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好了衣服出來,周璐氣呼呼的看着我,眼裏流着淚水。

“我爲你擔心受怕,你卻在這裏溫柔纏綿。你對得起誰?”周璐大聲怒斥着我。

“周璐,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賠着笑。

“我看到了,從踢開你的臥室門就看到了。對不起,打擾你了。周然,從此我跟你橋歸橋,路歸路。”周璐說完,準備甩手而去。

“周璐,你總該跟我說一個明白,好嗎?”我幾乎是求着周璐。我媽被暴跳如雷的周璐嚇得不敢言語,在一旁瑟瑟發抖。顧琳不得不帶着委屈,去伺候她。

“我會讓你死心的……”周璐一屁股坐了下來。

從我上午離開的那一刻起,周璐便擔心着我和靶子的安危。只是中午打電話的時候,我和靶子的電話都關機了。當然我知道,那個時候,我和靶子的手機早已讓陳龍派人拿走了。

一直等到晚上,周璐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裏告訴周璐,我開的車跌下了山崖。之後燃起了熊熊烈火。

周璐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大爹,卻連夜趕到了我家。她只想證實一下,我有沒有出事。而她看到的,卻是貼滿喜字的臥室和滿臉嬌羞的顧琳。

“周璐,不是你想象的那樣,這一切都是我媽弄的,我和顧琳是無辜的。我的手機被陳龍父子拿走了,我剛剛纔掛失了。”

“誰信?你跟顧琳早就是你情我願了,難道我不清楚嗎?當年,你爲了他可以去坐牢。前一段時間,你爲了她跟人拼命。別委屈你自己了,想愛就愛吧!”周璐的話像刀一樣,一刀刀的划着我。

“周璐,我也可以爲你做這些。在我心裏,你們倆沒有彼此之分。”我不知道我怎麼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無論對顧琳,還是周璐都是一種傷害。世上沒有哪個人傻到讓別人來分享自己的愛。

“周然,你這句話留着哄別人去吧!我不稀罕……”

周璐,說完起身往屋外跑去。

“周璐……”我追了出去。周璐剛剛跨過馬路邊的時候,突然一輛小轎車疾馳而來。我看見周璐飛了起來,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周璐……”我驚呼着撲過去。撞人的車很快消失在了夜色裏。

我抱起了周璐,大聲喊着。

“周璐。你醒醒,快醒醒……”

周璐的嘴裏流着血,早已昏死了過去…… 這神廬赤芝,我要了!此言雖然不大,甚至於發出的聲音都還有些顫抖,但其中所蘊藏著的那股決絕之意,卻是分外叫人動容,直叫人覺得說出此言之人,已是心如堅鐵!

胡匪也要神廬赤芝?!聽到胡匪這話,林白也是忍不住有些惻目,他之前也不是沒探查過胡匪的底細,按照照見本源之力的反饋,胡匪應該如那三當家一般,是在天地異變后,擁有著巨力的天人,這神廬赤芝雖然生機蓬勃,但對他提升修為似乎也沒太大的作用?!

而且先不說這神廬赤芝對胡匪究竟是有什麼用處,先說說他的身家,似乎都不像是能夠承擔得起神廬赤芝價碼的人!若真是身家巨富,之前又怎麼可能因為五十萬的事情,就對老騙子那般怒火衝天,似乎恨不能把錢從老騙子的嘴裡揪出來!

難不成自己之前是看走眼了,自己這胡老哥實際上也是個深藏不『露』之人?可是看之前他和老騙子『交』談時候的面容,以及後來跟自己攀談的時候,那種表情好像也不似作偽啊!此時此刻,疑『惑』瞬息間席捲林白的心神,之叫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胡匪話音一落,場內頓時也是寂靜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騰然一聲,便向著胡匪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想要看看究竟是何許人物,竟然有膽量跟赤天這樣的老怪物相爭!

「胡匪,又是他……」而就在諸人的目光投到胡匪身上后,場內登時有不屑之聲生起,滿是促狹意味的淡淡道:「明明是個泥『腿』子,卻偏偏想要換取一些天地靈『葯』,也不知道這人的腦子裡面是不是缺根筋,如今竟然還跟赤天飆上了!」

「你們不知道,這胡匪不是為他自己謀求此物的,是為了他的『女』兒。此人雖然實力不算高明,但卻是難得的俠肝義膽,敢於仗義執言之輩,當初因為一言惹怒了一名仇敵,那人便將他『女』兒打成重傷,氣息奄奄,神魂失守,唯有靠靈『葯』才能恢復生機。」

