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個去,你這不是洗涮我的嗎?連雲靈都戰敗的人,我上去和他搶奪第一的位置,恐怕他一道劍意就能把我分屍了!” 何嬌的調侃,徐明只能報以苦笑,要他去挑戰戰勝許安,他哪裏能夠做到?

比賽進行到現在,新一屆上雲柱前十排名情況已經明朗起來。

這一屆上雲柱排名大賽,最爲引人注目的無疑是秦簡,雲靈還有許安,雲靈是上雲柱第一的霸主,聲名在外,無論何時都引人注目,而秦簡和許安則是本屆殺出來的黑馬,一路過關斬將,直接從無人知曉的角落,直接殺入上雲柱前十之中。

特別是許安,甚至極有可能成爲新的上雲柱第一人。

當然,上雲柱排名賽的比試還沒有結束,一些勝利場數相同的弟子,將會從新安排比試,直到分出勝負,排出名次爲止。

許安接下來的對手是上雲柱排名第九的陳若楓,不過還沒等許安上臺,他就直接選擇認輸了,畢竟許安的實力有目共睹,實在沒必要浪費時間,浪費體力,與其和許安耗費精力,倒不如保存體力,全力和其他人戰鬥,或許還能取得不錯的排名。

第二個對手是江風,江風同樣選擇直接認輸。

第三個對手,許安終於對上了至今還保持着全勝的徐明。

“雖然我們都保持着全勝記錄,但我是靠運氣保持到現在,而你卻是靠着實力,一場場殺到現在,所以我沒有太大希望能在你這裏取勝,但我還是想和你交手一番,身臨其境感受一下劍意的奇妙。”

徐明快步走上演武臺,在許安對面站定。

許安點點頭,“既然如此,開始吧,我出手會有分寸。”

嘭!

一上來,徐明就施展出全力,全身乳白色真氣迸發,雷霆萬鈞般攻向許安,掌勁化爲水桶大小的手掌,猛然激射而出,許安全身真氣涌出,在身體四周凝成一道防禦,直接接下了這一掌,和拳勁手印碰撞,許安背後的木柱立刻崩碎開來。

“好霸道的掌勁。” 錯愛:豪門失婚妻 許安眼中閃過異色,青鋒劍翻轉,蘊含劍意的一劍直劈出去。

砰!

在劍意的作用下,許安的攻擊無比凝練,一擊就破開了徐明的掌勁,透點爆發。

徐明揮手在身前佈下一道真氣防禦氣罩,整個人被震飛了出去。

許安緊跟而上,又是一劍劈出。

徐明咬了咬牙,“劍意果然厲害,連我全力施展的拳勁都能斬碎,下面還有一招,若你能破開,我直接認輸。”

說話的同時,徐明雙手快速結印,一道真氣瘋狂凝聚在其中,最後,化爲一隻赤紅火鳥,火鳥雙翅拍打,烈焰沸騰翻滾,如一道紅色閃電穿梭出去,肉眼無法捕捉。

“好快的攻擊,想不到徐明還真隱藏了絕招。”演武臺下,先前和徐明開玩笑的何嬌喃喃說道。。

阮紅英苦笑一聲,剛纔她已經和徐明交過手,對方和她戰鬥時,可沒有動用這招,否則自己想要壓制徐明,還需要花不小的功夫。

真氣火鳥眨眼及至,眼看便要命中許安。

許安神情淡然,別人捕捉不到真氣火鳥的軌跡,他可以,這還要多虧了強大的靈魂力,開闢出魂海的靈魂力強大無比,雖然現在不能放手施展,但它賦予許安的敏銳感知力,卻是起了極大的作用。

一條銀線在虛空中閃過。

許安手中的青鋒劍點在真氣火鳥最爲薄弱的地方,頓時,真氣火鳥變得極度不穩定起來,啵的一聲,或翅拍打了幾下,火焰熄滅,掉落了下去,煙消雲散。

徐明震驚得看向許安,完全就像是在看一隻怪物的眼神,這一招自己從未在人前施展過,許安不可能提前知道它的弱點,但許安卻不偏不倚正中其上,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苦笑一聲,徐明甩了甩手,跳下了演武臺。

“不得不承認,我即使施展出全部的絕招,也奈何不了你分毫,我輸了!”

