勇他們一起下到了一樓。

“發現情況了嗎?”到了車邊,黃建功小心翼翼地問道。

譚勇沉吟一下,道:“目前還沒確定,等我們分析一下再說吧。”說罷,告別黃建功,上車回去了。

黃建功對劉少強道:“你去將趙茂海換下來,留在這兒照顧他們吧,我去叫馮三一起來,你們二人要好生照看,特別要注意他們的安全。”

“是,請黃主任放心!” 劉少強說罷,上樓去了。

不一會兒趙茂海從樓上下來了,他先前送傷員來到這裏,爲傷員辦理了住院手續,公司的商務車在醫院的院子裏擺着。

“回吧!”黃建功和麻紹兵上了豐田車,洪正上了商務車,兩輛車一前一後出了醫院大門,轟鳴着向鄧家堡方向開去。 黃建功一行回到公司,又去看了一下火災現場,心都軟了。

現在已是是凌晨四點鐘,九點鐘檢查組就要來檢查安全防火工作了,這可怎麼辦?

還有盼盼失蹤了也不知去向,包小倩神智不清,今後怎向朱大哥交待?

黃建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心力交瘁,一夜無眠。

第二天,當公司員工剛過完早餐,一輛警車鳴着喇叭駛進了公司辦公樓前,車上下來林加發、肖鵬和兩名民警,直接到辦公樓開始查看安全防火情況。

黃建功在公司宿舍樓前晃眼看見一輛警車進了辦公樓,心裏一個激凌,一個念頭一閃:難道檢查提前了?隨即便快速向辦公樓跑去。

到辦公樓的時候,檢查組已經檢查到二樓了,黃建功喘着粗氣跑上二樓,對着林加發客氣地說道:“你們是檢查組嗎,歡迎指導工作!”

林加發瞟了他一眼,神情嚴肅地問:“你們公司負責人在哪兒?”

黃建功道:“公司負責人朱清宇失蹤未歸,現在是我在這兒負責。”

“你?姓甚名誰?什麼職務?”林加發疑惑地連續發問。

“我是公司副總經理兼辦公室主任,名叫黃建功。”黃建功推了一下眼鏡,如實回答。

“哦……我們先看看,有什麼問題再反饋給你們。你該幹啥就幹啥去吧。”林加發說着,對旁邊的兩名民警道:“將他的姓名和電話記下來。”

黃建功將電話號碼告訴了負責記錄的民警,擡頭一看過道一邊還有一位消防軍官站在那兒查看。再一細看,原來是消防大隊長肖鵬。

黃建功便走過去打招呼,肖鵬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黃建功又回辦公室,拿出一條軟中華打開,給檢查組的人一個一包,檢查組的人也沒推辭,更沒說客氣話,看來已經習慣了。

檢查了辦公室,檢查組又到後的學員宿舍。一看樓道口黑黝黝的,林加發吃驚道:“咋了,發生火災了?”

黃建功忙哈着腰說道:“是啊,昨晚兩點鐘發生火災,我公司組織人員滅火,但發現滅火器都被人丟到後面的草叢中了,經消防大隊和城北派出所現場勘察,確定人爲縱火,火源爲汽油。”

“是嗎?”林加發將眼光投向肖鵬。

“情況屬實。昨晚我們大隊派了一輛消防車前來救火。”肖鵬迴應得很簡潔。

“縱火的人犯抓到了嗎?”林加發問。

“還沒有。但是城北派出所的譚所長對現場所有人員進行了檢查取證,結果還不知道。”黃建答道。

林加發沒說什麼,帶着人巡視了一圈,當他看見幾間屋子的牀被和學員們的物品全被化爲灰燼時,忍不住哼了一聲,而兩名民警在本子上記錄檢查情況。

看完了宿舍樓,又去檢查食堂。這時公司員工和食堂工作人員正在打掃裏面的衛生,食堂外面堆滿了尚未燒燼的桌椅板凳。

見檢查組到來,員工們停止打掃,都看着檢查人員默不着聲。

“食堂的滅火器沒有被歹徒取走,因而這裏的火最新被撲滅,近一半的財物沒有損壞。”黃建功說道。

“嗯……這歹徒真是可惡。”林加發說道:“這城北派出所爲什麼不及時向我報告?”

一名警員說道:“可能是太晚了,弄不好現在都還在補覺呢。”

林加發一聽,覺得也是,便不再追問。

檢查完畢後,林加發道:“黃總,你集中你們公司中層以上幹部,我們將檢查情況反饋一下。”

“好的。”黃建功說罷,即打電話通知趙茂雷,叫各部門負責人到公司會議室開會。

十分鐘後,檢查組在公司會議室集中反饋情況。林加發直截了當地說道:“今天是全市安全防火工作檢查的第一天,地區保安公司是第一家。到這裏後才知道,你們公司昨晚發生了一場火災事故,真是不湊巧啊,說要歡迎檢查組的話也不能以這種形式,還損失了那麼多的財產,傷了好幾個人!但恰恰說明一個道理:不重視安全防火工作,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火災!”

說到這裏,林加發掃視了一下臺下道:“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檢查,我們發現地區保安公司有如下嚴重違法違規行爲:一是辦公樓、學員宿舍樓、食堂都沒有安裝消防管道;二是沒有看見一部滅火器材;三是沒有安裝防暴燈、報警器;四是在公司區域沒有一處有關安全防火的警示牌、宣傳欄;四是樓房的設計很不合規,整樓只有一個出口通道,沒有其他的安全通道……”

“林局長,滅火器我們是安上的,是昨天晚上被歹徒取走了。”黃建急忙辯解道。

林加發瞄了他一眼,道:“我們檢查組完全是抱着實事求是的態度來檢查的,決不無中生有。你說是歹徒將滅火器取走了,證據呢?拿來看看?”

“這……城北派出所正在調查,相信結果很快會出來的!”黃建氣呼呼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