這人的話音落下,場內卻是又有似乎對胡匪頗為了解的人,言語間帶著些悲憫之意,低聲道:「不過胡匪這次卻是有些託大了,以他的修為,如何是這赤天的手段,竟然敢跟赤天相爭,而且他的身家,也早被他那『女』兒給掏空了,如今哪有資本去買這神廬赤芝。」

聽著場內的這些竊竊『私』語之聲,林白面『色』也是忍不住微微變動。饒是他再聰慧過人,卻也是沒想到,在自己這位俠肝義膽,豪氣干雲的老哥身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慘事。

此番且不說老參對這神廬赤芝有所需求,單就是為了胡匪,也要把這神廬赤芝收入自己的手中,若是坐視不管的話,自己豈不是愧對胡匪對自己那一聲聲的『老弟』二字!

「小輩,就憑你,也敢與我相爭?」就在林白心中思忖之際,赤天卻也是冷笑出聲,面帶不屑之『色』,向著胡匪淡淡的掃了幾眼后,緩聲道:「不過在這內市之內,老夫卻也不願跟你為難,你且說說,你究竟是有什麼東西,覺得能勝過老夫的報價!」

赤天此話一落,場內諸人的目光頓時便聚集在了胡匪的身上,想要看看胡匪究竟是打算以何種事物,來從赤天的手裡搶走神廬赤芝。

即便是圓台上的『花』六娘,都是不禁多向胡匪看了幾眼,顯然此前的幾次墟市事宜后,她對胡匪身上發生的事情也頗為清楚。不過在她眸光掃過胡匪后,卻是半似不經意,半是有心的向著胡匪身邊的林白看了幾眼,眼中略有異『色』生出,但旋即便恢復常態。

「你沒有說錯,我胡匪的確沒有足夠的錢財來換取此物……」聽到赤天的話之後,胡匪面上的神情登時一黯,言語間也帶上了一絲怯懦之『色』,不過堅毅之意卻分毫未減。

「既然沒有本錢,就不要放這狂狼之語!」赤天聞言,冷笑出聲,向著胡匪淡淡的掃了眼后,冷聲道:「此時是在內市之中,看在格物『門』的面子上,我不和你多計較,老老實實的坐下,不要再口吐妄言,老夫還能當一切未曾發生過,否則的話,嘿嘿……」

雖然赤天的話沒有說完,但言語中的未竟之意,卻是再明顯不過。只要胡匪再不自量力,口出搶奪之語,等待胡匪的,便將是滅頂之災!

「我的確沒錢來購買這東西,但是……」一言一語,恍若柄柄利劍,直指胡匪內心,雖然那強烈的威壓,叫他頭顱低垂,但他話語間的堅毅之意,卻是分毫未減,一字一頓緩緩道:「但誰能將此物『交』付給我,我胡匪的這條命就是誰的,不管是刀山火海,不管是粉身碎骨,我胡匪都絕對不會有半句二話,就算是現在叫我血濺三尺,我也不會多言一句!」

以命相換!此言一出,場內登時寂靜如冰霜,雖然無人言語,但諸人望向胡匪的眼神,卻是紛紛多了些其他神采。為了自己的『女』兒,甘願獻出自己的『性』命,這是何其偉大的父愛!

甚至於在這一刻,跟在馮會『波』身畔的那一對如『花』似『玉』的雙胞胎小蘿莉,眼眸中都微微有晶光在不斷的閃爍,眼淚珠子在眼眶裡不斷打轉,似乎胡匪這話觸動到了她們內心之中的一些不為人知之事,叫她們有一種感同身受的錯覺。

即便是林白,都是暗暗慨嘆不止。世間有情有義之人,的確不少,但如胡匪這樣的,卻是少見的緊!為了治癒『女』兒,寧願放棄自己的『性』命,此種犧牲,世間有幾人能做到?!

「你的命?」赤天聞言之後,先是一愣,而後猶如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仰頭狂笑出聲,雙眼如電,冷然掃視赤天,淡淡道:「你的命值多少錢?你覺得以你的修為,用你的那條賤命,換得起這神廬赤芝嗎,真是不知死活?!」

話音落下,場內諸人輕嘆出聲,望向胡匪的眼神中雖有悲憫之意,但更多人卻是緩緩搖頭不止。誠如赤天所言,胡匪拿命想換,固然叫人覺得可敬可重,但神廬赤芝,乃是提升修為的世所罕見之物,以胡匪的修為,用他的命,也是根本換不到這神廬赤芝。