隨着徐明的失利戰敗,保持着全勝記錄的人,只剩下了許安一人。

下一場不是許安的比賽,而是秦簡,秦簡對上雲柱排名第十的鐵心蘭。

鐵心蘭知道自己不是秦簡的對手,直接選擇了認識。

鐵心蘭認輸後,秦簡對上上雲柱排名第七的趙天風。

倆人拼鬥了數十招,秦簡手持兩柄黃金大鐗,連環鐗法施展出來,大鐗劈打一道接着一道,生生不息,而且震盪的鐗上兩重勁疊加,攻擊力成倍翻升,趙天風被打得沒有半點還手之力,只能苦撐防禦,半柱香不到,還是被秦簡一鐗拍下了演武臺。

之後是趙毅與徐明的戰鬥。

趙毅本是上雲柱第二的高手,不過在這次上雲柱排名賽中,被許安、雲靈和阮紅英三人擊敗,挫敗了鬥志,和排名第四的徐明也就是實力相當,鬥了上百招難分勝負,最終徐明被迫施展真氣火鳥,趙毅再次吃了敗績。

趙毅和徐明比試結束,雲靈和阮紅英走上臺。

“要是在以前,我的目標只是超越趙毅,根本沒有和你一戰的機會,但今天發生的變數太多,讓我又有了新的認識,現在我正式將你列爲我的趕超目標,這就是我和你的第一次戰鬥,雖然現在我和你的差距很大,但我願意一試。”

阮紅英鄭重的說着,表情嚴肅,絲毫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好!我接下你的挑戰,不過挑戰我,就要做好失敗的準備。”

出乎衆人的意料,以往雲靈很少接受別人的挑戰,但這次竟然直接接受了阮紅英的挑戰。

“感謝你給我機會,我阮紅英何曾怕過失敗!”阮紅英微微笑道。

“開始吧!天羅地網!”

雲靈淡淡說着,素白衣袖飄飛,手掌中一團真氣大網激射而出,直接將阮紅英周圍兩米的範圍全部籠罩其中,衣袖再次揮出,阮紅英已經被帶到了演武臺下。

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輸了比試!

“這樣的實力還不夠,想要挑戰我還需要勤修苦練!”雲靈抽身下了演武臺。

看着場上雲靈的這招,許安立刻想起,之前趙毅也是敗在了這招之下,原來這招就是天羅地網!

一場比試結束,一場比試開始,一場接着一場。

許安此時是聲名鵲起,人氣如日中天,對上他的人大部分直接選擇了認輸,就算是有少部分想要和許安過過招,他也是幾招解決戰鬥,這後面的比試,他倒也樂得清閒。 一場比試結束,另一場比試又拉開序幕,甚至數個演武平臺同時進行。

當夕陽的餘暉還剩下最後一縷時,青雲宗上雲柱排名大賽終於圓滿結束。

離火大長老身影飛速掠上演武臺,清了清嗓子,開始宣佈這次比試的最終成績,以及青雲宗上雲柱的最新排名情況。

“按照上雲柱排名大賽的規則,決賽以勝利場數爲標準,將對上雲柱進行重新排名,現在比試已經圓滿結束,我們上雲柱新的排名也已經產生。”

“本次上雲柱排名賽第一名是保持全勝記錄的許安,他就是新的上雲柱第一人。”

