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說如果。”凌川圍着屍體轉了一圈,然後用手撓了撓頭髮,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那個······”

“怎麼了?”這次說話的是陳玲。

“你看看這裏。”說完凌川指向死者的下丶體。

雖然做了這麼多年的法醫,可是在此刻,陳玲的臉還是有了一絲紅暈。也許是有外人在這的緣故。

“媽的,你別在這瞎搗亂,跟我去前面!”歐陽有點火了。

“確實有些不一樣。”陳玲在仔細看了之後,馬上恢復了法醫的職業精神。

歐陽無水拎着凌川的領子就出了工作室。

歐陽把手一甩,凌川的身子就飛了出去,可是在一個漂亮的轉身之後,凌川卻穩當的站在裏院子的空地上。

“小子,看不出來啊。”歐陽眯着眼睛說。

“呵呵。”

“你不是有話說嗎?說吧。”歐陽點了根菸。

“好,好,別急,我說。”凌川乾笑了兩聲,“你不覺得胡大海的死跟那個女人的死有關係嗎?”

“廢話,這個還用得着你說?”歐陽瞪了他一眼。

“呵呵,我只是覺得胡大海跟那個王萍之間有着不一般的關係。”

“怎麼個不一般?”歐陽把煙掐滅。

“這個······”凌川看了看工作室的門口,“我暫時還不知道。”

“媽的,你小子耍我啊!”歐陽猛地動身來到了凌川的身前,擡手就是一巴掌。

凌川一個轉身輕巧的躲過,然後跳到一邊說,“你別急啊,我現在也是沒有辦法啊,你別過來啊!”歐陽見他躲過自己,心裏已經很是上火,凌川后面的話讓他更加的氣憤,直接起身一個飛踹。

正到半空中的時候,陳玲突然從工作室裏跑了出來,她覺着眼前一花的功夫,凌川一把抓住了歐陽無水的腳腕,然後輕輕一抖,歐陽的身子就摔在了地上。

“媽的,你個小王八蛋!”歐陽心裏非常的不爽。

“你們倆在幹嗎?”陳玲有點納悶,剛纔還在說話,怎麼一下子動手了呢。

“呵呵,我們切磋一下。”凌川笑着說,只是笑容有點不自然。

“切磋?”歐陽楞了一下,“媽的,誰跟你切磋!”

“行了,別鬧了,有結果了。”陳玲說。

凌川看着有機會,急忙說:“那個,你們忙,我先走了。”說完有也不回的跑出了院子。

歐陽無水又對着他的背影罵了一句,然後問陳玲:“什麼結果?” “隊長,這車怎麼樣?”劉振和隊裏的人都站在院子裏看着一輛銀灰色的衆泰2008。

“什麼來頭?”歐陽圍着車轉了一圈。

“那個什麼警用車還是什麼的,管他,反正是有新車開。”汪強打開車門準備試試。

“這是省裏給各市局配備的新車,咱們局裏的配額是七輛,三個中隊每隊一輛。”劉振解釋道。

“可是這車小了點。”歐陽搖了搖頭,走進了辦公樓。

“隊長,昨天的案子還真是挺讓人······”汪強一時沒想出要用什麼詞語來形容。

“讓人怎麼了?”孟菲並沒有參加昨天的審訊。

“多虧了陳姐,昨天的審訊都沒有費多少口舌。”田偉昨天和劉振一起審訊了死者的妻子。

“是啊,要是沒有陳姐,恐怕他這個‘吊死鬼’可就成了十足的‘冤死鬼’了。”劉振也說了一句。

“劉哥,到底是怎回事啊,你告訴我。”孟菲可不依了,她纏在劉振身邊一臉將革命進行到底的神情。

“這個啊,這個很難解釋的啊。”劉振的眼睛轉了一圈,說:“檔案室的張頭還叫我過去呢,我先過去了啊。”說完劉振起身直奔門口,臨出門的時候留下一句話“你問田偉吧,他跟我一起提的審。”

“跑得到快。”孟菲氣哼哼的轉身面對田偉,“你說!”

“那個我······”田偉想要求助,可是看到汪強和歐陽都在不住的偷笑後他決定自己解決,“這個吧是個很專業的問題······”說話的功夫他用手機播了一個電話,然後迅速掛掉。

“快說啊。”孟菲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聽我慢慢道來······”田偉剛開了頭,電話響了,“喂,對,是我啊,什麼?我聽不清楚,你等等啊”田偉捂着電話說,“信號不好,我出去接。”說完一個閃身出了辦公室。

孟菲看了看屋裏剩下的兩個人,然後朝着汪強走了過去。

“你不會也有事情吧?”

“啊,我有沒有······我不知道啊······”

“這是什麼啊?”凌川坐在桌子前,看着手上的照片,這是今天早上他剛剛洗出來的,就是在老虎電腦硬盤上的那個微縮膠捲。

照片上是一些數字,“密碼?”凌川拍了拍腦袋,“媽的,我數學從小學開始就沒有及格過。”

“管他!”凌川拿了放大鏡出來,然後仔細的把照片上的數字一個不差的抄到一張白紙上。

“這是什麼呢?”凌川拿着這張紙開始思考。

“季老師,上週的選修課怎麼沒有上啊?”周娜坐在季蘭的辦公室裏。

“哦,我有點不太舒服。”季蘭的臉色確實不太好,在公墓的時候淋了雨,回到家後就開始發燒。

“沒事吧?”周娜關心的問。

“沒什麼事。”季蘭看看自己的課程表,說:“我今天沒有課,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陪你回去吧?”周娜還是有些擔心。

“不用,你去忙吧。”

“瘋了!”凌川使勁揉揉腦袋,“這個老虎不會真是間諜吧?不像啊,王萍?也沒道理啊!”