「也罷,我就先不跟你說你的這條賤命究竟所值幾何,先讓『花』六娘來評評理!」冷笑數聲后,赤天再不願多鼓噪『唇』舌,扭頭望著台上的『花』六娘,淡淡道:「『花』六娘,你們格物『門』可曾有過以命來換取拍賣之物的規矩嗎?」

「沒有……」『花』六娘面上雖有不忍之『色』,但聞言后,輕嘆一聲,還是緩緩搖頭,然後轉頭向著胡匪望去,溫聲道:「胡匪,你的心意雖叫我感懷,但內市的規矩所限,我只能向你說聲抱歉。如果你沒有足夠的東西來換取的話,恕我格物『門』不能接受你的條件。」

「聽到了嗎?此種神物,是你這種人所能覬覦的嗎?」聽到『花』六娘這話,赤天笑得愈發開心,望向胡匪的眼神,更是猶如望向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般,淡淡道。

「『花』六娘,我求求您,幫我向那位出售此物的道友說說,只要他能夠將此物『交』予我,不管是做牛做馬,我胡匪都心甘情願!」胡匪如今聞得此言,也是面如死灰,但卻還是不願放棄心中那最後一絲希望,神情熱切的望著『花』六娘,喃喃道。

那一聲聲的哀求,恍若是杜鵑泣血,任憑是何人,都不能不為之動容。

「抱歉……」此情此景之下,『花』六娘已是無法直視胡匪的眼睛,側轉過頭,擺了擺手后,聲音都是變得有些哽咽,低低道:「規則所限,恕六娘無能為力。我只能說,若是以後在我墟市內還有此種靈『葯』拍賣的話,會儘早通知胡道友,讓你早做準備,這是我所能盡的全部微薄之力,若是胡道友你沒有足夠的兌換之物,還請退出競拍吧。」

『花』六娘這話,雖然有些無情,但實際上卻已是仁至義盡。且不說這神廬赤芝,本就是他們格物『門』代賣之物,就算是格物『門』所有,卻也不能向胡匪開這方便之『門』。雖然胡匪遭遇令人同情,但這方便之『門』一開,天知道以後還會有多少人前來格物『門』,要行個方便,格物『門』是『交』易之地,不是善堂,實在是不能開這個先例。

胡匪聞言,雖然心有不甘,卻也知道『花』六娘的這舉動,已是仁至義盡,苦笑一聲后,向著『花』六娘拱了拱手,然後跌坐在椅子上,再不發一言,只是眼眸中光華已是盡數消散,面『色』更是委頓不堪,原本鐵打的漢子,如今看起來,竟是已如老了無數歲一樣。

「『花』六娘,既然不開眼的人退下去了,宣布結果吧!」冷然向著胡匪掃了眼后,赤天冷然一笑,然後神情熱絡的望著台上的『花』六娘,沉聲道。

輕嘆一聲后,『花』六娘環視場內,緩緩道:「赤天道友開出的是五千萬再加上赤凰擊天秘技,若是沒有能超過此番開價的道友,這神廬赤芝便是赤天道友的了!」

場內肅靜一片,雖然有人心有不甘,但經歷胡匪之事後,卻已不敢再與赤天相爭!

「且慢!」而就在此時,場內卻是陡然有個低沉的聲音響起,淡淡道:「此物,我要了!」–55789+dsuaahhh+25933191–> 此時此刻,能夠在赤天威勢之下,還『挺』身而出的,除卻林白之外,又能有何人!

只是在這寂靜的場內,林白的聲音乍一喊出,登時便引起了無數人的留意,一道道目光,頓時便匯聚到了林白的身上,想要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在赤天已經表『露』出了勢在必得之意后,竟然還敢與赤天搶奪這神廬赤芝!

原來自己這老弟也想要神廬赤芝,若是能被他收入囊中,不知道等等能不能跟他商量一下,是否能給予自己部分神廬赤芝,讓自己拿來為『女』兒醫病?!聽得林白這話,胡匪也是詫異轉頭,等看到林白后,眼中不禁有期冀之『色』『露』出,旋即神情卻又變得黯淡下來。–

神廬赤芝是何其珍貴之物,而且從赤天手下搶奪到此物,更是不知道要背負上多大的危險,而自己與這老弟不過是剛剛相識罷了,他又如何會幫自己這個忙。

「老哥你放心,這神廬赤芝我要定了,小侄『女』的病,我也絕對幫你到底!」仿若是看出了胡匪心中的想法一樣,林白輕輕拍了拍胡匪的肩膀,而後淡淡道。

話音一落,場內更是嘩聲大作!所有人均是紛紛惻目,任憑是誰,都沒有想到,林白如今與赤天爭奪神廬赤芝,並不是為他自己考慮,竟然是要替胡匪出頭!