離火大長老聲音在真氣的加持下,聲如洪鐘,在整個青雲廣場上盤旋迴蕩。

“第二名是雲靈,她只輸了一場,只比許安少勝一場,所以她成爲上雲柱新的第二人,第三名是阮紅英,輸兩場,繼續保持上雲柱第三的位置,第四名是徐明,輸四場,第五名秦簡,輸五場,第六名趙毅,輸六場,第七名趙天風,輸掉七場,第八名何嬌,輸掉八場,第九名江風,輸九場,第十名陳若楓,輸十場。”

“以上就是整個上雲柱前十排名的新名次,新上榜倆人,分別是許安和秦簡,下榜倆人,分別是原排名第八的曲雲海和第十的鐵心蘭。”

“現在我宣佈,青雲宗上雲柱排名大賽圓滿落幕,感謝來自西北域各地的貴客,感謝大家對青雲宗的支持!”

離火大長老滿臉喜色,心裏早就樂開了花,青雲宗能夠出現雲靈和許安兩個奇才,他作爲青雲宗的大長老,哪能不開心呢。

在離火大長老公佈排名的時候,許霍也是哈哈笑了起來,許安是他的兒子,許安能夠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他心中自然高興得很。

“安兒是青雲宗內門第一弟子了,他是上雲柱排名第一人,他是我們許家的第一天才,是我們整個許家的榮耀和驕傲啊!爲父爲他感到自豪!”

許霍激動的說着,握着趙玉婉的大手都在微微顫抖着,自從許家遭遇吞併風波以來,他從來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趙玉婉也非常激動,不過依然對許霍嗔道:“你看你,安兒是我們的兒子,就算他沒有取得這成績,我們同樣會爲他感到驕傲和自豪。”

“哈哈哈哈!夫人說的是,夫人說的是啊,我這不是激動的嗎?安兒是我們的兒子,不管他如何,我們都爲他自豪!”

許霍身旁的數人,都是許家的心腹之人,看到許安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都是喜笑顏開,許安的成就越大,許家未來的前途就越光明,他們作爲許家的人,哪能不高興?

許家衆人旁邊,不少大人物都抱拳道:“恭喜啊!許家主有福氣啊!令子年紀輕輕就領悟到了劍意,而且還直取青雲宗內門第一人的位置,曰後成就必定不可限量,前途無限啊!”

“許家主,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敘敘,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大家互相多多幫襯。”

“許家主教子有方,我那兒子不成器,日後你可要讓你兒子指教他一下。”

此時,西北域許多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給許霍道賀,盛意相邀。

許霍心情舒暢,自然也不計較他們的目的,大笑着說道:“哪裏哪裏,各位給許霍面子的話,抽個時間到天佑城許家來做客,許某必定掃榻以待,盛情迎接大家的大駕光臨。”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有時間一定親自前來拜會。”

其他大人物各有心思,但共同點都是相同的,許家出了一個逆天的許安,日後極有可能飛黃騰達,平步青雲,現在若是能夠拉好關係,日後自然是受益頗多。

不管他們如何想,許安的名字在今天以後,真正的響亮起來。

許安現在僅僅十六歲,就能夠領悟到劍意,別說是坦商帝國,就算拿到整個西北域,都不會差分毫,只是現在許安的修爲差了點,才大劍師二階而已。

當然,有人期待許安成長起來,比如青雲宗衆多長老,許家衆人,也有人打算把他扼殺在萌芽之中,不僅僅只有幽傀一人,還有許多暗中隱藏的力量。

對他們來說,扼殺現在的許安很簡單,但如果等到許安成長起來,就不會容易了,必須趁早。

離火大長老緩緩站起身,開始進行上雲柱排名大賽的最後一個環節。

“上雲柱排名大賽已經圓滿結束,現在開始發放比試獎勵。”

“第十一名到第五十名,獎勵聚氣丹百枚,第六名到第十名,獎勵下品靈石一百塊,第四名、第五名分別獎勵下品靈石兩百塊,第三名獎勵下品靈石三百塊,第二名獎勵下品靈石五百塊,第一名獎勵下品靈石八百塊和一部玄品頂階祕籍,除此之外,經過青雲宗衆位長老集體商議決定,內門第一弟子將直接入選‘四宗會盟’人選,在年底參加四宗會盟比試。”