凌川實在是想不出什麼來,只好把東西仔細的鎖在抽屜裏,“算了,出去透透氣。”

騎着摩托車,凌川開始在市區裏漫無目的地亂逛。

季蘭覺得腦袋有些暈沉沉的,可是她現在正開車,而且這裏離自己的公寓不是很遠了。突然一陣迷糊,手上一下子沒了力氣,車子立馬拐進了人行道,等季蘭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剎車還沒來得及踩,車子就狠狠的撞在了路燈上。

季蘭有種做夢的感覺,她看到夢裏經常出現的那個男人抱着她,呼喊着她······“她沒什麼問題,雖然身體有些虛弱,但是身上沒有外傷,內臟也沒有損傷,只是有些輕微的腦震盪。”陸紅對守在病牀前的凌川說。

“謝謝。”凌川看着陸紅,微笑着點點頭,然後轉頭去看仍然昏迷的季蘭。

“那我先出去了。”陸紅轉身準備出去。

“別走······”昏迷中的季蘭突然說話了。

陸紅和凌川愣了一下,又聽到季蘭說:“別離開我······安陽······別離開我······”

“那個凌川有些神祕。”陳玲坐在工作室門前的臺階上,手裏夾着一支沒點的煙。

“我看的出來。”坐在一旁的歐陽無水自己點了支菸,又把打火機遞給陳玲,“上次南邊發過來的資料太過簡單,我已經讓他們重新去查了。”

“每次看到他,我都會有種奇怪的感覺。”陳玲說完,把煙點上。

“奇怪的感覺?”歐陽無水有點不明白。

“對,說不出是什麼感覺陳玲點點頭。

”女人的直覺?“歐陽無水問。

”對,就是我們女人的直覺。“陳玲拍了拍歐陽無水的肩膀。

”秋萍也常常這麼說。“歐陽的語氣有點淒涼。

”唉,你們啊!“陳玲站起身來,拍拍屁股,接着說:”結婚的時候不好好對人家,離了婚又想人家。“”可是我沒覺得我哪裏做錯了啊。“歐陽很鬱悶的說。

”女人的心理可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啊!“陳玲輕輕吐了一個菸圈出來。

”真的搞不懂。“歐陽把手裏剩下的小半截煙彈了出去,”你們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有時候連我們女人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麼。“陳玲低聲說了一句。

”你說什麼?“歐陽沒有聽清。

”沒什麼。“陳玲隨口應了一聲,轉身進了工作室。

”媽,昨天我和雅莉姐去看安陽了。“因爲昨天晚上陸紅在醫院值班,所以,陸倩倩今天早上纔跟她講。

”哦。“陸紅應了一聲,拿着睡衣進了浴室。

”歐陽隊長也去了,還帶着那個什麼川的。“陸倩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吃着蘋果,看着電影,是美國電影《七宗罪》。

腹黑老公別太作 ”凌川?“陸紅有些納悶。

”對,是叫凌川,他很奇怪。“陸倩倩把蘋果放在茶几上,眼睛盯着電視屏幕。

”奇怪?什麼奇怪啊?“

”後來歐陽隊長接了電話要走,不能送他,所以雅莉姐就順便帶他回來,可是他下車的時候說了句話。“

”話?什麼話?“陸紅問。

”哦,他說安陽的死大家都沒有責任。“陸倩倩的心思此時還在電影上。

陸紅停下來手中的動作,慢慢擦乾身子,穿上睡衣走出浴室。

”這麼快?“倩倩沒有注意到自己老媽的臉色。

”有點累,我先睡一會。“陸紅回到臥室躺下,眼睛卻已經溼潤了。

”秋萍姐,這個周的工作計劃您看怎麼樣?“

”嗯,可以,沒有什麼大問題,稍微修改一下,今天下午開例會的時候佈置下去。“曲秋萍吩咐說。

”秋萍姐,方雲天有好幾天沒有來上班了。“

”我知道,溫總的祕書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曲秋萍回答。

”溫總的祕書?“

”你管那麼多幹嘛?快去工作。“曲秋萍把還在瞎琢磨的員工趕了出去。

”婷婷,雲天生病了。“溫德如把女兒叫進了辦公室。

”他生病跟我有什麼關係?“溫婷婷有些不高興。

”婷婷,你怎麼能這麼說話?“溫德如想要訓她可是心裏有捨不得,於是說:”今晚我們去他家裏,必須去。“除了強制之外,實在沒有什麼好辦法了。

”可我晚上有事。“溫婷婷急忙說。

”不管有什麼事情都要去。“溫德如的語氣使得溫婷婷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歐陽,這位是左儀,左小姐。“主管宣傳的副局長把左儀領進了歐陽的辦公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