難道是自己這些人看走眼了,胡匪這小子身上莫不是藏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若不然的話,這小子如今怎麼會送他如此之大的一個人情?!

「老弟,老哥何德何能,當不得你這般恩情!」聽到林白這話,胡匪心中先是一暖,旋即想到了之前赤天眼眸中的那冰冷殺機,急聲道:「趕快坐下,那赤天修為不凡,不是良善之輩,若是從他手裡搶了此物,絕對是要惹下禍端,我不能讓你冒這風險!」

「放心,我既然站起來了,就斷斷沒有再坐下的道理!」林白聞言淡淡一笑,眼中『精』光懾人,向著周遭淡淡掃了眼后,緩聲道:「這神廬赤芝,我勢在必得!」

好大的口氣!這話一出,場內頓時不少人倒『抽』冷氣連連。赤天所出的價格,本就已是一個天價,更不用說,還加上了他那赤凰擊天的秘技,他們實在是想不出來,林白究竟是能夠拿出來什麼東西,把赤天這報價給壓下去,從他手裡搶出神廬赤芝。

此言一落,即便圓台上的『花』六娘,都是不禁愕然轉頭,望著林白,面『露』錯愕和期待之『色』,但這神『色』只是出現短短一瞬,旋即便恢復如常。

好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打算怎麼把這神廬赤芝『弄』到手!而就在此時,在內市的一個角落內,被『陰』影所覆蓋著,看不清面容的老騙子,臉上頓時『露』出玩味之『色』。

他嗜好煉製丹『葯』,而且想要完成他那丹方之上的配料,這神廬赤芝在他看來,也是一件極佳的替代之物。當初在那出手之人,將神廬赤芝『交』給格物『門』的時候,他就對此物動過心思,還曾派人跟那人『交』涉過,只是出價不和那人的心意,才算作罷。

如今他著實想瞅瞅,這之前狠宰了自己一刀,而且已經被自己視作未來試『葯』的小白鼠的年輕小傢伙,究竟是想用什麼辦法,從赤天手裡將神廬赤芝搶走。

「小輩,飯可以『亂』吃,但話卻是不能『亂』說!」而就在此時,赤天卻已是有些按捺不住,冷然向林白掃了眼后,寒聲道:「你是打算以何種價格來從老夫手裡搶走這神廬赤芝,莫非你覺得你的東西,還能勝過我的赤凰擊天秘技一籌不成?」

說句實話,赤天如今也著實是有些好奇,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林白究竟是從哪來的那麼大的底氣,不但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此時違逆自己,甚至還『露』出這勢在必得的態勢!

「我這東西,不是勝過你的赤凰擊天秘術一籌……」林白聞言,輕笑出聲,面上『露』出淡淡的不屑之『色』,緩緩道:「而是數籌之多,甚至可說完全沒有任何對比『性』!」

此言一落,場內皆驚,不少人紛紛側目連連,只覺得林白真是夠膽量,竟然把赤天的手段視若無物,這種模樣,簡直就是在找死!

不過有那知曉林白此前做下事情的人,卻均是冷笑連連,只覺得林白還真是個愣頭青。橫空出世之後,先是觸了清徽宗的霉頭,如今竟然又來撩撥赤天,真是不知死活。

「小輩,好膽!」聽得這話,赤天面『色』也是『陰』沉如水,眸中殺機畢『露』,赤凰驚天秘技,乃是他壓箱底的功夫,若不是為了這神廬赤芝,他如何捨得拿出,可如今就是這樣的秘技,卻是被林白說的一錢不值,這如何能不叫他憤怒,冷笑數聲后,淡淡道:「今日你若是不把話說清楚,就算此處是格物『門』的內市,我卻也是要讓此地沾些血腥氣!」

話語森寒,冰冷如刀,直叫人覺得周身寒『毛』倒豎!諸人都知道,這赤天是動了震怒,不過試想一下,不管是何人聽到這樣的話語,都不能不怒火中燒。

但即便是赤天神『色』如此,林白面『色』卻是依舊雲淡風輕,恍若全然未察覺到他的怒意!