“直接入選資格,嘖嘖,看來青雲宗是決意全力栽培許安了,四宗會盟可是個大開眼界的地方,匯聚整個西北域的精英的隆重賽事,沒有足夠的實力和資質,是不可能被允許參加的。”

“那是必須的,青雲宗出了這等人才,要不全力栽培,那纔是辜負了天意。”

“只怕沒這麼簡單,這四宗會盟比試,實際上就是四大宗門之間的切磋較量,四宗必定會精銳全出,青雲宗的和天玄派和陰月宗相比,要若上太多,若不讓許安和雲靈這兩人出戰,恐怕青雲宗會敗得很慘。”

“那倒是也是!以許安現在的天賦,就算是實力不如對方,但僅憑十六歲年紀領悟劍意,就算是比試輸了,也不會給青雲宗丟面子。”

“原來如此,沒想到這麼一個直接入選的資格,其中竟然包含了這麼多深意。”

在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中,就算是再愚笨的人,也知道了青雲宗此舉的用意。 八百塊下品靈石和一部玄品頂階祕籍,要說許安不心動,那是假的。

當初許安千辛萬苦闖千墳冢屍洞斬殺千冢鬼王,集胡逸飛五人的貢獻值,多達十一萬的數量,才堪堪兌換了兩百枚下品靈石,由此可見靈石的珍貴程度,現在單單是獎勵就是八百塊,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而且還有一部玄品頂階祕籍,這就是有價無市的東西了。

虎嘯八荒拳不過才黃品頂階,就被許霍乃至整個許家視爲珍寶,專門供奉在許家武技閣三樓之上,只有對許家有卓絕貢獻的子弟,才能獲得它的修習資格,現在青雲宗竟然直接獎勵了自己一部玄品頂階祕籍,其價值可見一斑。

當然,以許安現在內門第一弟子的潛力,的確值這個價,而大宗門最不缺的就是祕籍,畢竟傳承數千年的大宗門,沒有一些絕學祕籍,實在說不過去。

不過許安也清楚,外人哪怕出千萬金幣,宗內高層也絕不會同意賣掉一本絕學祕籍。

絕學祕籍都是宗門最大的財富和祕密,絕不會輕易傳授外人。

只是聽到後面的內容,許安也是有些發愣。

直接獲得入選年底參加四宗會盟的資格!

這倒是出乎許安的意料,當初離火大長老的所說的是,前十名是備選人選,現在卻是突然在大庭廣衆之下,直接宣佈自己入選的消息,着實讓許安有些意外。

不過許安也不太在意,反正四宗會盟是在年底,而現在距離年底還有不少時間,現在就開始擔憂四宗會盟的事情,爲時尚早。

上雲柱排名大賽所有流程結束後,所有人在宗門的款待一番後,紛紛下山離去。

許家衆人在宗門的人性安排下,有了一段獨處的時間,其他宗門弟子也和家人獨處團聚了,畢竟宗門弟子都長期離家,現在既然家人千里迢迢趕到青雲宗來,自然不可能不給他們絲毫相處的時間。

不過相處總是短暫的,一天之後,許霍等一衆宗門弟子家屬,都紛紛踏上返家的路程。

而讓許安意外的是,許安竟然獲得離火大長老的特批,允許護送許霍等衆家人回家。

對於這點,許安雖然意外,但卻明白這是離火大長老的好意。

許家和陰月宗的過節,想必離火大長老早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之所以這麼做自然有他的考慮,現在許安的天賦潛力巨大,若是讓許霍等人獨自遠赴萬里,恐怕一些居心叵測之人會對許安的家人不利,甚至以許安的家人要挾許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