「這位道友,你要以何物來換取這神廬赤芝?」眼見得場內局勢已是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圓台上的『花』六娘輕笑出聲,溫聲問詢道。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剛才『花』六娘你似乎說過,那位讓你格物『門』代售此物的道友,不但說過價高者得,似乎還說過,可以直接以能夠提升掌控金元之力天人修為的金『性』靈物來換對不對?」輕笑一聲后,林白緩緩出聲道。

此言一出,場內頓時喧囂一片,甚至有不少人都已是騰地一聲站了起來,雙眼死死的盯著林白。雖然之前諸人都是聽到了『花』六娘這話,卻都是並沒把這話放到心裡去,不為其他,而是因為這金『性』靈物,實在是太難尋覓,世間所見可謂是稀少至極。

正是出於這樣的原因,所以諸人才會直接無視了這個條件,只以價高者得來進行競逐。但如今林白卻是又重提此語,不能不叫人懷疑,林白是否要以此種靈物來進行置換。

即便是赤天,此時都是微微惻目,向著林白掃視不已。雖然神情有些驚訝,不過他卻也沒把林白這話當回事,金『性』靈物何其少見,他還真不相信這年輕人能夠擁有這樣的神物。

「不錯。」『花』六娘微微頷首,然後疑『惑』的望著林白,道:「莫非道友你有此物?」

「沒錯!我就是要以此種靈物來『交』換這神廬赤芝!」林白聞言淡淡一笑,然後緩聲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要讓你格物『門』代為與那人進行『交』換,我所拿出來的究竟是何種事物,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前半段話一出,場內嘩聲愈發嘈雜,不少人望向林白的眼神更是多了許多熱烈渴盼之『色』。但後半段話落下,那些人頓時嘆息出聲,不過他們也知道,林白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金『性』靈物本就罕見,不管是誰獲得這樣的事物,都會將其隱匿,自然不能公之於眾。

「可以。」『花』六娘聞言略一思忖,然後緩緩點頭,向著場內諸人一拱手,緩聲道:「諸位道友請稍待片刻,這位道友,請跟我來!」

林白聞言,卻也是沒再多言,向著面上滿是擔憂之『色』的胡匪淡淡一笑后,跟在『花』六娘身後,便向著不遠處的以幕布隔絕起來的密室走了過去。

等走到那密室之後,林白赫然發現,在那密室內已是有一名遮掩了面容之人正『激』動無比的在『門』口等待,向那人淡淡掃了眼后,林白卻也沒多言,直接從口袋裡『摸』出一物,向著那人拋了過去,淡淡道:「你看看這東西,是否何用!」

那人見林白如此隨意的就拿出了這樣珍貴之物,心中不禁咯噔一聲,眼中更是有擔憂之『色』『露』出,都開始有些懷疑林白剛才的話是不是在忽悠自己。但雖然心中狐疑,他還是無法按捺住心中的『激』動,強忍著詫異,便將林白拋過來的事物接在了手中。

騰!而就在手指乍一碰觸到林白拋過來的事物,那人渾身卻是驟然一陣顫慄,甚至於人更是如已經無法控制身體的動作一樣,直接就蹦了起來!–55789+dsuaahhh+25933192–> 顧琳聽到了我的喊聲,從我家跑了出來。她看着渾身是血的周璐,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顧琳,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趕緊打急救中心的電話。”我哭着喊道。顧琳也沒有手機,她找到了一個公用電話亭。裏面剛好有一個人在打電話,顧琳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一把將那個人拉了出來。

“對不起,出車禍了,讓我先打好嗎?”

那個人望了顧琳一眼,退到了一邊。急救車來了,我坐上了車一起去了醫院。顧琳則落寞的回到了我家。

手術室里門口的燈一直亮着,周璐也一直躺在裏面,一位醫生走出來,摘下口罩。

“你是病人的家屬嗎?病人暫且脫離的危險。不過還有做第二次開顱手術,血庫裏已經沒有病人適配的血型了,所以手術必須暫停下來。等找到了血源,才能再做手術。”醫生顯得很無奈。

“那要是沒有這樣的血型,是不是病人就沒有救了?”我連忙問道。

“不錯,病人的血型和特別。一百萬人中可能只有一個。這樣的血型也被稱爲了熊貓血,全國的儲存量也不是很多。醫院已經向上級申請了,只能能有了適合的血型,才能做第二次手術了。”醫生的聲音很疲憊。

“沒有別的辦法嗎?比如說志願者。”我抓住醫生的手,仍然不死心。

“據醫院的血型庫記載,蓉城還真有這麼一位。不過不知道他現在還在不在蓉城。以前也是一位醫院的工作者,後來因爲工作失誤被開除了。現在便不知道他去哪裏了?”也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你說的可是張飛龍?”我大聲問。

“對,就是他!”

一下子無力的坐在了長椅上,張飛龍。跟我無異於是死對頭。莫說現在在服刑,就是沒有服刑,也未必會同意幫我。

怎麼會這麼巧?幾百萬人中,只有他和周璐是熊貓血型。我進一步的確認,周璐就是張飛龍的女兒。

Leave a comment